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尸变第一天(一)
在下尹天仇2020-03-24 14:482,434

  201865晴尸变第一天

  当我站在出租屋阳台,盯着空气用力回想,去年此时,天空是否也如此这般笼罩着灰蒙蒙的雾霾时,一声堪比午夜惊魂的尖叫,惊得梧桐树上的麻雀,好一阵聒噪。

  我皱眉低头,两只眼珠顿时被一个女人给牢牢抓住,她湿淋淋的长发飞扬起无数的水珠,惊惶失措地从街对面的冲了出来,让我万分惊诧。

  但不到三秒,我所剩下的就只有惊诧了,接二连三的有人冲出浴室,几乎使人错以为发生了地震。

  路人一阵骚乱,忙争先恐后地掏出手机狂拍,大家哄笑着,竟没有一人有余暇报警。

  现在的人,哪里还有一点公德!全是一群败类。我默默地又拍下两张后拨通了110电话。

  转回客厅,笔记本电脑里,东西在线网站邀请的两名人士正打着口水仗。

  一位脸上有道伤疤的人士咆哮,要是你还没把初中的地理知识还给老师,那应该知道,高温天时,有个学名叫副热带高压的东西笼罩大地,这东西能把地面附近的空气提升到高空,形成垂直对流,所以,夏天不管是台风天,还是高温天,是绝对不会生成雾霾的。

  哈哈,唐卫红,唐先生是吧?你说得倒也符合地理常识,只不过你在说这些话时,也许应该先走出直播间看看,而不是一味地照本宣科。另一人士皮笑肉不笑地说。

  我再次声明,那不是雾霾!

  不是雾霾?又是什么?沙尘暴?

  也不是!唐姓人士厉声道。

  这也不是,那也不是,那是我们在做梦喽?呵呵,其实外面什么也没有,连那些从未见过雾霾为何物的非洲小民也产生了幻觉,或者更有可能是外星飞船释放的烟雾?

  我心里嘀咕,这人士说的是什么意思,难道连非洲小城也有了雾霾?只听唐人士说道,一派胡言,人类有生之年是再也见不到外星人了。

  你这话可就有语病了,什么叫人类的有生之年,我们这一代见不到,下一代也见不到?就算下一代也见不到,那下一代的下一代呢?另一人士反驳说。

  也见不到!唐姓人士很干脆地说。

  哈哈……另一人士大笑起来,你,你唐老先生是不是把自己当成了整个人类,自,自己等不了的东西,就认为别人也等不了?

  同你说话简直是在浪费时间,你要想落个全尸的话,还是赶紧躲回家吧。唐人士呵斥道。

  你!另一人士霍地站起,满脸怒容,你敢威胁我?!

  两名人士剑拔弩张,吵得不可开交,花瓶主持则坐在一边紧抿双唇,以免自己露出太过窃喜的表情,也许这样的火爆场面,正是这类小网站梦寐以求的效果。

  正看着有味,突然,一阵擂鼓般地敲门声将我吓了个激灵,门外响起一阵夹着魔都口音的普通话:小张,小张,张天翼,侬在吗?侬说星期天给吾送房租来,这都星期三了也勿见人,快开门,快开门!

  这几天忙着设计广告图纸,把这事给忘了。

  三两下穿上长裤,我从钱包里点出三千大洋塞给门外身材臃肿的包租婆,又说了几句好话,才算把她打发走了。

  关上门,掂着瘪瘪的钱包,我恨恨地想:三千大洋在我昂州老家可以租大半年的房子,还是带前后院的大瓦房,在魔都的城中村却只够交单身公寓一月的房租,没天理啊!

  嫌房贵回老家啊,叫侬一次交三月的,害得吾要顶着雾霾跑一回!门外又响起包租婆尖利的嗓门,她倒像神仙似得,知道我在想什么。

  吾回来是要告诉侬,没事伐出门,有人耳朵都给咬掉了,血淋淋地,啧啧,吾的娘,艾饿惨啊!

  好的,黄姨,我知道了,今天是有些不对劲,你回去的路上自己也要小心啊,别乘地铁了,打个车吧。我在门后讨好地应道,声音中夹着一丝阿谀,靠!我什么时候变成了一个甘言巧辞的人了,不,不,这不是溜须拍马,只不过人家对你好,你也要关心人家啊。

  我这样安慰着自己:其实黄姨人也不错,说话也在理,魔都的房租是高,可是工资也高啊!这样想着我心里也就平衡了。听着噔噔的脚步声逐渐消失,两名人士的口水仗也告结束。我走进厨房,从冰箱里拿出昨晚宵夜剩下的两个蟹壳黄和半盒牛奶,走上阳台,准备吃喝完就接着干活。

  忘记说了,我在一家广告公司负责平面设计,做这份工作的好处就是,很多活儿你可以在家里完成,不用朝九晚五在地铁里挤破脑袋。

  另外推荐一下,我吃的蟹壳黄味道不错,也不是真用蟹做的,它是一种酥饼。只是饼色形状酷似煮熟的蟹壳,外皮粘着芝麻,吃起来酥、香、脆。我刚到魔都时就爱上了它,当然了,这份爱中有百分之九十九是因为它亲民的价格和获得的方便——下楼左拐第二间门面就有得买,一只大铁炉子热腾腾地烤着,三元一个,五元两个,童叟无欺,确是屌丝宅男熬夜果腹的不二首选。

  视野里,几里外的魔都中心大厦如一柄断剑刺向灰白的苍穹,一阵浓雾袭来,空气中有股捅煤炉时的火灰味儿。掏出手机,APP监测显示AQI:374,PM25:344μg/m3

  数据都出来了,不是雾霾是什么?我嘀咕一句。

  不过数字是抽象的,就如微信消费转账时,你很难体会到那种割肉似的疼痛,仿佛花出去的,仅仅只是几个数字而已。可我满脑子的画面感,好像真的能感觉到那些看不见的MP4,正如蚂蚁般的涌进胸腔,趴在肺上大肆啃噬,

  我把手机一关,远远地扔向沙发,实在不想被它影响心情:昨天看一眼,哇,爆表了!今天再看,哦,没有最高,只有更高!。

  我不由想起老家的星空,夏天的晚上,那满天的繁星,似乎伸手就能摘到,可到魔都两年,我都忘记了上次看见星星,是什么时候的事了。

  可是生活容不了矫情,至少我是这么想的,三两口吃完,我转身回房准备工作。

  关了视频网站,小企鹅一闪一闪地弹出一个对话框。

  哦,是网名叫西瓜凉了半个夏的女网友发来的,她是三个月前一个冷雨霏霏的夜晚,我因为输错了外地同学的QQ号码而误加的好友。将错就错地聊过几次,还算投缘。

  这时,我划拉着鼠标,看信息有几十条之多,逐一浏览,都是问我怎么几天都没登QQ,去哪里了,她很无聊,想找人聊天也找不到什么的,最后一句写到难不成你真如你网名一样。

  我微微一笑,敲上一句:当心我告你诽谤哦。按下回车,刚点上一根烟,那面就有了反应,还不都一样,哼,其心可株!看来她恰好在电脑边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在末世求生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在末世求生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