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三)吓死了
金繁漪2020-06-16 04:572,210

  (二十三)吓死了

  “是我不好,把你咬了。”晚玲小心翼翼帮他用碘酒擦拭,“对了,怎么开了姨妈的车子出来?”

  明哲看看表,“接你吃饭,闹这么久,大家都在鸿运楼等你呢。”

  “啊,那快去吧,姨妈要等久了。”

  明哲系上衬衫袖口的扣子,晚玲知道是为了掩饰她咬的牙齿印,有些歉疚。

  “走。”他拉起她的手,包裹在他的掌心,把她的心捂得越来越暖。

  饭局是家宴,申月莹搬进席公馆已有几月,席太太赶不走她,只能妥协与她和好。

  “明诚不在了,现在上海的药厂越开越多,我们要齐心,席家才能越来越好。”

  席太太使了个眼神,站一旁的周然去给申月莹倒菊花茶。

  “那是自然的。”月莹端起茶水,回敬给席太太,“一定会越来越好。”

  “姨妈,我下学晚了。”晚玲进来先编了谎。

  “大妈,妈。”明哲挨着晚玲坐下了,店里服务的伙计上了蘑菇汤,明哲先给明玄盛了碗,端过去,“哥。”

  站明玄旁边的周然帮忙接了过去,明玄哦了下算是应了声。

  席太太笑起,“他们兄弟两人相处得好,席家一定不会散的。”

  沈微一旁看着,懂事地给席太太夹菜盛汤。晚玲没有沈微会来事,见到姨妈的茶水杯空了,帮忙给填上了,就再没有说什么话了,低着头只顾吃饭。

  “生意上有不懂的事要和明玄好好学习,”月莹和明哲这么说,并不是恭维席太太,而是明玄确实参与了麦信药厂的经营管理。她的儿子明哲,即便代持了所有股份,甚至拿不到药品的配方。

  “往后还需要哥多多指教。”明哲明白母亲的意思,要真正获得席家的资产,他得慢慢来。

  “吃菜吃菜,这里的西湖醋鱼做得最正宗,蛤蜊蒸蛋也不错。”席太太招呼起来。“都是一家人。”

  晚玲吃饱了,坐在那儿看别人吃,看沈微给明玄夹了一只冬菇,又夹了鱼肉,小心地去掉鱼刺。

  突然有人从桌布下面,抓住了晚玲的右手,晚玲怕坐在旁边的姨妈看到,赶紧甩。

  手却被明哲抓得更紧了。她怕人看到,只好贴着桌沿坐,不敢吱声。

  晚玲的手心开始冒汗。明哲边吃菜,边和席太太讲,下次他要请客,请大家去霞飞路喝俄式罗宋汤,左手还偷偷挠晚玲的手心。

  呀!怪痒的,晚玲嘘了声,差点就叫出来。

  明玄吃得慢,细嚼慢咽,讲究公子哥的绅士派头。余光瞟到晚玲那紧张的神色,瞪了她一眼。晚玲手心的汗越发多了。

  买过单,晚玲的手才从明哲的手里解脱出来。趁着姨妈安排表哥明玄回家,赶紧把手心的汗蹭在衣角。

  “晚上还有个牌约,先走一步了。”月莹活得倒是自在。

  车子坐不下所有人,席太太略有尴尬。

  “姨妈,我吃撑了,我走回去吧。”

  “这么晚,不安全。”席太太从车里下来,“你坐,我叫黄包车。”

  “姨妈,你去坐。”晚玲又把席太太推回了小汽车。

  “要不,我送晚玲回去。”明哲主动充作护花使者。

  席太太算来算去,总是有两个人坐不下。“那你要照顾好晚玲。”

  明玄看晚玲的脸蛋红扑扑的,不言语。联想到刚才饭局上,她挨明哲埃那么近,以及紧张的神色,似乎他们两人藏着什么秘密。

  车子开远了,晚玲有些不高兴和明哲抱怨,“你太坏了。”

  “我怎么坏了?” 他把她拉去一处僻静的墙根。

  “饭桌上就占我便宜,现在又要占我便宜。”

  “拉个手就算占便宜了?”他把她压在墙面越来越紧,“那这样呢?”顺便啄起她一边的唇角,用力吮了一口。

  “表哥,你别这样,至少不要在姨妈面前这样,我刚才吓死了。”

  “怎么?不愿意和我在一起?”明哲按住她的腰叫她无法动弹,

  晚玲并不讨厌明哲,但也绝非是喜欢,便借口说,“姨妈不会同意我们在一起的。”

  “不同意,我们就私奔,好不好?”

  “私奔个鬼,我还要好好读书的。”

  明哲是个喜欢招惹女人的人,他招惹了她,又去招惹沈微,然后又来招惹她。晚玲心烦,可最终心里比不得明玄,可又惹不起他。

  “不私奔也成,给我生个孩子吧。”

  “等我读完书。”

  她又搪塞了。

  周末大清早,晚玲问李妈要了个大号陶盆,还有铲子,她果真是要把花坛里的茶花栽到室内试试。

  “你在做什么?”坐在轮椅上的明玄盯着她卷起袖子露出白白的手臂好一阵子,才过去问她。

  “表哥。”她有点虚心,毕竟这是表哥养的茶花。

  “我…”她看看天,“深秋了再入冬,它会冻死的,我把它移栽到室内。”

  明玄嘴角翘起,哼笑她的幼稚,“你从乡下来,难道不知它是多年生的?”

  “什么多年生?”

  “它不会死,第二年春天,它还会活过来。”

  “啊,还会活过来呀。”

  晚玲望着被自己刚刚挖出,移栽到花盆的这株茶花,不知所措。

  “可…可我已经挖出来了啊,那我再栽回去?”

  “蠢不蠢。你移栽一次已经伤了根,再栽回去它肯定抗不过冬。”

  明玄的话堵得晚玲再次不知所措。

  “那你说怎么办?”

  就在这时,周然走了过来,“少爷,太太把车备好了。”

  “嗯,过去吧。”

  “喂,你别走,怎么办啊?表哥,这怎么办?”晚玲着急,拖住轮椅不让他走。

  “爱怎么办就怎么办,我的茶花死了,你赔不起,就拿命抵。”

  周然推着明玄往前院去,回头似乎看到晚玲撩起袖口一个劲地抹眼。

  “少爷,刚才您的话太重了,晚玲小姐也是一片好心。”

  “好心?”明玄想起她那单纯无辜的样,“简直蠢死了。”

  “可晚玲小姐好像哭了。”

  明玄回头看过去,明哲正站在她旁边,拿手帕给她擦眼。

  “她活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虐心文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虐心文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