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唐姓女子
一贱男来2018-06-30 13:544,229

  ■唐姓女子

  “这个女人!这个相貌艳美的女人,难道就是…………”

  几个捕快此时正在勘察现场,一个身穿黄炮的中年人此时盯着柳慧真的尸体眼神中充满了不可思议的表情。

  难道这就是那个移花宫的柳慧真了,中年捕快喃喃自语道:“谁都会有死的一天!但是想不到你死得这么凄惨!”他禁不住再次的叹息一声。

  那些年轻的捕快此时已经勘察完现场中年捕快喝道:“好了,收工了!”留下几人收拾现场十几具尸体,其他人都跟着那中年捕快离开了。

  中年捕快看起来似乎很是失落忧郁甚至有些悲伤。此时脸上的五官都堆在了一个地方,看起来心中正在想着什么让他很纠结的事情。

  此处正是安阳城的衙门,中年捕快慢慢地走进衙门,脸上面的表情依然纠结!

  “西门大爷你终于回来了?我们正要出去找您呢!”一看到中年捕快回来了,一个稍显年轻的捕快快步走上来,急切的说道。

  中年捕快西门鹰道:“赵虎出了什么事?”

  这个时候所有的捕快都走进了衙门,此时他们的脸上却都是很开心的笑容,毕竟杀手柳慧真死了对他们来说是一件大快人心的事情。

  赵虎急急的说道:“西门爷皇帝的圣旨刚刚来,说是要您速速查清安阳秦兴凡被灭门一案。”看起来这个赵虎似乎很为西门鹰担心。

  一旁的官差笑道:“什么大事居然惊动了当今皇上?难道这个秦兴凡真的有那么深的背景吗?”

  赵虎抹了抹汗嘶哑着嗓门道:“这案子非同小可,据说那个秦兴凡和东厂的魏贤是表亲,魏贤是他的远方表舅呢,这件事已经惊动了东厂,连皇上都亲自颁发圣旨让安阳县速查此案了。”

  那西门鹰见赵虎面带惊恐之色当即问道:“圣旨在哪里?”

  赵虎立刻从怀中拿出一道圣旨道:“这……就……就是京城刚刚送来的圣旨。”

  那西门鹰见圣旨上的确是赵虎刚才说的,喃喃问道:“怎么秦兴凡的案子真的有什么古怪?”

  那西门鹰看了赵虎一眼道:“既然这样我们就将别的案子先放一放,全力侦破这件案子!”当下率着众官差再次朝着案发现场赶去。

  来到现场那西门鹰咳了一声定下神来问道:“问问还活着的目击证人,和柳慧真一起来的还有什么人?”

  赵虎咳了一声道:“这个大宅一共二十八口人全都死了。不过还有一个唐姓的女人没有死,也没有受伤,只有些悲伤过度的样子。”

  那西门鹰嗯了一声问道:“他人呢?”

  赵虎道:“现在已经被咱们的兄弟安排在悦来客栈暂时休息。”

  那西门鹰点了点头凝视着现场深深吸了口气道:“立刻跟我去悦来客栈。”

  众官差听那唐姓女人如此说忍不住暗暗一凛,纷纷凝目望去却不见西门鹰的脸上有什么不妥。众人摸着脑袋都在思索那个少年是谁。

  那西门鹰沉声道:“你看清楚了那是一个年仅十八岁的少年。”

  唐姓女子咬牙切齿的点了点头,颤声道:“真……真的是一个年仅十八岁的白衣杀手……他的剑好快,我也不知道他为何来杀人?”

  说来奇怪西门鹰从来没有听说过江湖上有这样的一位白衣杀手,难道是柳慧真重金请来的杀手?

  时近黄昏远处传来乌鸦嘎嘎的叫声,西门鹰阴沉着脸带着这些捕快兄弟离开了客栈走进了附近的一个酒馆吃晚饭。

  西门鹰见众人都似傻了一样的坐在那里,忍不住摇摇头道:“这件事并不难办,只要去问问柳慧真的熟人就知道白衣少年是谁了!”

  吃完晚饭西门鹰带着赵虎两个人来到柳慧真的停尸房,查看检视。只见死者死因居然是名满天下的唐门五毒器之首的红莲花。

  赵虎蹲在身旁低声问道:“到底怎么回事怎么会死在唐门的红莲花下?难道……难道那个唐姓女人正是唐门的人么?”

