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请求帮助
安然2019-01-14 17:203,337

  玺玺墨城一个人做在沙发上,看着慕容鸢走回房门的美丽倩影,脸上神态若有所思着。

  “方秘书,明天慕氏要召开股东大会,你东西都帮我准备好了吗……”玺墨城拿起手中的电话,像是对手下的人进行着什么吩咐。

  “放心,玺总,明天慕氏的股东大会一切都安排妥当了,我们的股权律师团队明天会准时到场……”电话里传来方秘书的声音,似乎所有的一切都已经准备待发。

  “好的,幸苦你们了,明天事情结束后,方秘书你安排律师团队好好的出去放松放松……”玺墨城听完汇报后挂掉电话,心情极速的转变,慕容鸢始终不知道她早已被自己牢牢的掌握在手里。

  “慕容鸢你逃不出我的手掌心的,明天后我要让你自己主动来求着我帮忙。”玺墨城将手中的电话挂断后,看着慕容鸢已经紧闭的房门低喃着,他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像是捕猎者设好陷井只等猎物乖乖的掉进自己的网中。

  第二日早上,慕容鸢接到慕氏高层打来的电话,今天慕氏将召开股东大会,所有手持慕氏股份大权的各大股东都将出席,他们要慕容鸢对目前慕氏的现状做一个分析和解决。

  慕容鸢更是拿出自己雷厉风行的一面,这几月慕容鸢鸢都在做一些策划,她将自己手中的所有相关资料准备到位,便直接到了慕氏准备跟各大股东碰面。

  “各位有什么需要发言的,今天,我们都开诚布公的把慕氏现存的情况,好好的分析分析”一进到会议室内,所有的股东都已经早早到达现场,慕容鸢走到董事椅坐下,面对目前低压的空气慕容鸢对着各大股东们说着。

  “慕总玺氏集团的人来了……”慕容鸢正准备跟各大股东展开探讨,忽然门外传来一阵声响,慕氏的秘书长进来汇报说到。

  “好,我知道了请他们进来……”慕容鸢微皱了自己的双眉对于突然到来的不速之客并未有任何的准备。

  “你们是玺氏集团的股东代表?”慕容鸢看见被请进来的几个精英打扮的人,提出了质疑声。

  “慕总,还有各位慕氏集团的股东大家好,今天我们来到这里代表玺总参加会议,目前慕氏百分之三十的股份被我们玺氏集团收购,所以作为持股方,今后慕氏的一切动作和决策会议我们都将全程参与”带队的人一身精英打扮,把团队几人一起安排坐在离慕容鸢不远刚才一直空缺的股东会议椅子上,带着一丝意欲勃发的姿态说着。

  “好了,我们的会议先暂停休息,大家放松一下心情,20分钟后再继续”慕容鸢看见玺氏一行人的到来,内心充满疑惑,她发布了暂停会议的口令,先离开了会议室,这些问题疑雾重重,而最终指向的只有一人……。

  “玺墨城,今天这一出戏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希望你最好能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慕容鸢知道一定是玺墨城在从中作梗,她怀着满腔怒火和质疑拨通了玺墨城的电话。

  “哦?难得你还会主动打电话给我,慕容鸢你质疑我股份的事情,难道就不知道外界已经开始传出慕氏资产有问题的消息,那些股市上,手持慕氏股份的小股民们不趁现在赶紧把股票抛售出来,难道还放着等着成为一堆废纸吗?电话中的玺墨城带着嘲讽的口气说着。

  “所以今天在慕氏出现的,玺氏持有的百分之三十的股份,是你在外面收购的散股”慕容鸢诉说这自己的质疑。

  “慕容鸢,看来你还不太愚蠢嘛,没错,那百分之三十的股份就是我从外界收购的,“玺墨城继续跟慕容鸢通话着,

  “我知道眼下你正准备做关于慕氏旗下各大产业整合的企划书,但是,这个提案除了你自己以外,还需要旗下百分之五的股东投票权通过才行,而我正好可以帮你这个忙,不过,既然要帮忙,你是不是也该给我点甜头?”玺墨城听见慕容鸢的谈话便提出了自己的合约条列。

  “那你想要什么样子的甜头,穆大总裁?”慕容鸢听见玺墨城的话便知道自己被将了一军,她压制住自己内心冰冷寒意的愤怒感向玺墨城提到。

  “很简单,咱们不是签订了结婚契约合同,你要给一些契约的诚意,只要在接下来的一个月内你能给我做一个月24小时的贴身保姆,我就帮你这个忙,你觉得怎么样”玺墨城邪气十足的声线透过电话,像个魔鬼一样紧紧的包拢住慕容鸢。

  “你……你不要痴心妄想了,玺墨城你以为拿着玺氏百分之三十的股份决定行使权就能让我丢掉尊严为你服务?玺墨城就算是没你的帮助,我自己也能解决。”慕容鸢听见玺墨城的提议更是觉得备受羞辱,立刻拒绝。

