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丢失剑谱
一贱男来2018-07-06 03:102,604

  ■丢失剑谱

  “我一定要找到我的妈妈,我还要问她为什么这些年一直躲着不肯见我。”夏芸暗自下了这样的决心。

  回到客栈,夏芸忆起与熊倜相遇的那一天,自己被那些锦衣卫追杀,夏芸到现在也没想明白锦衣卫为啥追杀自己。

  忽然听到熊倜叫她,匆匆转身一看,熊倜一膝跪地,唯一的一只左手上拿了束野花,正在深情脉脉的看着她,而西门鹰则是颇为尴尬的站在一旁,夏芸有些不知所措,夏芸又是好气,又是好笑,“大白痴,唉!好浪漫的场景……”

  饶是夏芸聪明多智,此刻也没了主意,只得伸出一只手接过了熊倜手中的鲜花。

  众目睽睽之下夏芸居然笑了,在一片叹息声中,她接过花朵,与熊倜挽手而去,让那些围观的人都感到惋惜不已。

  “那么美的一个姑娘,怎么会爱上一个只有一只手的少年?”

  才走出去没两步,西门鹰便追了上来,本来飘浮在云端的熊倜,一下子便显得有些不自然了。

  忽然他们看到自己的房间被人翻过了,难道是遇见了小偷,熊倜望着眼前的一片凌乱,目瞪口呆的站在那里。

  忽然,床铺间爬出一条蛇来,那条眼镜蛇身体突然往后一缩,蛇尾猛一拍地,箭一般向夏芸面门飞来。

  夏芸惊叫一声。只见白光一闪,熊倜的七星剑出手一剑斩断了那条蛇的蛇头。尽管如此,夏芸还是吓得脸色苍白,胸口不停起伏。

  这时,一粒乌黑的珠子正好追到她的眉心处,看起来眼看就要爆炸将夏芸炸的一点骨渣都不会剩下。

  西门鹰连忙一手将夏芸拉到身后,一手打出一股内劲让那粒珠子盘旋着飞向了左边,道:“江南霹雳堂的霹雳珠,看来偷袭咱们的不是普通人。”

  夏芸睁大了眼睛:“难道有人想要杀死我?”

  熊倜笑道:“难道是那个卖花的老人,你想想过去曾经见到过这样的老人吗?”

  夏芸摇头道:“不……他既然是坏人,一定是想要杀我来获得雇主的金子。”

  熊倜笑道:“那倒不一定。”

  夏芸又是摇摇头,她皱着眉想了一会,突然道,“不如……哥哥,我们赶快离开这里吧?”

  熊倜笑道:“为什么?难道你已经害怕了?”

  夏芸摇了摇头,疑惑的道:“为什么那些人想要杀我呢?”她的神情中一片纯真,仿佛在说着一件最让他苦恼的事情。

  熊倜淡然道:“也许她只是一个做生意的人。”

  熊倜轻叹一声,道:“作为杀手,有时候是不会问为什么杀人的。”

  夏芸脸色微变,咬牙道:“无论如何,今天的事情我都不会善罢甘休!”

  熊倜道:“他也许是来偷东西的。”

  夏芸道:“难道你们身上带了什么珍贵的东西?或者什么武功秘籍之类的?”

  熊倜点了点头,心中想着难道那些小偷是为了自己的那两本剑谱,这两本剑谱一本是逍遥子给自己的一剑刺向太阳剑谱,一本是陆白圣给他的剑圣五式秘籍,不知道此时这两本秘籍是否还在自己的包裹里面。

  “究竟是谁,居然敢偷我唐门五小姐的东西?”夏芸暗骂道。

  “先不急着去唐门了,我们先在这座城市找到这个可恶的小偷再说。”

  “西门鹰大哥,你怎么看?”

  “嗯!”

