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翻山越岭来看你
山伯2018-10-21 22:333,588

  2016年9月15日,汤小米度过了有史以来最为特别的中秋,明月高悬,零食环绕,帅哥相伴,吹着徐徐微风,当真是好不惬意,想不感冒都难。

  中秋第二天一大早,汤小米刚转醒就觉得嗓子难受,根据以往先发炎必感冒的经验,果不其然,到了下午汤小米就涕泗横流,喷嚏不断。

  症状越来越厉害,已经有点发烧了,汤小米打算去医务室,有舍友想要陪同,汤小米想着打吊瓶时间太久,不愿太过麻烦舍友,便说快打完后再让舍友去接她。

  吃过晚饭,汤小米去了医务室,以前打吊瓶总有妈妈陪伴,现在一个人,闻着医务室的药水味,汤小米竟然有些心慌。

  体温37度,医生给汤小米挂了两瓶水,汤小米伸出左手,感受着针进入血管那一瞬刺痛,接着冰凉的液体流进身体,那温度连带的左手也一片冰冷。

  有些无聊,汤小米开始刷手机,没多久陆放打电话过来,劈头就是一句:“你生病了?”

  汤小米有气无力:“你怎么知道?”

  “你在医务室?打吊瓶吗?”

  “是啊。”

  “好,挂了吧。”

  那头挂断,汤小米看着手机,莫名其妙。坐的久了,人有些困,脑子昏昏沉沉的,也不知过了多久,有个人坐到自己身边,汤小米睁眼一瞧,是陆放。他拿着一杯热乎乎的奶茶:“给,原味的。”

  “你怎么来了?”

  “你们室友说你生病了。”

  汤小米看着奶茶摇头:“不想喝。”

  陆放把奶茶放到她手里:“暖暖。”

  汤小米握住,左手一下子暖了。

  这时有阿姨来换药,看着他俩,笑:“小伙子来陪女朋友啊。”

  陆放不要脸:“是呀。”

  阿姨:“小伙子不错呀。”

  陆放笑:“还行还行。”

  汤小米抗议:“行什么呀,我单身贵族。”可惜声音太小,阿姨没听见。

  发烧带来的困倦渐渐席卷全身,汤小米迷迷糊糊,没多久头一歪就睡了过去。陆放眼疾手快,手一扶便将汤小米的脑袋靠在了自己身上,感受着肩膀上的重量,他心里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悸动。

  晚上七点多,室友来看汤小米,一见陆放在,汤小米还靠在人家身上睡得这么香,就知趣的离开了,没多久点滴打完,陆放把汤小米喊醒。

  汤小米睡眼惺忪:“完事了?”

  “完了。”

  手上的针已被取出,汤小米的左手有些僵硬。她慢慢站起来,因坐的太久,腿也有些软。

  “怎么样?”

  汤小米醒了醒神:“还行。”

  外面有些风,陆放把外套披汤小米身上:“走,送你回去。”

  陆放一路护送汤小米出了宿舍,连衣服也让汤小米穿了回去。这一天过后,文学院和法学院的第一对CP出现了,但凡是认识陆放和汤小米的人都默认了他们是男女朋友关系。

  “可以啊,这才开学多久就找着了?”

  陆放笑着否认:“什么女朋友,你先脱单吧单身狗。”

  汤小米惊恐拒绝:“他才不是我男朋友,我们只是普通朋友。”

  人们笑而不语,大家心知肚明。

  汤小米有理说不清,见到陆放的时候抱怨:“我们还是保持距离吧,不然耽误你就不好了。”

  陆放:“一切照旧就行,此地无银三百两才是愈描愈黑。”

  汤小米一想,有些道理。

  转眼,国庆长假到来。

  开学前汤小米对大学有着宏伟计划,包括假期走南闯北,看看世界,但等国庆真的到来了,汤小米只想回家,早早买号了车票,等不及十月一,30号那天一下课她便收拾好行李奔去了车站。

  归家心切,一想到在家等候的爸妈和自己温暖的小窝,汤小米心里就激动不已。陆放和她一起去了车站,陆放的家在Z市,那天只剩下最后一班晚上十一点的车,汤小米原以为陆放会等明天再走,陆放却说等不及,要和汤小米搭伙去车站。汤小米的车19点发车,陆放远远地看着汤小米排队,上车,然后自己在车站待到十一点。

  看着陆放在车站有些孤独的身影,汤小米有点难过。一路上,怕陆放无聊,汤小米一个劲和陆放说话。

  “你怎么不休息一下,你不是坐车看手机会晕吗?”

  汤小米:“把兄台一个人丢在车站老身心有不忍。”

  “【坏笑】你心疼我。”

  “非也非也,看兄台如流浪之犬,我心见怜呐!”

  陆放:“【汗】”一会儿,陆放说:“别看手机了,休息下吧。”

  汤小米:“你不无聊吗?”

  “我有手机啊笨蛋,我可以看视频。”

  “看什么?”

