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朵浪花 我一直都在(2)
ALi2019-05-27 12:004,282

  第十三朵浪花 我一直都在(2)

  叶葵站在急救室外,看着医生正在给宁末言不紧不慢的做着进一步的检查,一颗悬着的心才慢慢落了下来。

  孙曦焦急的站在门口来来回回的转着圈圈,身上还是湿漉漉的一片,顾不上换衣服,叶葵只能将随手拿到的外套披在她身上,但不只是因为害怕还是寒冷,孙曦的身体一直在微微的颤抖着。

  不多一会儿,医生推门走了出来。

  “艾院长,宁末言他怎么样?”孙曦连忙迎了上去。

  艾院长望了一下站在旁边的叶葵,叹了口气回答道:“没事,休息一下就好。”

  “谢谢!”

  轻轻推开门,宁末言静静地躺在病床上,头发还有些湿漉漉的,脸色也比平时还要苍白。

  “宁末言?”面前的人虚弱的仿佛一碰就会碎,叶葵小心翼翼的上前:“你还好吧?”

  “吓着你们了吧?”宁末言扯出一个微笑:“没想到游泳的技术退步了。”

  “你还说?你到底是着了什么魔?那是湖唉,又不是你家游泳池,有直接往里跳的吗?”

  见他还能开玩笑,叶葵的心稍稍放松了些,眼泪却又掉了下来:“我们都被吓死了!要不是孙曦来得及时,我看我也只有跳下去陪你了!”

  宁末言的苍白的脸上浮现一丝红晕,似乎对被叶葵的话触动,想要开口说些什么里溢出一串轻咳。

  “没事吧?”孙曦连忙上前,轻轻拍抚着宁末言的背。

  看着叶葵瞬间紧张起来的小脸,宁末言连忙摆摆手:“没事,只是有些着凉,休息一下就好。”

  然后,宁末言静静地瞅着叶葵微笑,举起右手,张开握得紧紧的掌心。

  卷曲着的手指紧紧地握着的是护身符。

  孙曦认出护身符是上次九仙山之游回来后,宁末言特意找人定做的,但也不禁有些气结,就算护身符再珍贵,也犯不着差点把命丢掉啊。

  可是宁愿丢掉性命也要找回来,应该对他有重要的意义。

  孙曦刚想开口询问,宁末言便先开了口:“你不是问我,如果有一天我发现你不是想象中的那个你怎么办吗?”

  叶葵有些不解,抬起满是泪痕的脸望着宁末言。

  宁末言伸手打开护身符,从里面拿出一张折叠的很小心的纸,护身符外面不知是什么做的,在湖水里泡了半天,那张纸依然完好如初。

  孙曦看见面前的叶葵脸色瞬间变得苍白,知道一定与叶葵有关,不知为什么心中却忽然泛起丝丝痛疼,静下心来寻找时,却又不见了踪影。

  “你……一直留着?”叶葵的目光直直的盯着宁末言手心的纸条,喃喃的开口问道:“,就只是一张纸而已,你就是为了它?”

  她认得那张纸,确切的说那是半张纸,是那次她在九仙山求来的‘吉签’,随手送给了宁末言。

  可是没想到,宁末言却把它看得那么重要。

  “没错,或许对你而言,这只是一张普通用的纸。”宁末言唇角有淡淡的笑意,仿佛春风般淡薄:“对我来说是比生命还要重要的东西。”

  “因为……”

  “有一个人,将她生命中的东西与我分享。”

  只要握紧这张薄薄的纸片,就仿佛能感受到那天黄昏下那个人的体温,足以融化一切的温暖。

  “没关系。”叶葵从口袋里掏出自己将刚刚收好的大吉撕成两半,将其中一半递给宁末言:“我的大吉分你一半,这样,我们俩个人最不济也是个小吉吧!”