  “哦?慕容鸢,看来你还挺有骨气的,好,我玺墨城从来就不做勉强别人的交易,既然如此,那你就自便吧,我期待你接下来的动作,玺墨城那低沉的嗓音带着磁性说着。

  慕容鸢听见玺墨城带着调笑语气的话语瞬间便将电话挂断,她是绝对不可能接受玺墨城的提议,慕氏只要还有一线希望,她绝对不会轻易向玺墨城这个恶魔求饶。

  20分钟的时间到了,慕容鸢调整了自己的思绪,准备好自己接下来对慕氏的计划方案后,便继续进去会议室。

  “各位,这两个月来,我持续不断的将慕氏的各个款项进行了调查,想必大家,都知道了整个慕氏的资金链条已断,目前来说只有将慕氏旗下的不动产资金进行售卖整合,将银行冻结的资金信用解冻,才能启动慕氏手中与其它企业合作的方案,大家有什异议吗”慕容鸢抛出了自己给出的提案。

  董事会里陷入了一阵沉默,大家脸色表情都十分的紧张,没有一个人发言,毕竟拍卖不动产后,如果后面运行不起来,那等于手中的东西全盘作废。

  慕容鸢紧视着每一个股东的表情,虽然现在自己手持的股份是拥有最大的决定权和否定权,但是此次自己提出的方案存在着一定的风险率,所以还需要旗下另外的百分只之五的股权持有者的支持才能通过决策,她也害怕股东们不愿意。

  “我反对,慕氏现如今的不动产业已经是目前慕氏存有的唯一有效资金链,银行冻结的信用,未必可以那么快的到解决,如果到时候将不动产拍卖出去,而银行的款项又收不回来,那么慕氏就直接可以宣布破产了……”听见慕容鸢的发言,负责玺氏手下的股权的持有代理人,先发出了质疑声。

  股东们都觉得颇有道理,本有意赞成的股东也改变了自己的想法,纷纷对慕容鸢提出质疑,场面一时之间僵持住。

  慕容鸢备受股东们的刁难,她今日做出的计划和决策并未受大家的肯定,整个会议紧凑的讨论了三个小时,还是没有人投出支持票,最后散会离席,慕氏腹背受敌,还未有一丝的进展,慕容鸢感觉到自己如临悬崖边,走投无路。

  “玺墨城,我们谈谈吧”独自坐在空荡无人的慕氏办公厅内,慕容鸢沉思许久,最终她终于拿起了手机拨通了玺墨城的电话,终于那清甜的声音都由于连日来的忙碌变得略微的有些沙哑。

  “行啊,我就在慕氏的天台上,你上来找我吧”玺墨城接通慕容鸢的电话后,心情大好,他早已经准备多时,玺墨城站在慕氏的天台上阳光笼罩住他俊挺无比的身影,他露出了一丝势在必得的笑意,猎人,终于要收网了。

  “没想到你竟然已经来到慕氏了,看来是早有准备呀,玺墨城”慕容鸢把电话按掉后,美丽的双眸冷光一闪,她立刻起身乘坐电梯去往慕氏的顶楼天台。

  “看来,玺大总裁你是已经等候我多时了,”慕容鸢看见玺墨城站在上次她与李想说话的地方,俏丽的身姿像一头美丽的小豹子走向玺墨城的身边。

  “还行,也没有很久,不过慕氏集团马上就要成为我手中的产业了,当然得提前来熟悉熟悉环境”玺墨城欺身走向慕容鸢说着。

  “你说什么?”慕容鸢充满震惊和质疑的发问着,她倔强的双眼像一个审判者一样紧盯着玺墨城。

  “恐怕你还不知道,就在刚才,除了你手中百分之四十一的股份外,我已经增加收购力度,现在我也同样手持百分之四十一的慕氏股份,而且剩下的股份也已经在进入了商议的阶段,现在的慕氏咱俩可是平起平坐的关系了,”玺墨城靠近慕容鸢状似暧昧的轻抚了慕容鸢的发丝说道。

  “玺墨城你这种做法未免也太卑鄙了”慕容鸢感到自己像是困在网中央的小昆虫,清丽无比的脸庞上露出楚楚可怜无助又惶恐的表情。

  “知道就好商场如战场,不厚颜无耻一些,又怎么能保命呢?”玺墨城将慕容鸢拉入自己的怀里,在慕容鸢耳边轻声低语道。

  “慕容鸢,对我来说你已经没有任何的交换筹码了,除了全盘被我掌控外,你还有什么方法拯救你的慕氏”玺墨城嘴角含笑,充满无限温柔的对慕容鸢说着。

  然而玺墨城的话,却像一把淬上毒蛇汁液的刀插入慕容鸢的心脏,慕容鸢在初夏温暖的阳光中却感受到阵阵的寒意,这场战役中,慕容鸢深深的自己像个愚蠢的小丑被玺墨城玩弄在股掌之间。

继续阅读:第17章 酒会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替罪娇妻:潜婚冷情总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