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谁欠谁的
安然2018-06-11 13:083,210

  “母亲,我想您跟各位太太都累了,还是早些回去休息吧,我该带小鸢回去了。”玺墨城拦在了慕容鸢的身前,很是及时的让慕容鸢把没说出口的话咽了回去。

  慕容鸢看着面带尴尬的罗美丝,没有多说什么,心底却还是觉得玺墨城来的过早,她还没来得及反驳不是。

  至少,不能给人留个软柿子的印象。

  “阿城,你阿姨们没有别的意思,不过就是跟小鸢聊聊天。”

  罗美丝顺着玺墨城的话叫着慕容鸢的名字,却让慕容鸢从心里忍不住的瞧不上,这阳奉阴违的两面派作风还真是纯熟。

  看看这满是母爱的眸子,跟刚才那满是厌恶的表情简直就是天壤之别。不过也无所谓,反正跟她也没多大关系,回头她可要跟玺墨城讨论一下合约内容才好。

  毕竟,戏演过了对谁都没好处。

  “母亲,我知道。只不过,我希望您能相信我的眼光才好,毕竟人是我自己选的。”玺墨城淡淡的用眼神扫过刚才说的最欢的几个阔太,那目光冷的,几乎要将这屋里的一切都能冰封了。

  “阿城说的是啊,伯母们就是看着小鸢这孩子可爱,跟她说说话。”

  “就是啊,呵呵,这么护着媳妇,真是好男人。”

  “是啊,是啊,小鸢以后可真是幸福。”

  几个人使了眼色,便往门的方位走去,来去一阵风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而在此之间,慕容鸢则是一副看好戏的姿态靠在玺墨城的怀里,硬是一句话也没参与。有人替她打发了也好,省得她自己多费唇舌。

  没一会儿,屋里就只剩下了慕容鸢、玺墨城跟罗美丝。

  三个人僵持了一会儿,罗美丝才一副煞有其事的样子开了口:“阿城,你刚才的话说的真的有些过了,阿姨们也是为了你好,而且说小鸢的也没什么不对,还不是怕她娘家没什么倚靠,让我们多照应一些么,至于我,也是担心你婚后太累。”

  话说完,罗美丝便已有所指的看了一眼旁边的慕容鸢,那样子摆明了在说慕容鸢是累赘。

  “伯母,人跟人之间的关系,一直便是互相依存,尤其是成为夫妻之后,这种关系更是会凸显出来,而我们两个之间则更加复杂,所以您别担心,我一定好好照顾阿城。”

  这句话一出,慕容鸢便把累赘的目标直指玺墨城,不仅把罗美丝的话噎住了,就连玺墨城都忍不住挑了挑眉。

  罗美丝见玺墨城没有替她说话的意思,而他怀里的慕容鸢却是一脸无辜,不由觉得有些怒火中烧,可为了在玺墨城面前不要丢了为人母的气度,却也只能忍了忍站起身来,道:“呵,那还真是劳烦你了,我有些累了,先回去了。”

  “这合约还真是不容易。”慕容鸢看着被重重关上的门,很是疲惫的耸了耸肩,往后一仰,便准备躺倒在沙发上,却不想就在此时,手腕却被人紧紧抓住拉了起来。

  “玺墨城,你是不是疯了?”

  慕容鸢不满的看着玺墨城,好看的杏眼也瞪圆了,今天被欺负的人是她好么?他现在这个态度又算什么?

  “慕容鸢,你好好的给我记住合约,我总觉得你还算聪明,现在看来你真是蠢得可以。”玺墨城捏住慕容鸢的力度又增加了几分,对于她今天的表现,他真是恼火透了。

  “玺墨城!我跟你签的是婚姻合约,却不是卖身契,我没理由任由其他人践踏侮辱我,我们的交易仅限于你跟我之间,至于其它的,要不要留面子,要看我心情。”慕容鸢狠狠的抽回了手,并将手腕在婚纱上用力的蹭了蹭。

  而这个动作,显然让玺墨城更加的不满。

  嫌弃他?真是自寻死路。

  “我说什么就是什么。”玺墨城紧紧的抿了唇,那没有弧线的角度尽是冷冽,“慕容鸢,你没有任何余地反抗。从现在起,人前的样子你给我做好,若是我有一点不满意,那你就好好想想后果吧。”

  好,你握着我的命脉,你说了算,但是这样的日子久不了。

  慕容鸢垂了眼睫,不愿开口再说任何一句话。

  ……

  默默地跟着玺墨城回家之后,慕容鸢还是一语不发,她现在不愿意跟他有任何的对话,因为她算看明白了,从眼前这个男人嘴里说出来的,除了命令就是命令,想听点别的?算了吧,别说他不会说,他们之间也确实没什么好说的。

