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谈判
安然2018-06-11 13:083,488

  初期接手慕氏的慕容鸢手忙脚乱,之前根本就没有接触过慕氏的管理,很多纰漏都应接不暇,幸亏有慕容啸的帮助,慕容鸢才镇定了下来。

  “慕容小姐,这是刚刚送来的文件。”慕容啸将文件书递放在了慕容鸢的办公桌上。

  办公桌上堆积了很多文件,这些文件都是这两天积压起来的数量,慕容鸢整个身子都埋在了文件的后面。

  慕容鸢伸手接过文件,这又是那个部门送过来的,伸手翻开了文件,里面的内容让慕容鸢心头一震,这是收购书?

  “管家,慕氏最后的项目怎么会被玺氏集团收购?”慕容鸢不敢相信地捏紧文件,她的手指微微颤抖。

  “之前这个项目就在进行,然后昨日刚刚落手于玺氏集团的手中。”慕容啸低着头,报告道。

  想必过不了多久,这个消息就会传遍慕氏,到时候整个公司都会动荡!

  慕氏,绝对不能在她的手上就这么覆灭掉。

  “再次举行股东大会!”慕容鸢一声令下,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平复大家的心情,不要自乱了阵脚,这件事还没有发生到不可转圜的余地,只要是有一丝希望,她都不会轻易放弃。

  在股东大会上,慕容鸢不断安慰着股东,并且表示明日下午有一场收购会,她会竭尽所能地将此事挽回,她定会保护玺氏。

  座下的股东虽不知晓这刚刚上位的小丫头到底能凭借着什么保护玺氏,但是看着她一脸诚心的模样,还是表示配合。

  第二日下午的时候,慕容鸢早早地就来到了收购会的现场,她的来到,吸引了一批人的看笑话似的视线,慕氏刚刚上位不过二十岁的小女孩,竟然也会出席到这种地方来。

  面对四周打探的目光,慕容鸢坐着也懒得理会他们,这种目光,她早已见怪不怪,在狱所八个月的生活之中,她什么目光都见过。

  “玺氏的董事长来了。”不知座下何人的一句话,大家纷纷都扬起了头,想一览玺氏这位年轻董事的风光。

  传闻这位董事可是年轻一代的翘楚,原来在玺氏默默无名,这一年来突然水涨船高,一下子就坐稳了玺氏董事长的位置。

  慕容鸢之前就看过玺氏董事长的资料,心中也了解了几分。

  可当慕容鸢看到这传说中的玺氏董事长的时候,心中突然有一根弦被挣破了。

  这是她当年顶罪入狱的男人,依旧是那副面孔,却少了温润如玉的气质,扑面而来的是肃杀的气场。

  他相比较初见的模样,似乎变了太多。

  她都差点忘了,玺氏董事长的名字不就是玺墨城吗?眼前的场景突变,仿若被拉回了一年前。

  十六岁的她和姨母开车经过一个事故现场,被撞的车子支离破碎的残骸散落满地,善心的姨母停下了车,上前查看,被撞车内的女子已经没有生息,转而走去另一边的车子。

  慕容鸢看见姨母呆呆站在肇事的豪车前,一脸震惊的看着驾驶室已陷入昏迷的男子,而姨母随后的动作吓坏了她。

  姨母一言不发打开车门,解开了驾驶室男子的安全带,把他拉出车外,慕容鸢看到后上前想帮忙,却闻到了一股浓烈的酒精味。又惊又俱的她,慌乱的对姨母说道:

  “姨母,他酒后驾车……”

  慕容鸢对于肇事这种事十分熟悉,她的父母就是这样被夺走的,所以她看了很多这类的书籍。

  酒后驾车都会归咎于是玺墨城引起的。

  慕容鸢的话音刚落,萧舒文突然回过头,她满眼是泪,眼睛通红,就这样定定地看着慕容鸢。

  “姨母,你……”慕容鸢话音刚刚落下,站在她面前的女人突然跪下了。

  身子颤抖,拉住了慕容鸢的裤子,“小鸢,姨母求求你,救救他……”

  慕容鸢被萧舒文这一动作吓坏了,想要将她拉起,她却始终摇头拒绝,到最后,居然是慕容鸢同萧舒文面对面跪在了一起。

  “小鸢,我知道这样对不起你,但是玺墨城……玺墨城他不能承担这个罪责啊……”萧舒文的哭腔拉得很长,慕容鸢感觉喉咙有些发干,身上潮湿的衣服黏在肌肤上。

  “姨母,你要我怎么救他?”

  萧舒文抬起头,面对着慕容鸢缓缓地说道:“姨母养育你这么多年,从来都没有向你请求过什么,姨母就这一次,请求你跟警察说着车子是你驾驶的,好吗?未考驾驶证驾车的罪责比酒后驾车来得轻得多……”

  慕容鸢的脸色发白,她紧紧地拉住了萧舒文的衣服,“这样一来,我不是要坐牢了?”

