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结婚典礼
安然2018-06-11 13:083,275

  “玺先生,对于您如此仓促的结婚这件事,您有什么想说的么?”

  “玺先生,玺氏集团下一步会同慕氏有进一步的合作关系么?”

  “玺先生,……”

  “……”

  慕容鸢站在玺墨城的身边,纤纤细腰上是某人状似亲昵的大手,那微温的触感让她无比厌恶,却又不仪式性的让面上保持着微笑,她看着眼前的一切,从台下咄咄逼人的采访,到身边人看似情深的温柔,都让她觉得恍惚又可笑,可笑的几乎让她出声笑出来。

  这就是她的选择,无比耻辱的选择。

  慕容鸢的眼神有些空,还未等她回过神来来,便听着耳边低沉的男声响起,温润的呼吸让她的耳廓一阵酥痒。

  “给我笑得自然点儿。”

  紧接着慕容鸢的腰间一紧,她吃疼的抬头看了眼身边的玺墨城,眼中刚流露出不满,便觉腰间的痛感又添了几分。

  看着笑得泰然自若的玺墨城,慕容鸢边笑边将银牙咬碎,道:“你很好。”

  “过奖。”

  玺墨城一双好看的长眸微弯,将两抹漆黑的点墨藏匿起来,隐了些锐利,多了些温柔,不知情的人看上去,还真是感情甚笃的一对璧人。

  两人状似亲昵的互动,暗地里却是恨不得将对方掐死,可这无声的较量,慕容鸢显然占了下风,直到她招牌式的微笑更甜了几分,才觉得腰间的力道松了些。

  既然她自己选择同噩梦为伍,那她总要做点什么。

  “玺先生、慕容小姐,你们两个的感情还真是好,结婚典礼什么时候举行?”

  “玺先生,您之前的未婚妻可知道这个消息?”

  在这个记者将问题抛出来之后,所有记者都是一脸看新人的表情看着他,要知道这个问题对于这个玺氏继承人来说,是一个不能触屏的禁忌。

  霎时,整个会场都安静了下来,没有了提问声,也没有按快门的声音,有的只是一片死寂。

  慕容鸢事不关己的露出礼貌的微笑,这劲爆的八卦,虽然她不知道自己怎么就成了他放弃未婚妻的结婚对象,也没什么兴趣知道,但是她对一切能让玺墨城难堪的事情,都有兴趣。或者说,都让她觉得很痛快。

  为了防止记者问到她的头上,慕容鸢还故作无辜的冲着玺墨城眨了眨眼睛,可结果却是自己遭了殃,可怜她的腰,明天定是要肿的高高的了。

  慕容鸢刚刚收了眼神,转过身去面对记者,却只觉得腰间的那只大手猛地用力,迫使她回身面对他,并紧紧的将她锢在了怀中。

  天杀的玺墨城,疼死她了。

  慕容鸢眼中带了些忿忿之意向玺墨城看去,却在这一刻撞进了一汪深潭,而在幽深的尽头,那执着而又深情的眸光,让她的心竟然止不住的剧烈跳动起来。

  “我想。”玺墨城见慕容鸢的表情带了些茫然,便恶意的用另一只手捏了她的下巴,那力度简直要把慕容鸢的捏碎,但是现在任人鱼肉的慕容鸢,却也只能配合的露出眼泪汪汪的微笑。

  这互动,在台下的人看来,不过就是小两口打情骂俏夫妻情深的做派。

  玺墨城看见慕容鸢的表现,很是满意的继续说了下去。

  “我同慕容小姐的结婚典礼将在明日举行,欢迎大家届时光临。”

  ……

  见玺墨城一如往常的态度,记者们也都放心的继续开始了提问,不过他们也都心照不宣,就算玺墨城再没反应,那新手恐怕明天也就丢饭碗喽。“这么快啊,玺先生,慕容小姐是不是有孕了,才这么着急结婚的?”

  “玺先生,玺氏集团会不会很快便跟慕容集团联手呢?”

  “……”

  四周强烈的闪光灯几乎让慕容鸢睁不开眼,她保持着微笑,想要跟玺墨城说点什么,却只觉得眼前一黑,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这一觉,像是睡了很久。

  慕容鸢醒来的时候,便在一个颇为陌生的房间里,陌生的床,陌生的落地窗,还有身上陌生的衣服。

  她还未反应过来这是在哪儿,她未想明白自己怎么就到了这里,便听见旁边有人轻声细语的唤她。

  “慕容小姐,该换衣服了。”