  “科比。”

  “好吧,那你看吧。”汤小米放了手机,此时天色已暗,不知列车行驶在哪片荒原上,漆黑一片,一丝灯光也无。汤小米看着车床上的人影,一会儿想到左希泽,一会儿想到陆放。

  国庆前三天,汤小米忙不迭地参加着各种同学聚会,甚少看手机,偶然看见陆放的消息,也只能是当场回一下,等到她看到陆放那条“明天我去永安玩”的信息时,早就过了一夜。

  醒来已经中午,汤小米被这条信息惊地睡意全无,一个电话打过去,是陆放爽朗明媚的声音:“你可算是回我了。”

  “你说什么?你要来永安?”

  “是啊。”

  “你现在在哪里?”

  陆放:“嗯……永安地界了吧。”

  汤小米啊地一声从床上跳起来:“你怎么不早通知我!”

  “喂,我可是昨天就跟你说了,只是不知道你昨天在干嘛。”

  “昨天和我们同学出去玩到很晚,一直没看手机,先不说了,我还没起床呢,等会你下车了给我打电话。”不等说拜拜,汤小米手忙脚乱地穿衣服,一个小时后,汤小米赶到了车站。

  车站里人来人往,她四处找着,却找不到人,手机响起:“喂,你在哪?”

  “汤小米同学,你不会每次都找不到我吧。”

  汤小米环顾车站,还是没找到。

  “算了算了,你的眼神啊,我一点都不指望了,我去找你,你站着别动。”挂掉手机,汤小米听话的在原地等着。

  陆放 不知道从哪里变出来的,竟然就在汤小米身后,他穿着一件牛仔外套,干净的像是麦穗初青的麦田,似乎都能闻到清香。

  “咦,你刚才明明没在那啊?”

  陆放拍一下她头:“我一直在那好不好。”

  “你怎么突然来我们这了?”

  “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

  “我们永安很小,没什么名胜的。”

  陆放看她一眼:“不是有你吗。”

  因陆放的不期而至,汤小米推了一些活动,专门抽出了两天时间陪陆放。永安很小,一天都能看完,汤小米愁怎么当导游,陆放很随意:“带我看看你平时去的地方就可以。”

  于是从永安一中开始,汤小米给陆放介绍自己生活了十几年的故乡。

  永安一中还是毕业时的样子,无比的熟悉,却又有些陌生,隔着校门口,汤小米有种再也回不去的怅然。

  “这就是我们学校,好看吧。”

  “好看。”

  教学楼恢弘明亮,校园干净整洁,在这里,她喜欢上一个人,和他一起学习,一起跑操,一起生活了三年。

  隔着永安一中,是自己常去的步行街。

  “我们经常来这里买饭,”Waiting依然安静地坐落在一旁,汤小米看着这家书店:“我也经常来这家书店,老板娘很好,奶茶也很好喝。”

  “现在去买一杯吗?”

  “不用了。”

  门厅安然,墨香四溢,在这里,她陪伴过一个人,和他一起看小说,一起上自习,不知道他有没有回来过,那本《诛仙》还在不在,那副小美人鱼有没有拿走?

  最后看了书店一眼,汤小米继续往下走。

  一天的时间,他们不紧不慢,走了大半。陆放在汤小米家附近的酒店订了一个房间,晚上汤小米回家,他回了酒店。

  房间里,汤小米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永安这座城市这日似乎格外躁动不安,与往常不同,有什么不同呢,大概是除了自己家,外面还有牵挂的人吧。汤小米想着陆放,这么晚,在异乡的他在做些什么。

  十点半,汤小米躺在床上,临睡前刷手机,陆放来消息问她睡了吗,她回没有。

  陆放直接打过电话来。

  汤小米接起电话,不知是这夜色太暧昧,还是心中意乱情迷,汤小米竟然有种不同于以往的别扭,她很不自然地开口:“喂?”

  电话那头,陆放的声音竟然有种别样的温柔:“还不睡吗?”

  “正准备睡,你还不睡?”

  “睡不着。”

  “那你想做什么?”

  “要不我们聊聊天吧。”

  汤小米想了想:“聊什么呢?”

  陆放沉默了下:“小米喜欢什么样的人呢?”

  汤小米想到的是左希泽:“长得像王力宏那种的,不胖不瘦,明明人很好,却有点冷冷的,有时候让人觉得难以接近,很细心,也会很温柔,对,还要唱歌好听。”

  电话那头犹疑了:“小米是有喜欢的人了吗?”

  汤小米没有回答,反问:“你呢,你喜欢什么样的?”

  “呃……很温柔,很可爱,很善良的。”

  “哇,你说的好多女生都符合哎。”

  “有吗,我怎么没发现。”

  “有啊,你没发现是因为你眼神不好。”

  “能有你眼神不好?”

  ……

  月渐东移,外面的灯火一盏盏熄灭,人声一点点消散,夜色浓重,沉睡覆盖住这一方天地,只汤小米和陆放有低语传出,轻轻地,好似成为这世界上唯一的声响。不知聊到了何时,聊到睡着了都不知道,手机还未挂断,枕头也未放平,睡神终于在无声无息中将两人带入了梦境。

  晚安。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嘘,你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嘘,你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