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了四个危险,成了齐国王后下
史遇春2018-06-21 17:092,988

  作者:史遇春

  下

  来到王宫接待处,钟离春对专门管理来访者的公务人员说到:

  “这位官爷,您好!烦劳您去向我们尊敬的国王通报一声,就说我是咱们国家找不到对象的一个女子。因为听说我王圣明,道德高尚,爱惜才俊,不以貌取人,所以,我前来自荐。请您对大王讲,就说我愿意在我王的后宫之中,做一名姬妾,以备我王日常扫地、洒水,清理卫生之用。还请官爷进去向我王禀报一下,就说我现在就在齐国司马门外跪地叩头等候,希望我王垂怜,答应民女的请求!”

  这位负责接待的公务人员没有什么架子,他也没有强行索要小费,他更没有取笑钟离春。钟离春说明来意之后,公务人员就进了王宫,向齐宣王禀报了钟离春自荐要求进入后宫的事情。

  负责接待的公务人员进去禀告齐宣王的时候,这位齐国的国君正在渐台(在今湖北省江陵县东)之上饮酒宴乐,君臣们喝得兴致正浓。

  齐宣王的侍从与臣子听说有一女子自荐,要入齐王的后宫做姬妾,他们都不禁掩口大笑,一起说到:

  “竟然有这等的奇事,看来,这位女子真是天下少见的厚脸皮啊,她肯定不知道什么叫做羞耻吧!”

  齐宣王酒喝得有点上头,正好想找点乐子。他想着,有这么一位女子作为宴乐的趣材、笑料,也是挺难得的。于是,齐宣王命令负责接待的公务人员把钟离春请到了渐台。

  钟离春到了渐台之后,齐宣王差一点就没吓晕,他心中想到:

  哎呀呀,这天下,竟然有如此丑陋的女子!

  齐国的臣子们,也给钟离春的相貌吓得不轻。

  但是,大家都是场面上的人,也都有个分寸,并没有因为钟离春的容貌问题而当场失礼、失态。

  齐宣王让人给钟离春看了座,他问钟离春道:

  “这位女子,很早以前,已经故去的齐王,也就我的父亲,他已经为我婚娶过了。现在的齐国的后宫之中,我的妃嫔早已全部就位,并没有空缺,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

  “今天,您不辞辛苦,来到齐国的王宫,说是要做我的姬妾。我倒是想问问您:您这么大年纪了,在乡村山野之中,普通的男人都不愿意娶您,您却想对一国之君、万乘之主进行请托,想备位於齐国的后宫,这不是很难让人理解吗?我想问问您,您究竟有什么样的奇能异才,才会生出这样不经的想法?”

  钟离春回道:

  “大王说得很有道理,问得也很合情。民女想告诉大王的就是:我没有什么奇能异才!我之所以这样做,就是打心底里特别景仰倾慕大王您的的仁义与美德。”

  齐宣王接着说道:

  “好吧!既然您这样讲,我也就没话可说了。但是,我还是想问您一下,您有什么擅长的没有?或者,您的特长是什么?”

  钟离春想了半天,然后说道:

  “非要找个特长出来的话,那么,回大王的话,我曾经学过隐身术,我善于隐身。”

  齐宣王听钟离春这么一说,忽然就来劲了,他说道:

  “隐身啊,好好好!这个技能,我很有兴趣,也很想见识见识。您能不能当着我的面,演示一下呢?”

  齐宣王的话还没有说完,钟离春立马就不见了。

  齐宣王大吃一惊,他马上派人找出《隐书》,按照里面教习的口诀咒语读过来、读过去。可是,那些个口诀咒语根本就没有一丁点的作用。然后,他又前进后退,用手在钟离春起坐的周围推来拉去,他碰触到的,只有周围的空气。钟离春在哪里,根本就没有踪迹。

  到了第二天,齐宣王还想着昨天发生的事情。于是,他就派人到钟离春的住处,把她召进王宫。

  齐宣王还是对钟离春隐身的事情非常感兴趣,就不断问她隐身方面的各种问题。

  但是,钟离春没有回答齐宣王,只字不提隐身那茬。只见她眼睛往上面看着,紧紧地咬着牙齿,把手举得高高地,然后拍打着自己的膝盖,口中念念有词道:

  “危险了啊!危险了啊!危险了啊!危险了啊!”

