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葡萄灰2018-08-14 21:503,060

  严寅亮等人在走廊里都听见了秦素兴奋的叫嚷声和谢占隽应和的声音,严寅亮一拐一拐地加快速度,在众人到来前率先进了病房。

  “秦素,我们看你来了!”

  “哦,谢PD还在啊。”

  秦素朝他笑道:“你来看,我排第二十名!”

  严寅亮咳嗽几声,盯着秦素挽着谢占隽的胳膊看,秦素这才后知后觉,忙不迭松开手。

  “你们聊。”谢占隽泰然自若地站起身,拿起手机,面色如常地出了病房。

  谢占隽走后,严寅亮立刻敲了秦素的头,秦素吃疼地看着他,严寅亮那充满异域风情的俊颜摆出一个凶巴巴的样子,低声道:“你们还真不忌讳!”

  “我们什么事都没有啊!”秦素双手抱着脑袋,水一般的眼睛可怜兮兮地看着严寅亮。

  严寅亮坐在床沿歇脚,说:“昨晚谢PD为了你连节目都不录了,亲自把你送到这里,你知道吗!”

  “啊?”秦素惊愕地看着严寅亮。“你骗我的吧?”

  “我骗你做什么?”严寅亮瞪着秦素,“后面的节目是王珉豪导师上去主持的,到时候节目一播你就知道我有没有骗你了,哼。”

  秦素若有所思地低下头去。

  “现在大家只觉得谢PD对练习生上心,还没怀疑到你们的奸情上去。”严寅亮凑近秦素耳畔,低声说,“你记得避嫌!”

  门外的脚步声愈趋愈近,严寅亮复又坐好了,用正常的音调问:“怎么样,好些了吧?”

  秦素心不在焉地点点头。

  《代号魂斗罗》组的人除了张子齐,其他人都来了,围着秦素说这说那,说了大半天才走了。

  后来谢晋也来了。

  秦素偏头看着谢晋的耳朵,谢晋笑着摸了一下,说:“我真没事,昨晚宋睿强拉着我看医生了。”

  秦素摸了摸谢晋的耳朵,从远到近说了几句话,测试谢晋的耳力,谢晋真的全答对后,她这才略略点点头。

  “可是我还是毁了你的表演。”

  “说什么呢!”谢晋没好气地揉了揉秦素扑棱乱飞的短发,秦素都晃了一下,“要怪也是怪张子齐啊。”

  提起张子齐,秦素心里就堵得慌,早知道他会害了谢晋,她怎么也不会帮他圆谎的。

  “你和张子齐到底是怎么了?”谢晋一边给秦素削苹果,一边说,“你们之前关系很好的呀,你老在我耳边子齐长子齐短的。”

  四下无人,秦素拉过谢晋,低声说:“他脚伤是假的,故意的。”

  谢晋看了秦素一眼,竟然没有惊讶,把苹果递给秦素后说:“以前我参加《PICK ME》的时候,节目组里也发现了这样的事情。”

  秦素咯嘣咬了一口苹果,含糊问:“后果怎样?”

  “那个选手的票数飚涨啊。”

  “节目组没有揭穿他?”

  谢晋摇摇头,如画的眉眼间带着了然,不一会儿,他又问:“张子齐这事,还有谁知道?”

  “练习生里就你跟我。”秦素愤愤不平地啃着苹果,又说,“都怪我笨,当时在医院我答应他圆谎。”

  “宁得罪君子,不得罪小人。张子齐这个人你以后离他远点。”谢晋俯身过来,就着秦素的手咬了苹果的另一面,咔擦咔擦地吃了一块。

  “咳咳。”

  谢晋和秦素往声源处看去,门口的宋睿站姿挺拔,带着挂链眼镜,正冲着他们微微笑,但不知怎的,秦素莫名觉得冷。

  宋睿说:“编导姐姐让我来问你,身体怎么样了,明天组里要带我们去玩。”

  秦素不过是低血糖外加休息不够,睡了整整一天,整个人都精神多了,一听节目组要带大家去玩,当然说没事。

  当天节目组还给练习生们发了各自的手机,大家上网冲浪,不一会儿都在讨论当前的实时排名。

  张子齐彩排时受伤的消息已经被节目组当作话题提前放出,张子齐的票数飙升。

  “哇,子齐,你飚到第九啊。”曾宁又羡慕又酸地说,“摔一跤就能到出道位,我也想受点伤了。”

  张子齐不好意思地笑笑,似乎没嗅出曾宁话里的酸味。

  “第一名一直是宋睿啊,宋睿实在太厉害了。”

  “谢晋也不差,一直是第二。”蔡正宇压低了声音,嘲讽道,“在这节目没靠山,只能做万年老二了?”