  “不会的,姨母一定会设法减免你的罪责。”萧舒文信誓旦旦地保证道。

  后来的一切,早就无法挽回了。

  “小鸢,你一定要好好的。”萧舒文已经为慕容鸢打算好了一切,趁着警察和救护车还没有到,她要慕容鸢逃跑。

  肇事逃逸,这不是小小的罪责,但是看着萧舒文央求的眼神,还有这些年的养育之恩,慕容鸢还是毅然决然选择了听从。

  这一走,前方便是一片黑暗,拨不开的云雾,看不清的光。

  随之而来的便是公平正义的法律制裁,未成年人,无照驾驶,肇事逃逸,条条落在身上都是无尽的绝望和即将失去自由的恐惧。

  冰凉的狱所里,肮脏散发着臭味的囚服,像是一张看不清的手,一步步将慕容鸢拖到了地狱。

  日日夜夜在狱所里受着精神与肉体的折磨,萧舒文经常会来看她,可是那段时间,那个真正的肇事人,却从未露过面。

  顶罪入狱之后萧舒文才对她坦白,那个男人叫玺墨城,从此之后,这个名字,深深地刻在了她的心底。

  男人是最不被看好的玺氏继承人,那时候是他最关键的时刻,而萧舒文则是避免有人利用媒体炒作,从而意图破坏玺墨城在玺氏的地位,才央求慕容鸢至此。

  她恨这个男人!甚至连姨母祭奠的时候,这个男人也没有出现过。

  他已经忘了一切吗?她为了帮着姨母拯救他,人生中都背上了黑记录,日后也会被人翻出旧账来。她帮他顶替了所有的罪过,不仅没有换来一声感谢,他现在反而还要针对慕氏!

  当时的她为什么会觉得这个男人好?

  玺墨城选在了座位的最前排入座,那里距离慕容鸢的位置隔了不少距离,收购会已经开始了,也不能在位置上乱走动,看来只能等到收购会结束再拦人了。

  收购的项目轻而易举地就落在稀释集团的手中,如今稀释集团的势力如日中天,根本没有什么对手可以跟之比较。

  “玺氏董事长年轻有为,今天的项目轻而易举就拿下了,真是后生可畏。”玺墨城最后取得了收购会的头筹,所以上前勾搭关系的企业老板,不在少数。

  慕容鸢被这些人挤在身后,她根本就搭不上话。

  人群一直跟随着玺墨城走到门口,才被玺墨城的人给拦下,玺墨城上了车,刚准备离开,司机却迟迟没有动作。

  “发生了什么事?”玺墨城奇怪地问道。

  司机指着前方的女人,“董事长,有人挡在车前。”

  “叫人把她拖走。”玺墨城上了车之后,眼睛抬都不抬一下,手拿着文件夹不断地翻阅,终于将慕氏方案给收购下来了,如今的慕氏,只剩了一个空空的躯壳。

  过了许久,车还是未发动,司机匆匆忙忙地上车对玺墨城报告道:“那个女人自称是慕氏董事长,说要见您。”

  玺墨城听此放下了手中的文件,面无表情地说道:“不想见,让她滚。”

  司机刚想下车处理此事,此时车门却被突然打开了,“玺墨城,我们谈谈。”是慕容鸢。

  玺墨城脸上露出了笑容,显得十分疏离,“不知慕氏董事长要找我谈什么,是收购案吗?玺氏已经购下的东西,就绝对不会松口,慕氏董事长有这个时间找我纠缠,不如回去好好将公司的资金整理一下,看看还能维系多久。”

  慕容鸢直接拉住了玺墨城的手臂,“我想,我们还是好好谈谈吧。慕氏如你所说,已经维持不了多久,我若是不找个长久之计,只坐吃空山根本就维持不了多久。”

  眼前的这个男人太过令慕容鸢感到熟悉,她日日夜夜做着的噩梦,都与他有关。

  只是如今,她不能表现出她的恨意。

  玺墨城抬眼看着她抓住他衣服的那只手,慕容鸢急忙松了手,玺墨城轻轻用手帕擦拭着那刚刚被触碰的地方。

  “既然要谈,那就走吧。”玺墨城从车门的另一边下车。

  谈判地点是慕容鸢选择的,是一家舒适的咖啡厅,里面到处都垂挂着植物盆栽,墙上贴着米色的墙纸,落座的玻璃桌边上都镌刻着花纹。

  “收购慕氏的项目对于玺氏来说,根本就毫无用处,再给我三个月的时间,我会把项目对应的价格全部都赔给你。”慕容鸢手里搅着咖啡,抬起头对着玺墨城认真地说道。

  “我拒绝。”玺墨城的嘴角露出了一抹笑意,充满了嘲讽。

  慕容鸢按捺住心中的愤怒,“慕氏的最后一个项目,根本就赚不了多少钱,还不如你在东城拿到的项目的五分之一,你连东城项目都不拿,偏偏来拿慕氏的,我不相信你这样的头脑会坐稳玺氏董事长。”

  之前慕容鸢便好好地调查了一番,近年来的收购会,慕氏与东城的收购会是同时进行的,可是玺墨城偏偏放弃了那油头大的,拿下了慕氏。

  “既然话都说到这里,我想,我们已经没有什么好谈了,顺便告诉你我们玺氏的下一个目标是全盘接手慕氏。”玺墨城站起身来,对着慕容鸢微微一笑,而后转身便要离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替罪娇妻:潜婚冷情总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替罪娇妻:潜婚冷情总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