  一边重复自己的动作,一边重复自己的话语,钟离春就这样重复了四次。

  见钟离春如此怪异的言行,齐宣王真是一头露水,他不知道钟离春这样的言行有何深意,就恭恭敬敬、小心翼翼地问钟离春道:

  “钟女士,您这是什么意思啊?请您明示,我愿闻其详!”

  钟离春停下来,对齐宣王说道:

  “当下,大王身为齐国的君主,拥有齐国全境的土地,但是,大王您知不知道:齐国的西边,有一个大患,那就是推行连横政策的秦国;齐国的南面,有个强大的楚国,那是齐国的仇敌,对齐国虎视眈眈;这是齐国的外部的危机所在。大王您知不知道:齐国的内部,奸人聚集,这些小人围在大王的身边,只知道谄媚逢迎,导致齐国的民众对国家没有向心力,不愿意真心依附国家,不愿意真心拥戴大王。”

  “大王您和我同岁,算来也已经四十岁了。大王有强壮的儿子,却不愿意立他为太子。大王有一国的臣民需要照顾,却把全部的心思和精力都放在后宫姬妾的身上。大王只会按照个人的喜好行事,而不考虑家国民众;大王对于自己不感兴趣而攸关齐国大政的事情视若无睹。试问,一旦齐国山陵崩塌、大王弃世之后,那么,齐国的江山社稷要依靠何人?这是齐国的第一大危险!”

  “大王很喜欢在渐台饮酒欢宴,竟然把渐台建得有五层之高,大王高高在上,民众需仰视才可见天颜;大王身边的珍宝无数,什么黄金、白玉、琅玕、翡翠、珠玉、璇玑等,随处可见;宫中的各种帘幕装饰,联络成片,眩人眼目……大王的这些物质供养,全是老百姓的血汗,为了大王的物质欲望,民众苦不堪言、身心疲惫。这是齐国的第二大危险!”

  “如今齐国的真实情况是:贤能的士、有志向的人,都不愿意出来做事,都不愿意在朝为官,他们都深深地隐居在山林之中。再看看大王身边的人,哪一个不是拍马屁的高手,哪一个不是阿谀奉承的能人,奸邪虚伪的人都济济站立在朝廷之上,那些想进直言、欲说真话的人,根本就没法进入朝廷,通达天听。这是齐国的第三大危险!”

  “大王整日沉湎於酒色之中,白天玩不够,晚上还要加班玩。您看看齐国的朝廷,那些唱歌的、演戏的,那些个舞女、歌姬、乐师、艺人,整天在台面上纵横驰骋、在台面上大放厥词、在台面上毫不顾忌地张口大笑。大王对外,不好好稿外交,和诸侯国之间没有礼尚往来;大王对内,也不坚持国家的法律和制度。这是齐国的第四大危险!”

  “所以,我会一直说:危险了啊!危险了啊!危险了啊!危险了啊!”

  听了钟离春的话,齐宣王面色发红,汗流浃背,羞愧异常,他长长地出了一口气,大声叹息道:

  “真是透彻啊,无盐君的话一下子就刺到了我的痛处。真是可惜啊,我这么晚才听到这样的真心话!”

  注意这里,齐宣王对钟离春已经非常尊敬了,称呼她为“无盐君”。

  于是,齐宣王拆掉了渐台!

  于是,齐宣王罢斥了女乐!

  于是,齐宣王呵退了谄谀!

  于是,齐宣王去掉了雕饰!

  于是,齐宣王精选了兵马!

  于是,齐宣王充实了府库!

  于是,齐宣王打开了王宫的四个大门!

  于是,齐宣王广开言路,招纳直言!

  于是,齐宣王连细节和角落的问题都认真对待和讨论。

  齐国选择吉日吉时,册立了太子。

  经过和母后商量,齐宣王拜无盐君钟离春为齐国的王后。

  此后,齐国大治,民众安康。

  这一切,全是钟离春的功劳!

  君子人等都夸赞钟离春为人正直、正派,说话有条理、言辞有深意。

  《诗经》上说“既见君子,我心则喜。”

  这就是说钟离春这一类奇人吧!

  虽然“极丑无双”,但是“福慧双全”,天下的男子、女子,请记住:

  “好色”只是一时的;

  “好德”才是万世的!

  (全文结束)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极丑无双钟离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极丑无双钟离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