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暗潮云涌
惑哲2019-01-15 10:352,509

  这世界上没有百分百的坏人,自然也是没有百分之百的好人。人类在人性与欲望面前,往往都会选择欲望,并会为自己的欲望找到一百种理由来说服自己,告诉自己自己还是原来那个好人!

  “这已经是第几波了?”解决完手中的渣滓,若君终于忍不住‘啧’了声。

  与若雪若君的套路不同,墨珩所学的大多都是正规的近身格斗、泰拳、皇家剑术,以及对声音的敏感度,对机械的熟练度和对人性的认知度。而其中墨珩最想深究便是那从未接触的武功。

  大摇大摆的轩辕忌歌端着手中青花瓷的茶杯,惬意的喝了口,仿佛那些人都与自己无关一般。四人解决完今夜的最后一波后,瞧见这人这般模样,都忍不住朝天翻了个白眼。

  为什么说是今夜最后一波呢?因为他们已经守了一个晚上了,这轮流着来,也总算是守到了午夜十二点了。而被他们守着的那个男人明明就可以像电视里演的那般,挥一挥衣袖就可全部解决完,可他却偏偏一直闲情雅致的品着茶。

  对此在若君有限的词汇量中,选来选去,脑海中也出现了四个大字:“装模作样!”

  当然他们的想法完全影响不到此时的轩辕忌歌,对于自己睡个觉也能睡到千年之后,轩辕忌歌是很自豪的,也是很愉悦的,即便没有了轩辕阁,他意外的发现被人保护着的感觉也很不错,最主要的是还能免费看一场打戏,何乐而不为呢?

  见四人摩拳擦掌的朝自己走来,轩辕忌歌表示很有趣,难得的伸出自己金贵的手指,给每人沏了一杯清茶。来人自然也不会客气,若君与若雪没有那品茶的兴味,都只当是杯解渴的白开水,唯一的不足就是味道还没白开水好,这份量也是刚到嘴里就没了,极其不爽。

  本就咋咋呼呼的若雪直接吧唧了一下嘴,随即朝身后的影子说道:“去,拿两瓶、算了还是搬几箱水来吧!”么的谁会知道那些不知死活的东西什么时候又会过来,水这种东西多一点有备无患。

  双手捧着茶杯的莫尘见四周再次安静了下来,只得一口一口抿着茶水,全身都不自在。好在苦涩的清茶润过喉咙,浸入肺腑,回味却是甘甜的。不免再次抿了抿。

  待杯子里的茶水一滴不剩后,莫尘这才念念不舍的放下杯子,眼珠子滴溜滴溜的在四人身上来回打转,他是知道这个男人的身份的,也自是知道这个轩辕老祖的名声并不是很好,好吧、那是差到人神共愤的地步,连杀人都找人代劳的人,自己今天居然喝道了他亲手倒的茶,莫尘觉得自己一定是出现了幻觉。

  “想说什么变说吧!憋着难受。”把玩着手中细腻触感的轩辕忌歌平静的道,只是那与生俱来的高贵感以及那微微上挑的唇形,还有身上定制的素色唐装。怎么看怎么都像是贵公子般的玩世不恭。

  没想到自己会被点名的莫尘顿时一张圆脸像是蒸包子一般,熟了个通透,见四双眼睛都往自己这边瞅着,嘴里这才痴痴的问道:“这个是您专门给我们沏的么?”

  看着莫尘一副获得了无上恩宠的模样,这回就连墨珩都忍不住在心里叹息一声,你都帮他打了一夜了,这点小事难道还值得你露出一副如此被宠幸的模样?

  “自然!清茶醒脑,提精神。”眉毛一挑,轩辕忌歌的下半句在心里悠悠的补充道:“你们醒脑了,吾才有得看呐!”

  除了狂喜着的愣头青莫尘没有听出画外音外,若君与若雪简直都不能控制自己的手指了,只能任它们相亲相爱的蜷在一起,掰都掰不开。

  而墨珩手中的茶杯则应声而裂!意识到自己失态的墨珩,轻咳了声,将手中的杯子搁在了茶几上。手掌离开之时,‘啪’的一声,四分五裂的茶杯与茶几来了个亲密的接触。

  有道是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但终于看到除了自己以外的人吃瘪,还是挺有趣的,因此墨珩受到了来自若君与若雪默契的怜悯的眼神,同时也收到了轩辕忌歌诧异的眼神。

  趁自己还控得住自己时,墨珩果断的起身,优雅的转身,却还是被那人以一句话停了下来。

  那人说:“你是蛮夷?”

  蛮夷是什么意思,墨珩知道,那是国内对外国人的称呼,因此墨珩再三打量了那男人的面色,却只看到那张倾国倾城的容颜,眉头轻蹙,思虑后也觉得自己应该就是古人眼中的蛮夷,便轻微点头‘嗯’了声!

  得到答案的轩辕忌歌像是知道了什么样的,朝茶几上的碎被子瞧了瞧,再次望向墨珩的眼中,却带了一丝来自长辈的宽容般的眼神。

  这看得墨珩不由的将眼神投向另外三个人,他不懂,他有什么需要宽容的?他只是捏碎了自家的一个喝茶的杯子!

  “咳咳!墨当家的,其实蛮夷在我国注重的是个蛮字!蛮字呢,它的意思就是粗鲁的,嗯简单来说就是脑子没开化的行动简单的人”压抑着笑的莫尘很书面的解答着。

  ‘所以我捏碎杯子却被他宽容?特么的这老僵尸的意思是我是个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玩意儿?’想到这里的墨珩对着那宽容的眼神,双手捏得噼里啪啦响。

  而若雪也终于忍不住拍着茶几大笑了起来,就连莫尘也少了些唯唯诺诺,给了墨珩一个大大的笑脸,只不过那笑脸怎么看怎么都欠揍!

  “唔,既然各位精神这么好,那便是极好的!那刚刚进来的几个蛮夷就交给你们来发泄了!”浅褐色的眸子清亮一片,没有丝毫笑意与混沌。悠悠站起身来的轩辕忌歌突然发现自己缺了一柄画着大好河山的扇子。

  这下和以前不一样,墨珩首当其冲的拿着枪就冲了出去,留下莫尘跟在最后,微微摇头咧嘴笑呵呵的道:“此乃蛮夷是也!老祖宗的话真是简单精辟啊!”

  说着便忍不住朝轩辕忌歌的背影望去,不想也恰好撞进那双浅褐色的眸子,无悲无喜,无怒无惧,犹如看物件般的眼神,使得莫尘全身上下的冷汗直直的往外冒着。

  距离他醒来已两日有余,可这一直睡着的小崽子怎么还没醒?这也太脆弱了。

  想到这里的轩辕忌歌看着那只有自己巴掌大白净的小脸,眼里终于有了些名叫情绪的波动,在床边站立了会儿,终于还是忍不住将手伸出来往那脸上比划了比划,嘀咕一声:“真小!”

  眼神下移,纤细的脖颈上还有着青蓝色的淤痕,食指往上摸了摸,顿时觉得触感还不错。看着那毫无防备的小脸,轩辕忌歌终究还是把手放下了,翻身躺在了床上,将人强制的搂进了怀里假寐了起来。

  别人不知道这小崽子为何会昏睡这么久,轩辕忌歌怎么可能不知道,刚接受血契的小崽子神经当然会受到些损伤。

  “罢了罢了!”轻声的声音似远古的叹息在戏笑毛绒绒的头顶响起。

  而隐藏在暗处的墨家影子,也终于将悬着的心放了下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千年穿越:撩妻撩上瘾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千年穿越:撩妻撩上瘾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