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你知道新Z国吗?
刍耳2018-07-22 10:352,217

  作为团里的“兵王”,段浩然的格斗术自然是不差的,虽然现在的身体回归到了少年,技巧却都还在,很快就把那人制服,双手反扭住那人的一条胳膊,将他摁在地上,而哮天在一边欢快的绕圈,像是在庆祝自己的主人取得胜利。

  “小鬼,快把我放开!”那人还在挣扎,结果段浩然手一用力,他立马表情扭曲,直喊着:“啊,痛痛痛……”

  段浩然坐在那人的身上,同时将那人身上的衣服撕扯成布条,将他的双手双脚都给捆绑住,打了死结。

  如此,段浩然才起身,靠着一边的树干坐下来,拿出一个之前采摘的果子,咬了一口,同时还丢了一个给到哮天,这果子之前吃了一个到现在并没有什么不适感,还是能吃的。

  “小鬼,你究竟想怎么样?”那人双手双脚被绑住趴在地上,咬牙切齿的看着段浩然。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一个小娃娃,怎么会那么厉害,两下功夫自己就被撂倒了。

  段浩然也不着急回复他,把果子吃完,果核丢在一边的草丛里。

  “我有话问你,知道的就如实给我回答。”

  “呸!”那人吐了一口口水,哪怕现在这样子了,还依旧对段浩然凶眼相瞪。

  段浩然很干脆,懒得啰嗦,直接抓住那人的一条胳膊,上下一摆,“咔”的一声,同时那人发出“啊”的杀猪般的惨叫。

  “我的手,我的手断了……”那人几乎是哭喊出来。

  段浩然:“只是拆卸了你一条胳膊罢了,断不了,只要你配合我,我可以把你的手再接回去,但如果你依旧跟刚才那样,我就只好再邪你一条胳膊了……”

  那人连连点头:“我说,我都说……”

  “这里是哪里?”

  “大雁山!”

  大雁山?这山段浩然还真没有听说过。

  “那这里是CS市的地界吗?”

  “CS市?”那人愣了一下,道:“我不知道什么CS市,我就是山下乌石村的,从来就没出去过外面,这次不知道怎么忽然就发了山洪,整个村都被淹了,我也是侥幸才活下一条命来……”

  忽然就发生了山洪?

  段浩然皱着眉头问:“你是说这山洪是突然爆发的?难道不是连续的大雨造成的吗?”

  那人目光奇怪的看着段浩然:“我们这已经都一个月没下过雨了,哪来的什么连续大雨。”

  不对啊?

  段浩然感觉脑袋里有些乱,很多事情都对不上,难道这里是一个“世外桃源”一般的地方?这里的人在某个朝代定居于此,然后就与外界断绝了一切联系?

  “那你知道新Z国吗?”段浩然忍不住问道。

  结果那人还是摇头:“新Z国我不知道,不过我听说,在很远的地方,好像有一个大明帝国。”

  大明帝国?难道是明朝?我穿越了?

  段浩然感觉事情更加的扑朔离奇了,自己忽然回归到了少年时代,同时还穿越了。

  很远的地方是大明帝国,也就是说这里不是大明帝国的地界。

  “那这里是属于哪个国家管?”段浩然问。

  那人道:“我们这里没有什么国家,我们村是受庆元城管的。”

  “那庆元城离这里有多远?”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那人摇头,然后又想了想道“不过我们村里以前有人去过庆元城,我好像记得他说是有差不多半个月的路程。”

  走路半个月?

  段浩然心里开始计算:正常来说,一个人若是体能不差,一小时能够走五公里的路程,而一天最多能够走五六个小时的样子,若是按照六个小时来说,也就是一天三十公里,半个月就是四百五十公里。然而不可能每天都能够保持最佳状态,但也差不多在三四百公里的样子。

  又问了一些问题,但此人知道的也并不多,有些问题也是一问三不知的。

  最后,也没有得到别的什么太有用的信息。

  段浩然走上前,那人顿时紧张:“你要做什么?”

  毕竟不久前,段浩然靠近他的时候,就是将他的一条手臂给卸了。

  “我给你把手臂再接上。”

  那人半信半疑,但现在的他也做不出什么反抗,也就只能够认命了,哪怕段浩然此时杀了他,也没人知道。

  “咔!”

  那人痛吸一口气,忽然发现,自己的手臂真的接上了,眼前这个厉害的小娃娃还是蛮讲信用的一个人,这是这小娃娃究竟是哪里来的?

  段浩然双手在那人身上摸索。

  “你要干什么?”那人很紧张。

  段浩然摸到了一个东西,是一个火折子:“这东西,我要了!”

  一见只不过是拿自己一个火折子,那人也松了一口气,不过依旧警惕的看着段浩然。

  “哮天,走吧!”段浩然起身准备离开。

  那人立马喊道:“唉,等一下,你先帮我给解开啊。”

  段浩然看了下他,指了指另外一个被段浩然之前打晕还未醒的人。

  “等他醒了,让他给你解开就是了。”

  然后,也不管那人再怎么喊,段浩然都没有再回头,而哮天也是摇着尾巴,欢快的跟着段浩然离开了。

  ……

  在深山老林里,一人一狗,穿梭了近十日。

  好在有了火折子,不需要再吃生食,这深山老林野味也多,所以这十日下来,一人一狗不仅没有饿着,反而吃的很丰盛。

  段浩然一身衣服已经在山林被荆棘之类的勾扯得破破烂烂,太久没有洗澡,浑身上下也都是一股子汗臭味,就跟一个小乞丐一样。

  段浩然正靠着一棵树休息,而哮天这时候都会去周围玩耍,段浩然也习惯了,只是这次,哮天很久还没有回来。

  心想不会是出什么事了吧,比如遇到了什么猛兽之类的。

  正准备起身去寻找,就听到有人大喊:“该死的狗崽子,偷了东西还想跑,抓到你扒了你的皮……”

  哮天口里含着一只烤鸡,一下从灌木丛里窜出来,跑到段浩然身边,将烤鸡一放,摇着尾巴邀功,而一见后面的人追了上来,又转过身,低沉着发出警示的声音,露出锋利的牙齿……

继续阅读:第6章:贞洁?甄杰!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玄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