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夜奔
金繁漪2018-06-28 05:461,750

  (壹)夜奔

  一个男子拉着一个女人的手,在泥泞的路上一脚深一脚浅地向前跑着,不时地向后扭头看。“快点,有人追来了。”

  路很黑,夏日穿着洋装裙子的年轻女子不小心被石头绊倒,跌倒在荆棘的林中。她的膝盖被划上了许多长短不一的伤口,渗出血来。

  她不顾这些,迅速爬起来,跟他一起往前跑去,快了,就快到了。

  他们的目的地是山下河边废弃码头的一艘船。她知道,只要上了船,他们就可以永远在一起了。

  近了,又近了。风在她的耳边呼呼吹着,脚底啪嗒啪嗒的脚步声已经没有了规律,但她还觉得不够快。

  越是快到了目的地,她就越担心。不断地扭头。

  那个魔鬼,那个不是人的男人,总会追上他们的。不论她跑得多么快。她有预感。

  “快上船。”男人扶着她登船。

  忽然空气中响起了枪声。她愣住了,浑身开始不自主颤抖起来。

  果然,他还是追来了。

  呼啦啦间,就如魔术般,这个小小的废弃码头,被几十上百人端着长枪团团围住。

  那个撒旦般的男人摆摆手,那些个密集的长枪放了下去。

  他从腰间的枪套取下手。枪,顶上了拉着她手的男人腰间。

  她看到了枪,保险是打开的。只需那人的食指稍微一点点力,她爱的他就要从她眼前消失。“放开他。”她对这个拿枪的男人吼着,丝毫没把他放在眼里。

  “阿瑶,你凭什么让我放开他?”男人的眼底散发着暴戾,“你是我未婚妻,你们两人大半夜出现在这里,这是私奔,你们都该死。”他看见他们的手在生死时刻依旧紧紧地扣在一起,墨色的眸子恨不得积出血来。

  她是他的,怎么能和别的男人在一起。右手拿枪的食指眼看就要扳下,阿瑶急得

  从头上猛地拔下一支细长的金钗,对着自己的脖子就要扎进去。“慕望,你若敢开枪,今夜你收到的将是我们两人的尸体。”

  “不要…”被枪顶在腰间的男人抓住了她锋利的金簪,“我死不足惜,阿瑶,你要活着。”

  鲜血被夜色染成了墨色,顺着男人的手心流了下来。

  阿瑶的手松开了,簪子掉落在脚下的泥泞中,无声又无息,

  “你死了,我怎会独活。”阿瑶的左手轻柔地抚上他的脸,“文晟。”

  慕望看到他们你情我浓,气血上涌到了极限。趁着金簪落地的空隙,一把将阿瑶拢到自己身旁,仅仅一个眼色,副官元卿就把她牢牢桎梏。

  她又看到了他举起枪的右手对准了文晟的额头,“不要…”她撕吼的声音大到极限,喊破了她的喉咙,“你放了他,放了他,我就跟你回去。”她的双膝无奈地跪了下去,双手用力的扯着他的裤脚。

  慕望放下枪,低头看到她遍布泪水的脸,在漆黑的夜里泛着光,被粼粼月色照地分外动人。他忍不住弯腰抚上了她的脸颊,“让我放过他,可以。不过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阿瑶看到了希望,对上他鹰隼样狠辣的眼,迅速问道。

  “你不能再见他,再见他一次,他就是尸体。”慕望说出了自己最后的底线。

  她看向了文晟,手向前伸着,够着。距离只有那么几公分,却是远到了天际。

  这辈子,现在,是不是他们二人最后的见面。她一直看着文晟,眼珠不敢离开他半点角度。

  “阿瑶,你让他把我杀了吧。见不到你,我也是死的。”他的腰身被慕望的手下按压在地上,卑微地匍匐在泥泞的河滩,也一样向阿瑶艰难地伸出手,希冀两人的最后一握。

  慕望的军靴踩上了他的手,捻了捻。枪口朝下,再次顶上了他的头。

  文晟痛苦的脸憋的通红,却倔强的没有发出一个声音。

  “你答应还是不答应?”踩在手上的脚开始发力。

  阿瑶的心此刻就如碎落在地上的玻璃渣,无从拾起,也无从拼合。

  “最后一次,答应还是不答应。”

  “别…你别…”阿瑶的眼开始显露出绝望,“我答应,我答应,你放开他。”

  她宁可自己受苦,也看不得他的苦。

  慕望的枪放了下去,脚也抬了起来。嘴角开始扬起得意的笑。她始终只能是他的。

  阿瑶沙哑的声音对文晟说,“你把我忘了吧。我们二人今生无缘。只求来世,再让我遇到你。”

  “不…阿瑶…我不信来世,我只要今生。”文晟的手被他踩得血肉模糊,依旧向前伸展着,如同被伐木人砍断的树枝,对着空气,裸露着自己的伤口。

  她被慕望带走了。废弃的码头,只留下文晟趴在地上,痛哭着。

  他握紧拳头,对天发誓,这辈子,不论用什么手段,都要把她夺回来,然后把那个男人踩在自己脚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虐心文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虐心文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