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无所畏惧
安然2018-06-11 13:083,173

  “慢着!”就在玺墨城转身的一刹那,慕容鸢猛地一抬头,喝止住了玺墨城的动作。

  玺墨城并没有转身,脸上满是冷漠和不耐烦。

  他背对着慕容鸢,只是静静地站在那里,等待着慕容鸢接下来的话,只要她回答的不满意,他就立即抬腿离开。

  “我以为,现在的主动权并不应该你手里。”慕容鸢挺直了腰背,紧紧地盯着玺墨城,即使玺墨城背对着她,看不见她的神态动作,她也不能就此放松。

  “哦?那你觉得应该在谁手里?”听到慕容鸢的话,玺墨城冷哼一声,转身看向慕容鸢,却在撞进慕容鸢坚定狡黠的眼神时,不由得晃了下神。

  “当然是在我手里!”

  慕容鸢昂头看向身形英挺的玺墨城,上前一步,下巴抬高,毫无惧意的将目光投入玺墨城黝深的眸光中,那与生俱来的自信,让她整个人都散发着不可侵犯的冷傲。

  玺墨城眯着眼睛,紧紧盯着慕容鸢瞧了一会儿,薄唇划开一抹冷笑:“话可不能说的太满。”

  “至少比你想象的要多。”慕容鸢不愿意在这个男人面前落了下风,她毫不犹豫的针锋相对:“我想现在玺氏集团现在收购项目中最紧要的问题,既不是资源配置,也不是资金流动,而是现在我们慕氏集团手里那块必争之地吧?。”

  有意思,玺墨城饶有兴趣的看着眼前的这个女人,并未插话。有趣!他倒是真没想到这个女人居然真的在短短的时间里,想到了这其中的关键。这还真是出乎了他的意料。

  见玺墨城没什么反应,慕容鸢暗自咬了咬牙,只得继续说下去。

  “若是你不愿促成这次谈判,那也没关系。届时我会宣告慕氏集团破产,并申请破产保护。到那时,银行就会接手我所有的资产。而与你相关的是。”慕容鸢抬了抬下巴,眼神嘲讽地看玺墨城,继续道:“我手中最关键的那块地,到时候也会被银行重新接手过去,重新拍卖。我想,玺先生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吧。”

  听了慕容鸢的这番话,玺墨城淡淡的挑了挑眉,对于现在慕氏来说,还真是个鱼死网破的好主意,但那又如何?他从来都是掌控者,她想要拿捏他,恐怕要失望了。

  “呵。”玺墨城并不答话,只是轻笑了出声,然后一个健步,径直走到了慕容鸢的面前,居高临下的望着她。

  男人鼻翼间温热的呼吸喷在她的脸上,让慕容鸢一时间有些怔愣,脸也不争气地红了起来。

  玺墨城看着慕容鸢飞速染上两抹红晕的脸颊,眼里飞快地闪过一丝失望和鄙夷,看来他高看她了。

  他刚想后退几步,结果却见到慕容鸢忽然间就抬起了头,而刚刚的红晕,似乎只是他的幻觉一般。

  “既然玺先生这么无所谓,那我便只能做出选择了。”慕容鸢牵了牵嘴角,露出一个颇为迷人的微笑,后退了几步,那样子怎么看都是避之不及。

  对于她来说,这人就是她的噩梦,让她永无宁日。

  她抬头,眼底满是倔强的看向玺墨城,而嘴边却是假装轻松的弧线。

  “玺先生,若是这块地被重新被拍卖,我想对于玺氏集团的对手来说,是一件很值得庆贺的事情。”

  玺墨城看着慕容鸢,淡淡地开口道,嘴边抹开几分玩味:“我想慕容小姐还不够了解我,我想得到的东西,没什么人能阻拦我,就算这块地拿去拍卖,那也必定是我的囊中之物,不过,我倒对慕容小姐的想法很是感兴趣。”

  “既然如此,我想我没什么必要继续说下去了。”慕容鸢冷笑的回了玺墨城,她倒是真长见识,还有这么狂妄的人。

  这么想着,慕容鸢恨恨地瞪了一眼玺墨城。

  玺墨城走进一步,居高临下地看着慕容鸢:“慕容小姐真的不准备继续说下去么?我想慕容小姐提到的这件事,对于慕氏来说是最后的救命稻草了吧。”

  混蛋,慕容鸢咬牙看向玺墨城,双手也暗自握成拳,复又无奈的松开。

  对,他说得一点儿没错,这对于现在的慕氏来说,是最后一丝希望了,她要保全慕氏,那这便是最后的希望。

  “若是你将问题解决,那我们便也还是有的谈的。”玺墨城话锋一转,很是玩味的看着慕容鸢,他这个人一向便喜欢折腾猎物,更何况是眼前这个同他“颇有渊源”的人。

  “你说的是真的?”慕容鸢两只如同黑曜石的眸子紧紧地盯着玺墨城,眼底深深地藏着疑惑。

  不是她不相信,实在是她没法相信本来咬紧牙关不肯同意的人,这会儿居然这么轻松就答应了。这不免让她有些措手不及。

  “我从不屑于说谎话。”玺墨城顿了下,补充道:“尤其是对你这种人说谎话。”

