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重新振作
在下尹天仇2020-03-24 14:482,687

  2018625晴尸变第21天

  九天来,我过着鬼一样的生活,只要想想“在这个星球上生存了几百万年的人类,这一次,或许真的走到了生命的终点。”我就会感到一阵深入骨髓的绝望。

  打开窗户,楼下那从未平息过片刻,犹如从地狱深处传出的鬼哭,便是这绝望的残酷注脚。

  我极度颓废,除了吃饭就是睡觉,吃得也少,往往一天才吃上一餐,吃饭的时间更不固定,有时在黎明、有时在黄昏、有时在深夜……总之,只要还没到饿死的地步,我甚至连这一餐饭也懒得去做。

  不在床上的时候,我也极少撞见晏小雨,尽管她就睡在我隔壁的次卧。想来,她和我过着同样的生活。

  今天,我又在一片看不见希望的漆黑中醒来,浑浑噩噩地也不知道几点,尽管那块翡丽男表就在床头边上,我也没心思去瞄上一眼。

  既然全世界都没了,那么时间还有什么意义?

  睁开眼睛又躺了好大一会,双眼渐渐适应了黑暗,我无精打采地翻身坐起,伸脚去找鞋子。

  摸索一会,那该死的鞋子也不知蹬去了哪里,我索性赤着双脚,靠着翡丽表发出的微弱光芒走出卧室。

  “醒了?”黑暗中,晏小雨如同一尊石像,静静地坐在沙发上。

  “醒了。”我懒懒地回答。

  “没吓着你吧”我摸索着坐在沙发的另一端,问。

  “还有什么比这世界更吓人?”晏小雨语气里充慢了绝望。

  随后,两人各自坐在沙发的两头不再说话,房间里静得能听到彼此的呼吸。

  良久,晏小雨幽幽地问:“以后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别的城市恐怕都一样。”我说。

  晏小雨叹口气:“是啊,只怕都一样。”

  又是一阵长久的沉默。

  “你以前做什么工作?”实在受不了这死一般的寂静,我开口问道。

  “问这干嘛?”

  “不干嘛。”

  “大三,还没毕业。”晏小雨说。

  “什么专业?”我又问。

  “古人类学”

  “研究原始人?”

  “差不多吧。”晏小雨说。

  “女孩子,很少选这种专业的。”我说。

  “嗯”晏小雨微微点头。

  “原始人的生存环境和我们今天的境况比起来,哪一个更艰难一些?”我心不在焉地问。

  “那还用说,当然是原始人,他们仅靠石头、木棍,便要对付比起今天的狮子老虎,体型还要大很多的猛兽,而且受伤了也缺医少药……”晏小雨一句话还没说完突然住口,两只眼眸泛出亮光,彼此互视,我们都从对方的眼睛里看到了一丝希望。

  是呀,仅仅靠着极其简陋的工具,我们的祖先就成功的在那危机四伏的丛林中生存了下来,繁衍生息直至我们,以今天的物质条件,又有什么借口,让自己颓废下去呢?

  这时一束阳光射进,整个屋子都亮堂起来,原来天色早亮,只是我们才刚刚发现而已。

  再次燃起活下的希望后我们精神都为之一振,相互看看,都发觉这几天消瘦了不少。

  先生火做好早饭,饱饱地吃了一顿。

  饭后坐在沙发上,我沉吟道:“魔都太大,我们又在城市中心,不管往哪个方向,想要出城都得走上几十公里,所以,我觉得目前最好的选择还是留在这里坚守。”

  见晏小雨点头,我继续说道:“楼顶天台有蔬菜水果,可比维生素药片爽口多了,因此我建议,从这层楼开始,咱们把上面楼层都先给拿下了再说。”

  “那丧尸又不是没腿,下面的跑上来怎么办?”

  “这好办,只要搬两只衣柜把楼道堵住就行。”我说。

  “它们不会翻过来?”

