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飞蛾
白羊座张文君2018-10-08 10:179,661

  第一节

  地球会自转,人会变。对他人的印象,每个人都会停顿在最近或印象最深的那次。可是,人们往往忽略了一个事实,进化和退化。没有人能永远保持一成不变。不管你觉得某人性格和容貌上没有变化,它肯定已经发生了细微的变化,只是你没有显微镜。

  自从上官韵死后,吉纪唯一的依靠走了,一切都必须靠自己。好在房子还属于她,不用交房租,然而生活却拮据起来。当然,是和从前对比。她过得还不算太差。毕竟上官韵给的钱还有剩余,可是,她不再有多余的钱收拾自己,没有名牌包包,名牌衣裤,香水化妆品,一切又回到了从前,一无所有的时候。她有点适应不了。富二代突然成了屌丝,就是这种心情。

  她很少想起这个包养自己的女人,反而产生了无法克制的恨意。上官韵就相当于皮格马利翁,而吉纪就是那尊雕塑。试问,雕塑能忍受自己从石头变为艺术品后又重回石头么?这里暴露了女性浅薄无知的一面,可这也是每个人类接受不了改变的结果。

  她想回到过去,回到有人准备好一切,让自己光鲜亮丽,无忧无虑的日子。有时候照镜子,她又叹气,自己只不过运气好,碰上个冤大头,不会再有人肯包养自己。而有时候,她又回归到从前那个单纯的女孩子,怪自己自轻自贱,然后竟哭了起来。

  “我该何去何从?”她的处境和第一次援交后的女学生一样。她在心中构造了未来的蓝图,卖掉房子,整容,求包养,这是一条路,或许未来能轻松点,也或许,留下房子,回到以前的生活,做回原来的吉纪,找个稳定的班上,找个男朋友,结婚,生子,一辈子保守着女同的秘密。

  上官韵走的那一天,是吉纪人生的十字路口。她只看见四个方向,却看不到哪里有光折射,她无法确切分辨出口的位置。于是,她站在正中央,等待着,等待着。每天都有人站在和她一样的位置,走对,金碧辉煌,走错,玉石俱焚。

  双鱼座的吉纪总是多愁善感,每天都担心不同的问题。这些问题最终将她吞噬。杀人事件过去快一个月,听说凶手是她的母亲,杀人原因上写的是金钱纠纷,吉纪只能无奈,在报纸上再次看到上官韵的照片时,还是引发她无尽的感慨。那个侦探的女助手说下午要来拜访自己,她不知道为什么,凶手都已经抓住,还有什么话要问的。

  她正准备去复印简历,拍大头照,好好找个班上,将来做一个贤妻良母。

  “也只能如此。”

  吉纪和大部分国产妇女一样,在无路可走的时候,一般不会铤而走险,而是选择认命。接受现实,是她们最擅长,也最爱做的事。隐忍是她们的美德,也是最大的弊端。她们选择了和不能给自己幸福的人携手走完惨淡的下半生。顺便提一句,这是和外国女性在本质上的区别,没有冒险精神。

  这几天,她不再花两小时打扮,照镜子,也没有化浓妆,回归素颜。她无奈地看到未来的自己,一入婚姻深似海,她知道,已经别无选择,想逃避也没有谁给自己防空洞。

  得知有人拜访,吉纪还是客套地遮了遮脸上的坑,还有几处明显的瑕疵。女性就是这样,不希望自己在熟人面前失了姿态。况且,没有女人不爱美,暂且不论已经丑到火星去的事实。为什么商场女性用品和衣物占绝大多数,虚荣,没错,而她们也有堂而皇之的正当理由,为了老公或男友的面子。听起来像那么回事,实则不然。梁实秋说过,女性比男性更会说谎,完全正确。可是,这是大众都能,且乐于接受的谎,无伤大雅。

  长得丑,身材好能加分,而长得美,身材丑却令人惋惜。如果男人告诉你,健康就好,不需要有好身材,首先,他自己都不信,当他逛街看身材窈窕的美女时,女性们,回去好好收拾他。也可以像处女座那般,记录下他每次说的谎,日后吵架时必备。

  吉纪虽然长得朴素,但整容可救。像晓明的老婆AB。虽然,她看起来还是很难看。她的曲线很好,接近黄金比例,属于耐看型身材。今天,她上身着白衬衫,素雅清新,下身黑裤,衬得臀部紧实,看着舒服。看来,她预备以后走淑女路线。人说,双鱼座女孩适合恋爱,一定不错。

