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多了一个馒头
一贱男来2018-06-19 21:243,645

  ■多了一个馒头

  楚留香现在要做的是一个没有先例、将来也不会有人仿效的艰巨工作。他知道自己的计划能否成功重点在于人和。而他也知道现在支持他的人已经变得越来越少,因为他已经死了。

  据他的朋友密报。李自成已经将他的死讯信以为真,因为没人到了东厂杨幂的手上还能活下来。楚留香也许是杨幂手上唯一一条漏网之鱼,因为他曾经和黑儒学习过武功,经过黑儒的指点楚留香的武功已经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只要自己不被残忍的**,他就永远也不会死。楚留香最后从坟墓里面爬出来的时候。他甚至想要朝着东方跪下,楚留香的师傅铁中棠和他的包括黑儒在内的十个朋友塑造了楚留香,让它变成了世界上独一无二的一个男人,这对楚留香究竟好不好,只有读了我这本书以后才能评定。

  不管闯王起义的号角什么时候吹响,楚留香知道明朝已经到了最后的生死关头,他喃喃自语的说:“师傅,那个号称活神仙的人已经找到我了,我同样坦率地将我的想法说了出来。我既没有隐瞒丝毫细节,也没有增添任何好消息,假如那个人从风云手上活下来后真的洗心革面重新做人了的话,我倒是觉得他是我的计划中不可或缺的一个人物。

  楚留香对徐福把自己所有梦想的东西都说了,但没有把徐福感动反而将他的野心再一次勾起。当时楚留香还不知道徐福是什么样的人,只是传说中了解一些徐福当年和风云之间的纠葛。当时楚留香并不知道徐福一直都是这样卑鄙龌龊的,徐福的卑鄙龌龊在楚留香将他的内心完全暴露出来后,和你亲自看到一样,他的眼神中射出一道阴狠的光芒!然后,他就走了。

  后来楚留香和自己的十个师傅为了阻止徐福祸乱明朝拼命封印徐福元神的一幕,楚留香想起来依然心有余悸,他在三年后的一六一八年七月来到了北邙山,他的十个师傅的坟墓就在这里,他每年都会来这里为自己的师傅们扫墓。虽然武林传说中四年前他已经死在了九道山庄中,而其实他当时并没有真的死去,如今他站在师傅们的坟墓前流着眼泪,他不知道该如何继续实施计划。

  徐福真是一个很厉害的人。楚留香和他的十个师傅联手也才勉强和他打成了一个平手,后来如果不是陆曼生出现后果将不堪设想,得以能够让徐福伏诛,陆曼生和楚留香的十个师傅很费了一番苦心。他是凤舞九天陆小凤的传人比楚留香只大了七八岁,差不多从生下来就开始练武了。他们最后制定了一个计划,上天也帮助了他们那一天火烧徐福的时候,烈日当空。

  陆曼生懂得卜卦之术,告诉楚留香一个关乎天道的事情:只有他的两个儿子能够帮助他实现它的整个计划,他的大儿子被他的妻子熊小姐送给了别人。现在他的次子熊倜也已经十五岁了,而他现在正在九道山庄里面。这样,楚留香就来到了九道山庄,他的孩子和他长得真是像极了。过了一年,唐牛要将熊倜卖给王府,楚留香知道熊倜不久后就会遇到那个逍遥子。

  楚留香知道熊倜会遇到逍遥子,但是却一直无法知道他的大儿子去了哪里,便离开了九道山庄去江湖中寻找自己的长子。在这段时间,熊倜一直在梦中梦到美丽的母亲、聪慧和才华横溢的男人。其实像这样的梦境这几年总会出现在熊倜的梦中。他当时的念头一定是非常强烈的,他发誓自己要走出九道山庄。然后就去找他的母亲,因为因为他非常爱他的父母,虽然他已经记不得他的母亲的样子。但是他知道他的父母跟他一样也非常爱他。熊倜的出生使熊小姐差点丧失了所有的武功,但是他的出生也是明朝时候武林的无数不幸中的某一个例外。

  “王府”在京城的西区,距离名闻天下的万花楼只有三条街的距离,每年七月的时候这里都会很安静,因为这个月的一天是王员外父亲的忌日。

  因为王员外也和数十年前的江南大侠江别鹤一样,喜欢做一些在人前风光的事情,但是这个规矩在这一年的七月却被打破了,因为天下人都知道王府正在秘密的建造一个堪比皇宫的花园,而江湖中人谁都知道,“王府”的主人王员外除了喜欢做在人前风光的事情外,更喜欢将自己的宅子弄得比皇上的皇宫还要繁华和漂亮,京城里的这户大宅子其实从西区一直覆盖到了东区深处,据说王员外是京城里背景很神秘的一个人。

  他经营着许多生意,几乎京城的每条街都有他的商铺,在京城他的绰号也很被人牢记,叫做笑面阎罗。

  熊倜等十三个少年来到了王府之后,就在管家的督促下加入了建造后院里面的花园的工程,在工地上像他这种年纪的少年其实只有他们十三个而已,现在这座花园才建造一半左右。

  王员外富甲天下,他的花园,居然也是仿造皇宫里面的御花园的模式建造的——直到目前为止,王员外已经将能仿造的都仿造完了。

  因为奴隶急缺,所以连熊倜这样还没有成年的都被买来了。这些少年和那些大人一样日夜干活,在这个狂风暴雨的深夜里面走来走去,愈发显得阴森恐怖。

  突然间……一声人的凄呼骤然在不远处响起,那人已经倒在地上口中道:”不要打我,啊!不要,不要……”

  紧随其后传出一个男子的呵斥:”刘远,你还不快点起来干活,要是还赖在地上不起来,看我不抽死你……”

  闪电乍起,照亮了整个后院。对于从小就是一个孤儿的熊倜来说,他早已经习惯了做奴隶的生活,但是每当遇到这样的场面的时候,他都会卷缩在一边,一声不吭!

