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戏笑回归
惑哲2018-06-08 16:072,522

  一晃便是五年,此时的戏笑比同龄人更要矮小一些,巴掌大的小脸上嵌着是的一双犹如黑色玛瑙般的眼珠,小巧精致的鼻子下面永远都是那微笑着的弧度,只是这弧度却有着说不出的温度,似如沐春风,又似冷如寒冬。

  “诶、轩辕戏笑你怎么还在这?快去前厅帮着干活儿去,今天的慈善晚会可马虎不得。”一路小跑着的包子脸领事见着新来的临时服务员正站在那儿一动不动,不免心生不满,豆大的汗珠一颗颗的从领事的额头滑过,馆内的燥热使得这里的每个人都不安起来。

  与他人不同,即便见到领事,戏笑也并未露出慌张的神色,脸上依旧挂着温温和和的笑容。悠闲的身影莫名的让这位圆脸领事有些不爽,准备回头再次耍耍威风时,戏笑却早已没了踪影。

  “咦、这小妮子倒真会偷懒,这会儿又跑去哪了?”拿着汗巾擦脸的领事郁闷道。

  “领事、领事你在这里啊!快快快,董事长说晚会提前到晚上八点开始,现在正准备让你清点人数,除了内部人员,谁都不能待在馆内。”面容姣好的临时服务员一边拿着镜子保持着自己的妆容,一边将自己的事情交代得清清楚楚。

  ‘这么大的慈善晚会可不能让自己的妆花了,在这里随随便便一个人看上自己,自己都发达了……’挤破脑袋才进来的临时服务员做着自己的美梦。

  显然对这类女人见多了的领事早已见怪不怪,眼里的蔑视一闪而过。

  时间下午七点四十分,世界上最大的黑市慈善拍卖会将在二十分钟后举行。

  一些临时服务员早早被清理了出来,带着一些个愤闷的女人。

  清点人数的小哥慌慌张张的跑到领事跟前:“领事、领事,缺一个人,缺、缺一个人!”

  累得瘫痪在一旁喝水的中年男子顿时将口中的凉水喷了出来,一手拿过小哥手中的人员名单,一手拿出自己叠放在口袋中的汗巾颤抖着擦拭着汗水,肥厚的唇瓣轻微张合。

  “真、真的差一个!”数完后的领事脸色逐渐白了下来,僵硬的转过头看向早已封闭的防弹玻璃大门:“耶稣保佑,耶稣保佑,千万别出什么岔子,耶稣保佑啊!”

  当然除了领事与之前一直跟在领事身旁做事的小哥内心恐惧外,下面站着的年轻少女们则是一个个哼气不已,就是不知道哪个有心机的女人居然藏在了里面,她们真的一点都不嫉妒、真的……

  “领、领事,我看我们还是逃吧,那些个人眼里可没有人啊!”小哥打断了领事的祈祷,结巴的道。

  被打断的领事,脑海中猛然浮现出一张巴掌大的笑脸,以及那丝毫看不出情绪的黑宝石般的双眼,脸色瞬间更加煞白了。

  与外面诡异的气氛不同,豪华的大厅中一共分为四层,每一层都代表着一个家族,一个掌握着世界地下运营的家族,看似每层的人数都少之又少,但谁又知道这暗处隐藏了多少呢?

  圆形的大厅中,中缓缓升起的圆柱上,站着一男一女,男女皆是薄纱裹体,水蛇般妙曼的身躯若隐若现、精致的脸庞以及那略微带着调教出来的高傲眼神无一不在刺激着在场人的感官。

  “诸位贵当家的好。”开口的女人声音中带着压抑的沙哑,洁白的身躯开始泛红,高傲的眼神中水雾开始蔓延。当然这些对于在场的人来说,那两人不过是两具玩具罢了。每双带着兴味的眼神中,掩饰的嗜血般疯狂与冷漠。

  暗处的戏笑看着这四大家族,眼中的黑色愈发深沉,就像磨过许久的墨一般,黑得耀眼,黑得疯狂。

  说是四大家族,其实正真意义上却只有两大家族、其他两家不过是为了堵住所谓白道之口而造的傀儡罢了。

  戏笑勾着水润的薄唇,一边悄无声息的解决完一旁碍眼的东西,一边将如墨般的眼神移上三四层,三层戏家,四层墨家分别掌管着底下流通着的毒品与军火。

  戏家与墨家在道上虽是不分上下,但在每个明白人的心里,军火世家墨家地位仍是高过贩卖毒品的戏家。

  灵巧的身子慢慢的踏上了三层、四层。

  戏澜既是靠毒品发家,鼻子的灵敏度自然是高出寻常之人的,除了随着拍卖愈发活跃的气氛外,心中的不安与那若有若无的血腥味终于让这位年过半百的身着唐装的男人站了起来,拄着梨花木的拐杖大步朝门口走去。

  戏澜开步、二层家主又怎会不跟着,墨珩听着周围的气息同样亦是眉头一皱:“活人的气息、不对!”

  与戏澜的衣着不同,这位有着传统贵族与王族混血的年轻家主,有着一双稀有的淡紫色眸子,亮黄到有些晃眼的碎发桀骜的翘着,第一时间认为戏澜那老家伙有问题的墨珩自是同样开步迈向大门。

  “戏当家的、走这么快是去干什么呢?”步子虽是轻佻,但胜在腿长,一米九几的个子很快便已经站在了戏澜的跟前。

  墨珩的话刚说完,训练有素的墨家影子们早已习惯性的把住自己顺手的武器,皆是摸了个空,看向戏澜的眼神也更加不善了起来,毫无疑问,每个人都以为戏澜在这场友谊拍卖会上做了些手脚。

  这次拍卖本就是两大世家划分军火线路的交谈场所,算得上是两大世家的友谊拍卖会,为了不引起纷争,两位当家的当然都是遵守着定下的规矩,不带武器入内,当然这只是明面上的。

  看着跟前的墨珩,戏澜拄着拐杖的手抖了抖,色厉内荏的道:“干什么去?墨当家的难道不知道?哼,老夫还不想被人不明不白的埋葬在异国他乡!”

  说到这里的戏澜看向自己的助理,沉声吩咐道:“去,把门打开!既然墨当家的无心交易,那我们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是的,老爷!”

  见四楼已经没人,微笑着看足戏的戏笑这才如发丝般的飘落在地,拿着桌子上的糕点弯着眉眼一下接一下的送进嘴里、一脸幸福!

  见那群傻子一个劲的扳着门锁,吃饱后的戏笑慢慢的走到玻璃窗前,微笑着道:“门、自然是打不开的!”

  比同龄人还要娇小的身子欢快的朝眼前的人说道,白净的小手一下一下的擦拭着蓝色匕首上的血渍。

  “What?”墨珩看着那不到自己胸口的娇小身影,不由轻呼出声,暗处那些人虽同样没有武器,但就数量来说自己带来的人也不少,这还是不包括戏家的人,怎么连个小娃娃都……

  “What?”鹦鹉学舌般的戏笑同样以惊讶的口气跟着墨珩重复了一遍,同样的话语中却多了一丝欢快,多了一丝玩味。

  只是戏笑没有给墨珩回答的时间。便已经拿出蓝色的匕首,像是好玩般的拿着匕首尖划着防弹玻璃。

  见到此番动作的墨珩与戏澜心中皆是一紧,早已顾不了什么形象,飞快跑到主持圆柱旁。下一秒,那防弹玻璃就如普通玻璃一般无二的砸了下来。

  人所剩不多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千年穿越:撩妻撩上瘾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千年穿越:撩妻撩上瘾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