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触发血契
惑哲2018-06-08 16:072,508

  具研究表明,每一个高智商的人,体内都隐藏着精神疾病的基因,他们与一般人不同,他们的执念是出于对未知世界的渴求欲,任何生物在他们眼中只是个盛载着细胞的载体。

  很显然,此时的白大褂已经趋于疯狂,明明胸上的伤口还在冒着血液,可他却丝毫不在乎的狂热的看着自己的实验成果,这不免让人头皮发麻。

  这样的人就如同一柄双刃剑,显然,他的学术界并不喜欢这柄不好控制的双刃剑,如此,倒让他们捡了个便宜。一个有着令人疯狂医术的人,对于他们这些刀口添血的人来说,无疑不是老天多给了他们一条生命。

  但不管他的智商如何之高,墨珩身后的助理已经拔枪准备销毁这具有着奇才般大脑的躯体了。

  手指弯曲,说起来他们都是疯子呢,也许是他解脱了。消音枪的声音很细微,可就是这细微的声音使得戏笑的精神都绷直了。眼角扫过地上残留的针筒与其他白大褂的尸体,戏笑明白,这人暂时还不能死。

  脑子里想法千般万绪,身子却早已做出了选择,左手拉过还沉迷于疯狂中的白大褂,右手则咬牙使用巧劲将那子弹打偏至墙上:“么的,谁开的枪!”

  扭头的戏笑眼睛中墨色翻滚,见是墨珩身后的助理,她便也知道这人留不得,但心中总觉得若不留下他自己必定会后悔。

  军火世家墨家特质的武器,也容不得戏笑小瞧,接触子弹的右手手背一片漆黑,中间还有些许红肉冒出来,血丝一缕一缕的留着。

  皱了皱的眉的戏笑再次挂上笑容:“这人留着还有用。”随即提着吓晕了过去的白大褂扔给墨珩道:“救活他,控制他。”

  淡蓝色的眸子紧锁着戏笑手背上的伤口,嘴未张,便从喉咙里挤出了一个‘嗯’字。

  一直坐在棺材里的轩辕忌歌,眼神微眯的瞧着他的小狼崽的身影,眼中的兴味一闪而过:‘没有内力似乎也不是很弱。’不过下一秒轩辕忌歌的眼神便朝被子弹打出了一个圆洞的墙壁吸引,神色晦涩:‘这里似乎有些不一样了!’

  思绪万千也不过眨眼之间,小船儿般的嘴唇渐渐有了血色,眼神不自主的朝小狼崽的右手望去,慢慢起身迈出那睡了千年之久的栖身地。

  察觉到身后人的靠拢,戏笑瘦小的背脊僵硬了,连一向活灵活现的笑容也凝固在了脸上。

  右手的伤口还在微微颤抖,并不是很疼,因为那片黑肉已经被高温灼熟了:‘倒像曾经在森林里面烤着吃的野猪蹄子。’

  然而她的蹄子却不是被双手满是泥泞的人执起,而是一双白得都能见着青筋的玉手抬起,因此戏笑僵硬了。

  同一时刻僵硬的还有身后的轩辕忌歌,褐色的双眼不着痕迹的眯了眯。

  一个转身,青葱般的素手已经拂上了那脆弱的脖颈,不设防的戏笑甚至还有心情去观察那个捏着自己小命人的眼睛,她发现那双眼睛居然还能变浅,真好看。

  对于戏笑这般痴迷般的眼神,轩辕忌歌心中嗤笑一声,手上发力,却也下意识的将内力收了起来。可即便是这样,戏笑还是如同残破的风筝一般狠狠的摔在了墙上,砸在了地上。

  两次重创,对面的小狼崽都没有发出一声轻哼。这让轩辕忌歌觉得很有趣,但一想到侵进自己皮肤的血液,暴戾便再次出现在了轩辕忌歌的眼里。那是血契,也是血蛊,自己竟被下这般肮脏的玩意儿,身影消失,下一秒便出现在了戏笑的跟前,居高临下的望着那生命力渐渐流失的小崽子。

