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计划
安然2019-01-14 17:173,329

  玺墨城在办公室静坐了许久,才从怔愣中醒过来。

  他抬头看了看对面墙上的时钟,时间已经不早了,他抿了抿唇,想了下自己今天接下来的行程,这才匆匆忙忙地起身。

  玺墨城并没有开着车直接回家,而是径直去了一家医院。

  透过玻璃看着病床上的人,玺墨城只觉得喉咙有些痒,他强行抑制住那种感觉,然后迈着沉重的步伐踏入了病房。

  玺墨城拉着病床上人的手,一语不发,眼神深情的望过去,似乎对方醒着一样。

  他温柔的抚摸着床上人的脸庞,看着她明明阖着眼眸却又无比温柔的面孔,心中泛起了些不能自抑的酸楚。

  不知道在病房里坐了多久,直到细碎的夕阳余晖洒在男人的身上,仿佛为他镀了一层金边。

  床上的人依旧毫无反应,平静的像是在美梦中不愿醒来。

  玺墨城轻轻的叹息着起身,在床上人的额头上轻轻烙下一吻:“我今天还有事,先走了,明天我再来看你。”表面平静无波,内心却是波澜起伏。

  出了病房,玺墨城的脸上忍不住露出一抹痛苦的神色,手握成拳,狠狠地捶在了墙上。

  而此时正在为参加酒会做准备的慕容鸢,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后颈凉飕飕的,鼻子痒痒的。

  “阿嚏——”慕容鸢揉了揉发酸的鼻尖。

  “小姐,你看这样可以吗?”

  慕容鸢抬头,却看见镜中陌生的自己,黑色的开叉长裙与她白皙的皮肤交相辉映,纤细的脖颈上,一串珍珠项链散发着莹莹的光芒,脸上精致的妆容让她的五官更加的立体深邃,浑身上下再没有了别的装饰品,只是她温柔中带着刚强的气质又为她的美增添了几分别样的韵味。

  原来,她已经长大了……

  慕容鸢一时有些恍惚,只是,她的父母,她的姨母,都没能够看到她这样一面。

  “小姐,小姐!”旁边的化妆师喊醒了发呆的慕容鸢。

  “这样就很好,不需要再做别的改动了。”慕容鸢对着化妆师露出歉意的笑容,付了钱,就向着今晚酒会的地点过去。

  听说这次酒会邀请了很多商业巨头,就冲着这个,她也愣是想法弄来了一张邀请函,因为慕氏现在太需要其他家族跟企业的支持了。

  豪华会所内部,金碧辉煌的装饰,精美绝伦的水晶吊灯下是杯筹交错的人们,他们华服美冠,姿态优雅,即使交流也并不大声,顶多是交头接耳。来来往往推着餐车的服务员们面带教科书的标准笑容,时而为餐桌上添上新品,时而为身边的大人物们添酒。

  一切的一切都像在电视剧里,慕容鸢突然有些心慌,这个世界是她曾经最不愿意与之接轨的,可是现在,为了家族,为了慕氏,她却不得不硬着头皮上前,强行挤进这个与她格格不入的世界,并且适应它。

  为自己打了打气,慕容鸢深呼吸几口气,然后抬头挺胸,毅然决然地,跨入了这个她之后一直需要停留的世界。

  人们对于多出了一个慕容鸢虽然好奇,但都是收敛的向自己的朋友私下打听着。

  上流的圈子从来都没有秘密,大家很快就摸清了慕容鸢的情况,包括她入过狱这件事,不过因为她也实在不是什么大人物,众人也就是了解了她的事迹之后,立即没了继续讨论她的欲望。

  “玺总,这是小女嫣然。”一个大腹便便的男人将身边娇俏的女孩推出去:“今年刚刚本科毕业,学的是金融,希望玺总能够不吝赐教啊哈哈!”

  被推出去的女孩看着玺墨城的脸,不由得满脸通红,害羞的低下头,不敢再看第二眼,嘴里也只是低声地喊了一声“玺总”便不再吱声。

  而玺墨城也则是报以礼貌性的一笑,跟刚才的男人客套了几句,便擦身走了过去。留下刚才那对前来示好的父女。

  玺墨城百无聊赖地看着身边围着自己的人,唇上的微笑依旧,却是一分一毫都没渗到眼底。

  他知道这些人都想跟玺氏联姻,而单身的自己,作为玺氏的继承人,自然顺理成章的成了这群人不二人选。

  玺墨城又看了一眼母亲那边,发现她也被一群阔太层层包围住了,看到这种情况,他总有些想笑。

  不过,玺墨城看了一眼身边的女人,一个个都仿佛都是一个模子出来的,不是说类型单一,而是都没有内在,就好像花瓶,美则美矣,内里没货,显得很是单薄而又无趣。

  如果与这种女人结婚,那他婚后的日子定然是如同一滩死水,也或者是夫妻各自找情人安定,表面相敬如冰,若真是这样,他还不如自己给自己挑个。再者说,现在的他腹背受敌,而且玺氏所有的股东都在盯着他,先不说与大家族联姻会受牵制,就算是找到个容易控制的,却也容易被其他人所控制。

  他这总裁的位置还没坐稳,可是容不得他出纰漏的。

  就在这时候,玺墨城突然发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他还以为是他眼花,可是定睛望去,还真是那个人!