  那西门鹰看了一眼赵虎慢慢道:“你过来看看这人的瞳孔。”

  等赵虎看了柳慧真的两只瞳孔后,西门鹰沉声道:“看出啥了么?”

  赵虎还是不明白只是摇了摇头,西门鹰道:“他的眼底已经有黑丝渗出,这是一种叫做黑寡妇的烈性毒药所致。”

  赵虎惊道:“他是打哪儿来的,又是谁给了他双重打击,用红莲花和黑寡妇来对付她?”

  那西门鹰紧皱眉头忽然道:“这件事情,也许能从那个白衣杀手的身上找到答案!”

  西门鹰对着赵虎沉声道:“你立刻带了我的令牌去请妙手山庄的陆白圣来一趟。就跟他说徒儿找到他最想要见到的柳慧真了,只不过已经是一个死人!”

  赵虎不敢多说什么立刻转身离去,到衙门的马厩里面牵出一匹马来,快马加鞭的赶去西藏,去请妙手山庄的陆白圣。

  西门鹰独自站在那里哼了一声说道:“好小子,我就不信我西门鹰会抓不到你。”

  十天之后,依然没有查到白衣杀手的消息,这个时候赵虎回来了:“西门爷!西门爷!陆白圣大侠来不了啦!”

  西门鹰正在睡觉见赵虎惊惶失措的模样腾的一下站起怒道:“为什么?这件案子师傅不能来,让我怎么可能独立破掉呢!”

  赵虎吓得默不作声的站在那里,过了一会儿西门鹰怒气稍平说道:“到底生了什么事?赵虎你将详细情形都说出来吧!”

  赵虎道:“陆白圣大侠听说是去喜马拉雅山采药去了。我在妙手山庄等了十天,也没有等待他回来的消息……”

  赵虎说完看了一眼西门鹰的脸色,西门鹰闷哼一声说道:“这么说师傅是去采雪山白莲去了!看来没有半年是回不来了!”

  赵虎陪笑道:“是是,属下其实就是这个意思。总捕头,陆白圣大侠来不了,您看是不是应该从别的县城抽调一些人手来啊。”

  他还待说下去只见西门鹰眼睛瞪起道:“我堂堂的安阳县总捕头,难道让我为了破案去央求别的县老爷给我增派人手吗。’”

  西门鹰说到这里重重的哼了一声怒道:“现在还有二十天期限!如果找不到那个白衣杀手,我们一百号人都会被株连九族!”

  众官差见西门鹰心情很坏都吓得不敢吭声。赵虎惶恐道:“这……总捕头这可如何是好啊。”

  西门鹰挥一挥手不耐烦的道:“好啦!好啦!全都出去查找线索去吧,让我静一静。”

  这个时候一个官差走进来道:“总总捕头……安阳县西城离家大宅又发生了命案了,杀人手法和秦兴凡血案如出一辙。”

  西门鹰立刻往外冲去喝道:“快快跟我去到现场!”当下就率领着二十几个捕快朝着西城离家大院快速奔去。

  那离三只是一名更夫向来与人无争怎么会有人要杀他?难道和那一天的秦兴凡血案有关,也许那一天离三看到过白衣杀手的真面目。

  西门鹰走进离家大院立刻说道:“现在人在哪里,快点领我去看!”西门鹰急匆匆的跟着离三的家人赶到了离家后花园。

  西门鹰看了一眼尸体就知道的确是那个白衣杀手又出手了。也认定这个后花园就是第一凶杀现场,只见离三瞪着双眼脸色苍白躺在那里,显然是惊恐过度所致,而他脖子上的致命剑伤却是非常醒目的处在那里。

  赵虎道:“总捕头,你觉得真的是那个白衣杀手又来安阳杀人的吗?”

  西门鹰点了点头,他感觉那个白衣杀手一定还没有离开安阳县,而且此时也许就在附近盯着看自己查案的整个过程。

  西门鹰心道:“现下秦兴凡的案子已经烦得不得了,这个时候又发生这起命案,不知道白衣杀手是否还会继续作案?”他叹息一声。

  不久西门鹰的搭档钱宗也来到现场,钱宗看过离三的尸体后与西门鹰悄悄会商,西门鹰低声道:“钱老您瞧是不是那个人下的手?”