  宁末言的唇角弯起好看的弧度,湿漉漉的眼睛里满是沁出水来的温柔。

  “无论是什么样的你,或者你会变成什么样子,在我的记忆里,永远都是将签文分我一半的你。”

  叶葵无精打采的往家走,眼前宁末言苍白的脸色挥散不去。

  “或许对你而言,这只是一张普通用的纸。但是,对我来说是比生命还要重要的东西。”

  “因为……”

  “有一个人,将她生命中的东西与我分享。”

  “只有你。”

  “无论是什么样的你,或者你会变成什么样子,在我的记忆里,永远都是将签文分我一半的你。”

  她还记得,当初宁末言接过那半张签文时,脸上的表情像是受到表扬的孩子,满足而又兴奋。

  一种强烈的感觉压了过来,是那么沉重,几乎让人喘不过气来。

  “我回来了。”

  尽管今天发生了那么多事,但还是比平日里要早很多,饭馆里的人已经不少了,叶葵到后面套上围裙,便直接出来帮忙。

  当她看见面前的人时,忽然有种做梦都感觉。

  “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早?”

  那人边帮忙上菜,边微笑着问道。

  “晓晨学长……”

  没错,面前的正是失踪了整个假期的段晓晨,此刻他正急着店里的围裙,熟悉的做着杂活。

  “啊呀,小葵你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早?”叶妈妈从厨房里端菜出来,看见叶葵回来了很是惊奇。

  “晓晨学长,你怎么会在这里?”顾不上回答妈妈的话,叶葵焦急的询问道。

  “你的同学也一个假期都在这里啊。”叶妈妈望向段晓晨的眼里满是赞许:“他说你的工作很重要,又害怕我们店里忙不过来,所以才来帮忙的。”

  “可是……”叶葵有些纳闷:“我怎么一点也不知道?”

  “是你同学不许我告诉你,害怕你会分心!”叶妈妈责怪道:“事实上要不是你今天忽然提前回来,这孩子一到点就又走了,还是不想要你知道。”

  “伯母,您太客气了。”段晓晨熟练地将面前的桌子收拾好,将用过的餐具送进厨房:“这是我应该做的。”

  “怎么会,你可真的是帮大忙了!”

  面前段晓晨还在和妈妈相互谦让,叶葵却已经听不见任何声音了,眼前的一切忽然变得模糊起来,让人看不清楚。

  等到妈妈被前面的客人叫走,叶葵上前从背后轻轻拥住了正在洗碗的段晓晨。

  “谢谢你。”

  段晓晨一愣,停住了手上的动作,却没有挣脱叶葵的拥抱。

  “谢谢你。”

  段晓晨并没有开口,只是那么任由叶葵的泪水浸透了自己的衣衫。

  “谢谢你,学长。”

  叶葵一句一句的重复着,除此之外她也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

  “真的,谢谢你。”

  “有那么重要吗?”

  良久,段晓晨忽然开口,声音中带着丝丝悲凉。

  “宁末言他有那么重要吗?”

  孙曦帮宁末言将换洗的衣服带到医院,还没走到门口就听见艾院长的声音。

  “出院?你开什么玩笑?”

  孙曦皱了皱眉,有些不解,昨天艾院长不是说宁末言没有多大的问题吗?干嘛反应这么大?

  “不可能!”艾祥真想把宁末言的脑袋撬开看看里面到底是什么:“你不会把我骗你女朋友的话当真了吧?”

  宁末言轻咳了几声,脸上有些不正常的潮红,闷闷的回答:“我会好好吃药的。”

  “这不是你吃药就能解决的问题。”艾院长一本正经道:“你这次跳进湖里,已经引起了轻微的肺水肿,必须要卧床静养。”

  “对啊,少爷您听艾院长的话,好好在医院休养一段时间吧。”肖叔也在一边劝道。

  “宁氏年庆在即,我怎么可能呆在医院里?”宁末言自顾自的合上面前的电脑。

  “末言,你这次溺水情况很不乐观,光是肺部感染就可能要了你的命。”艾院长望着宁末言语气凝重道:“身体是你自己的,只有我们在一边干着急是不可能变好的,需要你的配合。”

  “我会配合的。”宁末言直截了当的回答道:“但不是在病床上。”

  “我已经允许你在病房里办公,你也几乎把整个办公室都搬过来了。”艾院长不解道:“既然如此你为什么执意要出院呢?”

