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白羊座张文君2018-06-19 16:042,190

  大龙山脚下来了三四辆警车,警方刻意将动静控制到最小,连警笛也没鸣,可还是无法阻挡好奇的人民群众。

  附近只有为数不多的人家,有没有人住还是未知数,毕竟四面环山,做什么都不方便,连公交站台都只能跑几公里外。

  围观群众大部分不是居民,而是过往的行人。瞅见警车聚集,大家都自告奋勇地前来凑热闹,得知是命案,聊得更起劲。

  警方在案发现场拉起了警戒线,可还是有人企图冲进来。这时,从警戒线外走来一人,一米七五的身高,干练的短发,流着短短的两撇小胡子,和吴京的气质特吻合,看上去就是特爷们的那种。他走起路来,两脚生风,铿锵有力,黑色背心下黝黑的肌肉线条分明,径直朝现场走去。

  旁边立刻有群众不乐意了,凭什么让他进去?

  “队长,你来啦,”小张敬了个礼,原来此人是支队长,有过二十年刑侦经验的于谦,大家习惯称他于队。

  “又整那没用的,对了,郭局来了吗?”于谦不满地四处查看,“损色,该他来的时候不来,有本事争功的时候别抢在头一个。”

  小张识时务地为局长开脱,说可能堵在半路上,但这谎话太没技术含量,于谦都懒得拆穿他,方圆几里地都没几家人,路上有个屁车。

  于谦见周围吵吵闹闹地,忙叫来警员小宋,让他把人都轰走,影响警方办案。可是,哪有那么容易,人民群众在这种时候显得特团结,就是不走。

  小宋一脸窘迫地回来报告,于谦二目圆睁,骂骂咧咧。

  “养你们有什么用,几个刁民都赶不走,”说完,他就迈开步伐,三步并作两步,来到警戒线,一本正经地说,“现在怀疑你们中有人是凶手,一会儿都别走,跟我到警局做个笔录,鉴于我们人手不足,觉得和自己没关系的赶紧回家。”

  这话有奇效,不出半分钟,人走剩大半,另一小半怕是真以为要录口供,不敢跑。于谦估摸着都是附近的居民,就算了。

  小张领着于谦到案发现场,登时眼睛就本能地一闪,太辣眼睛,他是个见尸体比亲爹都亲的人,但从未看过这样的案发现场,没有碎尸,两名死者,一男一女,谁都没丢失任何器官,只不过,二人赤身裸体地跪在地上,一左一右,脸伏于地,十指交叉合拢,作祈祷状,头与头之间几乎没有间距。

  于谦沉吟半晌,又看了看四周,离案发地不远,一辆北京现代的吉普车就停在二百米外,证物小组正紧锣密鼓地搜集证据。

  车应该是两名死者所有。于谦戴上手套,等两名警员忙完,才敢打开车门,钥匙就插在那,两名死者的衣物都被凌乱地扔在后车座,这辆车很宽,车座还是被移动过,但二人是否发生关系,还得法医那边检测才知道。他搜了搜二人的口袋,银行卡、驾驶证、身份证,都在,现金三千多块也一分不少。

  从驾驶证得知男性死者叫杜淳,1991年10月3号出生,今年二十六岁,住址在安庆市北正街一带,而从女方的身份证上知道,女方今年刚二十三岁,叫马苏,住在水产大市场。这二人是不是夫妻,还需要查证。

  于谦又回到案发现场,喊来小张。

  “除了我们,没被人拍过照片吧?”

  “我们劝过,但死活拦不住,一开始没收了手机,删了照片,有没有漏网的,还真不好说,”小张支支吾吾地说,“队长,是我失职。”

  “这帮记者明天又要堵我们支队门,走着瞧,”于谦捏捏下巴,“尸体一直保持这样,没人动过?”

  “邹法医刚才来验过,又还了原,没有别人动过,”小张说,“队长,这怎么看都是殉情自杀,没我们什么事。”

  “这么有创意的殉情,我还是第一次见,”于谦似乎不太认同,他摸了摸二人,手上都是水,又看了看四周,“如果分析不错,这二人昨晚就在这,你看他们身上,都是露水,前几天都没有雨,但是附近树叶上有些微露水。”

  这时,邹兆龙法医过来了。他着一身白大褂,戴着口罩,个头比于谦矮点,走过来先握了握手,然后才拿起口罩。

  “于队,如果不错,这二人的症状符合亚硝酸盐中毒,死亡时间大约在昨夜凌晨一点到三点之间,至于是否其它原因导致死亡,还得做进一步的病理测试。”

  “是不是同时死亡?”

  “可以这么认为,但会有几分钟的误差。”

  “虽然现在是夏天,但昨夜温度骤降,就算是殉情,有必要脱光衣服吗?”于谦说,“恐怕这是一种杀人标记。”

  “以前没有类似的案子,”邹兆龙说,“说不定这是第一起。”

  于谦此时却盯着小张。

  “你怎么看?”

  “这地方这么偏僻,他们来这野战不奇怪,但什么也没被偷,说明不是抢劫杀人,有两种可能,第一,凶手与这二人有社会关系,第二,凶手是一个连环杀人犯,我刚才打听了一下,这地方虽然偏,但来野战的,这还是头一个,所以,死者极可能是被选中,而非随机。”

  “没白跟我,”于谦说,“凶手不傻,这地方方圆几里地,人烟稀少,连个摄像头都没有,他可以从任何地方过来,而不被知道。”

  这时,小宋来汇报,郭局来了。

  “小于,不好意思来晚了,跟市领导多喝了两杯,马书记人太热情,不让我走,抱歉啊,”郭局脸通红,有人递过来醒酒药和矿泉水,他接过来喝了,“谢谢,介绍一下情况吧。”

  “小张,送郭局回家,他这样子没办法办案,”于谦一点情面都不留,“等他明天酒醒了再说。”

  “没关系,我可以,”郭局还想硬撑,“你说。”

  “那要不你留下,我走,”于谦瞪着他,郭局觉得没面子,又不好发作,“这就对了,小张,开我的车。”

  轰走了郭局,于谦又到四周走了走,空气新鲜,比城里强,远处就是大龙山墓地,一排又一排,正是男女跪着的方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蒙太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蒙太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