  这一幕发生得太快,快到连墨珩都没有反应过来,若说戏笑的身形是残影般的速度,那这个老僵尸的速度却是连残影都没有。

  到底还是若雪与若君身体快速的做出了反应,疾步朝室内奔去,他们的小伙伴他们心中的妹妹怎么可以在他们的面前被别人如此玩弄。

  耳力如斯的轩辕忌歌连眼神都没给他人一眼,素手一挥,一道天然的屏障便将几人隔绝了开来,不管外面的若雪是如何怒如何急。

  ‘疼!’这是砸在地上的戏笑唯一的感觉,头上的血液从额角划过如墨般的眸子,内脏的损伤使得戏笑勾着的唇瓣上殷红一片,但却是一口血液都没有从嘴角泄露出来。

  眼睛被血液染红,瑰丽无比,模模糊糊间戏笑再次见此到了那双绣着红色动物尾巴的白鞋,不可抑制的笑容由心而发。

  伸出唯一能动的右手,想去碰碰那双鞋的的主人,不想却见到自己那一片狼藉的残手,顿时也不知哪来的力气,硬生生的将手快速的缩了回去。

  嘴唇拉开一条缝,含糊的问道:“你叫轩辕什么,你还没告诉我呢!”虽然昏迷之际的戏笑努力不让自己的血液沾染到那白衣之上,但细小的血泡还是汩汩的从嘴里流出,平日里不管怎样也不会拉直的嘴唇,这下便是真的直了,灵动的双眼也紧紧的闭了起来。

  不可避免的,轩辕忌歌没由来的觉得这小崽子这番模样实在是有些碍眼,犹豫片刻的轩辕忌歌屈身将那小小的一团抱在了怀里,手中的内力源源不断的去修复那细小的筋脉。

  撤销屏障,平静的桃花眼扫了一下仇视着自己的两人,随即把视线放在了趴在地上的莫尘,悠悠的问道:“本、吾的内殿在哪?”

  莫离明明就是个练武奇才,怎么这长得与莫离肖似的男人却如此不堪?想到这里的轩辕忌歌不免对莫尘的眼光中添加了那一丝怜悯,感慨道:‘同人不同命啊!或许是这位没有遇到像本阁主这般好的师父。’

  刚准备回答的莫尘,看着那怜悯,一时不该做何种想法,即便自己只是个小小管家,但也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连墨珩也得让着我些,出世之后,哪路人对自己不是巴结讨好,怎么就被怜悯了呢?张着的嘴就像吞了一只苍蝇般。

  终于得以缓过口气的若雪,低唾一声,嘲讽道:“还内殿?你以为你是谁?”说着便揩掉自己嘴角的血液,兰花指朝着那具狭小的棺材道:“瞧见没,那就是你的内殿,快滚去里面吧!”

  “哦,对了滚去里面的同时,记得把笑笑还给我们,你个老不死的!”见自家爱人岔气了的若君,小混混般的若君接口道,平日里装模作样的高贵优雅早已消失不见。

  然而两人的话并没有得到回答,听到如此粗鲁不堪的话,轩辕忌歌只是递给了两人一个蔑视又遗憾的表情。这把若雪与若君气得倒是不轻。张嘴了半天也没想好要骂什么!

  倒是墨珩与助理叽哩嘎啦的说了一通,助理这便带着白衣男子朝墨家的别墅走去。戏笑作为墨家的当家,当然有自己独立的别墅。

  而刚准备迈动脚步的若雪与若君。一句淡雅似是呢喃的声音清晰无误的传到了两人的耳朵里:“圣人诚不欺我,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么的,你个老不死的,你才女子你才小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千年穿越:撩妻撩上瘾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千年穿越:撩妻撩上瘾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