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过招
安然2018-06-11 13:083,230

  “你确定要反抗么?”玺墨城紧紧地捏着慕容鸢还在挣扎的手腕,面上却不动声色地贴近慕容鸢的耳根:“慕氏。”

  不过是两个字,立马让疼的额头开始渗出点点汗珠的慕容鸢停止了挣扎。她定定地望进玺墨城的眼底:“你威胁我?”

  “你可以这么认为。”玺墨城微微颔首。

  慕容鸢盯着玺墨城的眼睛都像是带了恨,是啊,她的弱点被人拿捏着,怎么能由得她多做别的想法。

  这样任人鱼肉的滋味一点都不好受,她现在迫切地希望能够变得强大起来,然后不要再被人这样威胁。

  玺墨城看到来认清事实的慕容鸢,嘴角勾起一抹微笑:“慕容小姐果然识时务。”

  慕容鸢不解其义,她还需要配合他什么?只是,下一刻,她就明白了。

  “各位,今天我的女伴身体有些不适,我们先行一步,祝各位今晚能够对这个酒会满意。”语罢,玺墨城就紧紧搂着慕容鸢的纤腰,满脸的歉意。

  “怎么从来没听说玺先生有女朋友啊?”

  “藏起来了呗,现在哪个不金屋藏娇?”

  “哎哟,那我不是白领我家囡囡来了?”

  “说不定是临时的呢……”

  “……”

  慕容鸢刚刚动手要打玺墨城还没被对方报复,众人还在好奇什么原因,这下一听,原来是女朋友,便纷纷议论了起来。

  慕容鸢在原地有些呆愣,好吧,她的确没吃药。

  不过,别以为因为她答应了玺墨城要配合他,就不代表她就不能从别的地方扯回来,她慕容鸢可是从来都不肯吃亏的。

  慕容鸢眉心微蹙,装出了一副林妹妹相,脸色苍白得靠在玺墨城的怀里。

  玺墨城没想到这慕容鸢的演技居然能够这么好,不过,她既然愿意配合,他表示很满意。

  然而下一刻,玺墨城就明白了她为何要配合自己了。

  原来慕容鸢刚刚故意歪倒在玺墨城的怀里,是有着她自己的目的的。玺墨城不给她好看,她会表面顺从他,至于私下里么……

  “玺先生,舒服吗?”慕容鸢掐着玺墨城腹部硬邦邦的肌肉,温柔似水的声音与她行为的行为却截然相反。

  玺墨城望着怀里的慕容鸢,不由的蹙了眉,嘴上没说什么,却也不得不承认怀里这女人的心狠手辣。

  玺墨城冷哼一声,搂着慕容鸢纤腰的手则是越搂越紧,紧的慕容鸢开始吃疼,玺墨城看到嘴唇开始惨白的慕容鸢,颇为满意的再次紧了紧手臂。

  玺墨城本以为他能制止慕容鸢的恶行,谁知道慕容鸢竟然倔强的不肯松手,长而尖的指甲戳进了他的腰部的软肉里。

  这女人!玺墨城很想就这样把慕容鸢给扔开,可是两人都没真正走出大厅,做戏就得做全套,都到了这么一步了,他可不能半途而废。

  于是,众人并不知道看上去甜蜜恩爱的小情侣,表面下却是各种斗争,战况好不激烈。

  玺墨城见慕容鸢依旧不肯松手,直接在众人眼前将慕容鸢打横抱起,那些满脑子浪漫爱情故事的贵家小姐则是齐齐捂住了嘴,掩住呼之欲出的尖叫声。

  奸诈!慕容鸢忿忿的咬牙看着已经冷了脸的玺墨城。

  大厅的门一出,慕容鸢还没来得及挣扎着下来,就觉得屁股一疼,她忍不住惊呼出声,然后才发现自己居然被扔进了玺墨城的车。

  慕容鸢觉得有着慌,就想打开车门逃走,奈何车门被锁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玺墨城坐到了驾驶座上,一路向着陌生的方向开去。

  “玺先生,我想我家并不是这个方向。”慕容鸢忍着怒意,强行让自己平静下来。

  “你只管坐稳就行了。”玺墨城并不理会慕容鸢,依旧是抿唇往前开着,任凭旁边的人再怎么开口,也不发一言

  “我想玺先生现在往回开还来得及,我们的合作还可以继续。”

  “玺墨城,你要是再不往回开,那我想我可以报警。”

  ……

  “闭嘴!”玺墨城实在是忍受不了慕容鸢停不下来的讲话声,黑着一张脸吼道。

  你行,你能吼。

  慕容鸢见玺墨城着实怒了,又怕他会把自己扔在这个荒郊野外,干脆扭过头去看着窗外装死,随便他开去哪儿好了,她慕容鸢也算是见了世面的人,她就就不信,还能有多糟糕。

  见慕容鸢不再说话,玺墨城恶意地踩着油门,带着人冲向了目的地。

  顺从了么?那就没意思了,他还想看她张牙舞爪的反抗呢,毕竟折磨她,是他现在看来最大的乐趣了。

  慕容鸢从没坐过这么快的车,一时头晕目眩,恶心想吐,可是太难受了,连让玺墨城减速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见慕容鸢难受的样子,玺墨城嘴角勾起一抹得意的笑容。

