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难忘的你
南海十八少2018-09-07 14:221,606

  “亲爱的,想死我了!”我激动地拥上前去,李晓凯却一脸慌张,似乎他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情。这时候,我听见一声最可怕的声音,“小乖乖,快让我抱抱!”好恶心的声音,除了我,你李晓凯,怎么有别人呢?

  我径直向屋里走去,却看见一个赤身裸体的老头,站在那里。我看看他,那猥琐的样子,让我恶心。李晓凯急忙解释说:“小逍,不是你想得那样!”

  如果我此时退出来,那么我的晓凯,不就是这个变态的了。我绝对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我走到老头的面前,喊道:“妈蛋,晓凯是我的,你算什么东西!”说着我拉着晓凯的手,冲出房间。只见那个老头,发出变态般的嘶吼,妈的,敢玩老子,老子找人杀了你们。

  我们急匆匆地跑出了酒店,就在街上跑着,迎着风,我们前行着。直到到了一个空旷的地方,我觉得安全了,我才停了下来,我望着他,我赶紧依偎在他的怀里,他也没有拒绝。我们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就那么静静地靠着,整整一晚。这个夜的凄凉,点缀了我们的悲哀。

  直到有一天,警察拿着晓凯的照片,来找我,我才知道,他已经死了。我去看了,在太平间里,他死得很惨,被人阉割了下体,而且……反正简直惨不忍睹。我嚎啕大哭。就在我回学校的第二天,警察发现了他的日记本。在那个日记本里面,他写着,我让他变性,变成女人。

  直到过了一个礼拜,警察又来找我,这回可是兴师动众,他们把我关了起来,对我进行严家的拷问。他们轮番轰炸,他们不停地说,他们已经掌握了证据,就是我杀死晓凯的那些罪证,他们已经掌握了,只是现在他们在等我自己认罪,这样是出于人道主义。我没有杀人,可是我却也想死。干脆认罪得了。可是不管我怎么认罪,我所供述的行为,根本与凶案现场对不上号,所以就这么一直拖着。

  又过了一天,袁警察说:“在死者李晓凯死前三个小时,曾经给你打过一个电话,你们聊了什么?”

  我头好痛,我脑子里面,全是晓凯的影子,他呵呵地笑着,不停地对我说老婆,我爱你,小宝贝。我突然发狂了,我开始掉眼泪,可是没有人知道我的眼泪是真是假。我也不知道我自己到底有没有杀他。

  “我想不起来了!”我咆哮着,告诉他们不要逼我,否则我会打他,他们则是继续沉默,继续警告我,如果我不想说的话,以后会判的很重。他们还告诉我一句话,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我是真想不起来,那天我们说了什么了!我好痛苦!”我砸碎了,女警递给我的杯子,我疯狂地嘶吼着。此时的我,就像一个精神病。

  三天很快就过去了,没有实质性的证据,他们指控不了我杀人,于是我就被放了出来。我回到学校,学校终于决定,给予我开除的处理。我败坏了门风,学校百年品德的清誉,我是一个同性恋,我不该出生在这个世间。我收拾好自己的行李,看着舍友,想跟他们打招呼,可是没有人理我。

  “老婆,嘿嘿!”我听到一个声音,很熟悉,很熟悉,是谁?我转过头去,看见了晓凯,他对我说:“嘿嘿,别哭啊,宝贝,老公会永远保护你的!”

  我则是泪流满面,醒来时,我才发觉自己刚刚昏倒了,我倒在了医务室。外面很吵,我隐隐约约听到一个人在哭,好像在求着什么。我起身,医务室里面没有一个人。

  “张逍遥父亲,我们不是想开除你的儿子,但是你的儿子,他的行为,已经构成了严重的社会不良影响。”那是副校长,我真恨不得打他一拳。

  “求你了,校长,我求你了!”父亲给他跪下了,热泪纵横。

  “对不起,没有商量的余地,你的儿子,是同性恋,我们应该照顾大多数同学的利益。”

  这么悲凉的话,突然传进我的耳朵,让我很痛苦。

  去他妈的,又一次晓凯对我说,你知道今天的客人是谁吗?我很疑惑,他对我说,是兰陵大学的校长柯婷芳!

  我突然有一种相煎何急的感觉,柯婷芳你这个伪君子,曾经还想得到我。我呸!这样的学校,我不上,也就罢了。

  父亲跪在地上,痛苦地哀嚎着,他只是一个普通的保安而已,如果是一个大学教授,或者地位很高的人的话,那么他会得到这样的轻蔑的态度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回家的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回家的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