  这件事情绝不是普通小偷干的,夏芸决定先听听西门鹰的意见。

  “我感觉这事很复杂,绝没有那么简单,但是想来想去还是想不出来究竟是谁做下的。”

  西门鹰小心控制情绪,冷然道:“虽然那个人使出来的伎俩是江南霹雳堂的手段,但是也许会是唐门的人做的吧?”

  “绝对不是,怎么会是唐门的人呢?”

  “咦?”

  “哦,我是说,唐门的人怎么会知道我们要去唐门?”

  夏芸正色道:“我觉得这件事情很可能是锦衣卫干的,你看看这几个脚印,分明是锦衣卫的官靴留下来的。”

  “大哥你也觉得是锦衣卫做的吗,都怪我一点也不细心,居然会怀疑是江湖上的小毛贼做的了。”

  “可是,从另外一种角度看来,又不像是锦衣卫做的,对了你们看看你们可曾丢了什么最重要的东西!”

  夏芸顿了顿,说道:“西门鹰大哥,我想,还有另外一种可能,就是有人穿着锦衣卫的靴子作案,是吧!”

  “的确有这种可能性……”

  西门鹰说完后就默然不语,其实,这些东西,她并非真的在意,在朝夕相处的那段时间里,西门鹰确实为熊倜的独特气质,所吸引,只是,她始终想不通,为何熊倜和夏芸会走得这么近,因为找不到答案,所以西门鹰对此事始终保持着足够的戒备心。

  “大哥,我的一剑刺向太阳剑谱和剑圣五式剑谱真的不见了。”

  “那些人就是为了得到这两本剑谱而来的吗?”

  看来这件事情变得更加复杂了,西门鹰这样想着。

  “你在想什么。”

  看到西门鹰低着头站在那里一言不发,熊倜却是有些失落,心情不好,他出去买了两壶酒来。

  喝的酩酊大醉的熊倜身上,有一股更加浓郁的江湖气味,让夏芸似乎已经看得呆了。

  “真……真是的,怎么喝了这么多酒呢。”

  熊倜挣扎着起身,却是没什么力气,差点摔倒在地上,这个时候软玉温香,撞个满怀。

  “熊倜,我扶你进你的房间去吧!”

  夏芸把熊倜搀扶起身, “我一定要找到我的剑谱。”熊倜的声音听来有气无力,却掩不住心底的愤怒。

  城外的一座破庙之内,夏芸满脸不悦,看着眼前的两个唐门弟子,眼睛里面冒出一股火光来。

  “想要找回剑谱本是小事,以五小姐的身分,我们自当尽全力办这件事情。”

  “哼!那你现在告诉我你们打探回来的消息如何?”

  夏芸冷冷道:“你不会是想要告诉我,你们也不知道偷剑谱的人是谁吧?”

  “这个的确是这样,我们唐门的弟子都说不知道这件事情。”

  唐街忿忿不平,凭他“唐门十八铁卫”之一在江湖中的地位,这女子居然敢这样的训斥自己!

  实在不明白,为何掌门人唐三少当上掌门之后,还会对前掌门的女儿这样礼遇有加。

  “如果小姐没有别的事情,那属下就告辞了。”

  “这斯竟练成了清风赶月身法!”

  看着唐街离去的身法,夏芸不由得心下一惊。

  知道此功厉害,夏芸玩玩想不到,自从唐三少执掌唐门之后,唐门弟子的进步这么快。

  那个唐三少,真的是有什么野心的人吗?

  “夏芸……”

  又喝了两壶酒,意识逐渐模糊,这是熊倜昏迷前的最后一个念头。

  “最近城里面好像小偷很多啊。你看看黎家大院丢失了一个白玉雕龙,张家大宅丢失了一个胭脂瓶!”

  西门鹰看着刚买的瓦报,飞快地将瓦报上的内容大声的读了出来。

  “唉!不知道偷我的剑谱的是不是也是这伙人。”

  熊倜道:“这么看来,那些人应该已经不再这个城市了,刚刚做完案子,应该已经远走高飞了,是吧?”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他,一剑刺向太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