  于是,只见深夜里,一辆车子像一道闪电一样迅速划过去,让路过的人都以为是眼花了。

  慕容鸢虚弱无力的趴在座位上上,整个人恹恹的,肚子里好像翻山倒海的来回折腾,她想表达对玺墨城这恶毒男人的不满,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一个急刹车,慕容鸢知道是到地方了,可是这时候的她头还晕得厉害,浑身无力,根本就站不起来。

  然而背后出现一双手,将她从座位上拦腰抱起,来到车外。

  被夜晚郊外的凉风一吹,慕容鸢觉得脑袋不是那么难受了,可她一抬头,却发现玺墨城抱着她向着不远处的一个人工湖走去。

  救命,怎么有人这么幼稚?慕容鸢虽然四肢无力,但是不代表她的思维也凝滞了。

  慕容鸢一抬头就看见了玺墨城脸上诡异的笑容,心中警铃大响,然后死死的拽住了玺墨城的手臂,就在这时候,玺墨城一松手,想将慕容鸢扔进湖里,慕容鸢心下大惊,用尽了全身力气牢牢的继续抓住玺墨城的手臂——

  只见水花溅起,两人竟是一起落入了水中。

  水并不深,不消多时两人便从水中走了出来。

  玺墨城恶狠狠地看着眼前同样变成落汤鸡的慕容鸢,道:“你竟然敢把我拽下水?”

  “那我倒是要问问,玺先生为何要把我扔下水。”慕容鸢抹了一把面上的水珠,嘲弄的看着玺墨城,他倒是先问起她来了?这算不算恶人先告状?

  “我问你,为什么把我拽下水。”玺墨城走近慕容鸢,望着月光下姣好的面容,竟是有种美人出浴的错觉。

  “既然是玺先生把我扔下水,那自然要做好同我一起入水的准备了,我这个向来就是瑕疵必报。”慕容鸢毫不畏惧的抬头看向玺墨城,他真是太讲道理了,明明就是他先做怪,却反过头来怪她。

  看来,这个喜欢嫁祸人的本事,他倒是到现在都牢牢掌握着,想到这慕容鸢不由嘲讽的一笑。

  而这一笑,却是彻底的把玺墨城给激怒了。

  他出手将慕容鸢的下巴牢牢的钳在手里,一双鹰眸紧盯这眼前这个湿嗒嗒的女人,好啊,她既然这么有勇气,那之后他就有的玩了。

  她不是喜欢拖着别人一起么?那好,那他便拖着她一起入地狱好了。

  “放开。”

  慕容鸢吃痛的想要将玺墨城的手甩开,却没想到被他捏的更紧。

  “我不过是出于好意,让你清醒地认识一下你现在的形势而已。”即使是一副狼狈的样子,玺墨城还是一如平常的冷静又残酷。

  “我现在的形势?”慕容鸢讽刺地看了一眼玺墨城,道:“我现在所有的形势还不是全都拜你所赐?”

  慕容鸢几乎要冷笑出声,就是因为眼前这个男人,她所有的一切都失去了,而现在她仅剩的温暖也将被他剥夺,他却反过头来让她看清形势。

  是啊,她现在的形势就是被他牢牢的牵制住,她现在的形势,就是所有的不幸都拜他所赐。

  玺墨城看着慕容鸢灰暗的眼眸,不知是因为她眼底的绝望,还是那怨恨的决绝,竟是松开了捏住慕容鸢的手。

  半晌,他微微的握拳回应道:“呵,你倒是会甩包袱。”

  “刚刚出狱,家族衰落,公司即将被你完全收购,我还不得不申请破产保护,所有的一切还不是因为你吗?”慕容鸢后退了一步,半个身子都浸到了冰冷的水里,而这遍体的寒意,却是无论如何也抵不过她心底的寒冷。

  “你以为你现在的地位是怎么来的?”慕容鸢同情地看了一眼玺墨城:“算了,你也是个不知情的可怜虫,跟我一样的孤立无援。”

  听到这话,玺墨城眯起了眼睛,他可怜?是啊,他被她弄到如斯的境地,确实很是可怜。可是,接下来,怕是可怜的就是她了。

  玺墨城仔细地看着眼前的女人,仿佛第一次认识到她一样。

  “很好,你很好。”玺墨城突然笑了起来,但那笑容里却是听不见一丝的冷意,这让慕容鸢突然心生警惕。

  她不知道他又想打什么主意了。

  不过,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他既然敢出招,那她便敢接。

继续阅读:第7章 结婚协议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替罪娇妻:潜婚冷情总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