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白羊座张文君2018-08-10 19:562,275

  镜子另一侧站着八位男性,戴着帽子和口罩,小张一个人坐在里面,面对着他们,吩咐他们一个个说同一句话:我需要你帮我做件事。

  外面有一个身材妖娆的女人,不安地四处扫视,有些像点钟,小张叫一个,女人看看一眼,听一句,如果不是,他就继续喊下一个,一直到最后一个,女人依然摇头,于是,小张吩咐其他七人都离开,王翰墨留下。

  辨认完,小张把王翰墨再次送回审讯室,自己走出来,此刻,公羊荣和于谦都已经在女人身边,小张皱了皱眉头,看向二人。

  “怎么样,有没有一个地方是相符的?”

  于谦不假思素地说,“不辨认还好,现在,她连是男是女都开始怀疑,再辨认下去,连我都要怀疑人生了。你怎么想的?”

  公羊荣挤出一丝笑容,说道,“这事别跟任何人说。记住,这个女人已经辨认出凶手是王翰墨,谁问起来都要统一口径,四十八小时不够,就再扣他四十八小时。”

  “你想证明什么?”于谦说,“他有百分之九十的可能是无辜的。”

  “他还有百分之十是凶手,”公羊荣说,“也许我不是警察,只是个拿钱办事的普通人,但我和你们一样,猫抓老鼠,天经地义。”

  “不,你不知道,猫吃老鼠是为一己私利,它需要多吃老鼠来提高身体里牛磺酸来提高夜间视觉,警察只是一份职业,低工资、差待遇也得拼命干,看上去高尚而已,”于谦松了松肩膀,“没必要把我们说得像圣人,我们也需要活下去。”

  小张见大家都表情凝重,说,“现在,外面都以为我们破了案,如果最终王翰墨是无辜的,于队,我愿意一人承担。”

  于谦偷偷看了一眼手表,说,“现在不早了,让大家早点吃,晚上还要熬夜。不管是不是王翰墨,这起案件的报告,你们可要写好点。”

  公羊荣捏了捏鼻翼,油腻腻的,他是油性皮肤,无论何时,都会看起来油得发亮,他说,“现在不是揽责任的时候,我建议你们保护好王翰墨的人身安全。”

  老马愣了一会儿,继而说道,“婊子样的,你知道凶手会来杀他,对不对,那个同伙,跟媒体说假话,又让一个小姐来认人,一切都是因为,你把他当作饵,想引凶手上钩。”

  公羊荣愣了愣,说,“于队,你手下的反应未免太慢,我想,您早就察觉我的良苦用心,不然,您也不会这么配合我。”

  于谦装作惊讶的样子,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大家也不知道,对不对。这一切和我们可半点关系没有。”

  公羊荣摸了摸光头,哈哈大笑,道,“当然,都是我的主张。”

  有家庭、事业的人都是成熟的,热血不再,无论做任何决定,首先考虑的不是自己,而是家庭,家庭成为借口,逃避的绊脚石。

  可是,老马犹豫半晌,道,“我们的警力有限,他一旦羁押期间过长,还要放出去,需要二十四小时全天候保护他,这样,凶手更加不会出现了。”

  “所以,我们得把他逼出来,”公羊荣说,“关到明天,把他放了。”

  小张提醒大家,现在去审最合适,于谦带路,大家往审讯室赶,打开铁门,王翰墨戴着手铐,桌上摆着喝了一半的咖啡,他把大家死死地盯着,好好像在质问,什么时候可以出去。

  公羊荣和于谦并排坐在他对面,小张、老马和张文君站在一旁,审问时,大家表情都比平常更严肃,王翰墨不由得吞了一口口水。

  “为什么陷害我,说我招认了,我招谁惹谁了,”王翰墨辩解道,“我给了你们完美的不在场证明,有交警、摄像头、还有一波人可以替我作证,案发时,我他妈都不在现场,请问,我是妖怪还是神仙,而且相信你们也查过,我弟弟也不是他妈的关宏宇,我们家没双胞胎,没人假扮替我做伪证。”

  于谦表情淡漠,冷冷地,甚至带着冷酷,用十分平淡的语气说,“不用过于激动,只是例询调查,媒体经常误解警方的意思,明天你就可以走了。现在,你回答我们几个问题就行,第一,你在家做化学实验吗,第二,你和吴悠悠是什么关系,她是因为什么死的,第三,你和吴思远有过接触吗,接这些,回答完,一觉醒来,你就自由了。”

  “我不相信你们,警察经常撒谎,你们在诈我,”王翰墨看起来越来越淡然,他抖了抖手铐,发出清脆的声响,说,“没关系,身正不怕影子斜,我可以回答你们所有的问题,半个虚字都不带。”

  王翰墨又拿起咖啡喝了一小口,说道,“从哪里说起呢,五年前,我是吴悠悠的化学老师,我们确实在恋爱,而且也是认真的,不过这事我们一直保密,但哪有不透风的墙,有一回那几个学生作弊,其实高发他们的另有其人,就是他们其中的一个,叫徐哲,正好那天吴悠悠来找我,被学生看见,以为是她告的密,导致了最后她被人拍裸照、视频,最后,东窗事发,校长把我开除,吴悠悠自杀后我就离开了安庆,直到前两月才回来。”

  “为什么回来?”

  “你想问的是为什么回来得这么巧,”王翰墨说,“我妈妈过世,来办丧事。现在,我可以回答剩下两个问题,我从不在家做实验,你们可以搜,还有,我恨吴思远那个变态狂,悠悠跟我说过他的事,不过,我从没见过他,悠悠上学一直都是她妈妈来学校,妈妈走了,又换成了一个亲戚,他就不是个人,我可以这么说。”

  公羊荣盯了他半天,喃喃地说,“你非常聪明,王先生。”

  “你是谁?”

  “我是谁不重要,”公羊荣咄咄逼人道,“为什么他要帮你,你们达成了什么协议,你就不怕他来杀你。”

  “又来这一套,吓唬我,能不能来点新鲜的,”王翰墨说,“我是一个无辜的市民,你们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我杀了人。”

  于谦接过话头,道,“你非常信任他,他是谁?”

  “啊,你们,”王翰墨捂着胸口,一瞬间倒在了椅子上,又由于惯性,滚到了地上,嘴里呈现中毒的症状。

  大家都看向公羊荣,似乎认为他有胆量做这件事,但是,不幸地,王翰墨挣扎了几下就闭上了眼睛。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蒙太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蒙太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