  “少爷,你就听艾院长的劝吧。”肖叔苦口婆心的劝道:“肖萌快要回来了,公司的事情他可以帮忙处理。”

  “你们不用劝了,我已经决定了。”宁末言面对两人的狂轰滥炸面不改色。

  “你……”艾院长一气之下口不择言:“好,好,反正受罪也是你受,我们管不着!”

  “艾院长……”一旁的肖叔连忙跟在夺门而出的艾院长身后。

  “事到如今,还能怎么办?”艾院长表面上一肚子气,但是还是很担心:“我会安排专家24小时随时待命。”

  “一些医疗器械……”

  两人一边商量,一边走远了,丝毫没有注意到门口的孙曦。

  孙曦叹了口气,推门走了进去。

  依靠在床头的宁末言把手捂在唇上,压抑不住的咳嗽,刚刚那番争论,仿佛耗尽了身体的能量。

  打过招呼后,孙曦没有将换洗的衣服挂进衣橱,直接放进了行李箱,反正这间病房呆不久。

  “是为了叶葵吧。”

  良久,孙曦停住了手上的动作,开口问道:“你是害怕她担心不是吗?”

  宁末言没有回答,但也没有反对。

  得到自己意料中的答案,孙曦恢复轻快的语气,边整理面前的行李,边笑道:“你们两个到底在害羞什么?”

  宁末言的手指停在了键盘上,似乎再听。

  这两个人,一个想爱不敢,一个似懂非懂,真的是急死人了。

  “你们两个明明对对方都有感觉,干嘛像个小孩子一样藏着掖着?”孙曦忽然觉得有种异样的感觉,仿佛胸前压着一块巨石,沉重的喘不过起来:“那个笨蛋可是迟钝的很,如果你不先开口的话,说不定这一辈子她都不会察觉。”

  “那样做……”宁末言眼中有光芒闪烁:“就会成功吗?”

  “在你没有打开窗子以前,你不知道外面是晴天还是阴天。”孙曦走到窗前,伸手拉开窗帘,温柔的日光洒了进来:“也许会是阴雨密布,但是一定会有放晴的一天。”

  淡淡的阳光洒了进来,将一切罩在了朦朦胧胧的金色中,透过那朦胧的阳光,宁末言有些看不真切。

  窗前的人转过身来,带着淡淡的微笑。

  “但是,如果不打开你就只能活在等待中。”

  第二天,孙曦一早就来到医院,推开门见宁末言居然坐在床头上浏览着电脑,不禁有些奇怪,但还是站在一旁静静的等候。

  宁末言一直在电脑上敲敲打打,偶尔咳嗽两声,并不时的皱着眉头,这个表情他以前并不常做,甚至可以说几乎没有,可是最近……

  孙曦心中有些不安,最近的宁末言太奇怪。

  有的时候会忘东忘西,甚至连开会的时间和内容都记不住,有时候也会一反常态的冲动,就像这次,居然直接就跳进了湖里,差点丢掉一条命。

  可是大部分时间是正常的,孙曦抬起头望着面前的宁末言,在心中安慰自己,也许是太累了吧。

  宁末言完全没有察觉到孙曦的存在,只顾着面前的电脑,脸上的表情异常的的丰富,看得孙曦心里暗自惊叹。

  忽然,宁末言孩子气般的推开面前的电脑,一脸的挫败,可能动作太激烈扯得咳嗽得更厉害了。

  孙曦忙上前拍拍宁末言的后背顺气,并帮忙倒了杯水:“少爷,有事情回家再说吧,司机在外面等急了。”

  宁末言这才注意到孙曦,听完她的话歪头皱眉,样子居然还有几分可爱。

  “回家?”他不解的喃喃道:“我是不是又忘记了什么事情?”

  孙曦正在收拾东西的身影一顿,转过身一脸的无奈:“昨天是你吵着要出院的吧!把艾院长气到不行,怎么?今天想反悔?”

  宁末言顿时恍然大悟,有些不好意思:“我真的忘记了。”

  “你太累了,真的应该好好休息一下了。”孙曦掩住心中的不安。

  宁末言边换衣服,边轻轻地叹了口气。

  “或许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遗失的记忆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遗失的记忆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