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查斯被抢
惑哲2018-06-08 16:072,446

  昏迷中的戏笑感觉到有源源不断的热流温养着自己的身体,寻求温暖的戏笑无意识的将自己的身子蜷缩得越来越紧,这在外看来就像是戏笑想要钻进轩辕忌歌肚子里去一般的搞笑。

  但若雪与若君却丝毫没有笑意,他们都明白那紧紧拽住衣袖的手代表着什么,即便是他们两个,戏笑都未曾给过如此大的信任。因此若雪对这个老僵尸的怨念更深了。

  神色各异的几人就这么呆傻呆傻的站在偌大的房间中,谁都没有离去的意思。

  轩辕忌歌知道他们都是怕自己再次伤害那床上的一团,他也不点破,毕竟看别人焦虑也是件很好玩的事。

  视线往那几人身上扫视了番,伸出食指指了指努力缩在角落的莫尘,不知客气为何物的道:“你、过来,给吾讲解讲解这是什么玩意儿?”

  看着指着氧气瓶等物件的轩辕忌歌,莫尘心里一噎,默默碎念道:‘娘的、怎么又是我!’不过介于男人恐怖的实力,莫尘还是不情愿的朝前挪了一小步,刚准备说话,却直接被若雪打断:“那是供痒设备,你个老僵尸乡巴佬。”

  “老僵尸,乡巴佬是何物?供氧设备?那氧又是何物?”圣人说不耻下问,轩辕忌歌觉得今日是他脾气最好的一日了。

  得到如此回答的若雪终于明白了微博上为什么会有一则笑话叫做‘用方言骂人’,这特么简直是一拳打在棉花上还傻乎乎的将自己给甩出去了的挫败感。

  没有得到回答的轩辕忌歌再次毫不掩饰的朝若雪扔了枚鄙视的眼神,内心却是打起了几人身上衣物的主意。

  “吾饿了!”一醒来便耗费了大量的气力,轩辕忌歌觉得自己饿得理所当然。完全选择性的忘记了自己这力气可是耗费在了几人的好友身上,还把人弄得半死不活的。

  一直觉得自己已经够不要脸了,没想到居然还有人比自己更不要脸!若雪心中一急,就想冲上去打他几下。吓得若君眉头一皱,急忙拉住。

  旁边的动静墨珩看见眼里,总感觉这一幕似曾相识,只不过被压制的人变成了若雪两人,顿时心中一高兴,便也转头朝助理道:“理文,通知管家今日吃中餐。”

  “好的,当家!”说起母语来的理文与说汉语的结巴有着完全不同的韵味。配上那刀刻般深邃的五官,倒也配得上墨珩这左膀右臂的称号。

  待理文出门后,室内再次沉默了下来,萦绕着诡异的涌动。咳咳,好吧,其实也就是若雪死死的盯着轩辕忌歌的一举一动,而若君则是死死的盯着若雪,生怕这妮子一冲动跑上去挨几下打,而墨珩则是一言不发的瞅着这个古人,他总觉得这人虽然外表上与书上写的‘君子如玉’很契合,但也绝对不会是什么君子。

  莫尘则就简单多了,今日全身的神经一直绷得太紧了,在他以为一切都尘埃落地时,眼睛便开始一眨一眨的打盹儿去了。

  ‘既来之,则安之!’想着这般的轩辕忌歌丝毫没有睡意,反而是一双浅褐色的眼珠子到处瞧着,默默调侃着自己:‘轩辕忌歌啊轩辕忌歌,家禽都没你能睡吧!’

  事情总是不能尽如人意的。外面的枪声没人能忽视得了,可就在若雪等人准备出去时,那枪声已经停歇。似乎他们所听到的只是手底下人不小心走火了一般。

  然而很显然,理文肩上的血洞明明晃晃的告诉他们,墨家这百年军火世家居然被人给袭击了。

  没有理会自己还在流血的伤口,理文低头朝墨珩道:“查斯被人抢走了,我们死十人,对方无死无伤!”

  被突来的动静吓醒的莫尘面色不是很好,甚至有些僵硬,本以为一切都结束了的莫尘突然意识到,或许这个男人的苏醒只是一个开始罢了。

  想到这里的莫尘深意的朝那男人望去,恰好望进了那双浅褐色的眸子里,让人无处遁行。

  “理文,自己去地下领罚,另外准备一下,午饭过后准备回。”这里毕竟不是墨家根基所在,要不然那些人要想全须全尾的溜掉,也得问问他墨珩同不同意。

  “是!家主。”

  见那人身上的伤还没来得及包扎一下便要下去领罚,莫尘突然觉得同为下属自己过得还挺幸福的。

  细细听完这一切的若君,眉头轻皱,不抱希望的询问道:“能不能查到那些是什么人?”说罢便怀疑朝坐在床边的轩辕忌歌看去,也没瞧出有多么宝贵的价值。不过随即一想这男人还在棺材里面就能招蜂引蝶的,现在醒来了,招引些蜜蜂也不是不可能的,只要不招惹蛇群便是万幸。

  听到若君的询问,墨珩也没多大犹豫,便径直的朝这间房子中的唯一一面玻璃墙走去,手不知在哪里按了下,整片玻璃瞬间变成了全方位的监控摄像。

  墨珩一边调着录像,一边解释道:“墨家每任当家都会在自己的房间中弄上这套设备,以便能够全方位的掌控着这偌大家族的一举一动,戏笑作为二当家,自然也是有的,若她这里都不能录到一丝半点,那其他的地方更别想看到了。”

  听完墨珩解释的若君第一个想到的居然是:‘坏了,这地方连拉个屎都能被人全方位观看,以后在这里绝对要憋着!’

  而此时的轩辕忌歌则是伸手慢慢抚着戏笑柔软的直发,与那双黑眸不同,戏笑的头发与她的身子一般,都像是有些营养不良,发丝也带着浅浅的褐色,倒与自己这双眼睛的眼色无二,轩辕忌歌便有些喜欢上了这头发丝,时而挽着,时而打结,玩得不亦乐乎,只有那眸子越发浅淡了。

  如果他猜得不错,那叫查斯的玩意儿虽然名字不大好听,但也绝对是个聪明人,唤醒自己也与那人有着极大的关系吧,那体内这肮脏虫子也许会知道些许。

  只是自己茶都来得及品上一口,你们便来招惹吾,这笔账该怎么算呢?

  若雪、若君、戏笑三人都是在林子中长大的,高科技啥的还没来得及琢磨,见墨珩双手飞快的在墙面上滑来滑去,自己却什么也看不懂,也有些着急了。

  “找到什么没有?”显然莫尘比他两人更着急一点,不经思考的,话便脱口而出了。

  也正是在此时墨珩的手指停了下来,摆在墙面上的是十幅模糊的摄影,仔细看便会发现那些摄影中,都有些人的残影在里面。

  “忍者!奶奶的,这小鬼子也来凑个什么热闹,还真跟苍蝇一样令人厌恶!”瞧着上面的东西,若雪的火气终于找到了一个出口?

  对于若雪的话墨珩没有赞同也没有反驳,他看了眼若君,便知道那个男人也不认为这仅仅是个小国能够弄出来的动静。毕竟那地方太小,他们实在是不敢朝这个只要一张口便能将那个岛吞了的墨家耀武扬威!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千年穿越:撩妻撩上瘾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千年穿越:撩妻撩上瘾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