第十八章:莫子阑
惑哲2018-06-08 16:072,699

  的确一点模样都没变,除了有些地方的木屋不知翻新了多少次,但大致的方位与阁楼却是一点儿也没变,所以轩辕忌歌毫不费力的抱着自己怀里的小崽子没有任何迟疑的朝自己的阁楼走去。这里让他恍然以为自己做了一个梦。

  墨珩踏进着古色古香的院子,淡蓝色的眸子微微一亮,只不过刹那间就屏住了自己的呼吸,看来自己周围暗处的人可不少呢!

  紧跟在轩辕忌歌身后的莫子阑见他神情自若的朝阁主楼走去,心中的怀疑也浅了一些,要知道,一个睡了千年之久的男人突然醒了过来,你会认为这是真实的吗?

  阁主楼一直是轩辕阁的禁忌,从古至今,除了必要的打扫外谁也不想进去,谁也不能进去,就像是每月只有那一天的时间只可以进去两人打扫,多一人便会被不知名的力量给扔出来,过了那天你若再想进去,历代死伤不计其数便是教训,打扫完卫生出来的仆人,仿佛失忆了般,竟然都不记得自己曾经进去过。

  倘若这男人真能进去,莫子阑越发收敛了自己的气息,他也只是个管家不是么?说得不好听点,就是给人家看家的高级仆人!

  站定在自己阁楼前,轩辕忌歌微微放下了心,转身朝低着头的莫子阑问道:“现在的阁主呢?吾记得吾并无后代!”

  莫子阑闻言,不慌不忙的回答道:“轩辕阁一直就您一位阁主,莫家传人一直在此等候阁主苏醒。”

  “哦、是吗?”轩辕忌歌狐疑的挑挑眉,闻着阁楼处沉寂的血腥味,也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心中微微惊讶:莫离那家伙还真是呆脑子,只不过他的后代却是野心比他大多了。

  轩辕忌歌的阁楼是独立的,外面有着一圈篱笆墙,墙上爬满了绿色的藤蔓,进入轩辕忌歌独立的院子,只能用一个简洁来形容,右侧石头做的座椅安安静静的摆在了几棵有了不知多少年历史的梅花树下,左侧则是一簇簇楠竹,翠绿盎然。

  而他们脚底下除了落脚的圆形石板直达阁楼大门外,其他地方皆是由几株梅花树的梅花花瓣铺成的地毯,最奇怪的是这样深的花瓣居然没有一丝腐质味儿,满院子都带着特有的梅花清香,只是令人疑惑的是不管这花瓣铺得有多厚,那供人踩踏至阁楼的圆形石板上硬是一瓣花瓣都没有瞧见。

  就在几人都在感叹莫子阑做事精细时,莫子阑凉凉的说了句:“我也是第一次进来!”

  “呵呵。”轩辕忌歌低沉的笑出了声,看来当年那老头子可能还真是半仙,这些阵法竟千年未衰。

  满院的梅花清香按空气的传播理念来说,他们一行人应该远远便能闻见这味道,莫子阑在这里生活了二十七年却硬是一丝香味都没闻见过。

  女孩子天生就是喜欢花的,即便是戏笑与若雪两人,恰好梅花彤红似火,铺在地上无比的耀眼刺目,如同人的鲜血一般,只是若雪与戏笑不知,这几株梅花可不就是以人作肥料。才得以开出如此鲜红的花瓣,一年四季一直都开着,这也只能说明某些人给它们的肥料太多了!

  轩辕忌歌若有若无的瞥了眼莫子阑,一时竟不知该感谢这人给这几株梅花辛勤的送肥料,哄得他的小崽子一双眸子亮晶晶的,还是该替他清理掉脑子里那些不自量力的想法呢?

  “轩辕忌歌,放我下来,我要踩踩看软不软!”戏笑脸蛋儿不知是兴奋还是之前的害羞,红得竟与这遍地梅花有得一拼了,只是不知道这人形梅花晃了谁的眼,勾了谁的魂儿。

  轩辕忌歌看得有些愣了,随即蹲在地上将戏笑放了下来,瞧着自家小崽子难得的童趣,也忍不住打趣道:“你这丁点儿大,可别叫这梅花埋了去!”

