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第一章:另类的相见
惑哲2018-06-08 16:073,334

  全然不见天日的原始森林中,只是偶尔射出一缕阳光,也正是这缕阳光,才得以瞧着底下的情境。在这片充斥着腐臭味的森林中,血腥味似乎也算不了什么了。

  或许正是这腐臭味才刚好将地上鲜肉的香味掩盖了过去,使得只有一口气在的戏笑没被猛兽当成食物给吃了,让时间将自己身上的伤口慢慢修复,从而这才捡回了一条命。

  昏迷之际的戏笑将从其他同伴那儿夺来的大衣盖在了自己身上,咧了咧嘴笑了笑,终于还是支撑不住的倒了下去。

  “活下去孩子、活下去、我的孩子!”熟悉的声音焦急的徘徊在戏笑的耳边。

  阳光渐渐消失,大衣底下的人儿绯红的脸蛋,显然已经迷失在了梦靥当中。

  与此同时的另一个时空中弯着腰的奴仆对着一旁正坐在阁楼窗旁自己跟自己下棋的紫衣男子道:“主上,您的伤还没痊愈,便再睡会儿吧!”

  不知是不是因为身旁仆人的话而产生了一丝疑惑,难得发呆的轩辕忌歌伸着修长白净的手指将圆润的黑色棋子静静地把玩着。

  “救我、救救我!”暗哑的童声不知是男是女再次毫无征兆的出现在了男人脑海中,手中的棋子悄悄的从指中滑落,发出清脆的响声,一盘棋局也因此打破了原有的轨迹。

  棋子的声响使得一旁服侍的奴仆睁大着双眼,颤颤巍巍的跪在地上,如筛子般颤抖的身子,不难看出奴仆对自家主上的恐惧。

  奴仆的声音惊醒了寻思中的男人,微微扭头的男人见此,蹙上了一双锋利的剑眉,猛地挥手来了个眼不见心不烦,将人从房中扫了出去,兀自揣摩起脑海中的求救声。

  在这里,世人都知世上有个轩辕阁,但至于阁主是男是女却无人知晓,只知道即便是当今圣上也要对这轩辕阁恭恭敬敬的。只因这阁主杀人虽然不是不眨眼的那般冷血,可性子却是出了名的怪异,也许在他沉思时,无意中把你给杀了,这又能找谁呢?

  轩辕忌歌看着被打乱的棋盘,多日的求救声,再也不容许他忽视,他或许该看看那人的庐山真面目了。

  满身戾气的轩辕忌歌自顾自的躺上了床,睡了过去,并且还做了一个梦,不,或许是进入另一个人的梦。

  梦中的轩辕忌歌看着那大衣底下藏着小孩儿,一时兴起,便将人提拎了起来,略带厌弃的撇了撇嘴,玩味的看着孩童手中死死拽住的匕首,以及那微挑着的嘴角。眼中的兴味越发浓厚。

  “小崽子,就是你在叫本阁主?”轩辕忌歌诧异的看着那缩成一团的小崽子,四周围白茫茫的一片,倒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在做梦?

  没有得到回答的轩辕忌歌大发慈悲的走过去,将那团着的还算干净的小崽子给提溜了起来。

  “好奇怪,没有重量?”但显然有人不打算让轩辕忌歌深究下去了,察觉到有人的戏笑认准男人在失神的片刻,手上的匕首极快的朝男人的腰侧刺了过去。

  并没有什么同情心的轩辕忌歌在意识到危险时,反射性的将手中的人给扔了出去,随即双手覆背,俯视着那‘飘’着的戏笑,满是趣味的开口:“哟,还是只长了利爪的小狼崽子!”

  同一时间小小的戏笑也意识到了自己此时的不同,脸上挂着的弧度也僵硬了起来,呆呆的看了看自己赤着的双脚,很白,但却挨不着地了!

  僵硬着抬起头的戏笑,讷讷看着眼前一袭白衣长得非常漂亮的人迷糊的问道:“我、是死了???吗?”

  见着对面那小狼崽子痴呆的眼神,轩辕忌歌的眉皱得更紧了,迟疑的看着那明显发育不良的身子问道:“这几日可是尔在向吾求救?”

  还沉浸‘死’这个字眼的戏笑,有些哑然的看向说着别扭话语却长得极其好看的男人,求救?应该是自己吧!不过现在已经不需要了。

  一切释然的戏笑有些腼腆的朝着轩辕忌歌嫣然一笑,蜡黄的小脸上硬是挤出了一抹殷红,嘴角微微起,有些抱歉的道:“那个,我想我现在不需要了,对不起!”

  小崽子的话很有礼貌,但却没有一丝情绪波动,就像‘死’去的不像是自己一般,那好看的笑脸就好像是贴在那上面的面具一般,无故的令轩辕忌歌有些不爽。

  不知想什么的轩辕忌歌,微微弯腰,拾起地上被自己甩掉的匕首,随即拿出自己从老头儿那里得来的小型匕首放在地上,凉凉的瞥上那戒备的眼神,无良的道:“求别人不如求自己,吾可不希望再听到这么厌烦的声音,尔可明白?”