  秦素在车里站起来,双手叠在靠椅顶上,皮笑肉不笑地看着左前方的蔡正宇,问:“正宇,你排第几啊?”

  蔡正宇冷哼一声,说:“肯定比你靠前!”

  曾宁也噗嗤笑了,但很快,他们的笑声便停了下来。

  蔡正宇看着自己在90-100的名次徘徊,脸色难看极了。曾宁的排名也非常不理想,差点没把水果手机抠掉。

  接下来的户外节目游戏中,曾宁和蔡正宇都无心参与,远远缀在众人身后,摄像大哥都没跟着他们。

  两个人把《偶像练习生》的几期节目全看了,一下就明白自己排名靠后的原因。

  “秦素是第几名?”

  “五十九!”蔡正宇说,“正好能晋级的名次!”

  “节目组也太过分了,把我剪成一个拉踩秦素又没秦素有实力的人。”蔡正宇愤愤不平地坐在台阶上,垂头丧气地,“还把测评的视频放进去!这哪里是在给我镜头,是在给我黑粉镜头!”

  曾宁也好不到哪里去,节目虽然把他和秦素battle舞蹈的内容如实放进去了,但弹幕里的人却没几个被他PICK的,都在讨论秦素!

  “我们俩分明就是在给秦素当踩脚板!”曾宁脸色阴沉到极点。

  再过几天就要截止投票,要淘汰人了,以他们现在的九十几的名次,再加上相当于黑料的节目,他们这次铁定要被淘汰了。

  曾宁和蔡正宇对视一眼,曾宁说:“就算我们被淘汰,也不允许秦素晋级!”

  蔡正宇重重点头。

  这两人口中的秦素,此时正惨白着脸从过山车上下来,跌跌撞撞地跑出重围,坐在沿街的长椅上。

  不能玩游戏的严寅亮和张子齐坐在她身旁,严寅亮笑着勾了秦素的脖颈,摁着她的肩膀,嘲笑道:“拜托像个男人行不行。”

  我本来就不是男人!

  秦素拍打着严寅亮粗壮的胳膊,愤愤道:“我就不信你没怕的东西!”

  严寅亮骄傲地宣称:“老子天不怕地不怕。”

  工作人员在远处支了个摊子,严寅亮一旁的张子齐眼巴巴地看着,严寅亮就指着那摊子,说:“你去给我们拿点吃的来。”

  秦素撇嘴道:“自个儿去!”

  “我们是伤号。”严寅亮推了秦素一把,秦素不情愿地走了过去。

  正巧守摊的是经常照顾他们的编导姐姐,秦素问:“姐姐,严寅亮的个人资料里有没有说他怕什么啊?”

  编导姐姐摇头,给了她三支广告商品牌的矿泉水,突然眉头一皱,说:“我之前看过他的个人视频,有个弹幕说他怕老鼠。”

  秦素计上心头,到小卖部买了只假老鼠,藏在袖子里。

  递水给严寅亮时,那只假老鼠就扑棱扑棱掉出来,趴在严寅亮的腿上,秦素正暗叫不好露馅了,那严寅亮一声惊魂尖叫把她吓了一大跳。

  秦素还没反应过来,严寅亮就一拐一拐地跑开了,脸色惨白。

  “哈哈哈鹅鹅!”

  那样子真是滑稽极了,秦素和一旁的张子齐捧腹大笑,摄像大哥都追上去追拍严寅亮。

  秦素笑累了就做在长椅上等严寅亮回来,张子齐挪着屁股坐过来,秦素瞬间冷下脸,正要走开,张子齐说:“秦素,你好像和谢PD关系很好啊。”

  没有摄像在,秦素无畏地翻了个白眼。

  “你还是不打算原谅我?”

  “秦素,秦素……”

  秦素不耐烦和他说话,瞧见了谢晋的身影,笑嘻嘻地跑上去。

  长椅上的张子齐脸色阴沉到极点,喃喃道:“得意什么,要不是看在你和谢PD的关系份上,我连瞥你一眼都没兴趣!”

  当晚回去时,大家都玩得很尽兴,窝在车里还带着笑。

  忽然不知谁叫了一句:“你们看网上。”

  秦素迷迷糊糊被叫醒,摸出手机打开软件一看,嘴角的笑容便扑簌簌地掉了下来。

  蔡正宇发了微博,控诉秦素欺辱张子齐,还附上了今天张子齐想讨好秦素的偷拍视频。而曾宁则转发微博,透露张子齐受伤后,《代号魂斗罗》A组第三次修改舞蹈,舞蹈白痴秦素非常生气,进而迁怒张子齐。

继续阅读:第二十二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全民制作人代表是我前任怎么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