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岁月静好
惑哲2018-06-08 16:072,697

  万物相生相克,谁也不能跳出大自然的循环,若有特例,那必定也是要付出代价的。

  若雪若有所思的打量了一下斜靠在门口的墨珩,极其不淑女的白眼一翻,有点感叹:现在都流行笑笑这种口味的了?

  没想出个所以然来,若雪散漫的走到若君旁,后者会意的将椅子搬后一点,带着宠溺的将自己家的宝贝放在自己腿上,两人头挨着头看起了这棋盘上单方面的虐杀。

  轩辕忌歌的心思并不在棋局这里,而是透过小小的木窗,浅褐色的眸子淡淡的锁定在梅花树下的小崽子身上。比第一次相见,小崽子身上的戾气淡了不少,怕是有这对双生子的功劳。

  莫子阑身上阴郁藏得很好,时间久了相处下来,便会让人不自觉的认为是自己想多了,莫子阑清清冷冷的样子怎么会和阴郁这样的字眼扯上关系呢。

  若君此时便是这样的感觉,看着棋盘上被重重包围着的白子,与时不时的擦拭一下脸上汗珠、眼里带着一股刚出世的大学生的韧劲,再加上一副冷冷清清的娃娃脸,怎么看怎么都觉得是轩辕忌歌在欺负这人。

  “啪!”的一声,白子落地,执起黑子的玉手却没有再落下了,轩辕忌歌的嘴角终于开始浮现出了淡淡的笑意。

  不知是对莫子阑最后一子的欣慰,还是对那因为懂得运用自己体内力量而睁大着黑眸朝自己飞奔而来的戏笑。

  “去看看你弟弟吧!”轩辕忌歌站起身来,接住那小小的身子,头也没回的朝二楼的卧室走去。

  “是的,阁主!”莫子阑起身恭敬的朝轩辕忌歌的背影一拜,随即转头朝剩下的几位没有任何语气波澜的询问:“墨大当家的,齐小姐、齐少爷,晚饭是要这儿吃,还是去阁内餐厅吃?”

  “咦,阁内有餐厅?”看到这古色古香的超级大院子,猛地一听还有餐厅,若雪有些惊诧。

  莫子阑微微一愣,好笑的解释道:“这里虽然是轩辕阁的本家,但人肯定要吃饭的,况且轩辕阁在B国国也有着不同的产业,要不然岂不是跟不上时代的潮流?”说完还朝若雪眨了眨眼。

  “去餐厅吃!”若雪还想说什么,墨珩便已经回答了:“我一直对B国文化比较感兴趣,现在当然也要好好见识见识什么是客栈!”

  “那晚上八点,我派人来接你们。”莫子阑盯着墨珩淡淡的道,说完便挺直着背脊朝外面走去。

  而也是在这时墨珩才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不是都说亚洲人身材矮小吗?为什么我所见到的亚洲人除了戏笑符合外,你们都不符合?”也别怪墨珩惊讶,自己一米八八的身材在这行人里面竟一点都不突出,那个老古董甚至比自己还高那么一点,就连刚刚从自己身旁经过的莫子阑都和自己不相上下,于是墨大当家郁闷了。

  “浓缩就是精华!所以你们叫蛮夷,我们叫文化人。”若君嘴角一翘,显然完全忽视了自己身高。

  墨珩对于这样的挑衅只是挑了挑眉,然后挑了一个自己比较感兴趣的问道:“B国真的有内功吗?或者轻功?”

  若君像看傻子般看了墨珩一眼:“没有。”

  “那真的有法术吗?”墨珩继续。

  从来不知道墨珩居然有这么话唠的一面,若雪也难得好脾气的答:“那只是神话!知道什么是神话不?就是一种精神寄托,就像你们有太阳神,我们有太上老君一样。”

  看着若雪如同看傻子般的眼神,墨珩也不恼,只是继续平静问:“那为什么在飞机上时,那个男人可以一挥手便阻挡了所有的气流?甚至最后连雨水都没有飘洒一滴进来?”