  早上,她挑了牙,看起来很齐很白。漱后,她给自己煎了蛋,吃了三片面包,喝了杯鲜奶。食物才是最好的护肤品,吉纪明白这个道理。

  她打开iPad,浏览昨天未看完的网页,看完就点击pptv,继续追原本下架,刚回来的《生活大爆炸》,谢耳朵变得越来越有人性,吉纪觉得没有以前惊艳,笑点也低了。看了两集,《人人都爱雷蒙德》好看多了。她开始幻想自己是黛博拉,嫁给雷蒙德一样的男人,有三个孩子。

  “我要当家庭妇女,也许。”

  快到中午,她起身打扫房间,洗洗涮涮,突然看到手上起的茧子,不由得感叹,看不到未来。中饭是一碗外卖拉面,加一个苹果,一杯牛奶。她体重只要90斤,这都是平时养成的好习惯助的力。不过这年头,穷的人大都是胖子,富人都窈窕。吉纪知道,她将会被生活折磨成沈殿霞。

  她躺在床上,美美的睡了一个午觉,等待着公羊荣的到来。

  梦里,上官韵还活着,她们很幸福。

  然后,她被一阵急促的门铃声吵醒。

  第二节

  公羊荣审视着吉纪,虽然她没有明显的悲伤,可是他还是能看出,上官韵走后,她的变化。张文君抢着告诉吉纪,公羊荣不放在心上,也无力阻止。毕竟,女人在一起,废话肯定会多。她们先是聊了聊护肤品,衣物之类的,最后终于说到重点。

  “结婚,没开玩笑?”吉纪不敢相信,因为,她从没有过这种想法,不仅因为世俗的眼光,更由于她对自己的认知。

  “我不会开死人的玩笑。”张文君拍拍她的肩膀。她本来想拥抱,看到公羊荣在一旁,生怕他把自己当蕾丝边看待。

  “她从来没提过,你们是怎么知道的?”

  “我们查到她去了一家婚纱摄影店,而且,她买了这个。”

  张文君从证物袋里拿出一颗钻戒,递给吉纪。

  “她生前订的婚戒。”

  “不敢相信。”吉纪的意思是真的不敢相信,钻戒应该很值钱。

  她现在的思想都在一步步接近妇女。

  “现在,物归原主。”

  吉纪不敢相信有这样的好事,当她选择要成为一个妇女的时候,上帝又给了她一个继续堕落沉沦的机会。她满脸堆笑,看得公羊荣浑身不舒服。

  “谢谢谢谢,我说真的。晚上我请吃饭,去饭店。”

  张文君又从包里拿出一堆白纸,看得出是复印件。

  “这又是,需要我签的文件么?”

  “不用。我不知道你是否喜欢,总之,这都是她的意思。”

  “她又给我留了什么?”

  “你不会相信的。”

  “我现在什么都信。”

  张文君这个半吊子都察觉出吉纪的异常,这不像是上次见到的那个女孩。她现在更像是一个,用什么词来形容呢,对了,俗,俗不可耐。

  “死者母亲拿走了,她被杀的原因或许你还不知道。”

  “报纸上说。”

  “报纸么,呵呵。”

  “难道不是?”

  “是,我就不必向你解释了。可是,我怕你会更难过。”张文君又再瞧了瞧吉纪,“也许不会。”

  “尽管说。”

  “她差不多是因为你而被杀的。”

  张文君探头看了看公羊荣,是不是说得太直接,公羊荣示意她继续说下去。

  “不过,你也不用自责。这不是你的错。”

  “你的意思是,我间接杀了她。就是这个意思,对吧。”

  公羊荣点点头,希望张文君实话实说,不要怕刺激到吉纪。

  “这就是我要说的。”

  “你们知道么,我以为自己只是她众多情人中最微不足道的一个。”

  “现在不是了。”

  “我后悔没在她生前说,我也爱过。”

  张文君吃了一惊,因为在她看来,她们只是雇佣关系,哪来的爱。做再多的爱,没感情,还是不会有爱。她以前有过不少于十任的男友,谈到爱,不过一两个。所以,她认为吉纪不过是做出死者家属礼貌性的表演罢了。

  “对不起,也许我不该告诉你。”

  “我很谢谢你们如实告知。”

  “她是爱你的,这点毋庸置疑。而且,她原本打算和你一起去国外。”

  “离开这里,中国?”

  “永远地。”

  吉纪显得十分激动。她明白,上官韵是想和自己在一个没有偏见的地方生活。

  “原来她也是这么想的。”

  “什么意思?”

