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酒会
安然2018-06-11 13:083,658

  “玺墨城,不要以为什么事情都在你的掌控之中,慕氏绝对不会这么容易就被击倒”只要有我在的一天,慕氏绝不会就这样拱手让人,落在你这个魔鬼的手中”慕容鸢一把推开玺墨城靠近自己的身体,满脸难掩悲愤情绪的说道。

  慕容鸢稳住了心神,便收拾起情绪,大步走向电梯口离开天台,此时她一刻也不想跟玺墨城待在同一个地方,俩人越是靠近,越是让她觉得自己无比愚蠢。

  “慕容鸢,我随时恭候”玺墨城看见慕容鸢走向电梯口的声影,邪气四溢的说着,眼下慕氏落难,想在翻身谈何容易,慕容鸢说到底还是太年轻了,玺墨城若有所思的想着。

  电梯内,慕容鸢终于放松了下来,这一次她不得孤军奋行,她轻轻的靠在电梯上,身体虚软,然而此刻慕容鸢的脑子又在细细的做着一系列的计划………

  慕氏的资金链已经出现了不可操作的断层。而银行现在把所有的贷款全部冻结,无法操作,为今之计只有向慕氏和自己的人脉里去寻求帮忙。

  电梯到达出口,慕容鸢从电梯走了出来,心里有了盘算,慕容鸢瞬间又觉得自己轻松了许多。

  慕容鸢试图从其它入口拿到资金支援,虽然不知道这个方法是否能成功,但是多少都要试试看。

  慕容鸢从慕氏离开后便来到王家寻求帮助,她希望自己能通过外界的帮助度过此次的难关。

  此刻慕容鸢正在王家主宅内,与王家的家主坐在一起商谈资金运转的事情。

  “王伯,你也知道眼下慕氏资金被冻结,银行的贷款也迟迟无法发放,我实在是没有办法了,希望你能帮帮我”慕容鸢美丽的瓜子脸上一副心事重重的表情,她向王家的家主为难的开口说着。

  “小鸢啊,你也不是不知道,现在的金融市场真的难做,慕家遭遇困难,我们当然是很想帮忙的,只是王家现在刚刚投资了房地产的项目,还没运营起来,资金全部卡在那里不动,慕氏这个难关不是我不想帮,而是目前以王家的情况都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了,希望你能谅解啊……”王家家主王伯一脸难色的抽着烟回答着慕容鸢。

  “小鸢啊,当初王家也是遭遇过频临破产的危机,当年还是你姨母对我伸出的援手,只可惜她这样一个善良的女人早早离去,留下慕家这样一个大摊子给你……”王伯坐在梨花木雕刻的中式沙发座椅上目光飘远,似乎又回忆起过去萧舒文对他的帮助,向慕容鸢诉说着。

  “王伯,谢谢你的关心,慕家这个担子是家人在这个世界里留下来给我的唯一念想,无论如何,我都不能让它毁了……”慕容鸢听见王伯的话,眼神带着一丝悲伤的神情说着。

  “王伯,既然王家现在也在资金周转的时期,您这边确实也是没办法再做出更多的精力帮助我了”慕容鸢沉思了一下说到。

  “小鸢啊,是王伯没用,让你失望了……”王家的家主看见慕容鸢泫然欲泣的脸庞,对自己帮不上任何忙,更是感到愧疚难当。

  “王伯,今天打扰了,您也不用太自责了,慕氏的事情您不要为我太担心了,我相信车到山前必有路,总会找的到办法解决的,”知道王家目前的资金运转无法帮助自己,慕容鸢虽然有些丧气,也宽慰着王伯说道。

  “王伯,你不用送了,待会我还要去拜访一下慕氏的其它人脉,”与王家谈话完毕,慕容鸢便起身离开王家,王家已经是实力强劲的慕氏故人了,然而如果连他们都帮不上忙的话,还有谁可以伸出这双援助之手呢,慕容鸢忧心忡忡却又无法把情绪放松下来。

  慕容鸢坐在车内,再次起身前往姨母生前的多年好友,上官浩的家中,她毫无办法,却也只能做着最后的挣扎……

  “慕小姐,你姨母在世时,跟我们上官家的合作一直是非常密切的,上官家也颇受慕家的照顾,正是这样的情谊,有句话我要提醒你……”上官浩跟慕容鸢坐在家中的椅子上商谈,一听到慕容鸢的要求便立刻对慕容鸢说道。

  “玺家目前正是我们各大集团争相想合作的对象,大家都不敢轻易得罪他们,我们家族目前旗下的很多产业都跟玺家进行了合作,如果这次我拿出资金来帮助慕氏的话,恐怕下一个被玺家吞并的集团名单上都会出现上官家的名字……”沉思许久上官浩还是将自己心中的考虑说了出来。

  “而且慕小姐你刚跟玺总办完婚礼不久,有些商场上的事情,回家夫妻两个自行商量一下,比起我们这些外人,不更帮得上忙”上官浩念在了跟慕家多年的情谊上终于忍不住的提醒着慕容鸢。

  “上官叔叔,谢谢你,确实玺氏这个财阀大集团,稳坐着经济命脉的第一把交椅,我会跟墨城好好聊聊,谢谢您的关心,时间不早了,那我就先回去了,咱们有空再聚”慕容鸢眼见上官家也无法给出帮助,便直接起身上官浩告辞,她立即起身想回到玺家,找玺墨城进行再次的谈判。