  ‘是么?’若雪若君同时在脑海中反问,他们在飞机上时一个受伤昏迷,一个怒及攻心同样昏了过去,还真不知道有这样的事。

  见两人沉默,墨珩继续道:“笑笑在击杀巨蟒时,为何刚刺进去的匕首那里没有被刨开,反而在匕首往下划手臂力量削减时,却能把巨蟒分成两块?”说到这里的墨珩又盯着若雪的凤眼肯定道:“你当时说那匕首有淡淡紫色的光芒包住,其实我也见着了。”

  若雪脑海中蓦然想起那划开巨蟒的那一幕,真相的确如此。若君显然也回忆起了自家宝贝所说的话,木着一张脸开不出是喜还是怒。

  墨珩倒是挺兴奋的,像是发明了一件了不得的武器一般,往梅花上踩去。

  男人体重并不轻,墨珩踩上去,松松软软的梅花便出现了一个一截手臂深的脚印,然后指着自己与若雪的脚印继续分析:“若雪为女人,速度快,脚印不深情有可原,但你看到没,笑笑刚刚进入屋内的脚印却是没有的!”

  若雪眼神一亮,跳在梅花上,忍不住用脚踩了踩,的确,这个脚印在院门口还有笑笑的,但从那梅花树下到阁楼上却是一个脚印都没有。

  仿佛发现了新大陆一般,若雪一激动就忍不住想去二楼找笑笑问个明白,好在若君眼疾手快将她拦了下来,否则还不知道会怎样被扔出来,自己的女人只有自己疼,也只能自己疼。

  若君沉吟片刻后冷静的说出自己的疑惑:“那个男人对笑笑究竟是抱着什么样的心思呢?”

  墨珩这下不接话了,其实他或许可以这样猜测,其实这里的每个人都会传说中的内功与轻功,只不过都很弱,比不上男人的一成,就连莫尘也有,只不过他却没有在莫子阑身上感受到,这又是什么原因呢?

  若雪的关注点却不在这里,她突然想到当初轩辕忌歌将笑笑朝巨蟒扔出去不会就是所谓的自己领悟内功吧!啧啧啧,看着表面温文尔雅、君子如玉的,想不到居然这么残暴。

  同样抱着戏笑上楼的轩辕忌歌好笑的看着一直兴奋的看着自己的小崽子,那眼神就像要把自己吞进去一般,不免有些好笑。

  同样抱小孩的姿势抱着戏笑往自己二楼的书房走去,教小崽子武功是他回到这里的主要目的,为什么不亲自演示给小崽子看呢?当然是因为他实在是记不得哪套心法与哪套武功是一体的了,胡乱给小崽子练,小崽子怕是会走火入魔的。还有一个原因便是因为他懒得整理脑海中的东西了。

  “问吧!”轩辕忌歌看着小崽子想问又不敢问的把自己的小脸憋得通红,自己憋着笑,终于忍不住吐出两个字。

  “你能教我吗?”戏笑很直,智商很高,情商却很低,她有的是野兽般的直觉敏锐,却对细微的情感一无所知。

  轩辕忌歌一愣,指了指自己以往收集的一些古籍说:“这里有你想要东西,吾不会指认你学什么,你必须得自己选,而且时间也最多只有一个多月了,这里便会化为虚有!”

  戏笑一听哪还忍得住,立马从轩辕忌歌身上滑下来,一本一本的看去,得亏戏笑那命苦的母亲是文字研究学家,要不然戏笑是绝对看不懂这些古书的!

  见自己被抛弃,轩辕忌歌也不恼,只是躺在了一旁的椅子上,思绪渐渐飘远。

  活了这么长时间,这书房倒还是头一次有除了自己以外的人进来,只是这小崽子到底把自己放在什么样的位置呢?依赖有之、眷念有之、执念也有、罢了罢了,自己也没多长时间了,顺其自然吧!

  屋外梅花飘落,微风轻拂,屋内男子的嘴唇微微翘着,眼神静静的注视着屋内的娇小女子,女子孜孜不倦的翻动着手的书籍,时而蹙眉,时而微笑,嫣红的唇瓣轻微开合,美得如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千年穿越:撩妻撩上瘾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千年穿越:撩妻撩上瘾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