  “有一次,我说,国外开放多了,要是能在那生活,我就可以公开做一个女同了。”

  “可惜,一步之遥。”

  “宿命吧。”

  张文君让她打开文件。

  “这是?”

  “上官韵的遗嘱。”

  “她的遗嘱?”

  张文君料想到了吉纪下面的表情。

  “她全给了你。”

  “给我,为什么?!“相对喜悦而言,她更多的是猝不及防。

  “你是她妻子。”

  张文君觉得自己说出来有些怪异。

  “所有的?”

  “如果她死了。”

  吉纪已经激动的热泪盈眶,张文君再次不得不拍她的肩膀。

  眼泪的演出持续了好几分钟,吉纪终于闭幕,用纸巾擦拭干净眼角的泪水。她自己也不清楚,是因为今后可以过上想要的生活,还是来自上官韵对自己的爱情。她也爱过上官韵,可是,还没到倾囊相授的地步。她的爱只是白羊或射手的三分钟甚至三秒钟热度。

  她想明白了,她不爱她,但她爱钱,她感激她留下的一切,感激她让自己以后能过上她生前拥有的生活。她想更快过上那种生活。

  就算是张文君,也看懂了这个故事。她饶有意味地看着公羊荣,对方示意她继续。

  “以后,健身房也必须你来打理,应该会很难。”

  “我不会让她失望。”

  回侦探事务所的路上,公羊荣揶揄起张文君。

  “失望么?”

  “人间悲剧重播罢了。”

  “有没有让你想起一首歌?”

  “《比死更痛苦》”。

  “接近,可惜不是。《飞蛾》。”

  “这的确是上官韵错误的选择。”

  公羊荣却不以为意。

  “谁说错爱不是爱?”

  第三节

  过惯舒适生活的人最难适应贫困。吉纪从前过得很大众,早已接受苦难是自己的兄弟姐妹,而一切都被上官韵改写,她突然发现,自己还有一个双胞胎,叫优越。于是,她尝试着和她自然地相处,日积月累,她不再排斥,接受了事实。可是,上官韵一走,她猛然回头,原来自己不是双胞胎,而是三胞胎,自己只是排行第三,叫现实。

  公羊荣们走后,吉纪兴奋得手舞足蹈,在房间来回穿梭。有生以来,她第一次觉得生活有希望。她感谢上官韵的恩赐,同时又在脑中思考,如果她没死,现在,她或许已经和自己成婚,然后,搬离这个国家,去了更自由的国度。这个想法冒出来以后,她也吓了一跳。嫁给她,自然会受亲友的责难,可是,要是他们不在身边,还有什么干系?!

  年轻时,都喜欢谈爱,它高于一切,甚至可以为此牺牲生命,而年纪一大,都喜欢谈钱,一切以金钱为主,它成为最次要的附属物。经常听见有人感慨,爱什么爱,有钱就行,好像在他们眼里,它可以放在电子秤上论斤卖。事实也的确是这样。

  卖主盯着买家,一脸卑微。

  “今天爱又降价啦。”

  “以后会更不值钱,你现在卖还能保本。”

  “清仓的话,以后我没有了,怎么补?”

  “有钱了还怕缺爱。”买家讽刺地说。

  “买来的不会是水货吧?”

  “水货肯定有,你也不能担保一定没有真的。碰运气吧。”

  “只有这个办法?”

  “你还卖不卖,不卖,后面还有几十亿人在排队。”

  “卖,当然卖。”

  于是,买家开始抽取他身上的爱。

  “你以前卖过么?”

  “这是第一次。”

  “看起来你的爱纯度很高,可以给你个好价钱。”

  “全卖掉有多少钱?”

  卖家告知他,全卖掉以后对爱就不会有知觉了。

  “没问题,有钱,要爱做什么,有那么多人,没爱也会过来了。”

  “你想明白了就好。”

  最后,买家收购了他所有的爱。

  “钱收着。”

  他盯着买家,眼里竟全是恨。

  “就这么点?”

