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白羊座张文君2018-07-17 09:582,308

  白一聪再次确认东西存放无误,舒了一口气,昨晚很花了些气力,自己还受了伤,还好最后那对男女乖乖地把东西交了出来。歇息了一夜,早上还没吃,醒来已经日照西头,胡乱刷了牙,甭黄崩黄地,还有口臭。刚把钥匙装进口袋,准备出门,有人来敲门,老白警惕地从猫眼看去,是房东,老家伙又来催房租了。

  “老白,把门开开,俺知道你在里面,”房东和往常一样,皮笑肉不笑,“有事跟你说。”

  老白回头,打开那包东西,从里面抽出十张,又放好,打开铁门,就房东一个人站在那,他很不屑地看了他一眼,把钱放在他手上。

  “走你,”眼睛往上翻了翻。

  刚把门带上,就像口号一样,楼上和楼下同时冒出近十个荷枪实弹、穿警服的警察,把他团团围住。他冷不丁瞟了房东一眼,妈勒个巴子,一千块房租,把警察都招来,你牛。

  三楼审讯室。

  “马苏是你老婆?”小张看着眼前这个吊儿郎当的男子。

  “是啊,”老白说,“怎么,这娘们又犯事啦,该抓就抓,我是管不住她,这女人啊,就是犯贱,这回又勒索谁了。”

  “你老婆的事,你都门儿清?”小张有些意外,竟然有男人可以容忍自己老婆跟别人鬼混,现在的世界越来越光怪陆离了。

  “丫睡的男人比我睡的婊子都多,”老白说,“我们只是名义上的夫妻。”

  “昨晚凌晨一点半到三点,你在哪?”

  听到这个时间,老白有些心虚,额头上开始出汗。

  “哪都没去,我是良好市民,在家看央视呢,罗京主持得贼好。”

  “你就别侮辱亡魂啦,”小张顿了顿,“你老婆死了。”

  老白激动地从凳子上站了起来。

  于谦把小张叫了出去,见旁边还站着其它分局的熟人,心下奇怪,分局的人介绍了一下情况,小张连连点头。

  “妈的,还真不是那孙子做的,”小张向分局的民警投去羡慕的眼光,“这么容易破抢劫案,怎么也得请我们吃顿鱼翅燕窝。”

  “哈哈,鸡翅燕子窝有,要不要,实话跟你们说,顶多几百块奖金,功劳是我们头的,我们就是吃残羹冷炙的命。”

  “彼此彼此,”小张说,“真想不到那孙子大半夜跑去抢偷情男女,运气还挺好,两人不用支付宝,用现金,该被抢。”

  “一报还一报吧,人生真是讽刺,他在这抢偷情的,老婆在另一地跟别人偷情。”

  于谦本能地咳嗽两声,大意很明白,别透露太多案情。大家心知肚明,分局的也无意多待,和大家作揖、告别。

  “废什么话,记者知道的还不够多,想让全世界都知道,”于谦扔给他一张报纸,头条就是一张清晰的死者互拥的照片。

  “妈的,让我知道谁拍的,弄死他。”

  “不用你弄死他,这案子都闹到市局去了,上面发话,三天内平息,现在得出的结论是自杀,不然你跟我准备卷铺盖滚蛋吧。”

  小张眼睛都直了。

  “邹法医说的?”小张知道,如果邹法医都找不到结果,那肯定就不会有结果。

  “老邹说了,没有发现他杀的痕迹。”

  可是,酷爱看推理小说和侦探剧的小张却有了新的想法。

  “粉色的研究。”

  参见(神探夏洛克)。

  于谦心领神会,但摇了摇头。

  “不排除这种可能性,”于谦继续说,“在车上、死者的衣物,几乎都有死者的指纹,没有被刻意擦拭掉痕迹,所以,凶手如果拿刀或枪逼迫两名死者脱衣服、吞毒药,并非完全不可能。只是,在搜集脚印的过程中,没有找到多余的脚印,也没发现刻意掩饰脚印的痕迹,当然啦,不排除凶手站在非常远的地方。”

  “您跟我一样,也觉得不是自杀?”

  于谦搔搔头皮,一大波头皮屑掉了下来。两人一起边走边聊,终于来到饮水机旁,二人各倒了一杯水,找了个长椅坐下。

  “有两点无法说通,一,为什么两人会赤身裸体,还用那么奇怪的姿势,二,这二人不是什么痴情男女,男方是纨绔子弟,男女关系混乱,家里有钱,现在还是单身,女方也不是善茬,有多次卖淫勒索的劣迹,老公也不管,有什么理由会殉情,你不认为殉情于他们过于高大上?”

  “经你这么一说,如果真是谋杀,凶手的智商绝对不低,”小张想想有些怕,现在的罪犯智商越来越高,警察如果不是神探级别,真的很难混。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第二天,这起案子在明确了是自杀案后,就从头条上跌落神坛,无法引起市民的兴趣。支队门外也鲜有来探听消息的记者。

  到了第三天,已经没人再讨论这起案子。

  直到第四天凌晨,于谦的手机被打爆了,小宋就情况作了最简单的汇报,据附近居民举报,在大龙山南面发现一辆停靠着的别克,在它附近两百米,发现一对男女赤身裸体,与三天前的案子在各方面都如出一辙。

  于谦不敢怠慢,立刻穿上衣服,起身赶往犯罪现场。这回,小张吸取了上次的教训,将群众隔离在五百米外,杜绝现场照片被偷拍。

  “怎么回事,是不是模仿犯?”

  “一模一样,”小张看着于谦,摇着头,“能模仿的这么像,除非是凶手本人。”

  “邹法医怎么讲?”

  “死因报纸上也有,是不是模仿他也不清楚,不过据他说,用毒的剂量和上回比有所减少,依然致命,但没有上次那么多。”

  “两个人都是?”

  “嗯,上一回的量足够二人死两回,这回就刚刚好。”

  于谦气得来回走,再次远眺起群山。

  等他缓过来,问,郭局呢?

  小张立刻拿手机给他,似乎郭局刚好来电话。

  “郭局,您就别来了,有事我跟你汇报。”

  二人聊了老半天,于谦的脸青一阵白一阵,一看就是挨批了。

  挂掉手机,小张没敢多问,默默收下。

  “明天腾出一个地儿,上面给咱请了个顾问。”

  “顾问?”小张头一次听说。

  “市局请的,不要都不行。”

  “哪个孙子?”

  “一个外行侦探。”

  “市局请的,不会是神探公羊荣吧?”

  于谦一拍他脑袋,那叫一个响亮。

  “就是那孙子。”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蒙太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蒙太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