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撬门入室
在下尹天仇2020-03-24 14:523,062

  料理完毕,也是下午两点,洗净双手换了衣服,我和晏小雨一人一头,都累倒在沙发上了。

  2018626小雨尸变第22天

  顺利清除了盘踞在门外的丧尸后,我和晏小雨活下去的信心更强了。

  吃过早餐,两人商量好下一步行动:决定先不管各个楼层防火门里的丧尸,而是一路向上杀到天台,收复天台后再逐层往下开始清理,这样居高临下对付丧尸,一是便于下手,第二也要安全一些。

  准备妥当,从丧失老太家里又找出一只手电筒,仍然用黑布包起,我们开始了清理楼层的行动。

  楼道里残留的丧尸其实也没几只,再加上对它们也不像刚开始时那样恐惧,胆子一大,出手更加如意,说句很不恭敬的话,简直比杀一条狗还要容易。

  另外,也不知道杀丧尸老太的时候是自己太过紧张,还是丧尸们这时也变得孱弱,我感觉它们力气也大不如前。

  就这样一路向上,每上一层,晏小雨就用事先准备好的绳子把防火门从外面绑死,以防惊动丧尸冲进楼道,要知道一只丧尸虽然孱弱,但要是狭窄的防火通道里被它们夹击,还是挺危险的。

  上了天台,看着满园的青红紫白,我急着要去一个露天水池中清洗手背上的血迹。半个多没有吃上新鲜的蔬菜水果,那饱满多汁的葡萄,我也回味了很久。

  刚跨出一步,晏小雨问道:“干嘛?”

  “洗手”

  “知道你要洗手,但水池里的水可能就是我们今后唯一的水源了,可不能弄脏。”晏小雨找来个水瓢,舀水给我冲洗。

  我点点头,深以为然。

  水池一米多高,两米见方,应该是业主专门建来储存雨水,以便浇菜的。

  两人吃着葡萄绕天台走了一圈,满城的萧索触目惊心。

  我心想,当时光着身子被困在天台的时候,要不是这些葡萄,我可能也活不到现在,也不知道是那位业主建了这天台园地,真该要当面好好感谢感谢他。不过,恐怕也没有机会了。

  也许这世界上有的人天生就有某种默契,我正这样想着时,晏小雨开口道:“这葡萄是我姑父种的,高密葡萄,我姑妈爱吃,他就种了。”

  我看着晏小雨,心想,我刚才要洗手时,潜意识里可真没想过要舀出来洗,现在还没开口,她又抢先说出了答案,难不成这就是传说中的“心有灵犀”?

  晏小雨用手背擦擦脸,说:“看我干嘛?我脸上不干净吗?”

  “没什么,我只是好奇,我刚才正想着葡萄是谁种得呢?你就说出来了。”

  晏小雨咯咯一笑:“这不过是凑巧而已,难道你会认为是心有灵犀什么的?”

  “怪了,怪了,我刚才正想着‘心有灵犀’这四个字呢,你又说了出来。”

  晏小雨笑靥如花:“真的吗?那下一步是不是要开始这段感情了?”

  男女之间的调情真是个奇妙的东西,它能消除人们紧张、失落、忧虑的负面情绪。我们嬉笑着都感觉心情轻松了不少,二十多天来积攒在胸中的阴霾,不知不觉间,一扫而空。

  吃饱葡萄,两人走下天台,开始清理每层楼房里的丧尸。也不用解开上楼时绑上的绳子,只要咳嗽一声,丧尸就会被吸引到防火门边,这时晏小雨撑开两扇木门,我就从缝隙里把丧尸一一刺“死”。

  等清理到我们这几天居住的21楼,也是下午四点。这也就是说,21楼以上除了那些大门紧闭的人家,其余的房子我们都可以任意居住。

  我们选了2701作为再次寄居的所在,不为别的,就只为这家储存的食物比其他人家都多出了不少,光是方便面就有五箱。主人或许是个资深的游戏宅迷,竟还自备了UPS一种停电后还能让你不间断上网的蓄电装置。

  “我感觉我们都快成了蝗虫。”晏小雨从冰箱里拿出两根火腿肠,笑着说:“吃完一家,又去一家。”

  “蝗虫有什么不好?几千万年前就存在于这个地球,经历了恐龙时代、冰川时代,还有行星撞击地球及人类各种各样物理和化学的剿杀,它们还不是都挺了过来?并且,数量上也没见得少了多少。”

  我把几本文学名著的书页撕下堆在水池里,准备烧水泡面,打燃火机的那一刻,我总结说:“还是蝗虫下得滥!”