  “现今社会,再多的爱也不值钱,没人要啊。”

  “你要是骗我,我会让你后悔的。”

  买家露出神秘的微笑。

  “他身上已经没有爱了。”

  吉纪扔掉了简历,沉浸在对未来美好生活的幻想中。她会有数不尽的钞票,而且想去哪就可以去哪。再不用被人冷眼,她可以对任何不友好的人冷眼。可以去国外,按上官韵原来的安排,只要英文过关。她可以在国外找到自己的同类,然后过着幸福快乐的日子。也或者,只需要换座不认识的城池,再换一个身份继续生活。

  经过最终的选择,她决定出国。因为,即便换了城市,还是有机会见到亲友。而那些曾经不拿自己当回事的人,肯定会找一堆借口来和自己套近乎,她最不愿意见到那种嘴脸。多年不联系的亲友和市井流氓无二。她的父母都是势利眼,这点她从小就明白,从小到大,她们都拿自己当领养和女仆使唤,所以,她最不想和他们再扯上关系。生下来,又怎样,不管不问的不是父母。

  她没有和一般出国的人一样,想着要做最后的道别。实际上,她没有太多朋友。大家都忙于工作,无暇顾及。她很多的同学,同事,都已经结婚生子。她几乎是少数未嫁的人。从前,她还在工厂上班的时候,每当她们晒幸福,她都无比羡慕。虽然,她们微笑背后的辛酸,她无从得知。人总是被表面蒙蔽。

  那个谁:吉纪,好久不见,婚了没?

  吉纪:(望着她的大肚)正贴寻人启事呢。

  那个谁:我也还没。

  吉纪:结婚的话,记得告诉我哦。

  那个谁:一定的。可是,你为什么不找?

  吉纪:没人要。

  那个谁:别太挑,再不嫁我都以为你换处女座了。

  吉纪:不至于。有缘的话。

  那个谁:你猜我和我男朋友哪儿认识的,网上,交往没三个月,他就求婚。

  吉纪:因为你怀了?

  那个谁:当然是因为我怀了,还是男孩,他爸妈死活让他娶我。

  吉纪:想不到这招还流行着。

  那个谁:我看他长得凑合,人也还本分,而且我也不小了。

  吉纪:男人婚前婚后可是两个人。

  那个谁:这点我懂,我又没说在他面前就是真的我。他装,我更装。

  吉纪:以后要是没法装,该怎么办?

  那个谁:能解决最好,不行就离呗。反正,我想得开。

  吉纪:要是那么简单倒好。

  那个谁:你几个意思?

  吉纪:应该是想太多了。

  那个谁:我生宝宝的时候,要记得常联系哦,你呀,总是吝啬说话。

  吉纪:没有,才吝啬。

  那个谁:不聊了,他还在等我回去。

  吉纪:嗯。(关掉视频)

  然后,她们再也没有联系过。

  第四节

  案子告破,最开心的居然是张文君。无事可做后,她只能没日没夜地看韩剧,没泪找哭。公羊荣半夜常被她鬼哭狼嚎的声音惊醒,捂住耳朵也没用,该死的瓦肯听力。警方方面,自从把尾款付清后,再也没有什么要案来找他。而公羊荣事务所在网上的广告贴了半年,无人问津。他打算把广告撤了,将余下的钱拿去买食物。办案的钱太少,付完张文君的工资,自己几乎所剩无几,每天只能将就着去吃牛肉面。张文君有说工资不急着发,可是,公羊荣生怕自己把它也吃了,不同意。

  大家都期盼着下一个案子的到来。

  距离上官韵被杀已经过去快三个月,尸体也早已还给上官金虹。某天下午,张文君正一把鼻涕一把泪地看《来自》,公羊荣在旁边看傻了眼,剧情明明是都敏俊兮在吻千颂伊兮,她好端端哭什么。公羊荣推测,可能性最大的依次是:一,绝症,二,车祸,三,绝症加车祸,四,结婚,五,离婚,结婚后又离婚。公羊荣根据一般韩剧走的路数挨个分析,头都大了。

  “您好,公羊荣侦探事务所。”

  “我找公羊荣先生。”

  张文君听着耳熟,大惊失色。

  “好你个雷兰,连我的声音都听不出。”

  这不能怪雷兰,张文君现在的嗓子已经沙哑,的确很难分辨。

  “是张文君啊。你在也行。替我转告公羊荣,上官金虹想请他参加他女儿的葬礼,另外,也想谢谢他。”

  “没请我?”

  “你来也行。”

  “没诚意。”

  “姑奶奶,你来嘛,我请你吃大餐。”

  张文君一抹小嘴,乐呵呵地。

  “这可是你说的。”

  张文君想让公羊荣接电话,却被他拒绝。

  “公羊先生不在?”

