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难堪
安然2018-06-11 13:083,249

  婚宴的酒会正式开始,有些昏暗的灯光还有来来往往的人群,让慕容鸢有些头疼,她已经笑了一天了,现在还要继续陪笑,客套着说着口不对心的话,真让她觉得打心眼的难受。

  曾经她被保护的很好,她只管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这些她不喜欢的场合,无论是父母还是姨母都尽量的避免让她出席。

  可是现在,她却不得不做着自己最讨厌的事情,还要一副欢天喜地的样子,她的人生还真是越来越可悲。

  “怎么了?有哪儿不舒服么?”

  玺墨城一句温柔的话,引得周围一片抽气声,都说这玺氏继承人冷冰冰,想不到对妻子这么温柔体贴,看来他们以后要从这个慕氏新任总裁、玺氏新妇这里入手了。

  就在大家都暗叹慕氏找到了一个好靠山的唏嘘里,只有慕容鸢嗤之以鼻,玺墨城你还真是爱演。

  “我没关系,不用顾忌我。”

  慕容鸢假意的揉了揉额头,一副我见犹怜的样子,她虽然有些累,但却也没装出来那么疲乏,只不过想找个借口,离开这群人,休息一下罢了。

  “那怎么能行呢?”玺墨城一面把慕容鸢的手握在自己的手里,顺势让她靠在自己的胸前,一面满是歉意的对着看热闹的人道:“抱歉,先失陪一下。”

  “照顾夫人是第一要务嘛。”

  “理解,理解。”

  玺墨城扶着慕容鸢便往休息处走去,许是累了,慕容鸢便也干脆把身子的重量放在玺墨城身上,任由他扶着。说不上为什么,慕容鸢也觉得玺墨城跟她一样,从心底就排斥这种交际场合,所以她刚才才那么大胆的喊累。

  “你倒是会偷懒。”

  “还行吧,要知道演戏也是很累的。”

  “演技不错。”

  “彼此彼此。”

  慕容鸢跟玺墨城低声针锋相对的往前走,相互之间流露的“温柔”怕也是旁人看不懂的,这也算是他们俩之间唯一的默契了。

  到了休息室之后,便只剩下了他们两个人,慕容鸢表面云淡风轻,却不能更快的从玺墨城的怀抱里跳了出去。

  她可不贪恋这个人的怀抱,因为不只不温暖,还让她遍体生寒。

  慕容鸢的表现让玺墨城很是不满,他却也没多说什么。

  可就在慕容鸢松了一口气的时候,忽然却只觉得周身充斥着一股松木的香味,下一秒便见玺墨城用双手将她抵到了墙上,深不见底的黑眸微眯,露出一个很是冰冷的笑容。

  “你发什么神经?”

  这突如其来的袭击,让慕容鸢的心剧烈的跳动起来,她看着眼前放大的面孔,只觉得耳根都跟着发起热来。

  只见眼前的男人带着一种侵略性的目光看着她,那种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件唾手可得的猎物,这让她第一次感觉到了什么叫手足无措。

  慕容鸢用力的往前推了推玺墨城,却发现竟是徒劳,他的力气实在太大,大到她连一点的反抗能力都没有,只能任由他压着。

  “慕容鸢,你记好你应该在的位置,不要想试图控制我,哪怕一点都不行。”玺墨城温热的吐吸就在慕容鸢的耳边,而这话冷的却是让她感觉身处冰窖。

  控制?她现在这个地位,哪里还敢谈控制?她现在的地位,不过就是一个筹码罢了,有用便存在,没用那便会被随手丢弃。

  慕容鸢自嘲的笑了笑,毫不躲闪的回看过去,道:“怕是玺先生太过敏感了,我现在哪里有资格控制您,怕是我才是任人宰割的那一个吧。”

  玺墨城看着眼前表情很是悲凉的慕容鸢,手上的力道松了松,沉声道:“最好是。”

  “那玺先生是不是可以放开我了?”慕容鸢咬牙看着被玺墨城捏疼的手腕,忍住心里即将翻涌的酸楚,出言道。

  玺墨城无声的将慕容鸢松开,他看着慕容鸢垂下的眼眸,没有再出声。

  眼前的这个女人竟让他的心情变得有些复杂,这是他不愿意承认的,毕竟,他没有任何理由同情她。

  两人沉默了一会儿,玺墨城便被突如其来的铃声叫了出去。

  还好,终于自由了。

  慕容鸢看见玺墨城出门了,幸福的就差高呼万岁,她想不通,这世界上怎么会有这种专制又霸道的人出现。

  想当年她父亲可是一个公认的非常温柔的人,想到父亲,慕容鸢的眼里流露出了许久未曾有过的温柔。

  “父亲……”

  慕容鸢把整个身子都陷入到沙发的柔软中,她很想念他,所以她就算是再辛苦,也一定会把他留下的慕氏重新再现当初的辉煌,这是他的心血,也是最后留给她的东西。

  “作为玺家的主母,懒懒散散的成何体统?”