  “下得滥?什么意思?”晏小雨好奇地问。

  “哦,这是我家乡的土话,翻译成普通话,就是生命力强的意思,再贫瘠的土地也饿不死它。”

  “哈哈……天哥,你真幽默,还翻译成普通话,哈哈……”晏小雨乐了,“你家乡是哪里?”

  “昂州牂牁镇,隔着一条江就是西光,那江中黑鱼本地独有,比东海的小黄鱼还要好吃百倍。”

  “真的吗?”

  “那是当然,你天哥什么时候说过假话,唉,真想回家乡去看看!”我把一个不锈钢锅架在火苗上,心里有些黯然。

  过了一会,我问晏小雨,“在天台时你说,那些葡萄是你姑父种的,你是住在姑父家吗?”

  “嗯,我是在魔道上大学,姑父家离得近,我老家在西光……”晏小雨忧伤地叹气道:“也不知道爸爸妈妈怎么样了?”

  不多久,锅中水花沸腾。冲水泡了方便面后,我又另烧了一锅,作为饮用。

  填饱肚子,晏小雨操起球棒就想出门。

  “干嘛?”我问。

  “收复下面的楼层啊!”

  我看着晏小雨的表情有些好笑,这女孩子被轻易得来的胜利冲昏了头脑,下面楼层数多,丧尸自然也不少,这都快五点了,还能有多少时间给你折腾?不过她对丧尸显然也不再那么畏惧,这倒是一件值得欣慰的事情。

  我微微一笑:“贪多嚼不烂,下面楼层暂时不管,21楼有衣柜堵着,丧尸也上不来。明天起我们先把没有打开的房门统统撬开,将每家的食物都妥善收好,免的时间长了发霉变质。”

  “嗯,21到29楼一共九层27户人家,够我们忙的了。”晏小雨扳着手指头,“可现在离天黑还有两三个小时,就这么坐着,感觉好无聊。”

  “无聊总比无命好,尤其现在这个世界似乎只剩我们俩了,从某种角度来讲,我们更需要学会的是,放松!”想起最绝望的那几天,我这话也是对自己说的。

  “进去看看,那电脑还能用不?”我站起来说。

  两人走进书房按下电源,“嘀”的一声,屏幕亮了起来,“UPS还有电。”我嘀咕一声拔了插头。

  “干嘛又关了?”晏小雨问。

  “这UPS储存的电力,也许是这栋楼里最后的电力了,不一定什么时候能派上用场,咱们还是找别的东西消磨时间吧。”我眼睛四处乱瞄,从书柜上拿起两盒棋子,“要不下围棋?”

  晏小雨摇摇头:“没兴趣。”

  “哪做什么呢?”

  “不如去那些门开着的人家参观参观。”晏小雨说。

  “那更不行,都看遍了,以后换地方住时就没有新鲜感了。”我说。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唉,还是下围棋吧。”晏小雨无奈地坐下。

  会下围棋的女生不多,棋至中盘,晏小雨拈着一枚黑子,久久未落,她看着我,“天哥,尸变有二十一天了吧?”

  我点点头,静待下文。和晏小雨相处虽然时间不长,但我也体会到她性格爽朗,虽也感性,却少有小女生的纠结,心中有话是要说出来的。

  “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真让人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我从最初的惊慌迷茫到恐惧失落,好几个夜里,都想着死了算了,辛亏有你陪伴,我才不再感到孤独。”

  晏小雨顿了顿,用手把几缕秀发梳到耳后:“尤其在知道只有P型血的人才不会感染时,我心中并没感到有什么幸运,相反,我更加绝望了,又是你用原始人和我们的今天相比,让我再次有了活下去的信念,真的好庆幸自己能遇见你。”

  听着晏小雨说得情切,我心里也是五味杂陈:“只有P型血的人不会感染,那只是我们两人的猜测,算不得数。另外,我那时也只是顺口一问,其实我和你一样,当时也是绝望无比。”

  “是吗但不管怎样,能有你相伴,我,我好高兴。”晏小雨眼中有了泪花。

  “我也是。”我走过去搂着晏小雨的双肩,想着昔日人满为患的魔都竟只剩下两人相依为命,我满心庆幸的同时又感到了深深的凄凉。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在末世求生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在末世求生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