  戏笑无奈的朝天翻了个白眼,好脾气的回:“虽然你来迟了,但也麻烦你来了一趟,我这人不想欠别人的,你叫什么,有机会还你这么一次!”想到自己也不能再死一次的戏笑,反而有些淡然的捡起男人放在地上的小型匕首,匕首很钝重,但上面缠绕着古朴的密文,似是母亲曾经说过的青铜般的材质,给人一种厚重的神秘感。可即便知道这匕首不一般,但浓墨般的眸子毫不示弱的对上那浅褐色冷然的眼睛。

  梦中的轩辕忌歌有些赞赏的凝视住那一汪深潭,二十六年来头次蹲在地上微笑着开口道:“本阁主叫轩辕?”就这样话还没说完的轩辕忌歌活生生的消失在了戏笑眼前,留下瞪大着双眼的戏笑。

  着急的戏笑终于开口:“你回来,你、你叫什么?”带着迫切的情绪,猝然提高的童声有些沙哑,像是生了锈的齿轮辗转的声音。

  “你,你回来!”挣扎着戏笑猛然睁开双眼,有些反应不过来的呆愣着趴在地上,蜷缩着自己的身子。

  眼前还是令人恐惧的森林,周围依旧是令人恶心的味道,自己依旧还趴在大衣底下,知道一个地方不能久留的戏笑艰难的爬了起来,不远处传来的狼嚎声使得戏笑小小的身子反射性的紧绷起来,手也不自觉的捏紧手中的那把废铁!

  “没死?啊嘶!”猛地掀开大衣的戏笑发出一声短促的抽气声,那是扯到了自己身上多处伤口大脑反射性的给出疼痛的讯号。

  颤颤巍巍站起来的戏笑,缓慢得像个迟暮老人一般伸出自己的左手狠狠的揉了一把自己的冻得僵硬的脸颊,脑子里的思绪快速回笼,站在原地喃喃道:“自己竟然活着呢,原来那个坏脾气的好看男人只是个梦罢了。”

  想到这里的戏笑有些茫然的捏了紧了自己拳头,右手上微微的刺痛引起了小崽子的注意,印入眼帘的赫然不是那柄陪伴自己多日的废铁,而是梦中的那柄锋利的小型匕首,小型到只有自己手掌般大小,这让戏笑颇有些嫌弃,直到后来戏笑才知道这匕首是根据自己的手掌而变化时,双眸又亮了。

  到底是不是梦戏笑已经不想去计较了,此时的戏笑脑海中已经开始了新的计算,一千名同龄人,现在最多还剩多少?哪条路才能让自己走出去,才能活着呢?自己为什么会做这么奇怪的梦?而刚刚那个男人究竟是鬼是妖?他为什么穿的却是古代的衣服?以及他究竟叫轩辕什么?

  或许梦里就那么几分钟的事情,可现实中的轩辕忌歌却是着实睡了整整小半个月了,这半个月来,轩辕阁阁主一直昏睡的消息不翼而飞,一些打着‘神医’名号的人纷纷前来轩辕阁浑水摸鱼,只因轩辕阁开出的诊金可是一笔不小的财富。

  这不,又一老头儿居然倚着自己年老,冒充轩辕阁阁主的师父,去轩辕阁混吃混喝去了。

  就在所有人都等着看那老头子被扔出来的笑话时。这老头子却是在阁内所有人诧异惊恐的目光下,优哉游哉的进入了那地狱般的阁楼。

  老头子摸了摸自己的下巴,眼神有些迷惘的看向床上的男子,嘴里不知嘀咕着什么,一直昏睡着如死去了一般的男人却猛地睁开了双眼。

  “忌歌!”醒来的轩辕忌歌,将自己的名脱口而出,无奈还是迟了。

  “忌什么忌!”见人醒来,老头子眯了眯那略微有些浑浊的双眼,没好气的接口道。

  面对老头子的恶声恶气,轩辕忌歌也不恼,只是优雅的从床上坐起来,和老头子如出一辙的眯了眯眼,毫不在意的问:“老头子?别来无恙啊!”

  对于自己的爱徒,老头子忍不住轻微叹了口气,鼓着眼睛瞪向轩辕忌歌:“无恙?半仙我的确是无恙,有恙的是你啊!”

  “因为那个小崽子?”轩辕忌歌一想便明白,从小到大,这老头子的确有那么点不可思议的能力。

  “小崽子?哼,叫得倒是亲热!”老头子踱着步子坐在离床不远的椅子上,看了看那盘被大乱的棋局,眼珠子一转朝着轩辕忌歌问道:“小兔崽子,你不是一直想看老东西我的住在哪里吗?现在我带你去住上一年半载的,你看行不行。”

  轩辕忌歌微微一笑,抬眼斜着看向老头子:“本阁主现在并不想去了,当然!也对你住什么破地方不好奇了。”

  “不行,不去也得去!”一向有些滑稽的老头儿,此刻居然有着一股难以形容的威严。

  轩辕忌歌一愣,刚准备动手,不想下一秒便陷入了无尽的黑暗。

  从此江湖便多了一个更神秘的人物,一个敢把昏睡着的轩辕阁阁主掳走的老头子?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千年穿越:撩妻撩上瘾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千年穿越:撩妻撩上瘾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