  这暗无天日的生活的确难熬,熊倜也曾经暗自发誓自己早晚有一天要逃出去,在自己的生命中,注定还要和岚再一次相遇!

  就是一个——“她!”

  让熊倜坚强的生活下去……

  那个还不到十七岁的女孩!

  女孩的脸总是带着一种调皮的笑意,垂下头,一头秀发如同瀑布般的,在九道山庄时,她每天都会给熊倜编一个草蚂蚱,熊倜每一次都会满脸笑意的夸岚好乖。

  九道山庄和他们一起生活的人们都感到奇怪,自从那小男孩带着小女孩第一次出现在九道山庄的门前开始,此后每日午时,她都准会依时出现,并坐在熊倜旁边给他编草蚂蚱!

  两年来从未改变!

  其实,九道山庄里面关系复杂,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本来并不是一个适合谈情说爱的地方,但,这小女孩为何偏要每日去给熊倜编草蚂蚱?那些和他们一起生活在最底层的人们始终想不出所以然来!

  但是大家都喜欢岚,也只不过是十六七岁的样子,一张小脸本来还算是清秀可人。可是此时却是布满了灰尘,脸上虽然总是带着笑意,但是每个人都看到出她心中藏着心事!奇怪的是,这个小女孩,似乎并没为自己的命运而悲伤过!

  反而,她那张永远带着一种调皮的笑的小脸之上.总是流露出一丝寻常小孩不应该有的倔强和专注!

  她也是过早的失去了自己的亲人,老人们都说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她命运坎坷仍是专心一意的继续活下去。

  她到底曾经是谁家的孩子?他的父母究竟是普通人还是一个背景神秘的世家?

  每一次想起岚的时候熊倜都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但是他越是想要见到岚,越是感觉这个日子遥遥无期。

  因为“王府”中上上下下每个人,都在为建造这个花园而忙碌着,很少有人会注意其他不相关的事情,但是,王员外似乎很注意熊倜,时常偷偷观察他。

  虽然感觉未来非常遥远,但是熊倜知道那一天一定会到来,甚至他在心中坚信,他们无法看见熊倜的真实内心,有一天王员外忍不住问:

  “小娃娃,你已经来了三天了!你为何每日都要编一只草蚂蚱啊?”

  熊倜低着头,他知道王员外是这里最大的头,他不得不彬彬有礼的,笑着回答:

  “我一一喜欢。”

  “真是一个奇怪的孩子,我都不知道留着你是好事还是不好的事。”

  王员外的声音,竟然会如此的亲切,不过尽管是如此亲切的声音。熊倜依然将他当成最大的敌人。很难想象,一个将要囚禁你终身的富家人。你能对他有什么特殊的好感出来!

  熊倜似乎面有难色,缓缓的道:

  “我不会在做工作的时候编的!我一直都是在睡觉的时候才会编一只草蚂蚱……”

  王员外未待她把话说完,已微笑道:

  “小娃娃,谁说不允许你编了呢?来!让叔叔看看,你编的草蚂蚱有什么意义?非要天天编不可?”

  那只是一种用普通的青草编的蚂蚱,并没有什么特别。

  “你是为了纪念什么人?”

  看着熊倜那一双很忧郁很深遂的眼睛,王员外也忍不住叹息一声,轻轻地摸了一下他的头……

  “叔叔,我说过,我只是喜欢编草蚂蚱,也许是因为我还是一个孩子吧。”

  是了!熊倜不能说出岚的存在,曾有两个外来的小男孩,就是因为彼此记着对方,被管家活活打死,熊倜道:

  “我将来是出不去了,我编草蚂蚱全因为,我已经没有了任何的希望!”

  “因为一一”

  “我知道我已经不能从这里出去了,不是吗?

  王员外大吃一惊,眼前这个十五、六岁的男孩,原来并不是一个普通的男孩!在她短短的十数年成长岁月中,早已尝透了常人不曾经历的际遇哀伤……

  王员外只是轻轻将手中的草蚂蚱还到他的手中,熊倜将草蚂蚱放到自己腰间那个残旧的小布袋内,却又笑了一下。

  院子里的角落居然堆满了落叶未扫,一阵阵风吹卷起了落叶,带给人一种说不出的凄凉萧索之意,王员外却忽然转身独自离开去扫树叶去了。

  那天以后,熊倜仍然继续的为王员外干着粗活,而王员外并没给他特殊的照顾,只是在每天晚上给他多一个馒头而已。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他,一剑刺向太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他,一剑刺向太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