  戏笑脸上的笑容一僵:“我才十八!老男人!”

  轩辕忌歌眉头一挑,戏笑暗叫不好,一个闪身便已消失在了轩辕忌歌的眼前。

  若雪同样很兴奋,哇哇的叫着:“笑笑,等等我!”

  若雪和戏笑不一样,她本就早熟,被弄进丛林时,她便已经发育较好,一米七二的身高,凹凸有致的身材,以及那时而妖艳魅惑时而清纯可人的面庞,比戏笑大了六岁的她一直都把戏笑当做妹妹看待。

  一脚踩进软绵绵的花瓣地毯上,若雪忍不住惊呼一声,随即感叹,这和沼泽的触感也没啥两样,只不过味道要好闻多了。

  要问若雪怎么知道沼泽的触感的,这还得归功于如狼崽子般的戏笑逼进去的。

  说实话刚一醒来见着的都是现代都市化的东西,轩辕忌歌内心终究是有些不自然的,今日见到了这里,才有了些许归属感。

  见轩辕忌歌往阁楼走去,墨珩与若君对视一眼,一致认为即便被扔出来也好过几人分散得好。

  莫子阑叫来人:“绍安。”

  “莫管家!”来人微微弯腰恭敬的道。

  莫子阑一边将莫尘放入绍安怀里,一边叮嘱道:“叫阁里的医生给莫尘看看!”

  “是的,管家!”

  墨珩走在若君的后面,他有种错觉,这样恭敬的语气,或许平常应该不是叫的‘管家’二字。

  轩辕忌歌一边走着,一边不着痕迹的撤掉自己布下的阵法,他的小崽子还在玩闹,怕是别碰到了,可有得自己苦头吃了。

  ‘咯吱咯吱’的木门转轴声,似乎也是在向自己的老主人宣告自己的年岁,轩辕忌歌微微一叹,阵法一撤,怕是这院子也保存不了多久了罢。

  率先进入屋内的轩辕忌歌并没有阻止后面的三人跟进来,看着闪落在棋盘上的黑子,心中一哂,这盘棋宿命倒也是挺长的。

  走到棋盘跟前,伸出如玉般的食指与中指慢条斯理的将棋子慢慢摆正,敛进木罐,发出呜呜的响声。

  屋内很干净,连灰尘都很少,紫木做的座椅,不难看出此前居住在这里的主人是何等的尊贵,古以紫为尊,而这里处处都是上好的紫木打造而成的。

  若君不知想到了什么,忍不住往木质的墙上伸手刮了刮,看着灰色下面透出的深紫色,果不其然,整座阁楼都是用紫木建成。

  “轩辕阁曾经富可敌国!”莫子阑清冷的朝着若君解释道。

  轩辕忌歌优雅的坐在棋盘一侧,朝着昔日好友的后代微微笑着说:“莫子阑?可会?”

  “回阁主,属下只知一二,不敢献丑。”莫子阑低头回答。

  “坐下!”轩辕忌歌显然耐心并不好。

  待莫子阑从那浅褐色的眸子中找回自我时,自己的身体已经坐在了轩辕忌歌的对面,见此只得咬牙拿过白子,仔细琢磨起来,这一认真下来,身上的阴郁气质也消散了不少。

  若君对此挺感兴趣的,毫不客气的端了把椅子坐在一旁看了起来,观棋不语,墨珩无聊,只得出去找戏笑逗乐儿。

  倚在门口的墨珩,浅笑着看着血色花海里的戏笑。脑海中不知怎么就浮现了‘天使’二字。可他也知道戏笑即便是天使,也只能是堕落天使,狠厉的手段完全不输自己。

  此时的戏笑闭着眼含着笑静静的站立在梅树前,感受着体内的那股突然得来的力量,与那黝黑的眸子不同,戏笑的发丝带着一点营养不良的黄,有些微卷,但胜在柔顺,撤除了阵法,微风也轻轻的造访了这偌大的院子,垂到腰窝的发丝随风扬着。

  脚下踩着的是深厚的梅花,颜色的衬托使得那本来就雪白的皮肤更白了,害羞的红晕还没有褪去,远远望去的确像个小天使一般。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千年穿越:撩妻撩上瘾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千年穿越:撩妻撩上瘾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