  慕容鸢内心想着就知道玺墨城早已在背后,先自己一步把所有关系都先打过招呼了,而且外界的人并不了解两人之间的真实关系,现下种云里雾里的情况又有谁敢帮她呢,她的内心十分的焦灼又无法直言。

  四处遭拒,慕容鸢感觉自己像是被困在濒临枯竭的鱼塘里的鱼,一口气憋在怀里甚至无法呼吸,她走出上官家,最后便让老傅把车开回玺家,慕容鸢想到解铃还需系铃人,只有跟玺墨城好好的谈判,慕氏才有最后的一线生机。

  夜色逐渐蔓延开来,此时万家灯火的黑暗里,玺家客厅内,慕容鸢正跟玺墨城焦灼谈论着什么……

  “今天玺氏集团将举行收购慕氏并购案的发布会,晚上在玺家主宅会举行一个酒会,宴请商界各大头目们来小聚,晚上的酒会你必须和我一起出席“玺墨城看见慕容鸢回来后,便先将并购会的事情脱口出来。俩人果然又在因为玺慕两家的事情进行争执。

  “你觉得我会去吗?玺墨城,你是在羞辱我还是在嘲讽我?”慕容鸢对于玺墨城召开并购会一事感到被玺墨城狠狠玩弄的窒息感。

  “慕容鸢,现在的你没有资格再跟我谈条件,慕氏现在的危机,只有我才能帮你解决,我愿意帮这个忙,你也得有点诚意是不,楼上房间已经给你准备好了礼服,7点前你要是不出房门,我就当你不愿意,那我也不勉强,只不过………,慕氏的事情你要是想开口让我帮忙,恐怕就有点难度了”玺墨城见慕容鸢的态度,更是语气威胁的对慕容鸢说着。

  “你……”慕容鸢感觉自己被玺墨城的话堵得说不出口,双眼被击溃得眼色一片血红。

  她并没有再回复玺墨城,而是直接拖着精神力已经疲惫不堪的身体回到了房间。

  玺墨城看见慕容鸢回去的身影,感觉到有一丝莫名的心疼,这个女人似乎因为慕氏最近一系列的问题,背影看起来人都消瘦了,用尽手段折磨慕容鸢的自己,到底是对的还是错的,玺墨城坐在沙发上陷入了沉思。

  慕容鸢回到房间内,巨大的压力已经快把她击溃,她整个人失去了力气卧倒在床上,把身体陷入柔软的床被间,仿佛这样做能给自己一点力量。

  慕容鸢鼓起力气终于还是起身走向衣帽间,走到衣帽间内,慕容鸢看见镜子上映照着自己的身影,自己那雪白的瓜子脸似乎更加的削减了,慕容鸢感觉到自己整个人都有随时崩塌的风险。

  犹豫许久,慕容鸢终于还是走向衣柜取出一件纯白色的高定小礼服,她把礼服换上,望着镜子中换上礼服的自己,十分的美艳动人,然而她的内心深处却是一片荒凉。

  “慕容鸢,你准备好了没有?”夜晚的夜色渐浓,离并购案的酒会时间越来越接近,玺墨城看见慕容鸢还久久不下来,便上楼来到慕容鸢的房间门口,轻敲着慕容鸢的房门,询问着慕容鸢。

  “等等,我们需要再谈谈”房间的门还未打开,慕容鸢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

  “咔擦”房门轻响,慕容鸢从房间里走了出来,她换上了一袭精致的白色小礼服,礼服柔软的垂地设计将慕容鸢的身形显得曲线十足。而礼服的后背又是性感的镂空设计,将慕容鸢清纯又美艳的气质更是显现的波光流转,动人无比。

  玺墨城看见慕容鸢的打扮,眼里忍不住散发出一阵欣赏的光芒,他不得不承认慕容鸢这个女人有着天生吸引男人的资本。

  “慕容鸢,你还在犹豫什么,别忘了现在的你已经没有资格跟我进行谈判了”玺墨城看见慕容鸢站在房门口并未动弹,收回自己的神识,向慕容鸢说到。

  “玺墨城,今晚这个酒会的内容,真正透露着的不就是你并购慕氏的庆功会,你想要我怎么去?”慕容鸢难掩内心对玺墨城的愤怒说着。

  “酒会时间马上开始了,作为女主人公你不去也由不得你了,”玺墨城看见慕容鸢还在跟他推拒着,而酒会就要开始了,他一步向前竟将慕容鸢横抱起来,直接抱着慕容鸢走下来楼来。

  “放开我,你放开我,玺墨城你懂不懂什么叫尊重,你这个原始森林里未进化的野蛮人”慕容鸢被玺墨城强制的横抱在怀里,用尽十足的力气也挣脱不得,整个人都埋在玺墨城充满男性魅力又侵略性十足的怀抱里,她只能用讥讽着玺墨城。

  “原始野人?慕容鸢你最好安静点,否则待会我这个原始人又想对你做点什么野人该做的事情,那就就后果自负”玺墨城看见怀里的慕容鸢一副被逼急的小兔子模样,忍不住调笑着。

  看见玺墨城一脸邪气的调笑着自己,慕容鸢不禁红血气上涌,整个脸都羞红了,索性闭上眼睛不再理会玺墨城,随他去了。

  玺墨城大步的抱着慕容鸢走向别墅车库里,到了自己的车旁边直接打开后车座车门,将慕容鸢放进去,关上车门后便开着车前往玺家主宅今晚酒会的举办地,玺墨城看着路况的眼神一缩,他的内心的报复因子又伺机而动,马上他就能更加好好的羞辱这个女人了。

继续阅读:第18章 化解危机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替罪娇妻:潜婚冷情总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