  不过,她怎么会出现在这?玺墨城皱了皱眉,有些惊讶,也不知道她是从哪弄到的邀请函。

  不过,她的装扮总算全然一新,算得上让人眼前一亮的气质美女,虽然他今天白天因为谈判的事情见过她,但他当时还真是没怎么好好注意过她。

  想到这,玺墨城忽然有些恍惚,他把眼前的慕容鸢跟多年前的小姑娘重合在了一起。

  那时候他是因为她的姨母的缘故,才见过当时刚刚联考完毕才十六岁的她。

  是她!

  这还真让他想起了一件事,一件很重要的事。

  在那个深不见底的沉沉黑夜里,顾念在马路上被车撞倒,开车的是一个小姑娘,出了车祸后,竟然还现场逃逸了。

  这张让人印象深刻的娟秀五官,玺墨城在心中印刻了千千万万遍。虽然这个女人的脸已经由稚嫩清秀长成精致清雅的美女模样,玺墨城还是辨认出了眼前的这个人。

  要是他没记错,那当年把顾念撞成植物人的便是她。想到这,玺墨城的眸光暗了下去,换上的尽是怒意与愤恨。

  还真是大胆,竟然还敢出现在他的面前,想起之前两人之前的谈判,玺墨城露出一抹颇为残忍的微笑,他倒是想到了一个更好的合作办法,也想到了一个颇为完美的报复。

  也算是联姻不错的选择,背后毫无势力,既不会被她自己的家族控制,也不会担心玺氏那几个老狐狸盯上她,这干干净净的背景,倒是让他很是中意。更重要的,她是那个人,他该好好折磨的那个人。

  玺墨城的脸上挂上了冷冷的笑意,既然他想起来,那他怎么能放过她?

  而旁边围着玺墨城的人以为他是生气了,一个个都很有“眼色”的退下去了,那些没跟玺墨城说上话的,都在暗自捶胸顿足,居然又浪费了一次大好机会!

  想到这,玺墨城笑得更加的残忍。

  慕容鸢刚进来没多久就发现了玺墨城,毕竟对方身边围着的人可不少,在整个宴会厅里很是难得,因此她就多瞧了几眼。

  看看玺墨城身边的众女,再看看玺墨城眉宇间若隐若现的厌烦,慕容鸢顿时幸灾乐祸了起来,好吧,之前还嘲笑我被鱼肉,现在看来他也并未在这群人里面成为刀俎。

  慕容鸢露出一个嘲弄笑容,准备换个看不到玺墨城的地方,却没想到对方还擒着手中的高脚玻璃杯向她走来。

  而慕容鸢此时正背对着玺墨城跟一个男人聊天。

  “玺……玺总!”

  慕容鸢心下一惊,一转头,就撞进了一个颇为坚硬的怀抱。

  “我倒是从来都不知道,慕容小姐还有投怀送抱的爱好呢!”玺墨城的声音在她的头顶炸开。

  慕容鸢迅速跳出玺墨城的怀抱,两眼定定地看着玺墨城:“我倒是从来都不知道玺总还有喜欢躲在人背后的爱好!”她半点的便宜都不肯让玺墨城占去,哪怕是口头上的。

  “你不知道的事情太多了。”玺墨城微微一笑低下头,在慕容鸢的耳边轻轻说道。

  周围的大家小姐们看到这亲昵无间的一幕,都恨不得用眼睛去戳死慕容鸢。

  “你想干什么?!”慕容鸢退开几步,皱了眉冷静的看着这一反常态的玺墨城。

  玺墨城轻笑一声,眼底却是浓郁的化不开的憎恨,他上前一步,一把将慕容鸢的腰搂住,贴紧慕容鸢,装作亲密的在她耳边冷冰冰的说道:“嫁给我。”

  慕容鸢自然不可能同意,她瞪大双眼:“你疯了!这事我不可能同意的!”

  “我这是命令,可不是给你有商量的余地的,不答应,后果自负。”玺墨城的语气依旧很轻,但是里面威胁的意味却是很足。

  “如果我不答应呢?!”慕容鸢冷静道。

  “不答应?你觉得你在面前有选择的余地么?慕氏的生死可仅仅在我一念之间。”

  慕容鸢心底的新仇旧恨都被这句话挑了出来,一个冲动,伸出右手就向着玺墨城的脸扇去。

  围观的众人都以为玺墨城这下肯定会得到一个响亮的耳光,不约而同的发出了一声唏嘘。

  然而下一秒,那双始作俑者的柔荑却被玺墨城牢牢的握在了手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替罪娇妻:潜婚冷情总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替罪娇妻:潜婚冷情总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