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尸变第一天(二)
在下尹天仇2020-03-24 14:482,141

  我戏谑地回道:是啊,可是没偷成,还让人给打了一顿,现在正疼呢!

  活该,没打死你吧,你狗命真大,嘻嘻

  我回道:女人心真黑啊,我腿都被打折了,也没人做饭吃,可你也不安慰安慰我,你是黄世仁他女儿吗?就乐见我们穷人受欺负。

  怎么安慰?就算真想请你吃饭,可你狗腿被打断了,也来不了啊!

  我继续调笑:假惺惺地,和你聊了仨月了,也不知道你长什么样,真想安慰我,就发一张照片来看看,秀色可餐嘛,最少可以填填肚子。

  那边回复:好吧,看你可怜的份上,就发一张给你,吓着你我可不管

  片刻,照片果然发来,我一看人很漂亮,长头发,瓜子脸,双击大图一看,哇!恰是我喜欢的类型。

  我急忙回复:没,没想到你是个大美女,可,可是看得我眼馋,早上就没吃饭,这下更饿了!字,字都打不利索了!

  瞎吹,我可不是大美女,没吓着你就好。

  不是大美女,那就是小美女啦。我兴致渐高,那边回得也快,油嘴滑舌,还没被打够吗?

  我回复:油什么嘴,早餐吃的蟹壳黄,单身狗的日子,怎一个惨字了得!

  真没吃饭?少顷,屏幕又显示,要不来我家吃吧,你先发张照片,等下我也好认出哪个是你。

  我心中一喜,她主动约我,莫非今天撞了桃花运,哥自大学毕业后到魔都打拼已有两年,至今还没有女朋友呢。

  我忙喜滋滋地从电脑相册里找出一张自以为最酷的照片,同时加上一句美女住哪里呢?一起发了过去,然后眼巴巴地盯着屏幕,只怕她没看上我的尊容,扫兴地回一句逗你玩呢!。

  幸好片刻对话框弹出一行字黄江区梧桐路桂圆小区2号楼,你大概多久能到,我好在小区门口等你。

  哈哈,大功告成,我一下蹦得老高,跳了两跳,连忙回复:一小时后准到,然后关电脑,冲进卫生间洗漱,再找了一身看似随意却很得体的衣服穿上,跑到巷口招了一部出租车,直奔目的地。

  出租车上,已近中年的司机打开了话匣子,天南海北地侃着。

  也难怪,出租车司机可能是繁华都市最寂寞的职业了,他们每天与很多人交谈,却从来没有和谁成为真正的朋友。

  我心有所思,哼哼哈哈地应付着,在等一个红绿灯时,司机突然指着左前方:看,有人打架,唉,为了几个袋子值得吗?

  顺着司机手指的方向,两个老头扭成一团在地上滚来滚去,一个老头脸上被咬了一口,满脸的血污。旁边地上撒落了几个红红绿绿的手提袋。

  什么袋子?我好奇起来。

  还有什么袋子,环保手提袋呗。司机一撇嘴,满脸的不屑。

  我这时才发现人行道上放了几张桌子,上面堆满了许多花花绿绿的宣传小册,两根竿子拉起的横幅上印着世界环保日五个大字。

  砍了树木制成纸张,再在纸上印刷大家要爱护环境,什么玩意?难道这不是最好的讽刺……

  司机喋喋不休唠叨,让我恍惚间觉得,要拯救地球,或许魔都街头的一个出租车司机就够了。

  这时绿灯亮起,的士也窜出了十几米远。不知道谁说过,出租车司机都有开赛车的潜力果然,诚不欺我。

  出租车在三条车道左冲右突,如赵子龙七出长坂。五十一分钟后,我到了桂圆小区门口,下了车就看到西瓜凉了半个夏站在小区门外,她身材婀娜,齐肩的长发披着,化了淡妆,微风扬起她的发丝,楚楚动人。

  我吞口馋液,微笑着快步上前,尽量让自己显得绅士,伸手说:你好

  出人意料,在网络上快人快语的西瓜凉了半个夏竟然局促起来,飞快地瞄我一眼,绞着手淡淡地说:随我来吧

  我跟在她后面揣测:女孩子嘛,虽然能和你在网上打得火热,等见了面,还是要矜持一些的。

  进了小区,西瓜凉了半个夏带着我七弯八拐地尽在小区的花园绕行,我微感奇怪,心想:又不是小女孩儿,这也矜持地过头了吧?笔直的小区道路不走,偏要绕山绕水,但桂圆小区的绿化搞得不错,花繁叶茂,还砌有一个大大的鱼池,池边种得有树,行走在阴凉的树荫下倒也凉快舒适。

  十几分钟后,我们来到一栋二十几层高的住宅楼下,高耸的大楼拔地而起,抬头仰望,给人一种倾压过来的感觉。我没话找话地说:你不会住在最高层吧,我这腿可还没好利索哩。

  西瓜凉了半个夏扑哧一笑,用手一指:你不知道世上还有一种东西叫电梯吗?

  她这一笑间,两只灵动的眼睛弯成了一条线,让我不自禁地想起了媚眼如丝四个字来。

  进了电梯,我道:一路上你都不说话,我还以为咱们这是要去做贼呢,对了,我叫张天翼,你呢?

  和她聊的时间不算短,但在网络上,我们都没有问起过对方的名字。

  名字只是个代号,何必要知道呢?她表情平静,淡淡地说。

  我打趣地说:你要不告诉我名字,我就叫你西瓜了。

  她毫不在乎:也行啊

  见她不肯说出真名,我稍感扫兴,一低头见电梯一角有一滩凝固的鲜血,便问她:怎么了,刚才这里有人打架?

  好像是吧,你还没来的时候外面闹哄哄地,有人叫嚷被咬掉了鼻子,我怕见血也没敢出门。

  我心想:魔都人可长进了,都换方式了,用咬的。

  不多久电梯停了下来,红色的指示灯刚定在九字上,西瓜凉了半个夏也快步走出电梯开房门。

  进了屋,她给我沏一杯茶,然后就去厨房忙活了,我坐在沙发上,心想:现在可得好好表现。

  我进了厨房,见她在小水池中正洗着一根白菜、几根黄瓜,忙抢上两步说:我来帮忙。也不等她同意就拿起一个黄瓜洗了起来。她不置可否,往右边稍侧身子给我螣了一点位置。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在末世求生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在末世求生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