  慕容鸢皱眉看过去,一个女仆打扮的女人正礼貌又疏离的看着她,她有些又疼的揉了揉太阳穴,无奈的笑了笑,若是她猜的不错,这应该是玺家的地盘吧。

  看着对面立柜上挂着的洁白的鱼尾婚纱,慕容鸢露出一个颇为凄清的笑容。

  对了,今天还是她结婚的大日子。

  慕容鸢怔忡的换上婚纱,这一袭的洁白穿在她的身上很是合身,但她看着镜子里自己姣好的身形却是一点欢喜都没有。

  她曾经也像其他女人一样,盼望过画堂如昼,琴瑟相御的幸福,幻想过嫁做人妇的喜悦,可是现在的她,除却悲凉什么都没剩下。

  她恨不得将这洁白扯烂,可是却什么也做不了,这是她无法反抗的命运,也是她唯一能选择的路。

  为了慕氏,为了她仅存的精神依靠。

  结婚典礼办的盛大而隆重,但带着祝福去的,却是仁者见仁了。

  慕容鸢正在化妆间等待,可新娘子本该有的幸福跟忐忑,她却一丝都没有。现在她只想赶紧草草了事,好让她回慕氏把该看的文件都看完。

  毕竟她接手慕氏太过突然,太多的东西需要她来理顺了。

  更何况,现在慕氏已经是岌岌可危了。

  “准备好了?”

  玺墨城的声音从身后传了过来,一如既往的冷淡。

  “自然好了。”

  慕容鸢无所谓的回过身去,目光却还停留在手里的合同上,对于她来说走个过场罢了,何必那么认真,有这大把的空闲,她还不如看看手里堆积成山的材料。

  而眼前的慕容鸢却让玺墨城的眸光亮了亮。

  细腻唯美的蕾丝配上Preciosa的平底烫石,那柔婉纯洁的浪漫感,在白纱间恣意蔓延。让慕容鸢宛如披上一道星河,闪烁着华丽光芒,高贵优雅。而她美妙的身段,在这白纱的包裹下,则显得更加迷人。

  “还不错。”玺墨城颇为满意的点了点头,现在看来,这女人应该是不会给他丢脸。

  慕容鸢听见玺墨城这句没头没脑的话,不由放下手里的合同,皱眉看向玺墨城,问道:“什么还不错?”

  “认真的态度,我倒是对慕氏的未来,有些期待了。”

  玺墨城抿了抿薄唇,很是随意的坐在了慕容鸢的对面,自从他在股东会上宣布暂缓收购慕氏的计划后,便引来了股东们的不满,真不知道那群老家伙怎么就那么较真。

  不过看着眼前这个女人这么认真挽救慕氏的样子,他又觉得逗弄她于股掌中是个不错的主意。

  看着眼前玺墨城戏弄的态度,慕容鸢攥紧了手里的合同,天知道她有多想把手里这摞纸甩到对面那个目中无人的男人手中。

  “怎么?有什么不满意?”玺墨城发出一声轻笑,挑眉看向面前这个敢怒不敢言的包子,起了些戏谑之意。

  “有,而且多着呢,只不过我这个人,一向不喜欢说人是非,也不善于话里藏刀。”慕容鸢放下手里的合同,不愿继续理会玺墨城。

  “那可要牢牢的管住你的嘴巴,若是你管不好,那便老规矩,由我来接手了。”

  “多谢,但不必。”

  “你若是再敢跟我这么说话,就好好想想后果。”

  “……”

  慕容鸢现在真的觉得,接下来的日子会在无尽的威胁里度过。

  后悔?可惜已经上了贼船。

  会场布置的奢华又不失典雅,就连细节之处也都考虑的周全无比,怎么看都像是用尽了心思。

  在慕容鸢同玺墨城手挽着手出现的时候,场中一片祝福,而台上的俩个人则是心思各异。可即使这样,互换戒指的时候,慕容鸢还是觉得恍惚了一下,在那一瞬间,她竟真的以为会跟眼前这个男人携手白头了。

  女人啊,还真是容易被闪亮的东西,幸福的气氛所迷惑。

  可惜,她从来都是清醒着的,比任何人都要清醒,所以只是一瞬,她便回过神来,什么暮雪白头,她恨不得一日三秋。

  “新郎可以吻新娘了。”

  牧师宣声道。

  玺墨城低下头的时候,慕容鸢下意识的想要躲开,却发现脸被玺墨城的双手捧在手心,与其说捧,不如说是强锢。

  这一招倒是像早就防着她避开一般。

  慕容鸢恨恨的看着玺墨城,却在众目睽睽之下不得反抗,只得任由他慢慢靠近,还要装出一副幸福的姿态来。

  “玺墨城,你不要太过分。”慕容鸢低声道。

  而她反抗是无效的,只见,玺墨城嘴角含着笑,用只有他们两个才能听见的声音喃喃道:“总要做的像一些。”

  慕容鸢还未来得及反应,唇上便被覆上了一份柔软。

  台上两人的“柔情蜜意”,在台下的观众看来简直是甜到了心里,虽然看热闹的心不减,但却也算是被冲淡了几分。

  然而,台下却有个人一直冷眼看着这一切,她必须要做些什么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替罪娇妻:潜婚冷情总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替罪娇妻:潜婚冷情总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