  慕容鸢听见这一声冷斥,便从回忆里抬起头,看着眼前的端庄妇人有些反应不过来,这脸怎么比玺墨城还黑?

  见慕容鸢不说话,罗美丝不满的皱了眉,作为玺墨城的母亲,她一向不看好这次联姻,更不看好眼前这个一无所有的女人,可是无奈,儿子从小就是无形我素,他决定的事情任谁也劝不动,所以她也只能作罢。

  可是,她却是不会绕过这个慕容鸢,她倒是要看看,儿子怎么就非她不可了。

  “怎么,见到长辈就这种态度?”

  罗美丝不动声色的看着慕容鸢,这女人没出身也就罢了,就连礼数都没有。

  慕容鸢听见罗美丝的话,这才想起,这妇人的冷脸像谁,当然是那个万年黑脸的玺墨城了,不过要不是这态度两个人像极了,她还真是不敢猜这两个人是母子,这眉眼间真不怎么像。

  大概是像他父亲?

  慕容鸢看着罗美丝有点走神,直到罗美丝忍不住轻咳,她才回过神来。看来她是真累了,应付过今天,她一定要好好休息才行。

  慕容鸢有些尴尬的站起身来,道:“伯母好。”

  听着慕容鸢这声招呼,罗美丝冷哼出声:“看来,还真是没觉得自己进了玺家的门,不过这样也好,以后也省的改口那么麻烦。”

  罗美丝本就对慕容鸢不甚满意,见着慕容鸢不知利害的样子,她更是觉得气不打一处来,她就不明白了,怎么玺墨城挑来挑去就挑到这么一个女人。

  看着罗美丝忿忿的样子,慕容鸢也很是无奈,这声母亲,她是真叫不出口,她跟玺墨城之间本身就是合约关系,在她看本就不应累及家人,更何况,现在罗美丝冲进来就要给她下马威,她更是觉得喊不出。

  一阵尴尬的沉默过后,罗美丝见慕容鸢依旧没反应,简直恨不得给她撕碎了。

  各大家族里,比她优秀的姑娘多了去,玺墨城娶了就是如虎添翼,现在她看来,这一无是处的女人,还是早点离了好。

  就在罗美丝即将爆发的时候,门却被吵吵嚷嚷的敲了几声。

  “美丝啊,你在吗?”

  这声音,让罗美丝听来很是开心,要知道这可是她们姐妹团的人,那嘴一个比一个不饶人,今天是她们玺家娶新妇,她说多了总是不好,但是别人说什么,那可就不是她能管的了的了。

  想到这,罗美丝眉开眼笑的应了外面的人。

  “我在这呢,快进来吧。”

  话音刚落,门就被从外面打开了,随着一串接连不断的笑声,五六个跟罗美丝差不多年纪的阔太挤了进来。

  救命。

  慕容鸢往门口看过去,却还没看清来人,就被五花八门的香水味冲的她一阵晕眩,她无奈的看着眼前不住大量她的阔太们,礼貌性的笑了笑,心中却无比的后悔。

  早知道,她就不跟玺墨城早早退场了,在这还不如去酒会上。

  “哎哟,我看看,这就是墨城娶的新人呐?这身段倒是还不错。”

  一个看上去年纪最大的女人先开了口,目光在慕容鸢的脸上逡巡,手还顺带在她的腰上捏了一把。

  慕容鸢不满往后退了一步,虽然心中不甚欢喜,却还是礼貌的笑了笑。

  “嗯,长的倒是标志,就是可惜了出身不太好。”

  “哎哟,真的啊?那美丝你们玺氏还真是让我们刮目相看,什么人都敢往回娶。”

  “真的啊,我说慕容小姐,听说你们慕氏要破产了不是?”

  ……

  周围几个阔太七嘴八舌的说着,慕容鸢则越听眉间皱的越紧,她看着一旁于己无关的罗美丝,不禁冷笑出声。

  “有时候事情不要看表面。”

  慕容鸢的话像是在沸水之中又投了块石灰,让这群阔太们终于又找到了攻击点,她们见罗美丝完全没有帮慕容鸢说话的意思,胆子又大了几分,言辞也比刚才更为难听。

  “不看表面?那看什么?”

  “就是了,不是我说,慕容小姐你除了这小脸长的好看,还有哪里可取?啧啧,你们慕家可是连玺氏的小指头都比不上喽。”

  “就是,也不知道神气什么。”

  “再神气也还不是投靠了玺家,既然嫁过来,就要守规矩。”

  ……

  慕容鸢听着这些话,正要冷冷开口,却不想被人拦了下来。

继续阅读:第10章 谁欠谁的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替罪娇妻:潜婚冷情总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