  “他嘛,逛窑子去了。”

  对方一阵讶异。

  “我不该问的。”

  公羊荣无奈的撇撇嘴,依然不肯接。

  “那他回来,记得跟他说。来不来都给我个信。”

  “有吃的,我一定拽着他去。”

  雷兰在另一头笑得快岔气。

  “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

  挂掉电话后,公羊荣一屁股坐在沙发上。

  “荣叔,为什么?”

  “我不喜欢参加葬礼。要是接了电话,非去不可。”

  “我可不会撒谎。”

  “你代我去。”

  “我?”

  公羊荣歪着头,仿佛坐在轮椅上的史蒂芬霍金。

  “还有谁?”

  “可是,他们想让你去。”

  “我没话说。任务已经完成。”

  “你不悲伤?”

  “我不想去就是因为得假装悲伤。即使你没有感觉。”

  “完全没有?”

  “你只见过一具尸体,所以悲伤。我见得太多,只拿它当作理所当然。”

  “这样会不会太残忍?”

  “凶手才残忍。我,我只是路过。”

  “荣叔,我认识你么?”

  张文君不可思议道。

  “早晚有一天,你会的。”

  “荣叔,有件事,我还想问你?”

  “你说。”

  “刚办案的时候,你说我像依米花,为什么?”

  公羊荣喝了一口酸奶。

  “我以前认识一个女孩,和你很像。”

  “也是女的?”

  “我没和她上床,所以,也许。我们从来就不是男女朋友,至少我的认知里,我们不是。她聪明,坚强,有时候我觉得她存在,有时候又觉得,她是那么虚无。和她在一起,生活看上去很美好,因为,她一直在对我笑。可是,我发现,她欢笑的背后弥漫着浓浓的悲情。”

  “你说的是那个坐牢的女朋友?”

  公羊荣晃晃脑袋,摇摇头。

  “那是我编的。”

  “为什么?”

  “好玩。这次是真的。”

  “她怎么你了?”

  “结婚。”

  “还有联系?

  “都是过去式了。我不和从前再扯上关系。”

  “为什么不可以?”

  “她老公不是我。”

  “又怎样?”

  公羊荣几乎是脱口而出。

  “我是处女座。”

  张文君终于领悟故事的精华。

  “她性格像我?”

  “不然,为什么我会选你当助手。”

  “我不该问的。”

  公羊荣从沙发上起身,预备穿衣服。

  “去哪?”

  “案发现场。”

  “什么时候?”

  “现在。”

  “我问你什么时候收到消息的?”

  公羊荣对对表。

  “已经过去两小时三十七分十七秒半。”

  “怎么才说?”

  “他已经死了,早去晚去,也活不过来。”

  “拖延症。”

  “再说,警方办事效率一向低,犯罪或许早就在几天前发生,他们只是在权衡,是要名声还是金钱。”

  “显而易见。”

  “你还磨蹭什么?”

  “荣叔,照旧?”

  张文君拿来公羊荣的装备,一套非名牌西服,黑衣黑裤,白衬衫,而公羊荣在镜子前捣鼓半天,理了理胡茬,看着外形粗旷的自己,满意的点点头。

  “帽子。”

  张文君赶忙从抽屉里找出来。

  “小君君,你就打算这么去?”

  只见张文君一身萝莉装,看上去如未成年。

  “你就说我是你女儿。”

  张文君没好气地说。

  “也行。”

  公羊荣回忆起那位女孩,脑中一片空白。

  “她是我最爱的遗憾。”

  第五节

  参加完葬礼,张文君心情糟糕到极点。先是,遇上塞车,雷兰只好来接她,再然后,葬礼的中途,上官金虹病发身亡。张文君一边感叹世事无常,一边为上官无欢祈祷,以后,他真的要独立了。最大的惊喜出现在葬礼的开始,吉纪来了,手上拿着丧帖,应该是上官金虹请来的。

  张文君回忆起那段时间的对话。

  上官金虹拉着吉纪,走上台,目光紧盯着众人。

  “各位,这位姑娘叫吉纪,是我女儿的妻子。大家欢迎。我请她来是想告诉韵儿,爸爸替你开心。”

  台下的大爷大妈都被震住,也不说话。年轻人怀疑她是人妖。

  就算是张文君这种开明人也觉得现在说这个不太合适。

  “雷兰,你怎么不阻止?”

  “这也不是坏事。”

  “农村人可没那么开放。”

  “慢慢接受呗。”

  “慢慢,都五千年了,还要多久?”

  “想想种族歧视。”

  “永远。”

  吉纪谁都不认识,只好来找张文君说话。

  “什么时候结束啊?”