  玺墨城看着眼前的慕容鸢,趋利避害这种人的本能,在眼前这个女人身上还真是凸显的很是精准。

  慕容鸢一愣,却是眯起了眼,我这种人?原来在这个对于自己做的丑事不记得,却对恩人轻蔑相待的人眼里,称号就是“这种人”。呵,我这种人,早晚有一天会把你踩在脚下。

  “不过你若是执意要去申请破产保护也可以。”玺墨城依旧淡定如斯,“还是那句话,于我来说,不过是小小的损失罢了。”

  “所以,我真是要感谢玺先生抛给我的救命稻草了。”慕容鸢自然不愿意在玺墨城的面前落了下风,因此她依旧毫不犹豫地反驳回去。

  “不用谢,你应得的。”玺墨城漫不经心的看了一眼慕容鸢。

  慕容鸢被玺墨城的态度哽了一下,咬了咬娇。唇道:“但是刚才你亲口承诺过的事情,不要忘了,否则,我想你这句不用谢便等着收回吧。”

  到时候,就算是带着慕氏同他玉石俱焚,她也不会让玺墨城这个人得到一点一滴!她向来就是这么决绝的人,对于侵犯过她的,她定不会心慈手软。

  “你这么一说,我还真有些犹豫了。”玺墨城玩味地看着慕容鸢:“我真怕你到时不讲信誉毁了一切,让我空欢喜一场。”

  “我可不像你这个奸商!”慕容鸢冷哼一声,对于玺墨城的质疑很是不满,他倒是质疑起自己来了。

  “无商不奸。”

  对于慕容鸢给他的奸商这个帽子,玺墨城并没有放在心上,只见他狭长的眼眸微眯,面上挂上了礼节性的微笑,反而将之认为是对自己的一种赞美。

  慕容鸢一时语噎,只能瞪着玺墨城,还真是有人脸皮厚到了这种地步,她真是大开眼界。

  “既然如此,那么协议就这样达成?”玺墨城冲着慕容鸢挑挑眉,询问道。

  “我个人还是更相信书面协议,而不是你这样单纯的口头协议,否则,我还真怕等我走出这间办公室,你回头就跟我说你忘了这些话。”

  甚至忘了你做过的所有事,就像当初一样……慕容鸢长长的手指甲忍不住抠进手掌心,一切都譬如昨日。

  玺墨城看着慕容鸢玩味的一笑,用修长的指尖轻轻的扣了扣桌面,微微的弯了嘴角道:“那我倒是要找人好好的拟一下这份协议了,否则怎么对的起这么聪明的慕容小姐。”

  “那我就拭目以待了,等着玺先生的协议,希望您不是出尔反尔之人。”慕容鸢浅浅地吸了口气,唇角微弯便回身往门口走去。

  在慕容鸢走到门口的时候,慕容鸢突然转头道:“不过,玺先生,忽然想起一句话要告诉您。很多时候,遗忘不代表过去发生的事不存在!”语气里满是意味深长。

  慕容鸢攥紧了双拳,她差一点便压制不住心里的怒火将她经历的如数说出来,要不是姨母生前那样委托她,她必定让他知道,他这个人到底有多么的丑恶。他忘了他自己所做的一切,那她便要悉数的还给他,让他好好看清他自己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人。

  当她第一眼看见他,看着眼前男人忘记了一切,还能开开心心得生活的时候,她就觉得无比的愤恨与悲凉,是他让自己落到如斯地步,她一定会讨回来,连同慕氏,连同她自己那无比灰暗的岁月。

  玺墨城,我慕容鸢在此发誓,早晚有一天,你对我做的一切,我都会千倍百倍的讨回来。

  “我认为,这句话谁记得不重要,重要的是这句话到底对谁有用。”玺墨城听见慕容鸢的话,面上满是嘲弄与阴沉,她到底是有什么资格在自己面前说这个。

  “我一直都没忘记过。只是,玺先生,但愿你能活在别人给你编织的错觉里,永远都不要走出来面对。”哪怕顶着玺墨城突然的威压,慕容鸢还是没有丝毫的畏惧,也分毫不肯让步。

  因为有些事,关乎着她那仅剩的自尊。

  “砰”的一声,门被关上了,徒留下玺墨城一人,眼神不定的望着虚空的一点。

继续阅读:第5章 计划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替罪娇妻:潜婚冷情总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