  钱宗皱眉道:“总捕头实不相瞒这个杀手用的的确是当年逍遥子的一剑刺向太阳手法。”

  钱宗继续道:“凶手一剑快捷无比的划过离三的脖子,留下深达数寸的伤口,伤口极细恰好割断了离三脖子上的大动脉,这种用劲的手法除了逍遥子的一剑刺向太阳没有第二门剑法是这般使力的。看来的确是那个白衣杀手又回来安阳县作案了。”

  西门鹰点了点头又问道:“案子已经过去了十天了,那个白衣杀手为什么又要回来杀离三?”

  钱宗面色迟疑欲言又止,后来终于说道:“离三曾经是秦兴凡家里的仆人。”西门鹰听到这里方才恍然大悟。

  西门鹰低声道:“这么说来柳慧真当初来的目的就是要杀光秦兴凡全家满门,所以白衣杀手的下一个目标很可能是秦家仅剩下的那个唐姓姑娘。”

  钱宗仍是左右张望神色不宁西门鹰皱眉道:“你有何难言之隐?还是发现了什么异常诡异之处?”

  钱宗此时忽然神秘的说道:“西门捕头!这个唐姓女子极不简单!却是…却是……”

  西门鹰有些不耐烦说道:“到底是谁啊?难道竟然会是唐门的人吗?”

  钱宗连连点头压低声音道:“的确正是唐门的人……听说曾经是唐门大夫人的丫鬟,后来被逐出唐门的……”

  西门鹰虽然料到三分还是吃了一惊连忙问道:“你此话当真?”

  钱宗点头道:“除非能事先拿下白衣杀手否则如果唐门插手此事了,那就一切都不好办了。”

  西门鹰点头道:“正是!看来今天非抓到白衣杀手不可了!”

  西门鹰大声喝道:“众官差听命!全城搜捕白衣杀手,务必将他找出擒到衙门来!”

  到得第三日上,却依然没有搜索到和白衣杀手有关的任何蛛丝马迹,县太爷沈嘉爵召见西门鹰。

  见到沈嘉爵一脸铁青的坐在椅子上西门鹰暗暗叫苦,沈嘉爵说道:“西门捕头这案子发生至今已有数日了吧!”

  西门鹰硬着头皮道:“是,至今已有十三日。”

  沈嘉爵双目一瞪怒道:“圣上给你三十天日限期,你能够将凶手绳之以法吗?”语气严峻已有责怪的意思。

  西门鹰道:“属下已经查出来漏网的凶手是谁。大人放心西门鹰一定全力侦破此案,争取在限期到来之前将白衣杀手捉拿归案。”

  沈嘉爵哼了一声说道:“你说那是一个穿着白衣的杀手?”

  西门鹰道:“属下问过秦家血案的唯一幸存者唐姓女子,他说柳慧真将那个白衣杀手称作熊倜 。”

  沈嘉爵嗯了一声道:“既然已经知道杀手的名字,你可查出来他的籍贯,家庭背景等详细信息?”

  西门鹰道:“是属下已然一一掌握。”

  沈嘉爵面色稍平微微颔道:“快将资料交上来给我看!”

  西门鹰命人取来自己的记录本交与县太爷。沈嘉爵快速翻阅后问道:“原来这个熊倜却是一个孤儿吗?”

  西门鹰应道:“的确就是这样,他是两年前加入逍遥子的十连营的!”

  沈嘉爵道:“你还有十七天的时间,务必要将它缉拿归案,否则你我的性命都难保全。”

  西门鹰知道京城里的皇上非常重视本案,县太爷才会这样焦急只得道:“属下遵命。”

  西门鹰走出书房,一边行走一边想着师傅不能来自己能求助谁呢,忽然大喜道:“对啊,我怎么忘记了龙翔禅师那个老和尚?”

  龙翔禅是号称江湖十大高手之首,佛法渊深武功修为亦是当今天下首屈一指的,而且她见识广博向他打探江湖之事最是适合。只是那个龙翔禅师喜欢清静西门鹰便只一人孤身前往龙翔禅师隐居在安阳城外寒山寺,去请教龙翔禅师如何能破此案。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他,一剑刺向太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他,一剑刺向太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