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偷渡
一贱男来2018-07-02 01:552,285

  ■偷渡

  如果说,陆白圣的医术排名武林第二,那么武林中就没有人敢说自己的医术第一,那无疑也是一种荣誉。天下希望见到玉豹陆白圣的人当然不少,但除了闪电斧燕啸天,再无人能数十年如一日的陪在陆白圣的身边,今天他却很是喜欢这个断了手臂依然英姿飒爽的少年。虽然他是一个杀手,但是多数杀手做杀手之前都是好人,而陆白圣正是看中了熊倜身上的那一点未泯的善良天性。

  原因却是因为陆白圣依稀认得这个相貌,当年的东厂在朝野之中屠戮太重,被杀的年轻大臣和武林人士不敢正面与东厂交锋,于是请楚留香出头组建了个三万儿郎组织。说是为了覆灭东厂,不惜两败俱伤,阻止东厂继续妄造杀孽,陆白圣知道熊倜就是楚留香的孩子。

  熊倜探出身子看去,只见茫茫的一片大海上,四周望去也没有见有岛屿之类的,不由得奇怪:“怎么还没到目的地,难道还要几天?”忙问道:“伯伯,这里是哪里呀,难道我们还需要在海上呆几天吗?”

  “呵呵”陆白圣笑道:“就快到了,你可看清楚了,以后这就是你的家了。”

  说完双手连动,打出一连串的真气。大船在那片茫茫的海上突然加快了速度闪电般奔驰起来,船上站着的一百多号人,都面露兴奋之色。

  黑色的船桨此时好像机器一样的运动,正在那落日之下发着光,船上的四个主要的人的眼睛里也在发着异样光彩。

  熊倜站在落日下,看着手中的一个草蚂蚱,他的眼睛里好似已没有一丝感情,他是个很知道感恩的人,此时他已没有了任何欲求,没有欲求的时候他显得更加随和,他还有一件事情未了;他坚持要为柳慧真报仇,虽然敌人将是武林中举足轻重的四川唐门。

  有时候要选择退,他知道事情要分轻重缓急,所以他没有立刻去四川,现在他的脸上在笑。在他的笑容中,绝对看不出有一点儿颓废。

  他一下子将草蚂蚱丢在了风中,有了资本才能拥有自信,实在是好人好命,陆白圣交给他一个剑谱——那本剑谱上写着剑圣五式几个字。

  熊倜当然已经从陆白圣的嘴里知道那个剑谱当年是属于西门吹雪的,而西门吹雪的后人此刻就站在熊倜身后,你只要看见熊倜,通常就可以看见西门鹰站在他的后面。

  因为陆白圣让他今后负责保护熊倜的安全,西门鹰是燕啸天的徒弟,而陆白圣是燕啸天的救命恩人,所以陆白圣的话西门鹰无论如何都要听。

  可是他不象熊倜那样随和,也没有熊倜那样讨人喜欢。

  他的脸上总是阴沉的,脸上总带着一种忧愁的表情,有时你会以为他是一尊雕像。好象总是没有一丝感情的样子,而且看起来很冷酷无情。

  但是他觉得熊倜是一个值得让他做出改变的人,他知道熊倜此时需要帮助,而他也真心的想要帮助熊倜。

  现在他看起来就很开心,虽然没有一丝笑容,但是他的眼睛里有些异彩,嘴里喃喃地道:“东海就要到了?”

  熊倜点了点头,他知道西门鹰是在告诉自己,目的地到了。熊倜单臂一挥一下子飞到了船杆上,放眼瞧去远处一座若隐若现的海岛已经看到了大致的摸样。

  西门鹰一呆,便立即再次笑了起来,大笑道:“呵呵呵,熊倜,好轻功呀,你原来的武功就这么厉害我们还不晓得呢!”

  熊倜道:“我是跟着逍遥子练的,他帮我练成了一身本领,想不到我还没来得及道谢呢,他就已经死在了七大门派手中!”

  西门鹰低声道:“你是说‘逍遥子’你居然会是他的徒弟?”

  熊倜悲伤地道:“是的。他教会了我练一剑刺向太阳,让我今生都是受益匪浅了。

  西门鹰的脸色凝重起来:“他的一剑刺向太阳剑法,据说武林中已难逢敌手。想不到你真是他的传人?”

  熊倜道:“是的,你可知道逍遥子的真实身份……”西门鹰道:“又会是谁?”

  熊倜道:“青龙会的第十七杀手!”

  西门鹰,和他身边的陆白圣同时“啊”了一声,陆白圣情不自禁地后退两步:“青龙会!”

  突然间,陆白圣冲天大笑起来:“好!我居然救了一个青龙会杀手的弟子,好,好啊!”

  熊倜一震,连忙解释道:“我跟逍遥子练剑的时候,他已经是青龙会的叛徒了。”

  熊倜看出来陆白圣并没有继续追查自己身份的意思,转过身走到了西门鹰身边。

  “我希望我能尽快的练剑,”熊倜微笑着对西门鹰说道,过了一会才接着道:“加上剑圣五式,我如今有了六招绝招领悟了其中的四招,全都练成了我就能去四川为柳慧真报仇了。”

  西门鹰微笑道:“我是你的朋友,我会帮你练成剑圣五式和你的一剑刺向太阳,我去过一趟四川到时候我还会替你带路。”

  熊倜道:“天外仙、驭剑式、魔鬼荡也是我目前还没有领悟的三招,魔鬼荡为什么明明已经领悟了,却用不出来?”

  西门鹰道:“因为你的心还没有变成魔鬼一样的阴狠。”

  熊倜重重地往地上吐了口口水,瞪眼道:“怎么这样,那我放弃练这一招,我不喜欢狗仗人势,狗眼看人低,我不希望为了报仇放低我的做人准则。”

  看来他对这一招魔鬼荡不但讨厌,而且很疑惑,一代剑圣留下来的剑招怎么需要先拥有一颗阴狠的心。

  因为他是个好人,有自己的为人准则,当然不做坏事不暗中怀恨别人在他看来是一个天经地义的事。

  熊倜又道:“我虽然是个杀手,但我做的事可没有一件是见不得人的,所以我不会为了练会魔鬼荡而让自己变得阴狠的像是一个魔鬼。”

  西门鹰道:“我赞成你做的事,虽然没有魔鬼荡会让剑圣五招威力减半,但是你练会那四招和一剑刺向太阳后,却也不能算太坏,应该足够你复仇了。”

  熊倜道:“唐门最厉害的人是谁。”西门鹰道:“应该是唐三少。”

  熊倜道:“听说他是一个从没有人见过的女人。”

  西门鹰道:“是的,而且我知道唐三少并不是徒有虚名的人。”

  熊倜冷笑,道:“不管他是男人也好,是女人也好,这次我都要去找他要唐锲的人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他,一剑刺向太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他,一剑刺向太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