  初到玺墨城家里的时候,慕容鸢还是有些吃惊的,她倒是没想到,这么大的房子里,玺墨城竟是连个打扫卫生的人都没留下,

  这房子空荡的,让慕容鸢都产生了有回声的错觉。

  他还真是不怕寂寞。

  “三楼的房间是你的,除了进出门跟我喊你,不要到处乱走。”玺墨城把房间钥匙扔给慕容鸢,便没再多说些什么径直回了自己的房间。

  慕容鸢一语不发的拿着钥匙便上了楼,从契约生效那天起,她似乎真的就没了什么反抗的必要了。

  进了房间之后,竟是意外的整洁,简约的装修风格倒也合她的胃口,可即使这样,她确是一分钟也不想呆下去。

  慕容鸢躺在床上,看着雪白的天花板,这几日发生的所有事情,都相继撞进了她的脑海,她有些忍无可忍的坐起身来,却又无所适从的重重的叹了口气,她只觉得从未如此无助过,却也从未如此渴望过无坚不摧。

  为了防止自己继续想下去,慕容鸢拿出了最近需要看的资料,却发现身边竟然连枝笔都没见,她有些无奈的换了衣服便准备出门。

  “你要去哪儿?”

  慕容鸢刚把门打开,却发现一只骨节颇为分明的手挡在了门前,让她很是尴尬的站在门口,进也不是出也不行。

  “出门一趟,很快便回来。”慕容鸢冷冷的开口,强压着心里的不适,怎么,她现在连出门的自由都没了?

  “你没有经过我的允许。”

  门被身后的人关上,慕容鸢皱眉想要反抗,却被人攥住了手腕,猛地拖进了屋子。

  “玺墨城,你放开我!”

  慕容鸢的愤怒在顷刻之间便爆发了出来,她已经忍了他很多天,从协议签署到现在,她每日里都受着他的摆布与要挟,现在是怎么样?

  被拖进屋的慕容鸢被玺墨城恨恨的甩在了沙发里,她刚要挣扎着坐起,却又被面前高大的身影欺身压上。

  “放开。”慕容鸢厌恶的闭上了双眸,她答应同他做戏假装甜蜜,可现在在这个没有其他人的地方,让她继续掩饰对他的反感,她真的是做不到。

  此时慕容鸢的表情被玺墨城看在眼里,却越发激起了他的兴趣。折磨她便是他的目的,有什么比让她感到痛苦更让他开心的呢?

  她为他所用,同样也必须要承受他带给她的折磨,这是她欠自己的,他必须要讨回来。

  “你既是我合约上的妻子,那我话你必须要听,婚前让你学的为妻之道,你都学哪儿去了?”玺墨城压在慕容鸢的身上,声音极尽温柔,却是掩不住的残忍。

  慕容鸢冷静的看着玺墨城,嗤笑着开了口:“签了合约就要被侵犯人权么?”

  “人权?既然签了合约,你还有什么必要同我谈人权么?”玺墨城的眸光都带了火,他想不明白,这个女人竟然还敢跟他讲道理。

  “玺墨城你可是要想明白,现在不同于曾经,不止是我需要你,怕是你也一样的需要我吧,一个新继任的玺氏继承人,自然需要一个身家清白不易被控制的人,而我是你的不二人选不是么?”慕容鸢死死的盯着玺墨城,她不会被他一直牢牢压住,她从来就不是一个言听计从的人。

  慕容鸢的反抗让玺墨城觉得很是恼怒,不知谁给她的胆子,她竟然当面驳斥他,他最讨厌被人威胁,尤其是被眼前这个不知悔改且不知死活的女人威胁。

  “你以为,这合约非你不可么?也对,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的确是这样的,因为不是因为你,这合约也没有什么存在的必要。”玺墨城笑得残忍,那藏在薄唇后面白森森的牙齿,怎么看都像是猛兽一般,想要咬断对面人的脖颈。

  “是么?真没想到,我在玺氏总裁的眼里,是这么重要。”慕容鸢冷笑了一声,想要把推开玺墨城,却是徒劳。

  “无比重要,重要的时时刻刻我都想要折磨你。”玺墨城的脸贴近慕容鸢,今天这场作秀让他身心俱疲,可是每每想到她做的一切,他就压抑不住想要让她跪在他面前忏悔的冲动。

  慕容鸢看着玺墨城红的像是要滴血的眼眸,干脆闭上了眼睛,道:“那我就拭目以待了。”

  “慕容鸢,不要太嚣张,这你欠我的,我不过是拿回来而已。”玺墨城恼怒看着闭上眼睛的慕容鸢。

  “哦?既然有了你这句话,我倒是要想要让玺大董事长好好想明白,到底是谁欠谁的。”慕容鸢睁开了眼,目光中的冷意更深。

继续阅读:第11章 做噩梦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替罪娇妻:潜婚冷情总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