  “那些家伙记忆都只有十秒,智商能高到哪里?只要不被撞见,它们也不会奇怪楼道中怎么会多出些家具,更不会因此推断出上面有人。”

  “嗯,你说得不错,记忆是智慧的基础,对付它们,可比原始人猎杀剑齿虎容易多了。”晏小雨被我的情绪感染,兴奋地说。

  确定了目标,首先便得解决门外的丧尸。这些白痴在门口已经徘徊了九天,有时候冷不丁的一通嚎叫,让人心情烦躁。

  我在次卧的床下找了根十来米长的尼龙绳子,一头绑在防盗门上的拉手上,一头绑在厨房的水管上,中间多留下二十来公分的长度。这样一来,门被绳子拉住,不会开得太大,丧尸也就挤不进来了。

  绑好绳子,搬开碍事的鞋柜,我持着铁矛站在门边,晏小雨不知从哪里找来根棒球棍子,两手紧握,站在一侧。

  相互一点头,我把防盗门推开条缝,见门外丧尸摇摇晃晃,比起刚被感染时,似乎更加迟钝了。

  丧尸数量也少了一些,应该是有几只无意中撞开楼门晃了出去。要不是楼门上装了弹簧,能自动闭合,这些丧尸可能都也走得干干净净。

  我轻咳一声把门推大,丧尸呼啦一下就扑了上来,只听“呯”的一声,却将房门撞得重重关上。我和晏小雨全神戒备中忽感好笑,这倒像是丧尸怕我们出去而死命把门抵住一样。

  几分钟后,门外尸嚎声渐渐止歇,我从新推开防盗门,晏小雨及时地将一个装点心的铁盒撑在门中,丧尸又扑了过来。

  “嗤”的一声轻响,我隔着门缝把铁矛狠狠扎进一只丧尸的眼眶,我喉头咕噜一响,顿时后悔吃了早饭。呕呕声中,晏小雨急向洗手间奔去。

  我努力控制住胃部的翻江倒海,举起铁矛又刺翻了几只,再回头的时候,晏小雨已出了洗手间来到身后,她红着眼睛咬紧下唇,极力压制自己再次呕吐。

  限于地势,晏小雨基本上没有动手的机会。眼看门外的丧尸只剩下两只,较瘦的那只也拼命挤进了脑袋,我心中动了一下,退后两步,有意让晏小雨出手练胆,毕竟我们曾经熟悉的那个世界也不复存在,她必须得学会保护自己。

  晏小雨盯着丧尸的头颅,身体微微颤动,高举的球棒却说什么也挥不下去。

  “让我来吧。”我挺起铁矛上前一步。

  “不,还是我来!”

  晏小雨贝牙紧咬,闭着眼睛转过了头,呼地一声猛砸下去,然后像握着炭火似的扔下球棒,忽地扑进我的怀中。

  我默默地抱着晏小雨,很理解她此时的感受,对于丧尸,我们其实感情复杂,既恐惧害怕,又物伤同类。特别想到“他们”曾经和你我一样,都是人生父母所养,让人不由地感到。

  缓了一会,晏小雨腰身一挺,抢过铁矛杀了最后一只丧尸。这外表清秀的女孩其实有着外柔内刚的性格,在黑暗的末世能有这样一位女孩作伴,实在是上帝的恩赐。

  解开绳子推开房门,我快步走到防火门后,闹腾这么久,也不知道楼道里的丧尸被惊动了没有。

  我从门缝中朝外窥视,一只丧尸正站在门外,它也许是听到了动静才来到这里,但到这时也忘记了自己要干什么。

  丧尸呆立一会,伸手就来推防火楼门,楼道昏暗,只有两扇楼门间有微弱的光线透了过去。

  我忙侧身躲在门后,等丧尸一进来就从后面结果了它,听到上下楼层再无动静,忙招呼晏小雨合力抬出衣柜堵死了楼道。

  要在楼中长期坚守,就不能任由门外的尸体腐烂以致污染了环境,楼房内无处放置,我和晏小雨只好通过窗户把尸体都丢到楼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在末世求生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在末世求生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