  “随时可以走。”

  “好像不礼貌。”

  “家属会理解的。忘了,你也是。”

  “我也不是急,主要是,不能接受她的离开。”

  张文君心里在质疑:“真的假的?”

  “节哀顺变。”

  “他们都用奇怪的眼神来看我。”

  “他们还用奇怪的眼神看性。”

  “嗯?”

  “他们生了孩子,却说性不健康。”

  “是啊,我也最恨伪君子。”

  张文君再一次在心里呐喊:“是吗?!”

  “你和她爸爸说一声,我提前走了。”

  “你好像真的很急。”

  “不妨告诉你,晚上一点飞伦敦的航班。”

  “健身房不开了?”

  “卖了。也许是最后一次说再见。”

  “不再回来?”

  “永远。”

  张文君自始至终没想明白的是,吉纪到底跟上官金虹说了什么,导致他最后病发。

  这将一直是个谜。

  回到事务所的张文君,倒头便睡,醒来,公羊荣坐在她身旁,望着她。

  “荣叔。”

  “你睡了一天。”

  “哦。”

  “有你的电话。”

  “谁?”

  “吉纪。你一直没接,我让她发短信。”

  “她说些什么?”

  “我没看。”

  “我有告诉你,上官金虹的死讯么?”

  “没,不过,雷兰已经告诉我了。很惋惜。”

  “我觉得他的死和吉纪有关系。”

  “她杀的?”

  “不,她在上官金虹死之前就离开了。她和他说了些什么,然后,他就死了。”

  “也许她也是来说这事。”

  “但愿。”

  张文君翻开手机,打开信箱,邮件来自英国。

  “对不起,我刚知道这事。我不是有意的。从台上下来后,他拉我到一处角落,说有事跟我说。然后我就跟去了。”

  那天的场景如下。

  “吉小姐,既然你是我女儿的女朋友,有件事我想请你帮忙?”

  “老伯你说。”

  “我一个人在乡下,无牵无挂,我想,你能不能来这里照顾我?”

  吉纪吓了一跳。

  “我知道,让你放弃现有的生活,很难。”

  吉纪一瞬间感觉要窒息,仿佛地狱又在向自己招手。

  “我和她无名无份的。”

  “你们不是快要结婚了。”

  “她从来没问过我。”

  “可她把什么都给你了。”

  “我请个保姆照顾你。”

  “保姆哪比得上家人。”

  “你不是还有儿子么?”

  “他,我不指望了。”

  “实话告诉您,我晚上赶飞机。”

  “去哪?”

  “英国伦敦。”

  上官金虹几乎是扯住吉纪的衣领,愤怒地破口大骂。

  “婊子。”

  吉纪怒回:“老不死的。”

  上官金虹被眼前的情景懵住了,捂着胸口。

  “哎哟。”

  吉纪赶紧抽身离开。

  张文君听完吉纪的陈述,摸了摸额头。她打开电脑,点击许嵩,找到那首《飞蛾》,反复咀嚼。

  “也许一个人比较适合。”

  公羊荣推推张文君,递给她手机。

  “该回点什么。”

  “她会懂么?”

  “不会。”

  “她会真的悲伤,忏悔么?”

  “也不会。”

  “那不回。”

  张文君随着感觉换上哥哥的《沉默是金》,心情也一下承重起来。

  公羊荣惊讶于张文君的淡定,平常,她应该会操别人的祖宗十八代,可是今天,她的表现超乎公羊荣的想象。她如此坚毅,成熟,仿佛另一人。

  “她果真像依米花。”

  事实上,这起案件以来遇到的,哪个不是依米人。

  张文君突然向公羊荣发问。

  “我说荣叔,你说,杀死他们的凶手真的是人么。我不是在骂他们。”

  “性格决定命运,这句话耳熟吧?”

  “如果换一种性格,就不会死。”

  “不过换一种死亡方式,死得或早或晚,残忍还是安详,都是死。我们生来就得接受这个事实。好在所有人,富有,贫困,聪明,愚蠢,都逃不过一死。生命是公平的。”

  “啰里八嗦。”

  “你不该问我。”

  “荣叔,你什么都懂,以前,你到底是什么人?”

  公羊荣吧唧一口鲜牛奶,撒了一身,只能无奈的用纸巾擦。

  “我不是什么重要的人,在这座城池,我只是个侦探。”

  (全书完)

  本书为公羊荣系列的第一本。

  谨以此文

  献给我的挚爱张文君。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低俗小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低俗小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