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欢爱
金繁漪2020-11-02 16:071,353

  (肆)欢爱

  “夜夫人,这将军府,只有一处地方没有寻过。”文素给她端来安胎药。

  “哪里?”夜姬凝眉。

  “将军的演武堂。”文素弯起掌心,扣在她的耳畔,“我进不去。”

  “那我又如何得进?”

  “夫人,这是你的任务。”文素接过她喝剩的残渣,白了她一眼。

  今日艳阳高照,是个晒太阳的好日子。

  夜姬推开后院的门,杂絮遍野,草长腰身,虽不见蚊虫绕绿而飞,却是怕极了阴暗潮湿之地生有青蛇。她无内力,怀着身孕,还是不宜接近。

  她反手关上了门。究竟是要先查实自己的身份,还是先找出官银?

  可她在失忆中,即便找出身份,又如何证实?

  夜姬捶打着脑瓜,不知不觉,来到一处还算干净的院落。

  木匾三个红字[演武堂]她是认得的。

  “夫人。”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年轻男人抱拳向她行礼,“来找将军的吧?”

  她点点头,余光瞥见他的粗眉大眼,健硕身材,应也是个练武的。

  “将军在里面,您请进。”

  文素进不去,她怎么这么容易,只因为顶了夫人的头衔?还是这肚里孩子的份量?

  脚穿粉莲绣鞋的夜姬迈进演武堂,却发现四壁空空并无一人。

  “将军?”她叫了一声,无人应答。

  她又羞涩的小声喊作“夫君?”还是无人。

  便试着往里走去,诺大的空荡房间只竖立着几根红色的木柱,地面铺着方形的青灰石板。

  她缓缓走出一步,两步,就在第三步她的一只脚刚踏上的时候,居然感觉前面的地板在塌陷,可她的重心已经前移,不会内力和轻功的她就直直掉了下去。

  下面很黑,很深。夜姬本能地护住了肚子。

  就在她以为要粉身碎骨的刹那,有人抱住了她。

  “谁?”她的声音在下面封闭的空间不断回响放大,带着重音。

  男人呼出的热气就在她的耳畔,“是我,你的夫君。”

  “将军!放我下来。”她是被他横抱在胸前的。

  这里很黑,是一个偪仄的狭小空间,“怎么这么黑?”

  “我平时在这里练功,以前告诉过你。”他走到一处墙壁,用火石点起一盏油灯。

  “啊!”夜姬跳起脚来,竟是潜意识下扑到他的怀中,“这是什么?”她指着墙角堆满的白花花的一根根骨头,好像还有人的头骨镶嵌其中。

  “夫人莫怕,”他轻拍着她的背,摸起她的秀发,“以前和你讲过,那些是来偷盗银子的贼人。”

  “银子?”夜姬把这个银子和官银联系了起来,靠在他的怀里,的确舒服。

  “夫人,你果真什么都不记得了。”夜南叹了口气。“这里的机关,家里的存银,我的身份,你统统不记得了。”

  “那你再与我讲一遍。”失忆的夜姬想尽办法套出更多的信息。

  但同时她也有一个疑问,既然从前她知道一切,为何没有告知王爷?

  难道将要告知的时候失忆了?所以要重新来一遍任务?

  “夫人,可愿与我远走高飞?”夜南不确定这失忆的夜姬还会不会与他鹣鲽情深。

  失忆前,她定是愿意的。

  “为什么?”夜姬不懂。

  “将军府不安全,总有人觊觎那批官银。”夜南的手开始不老实,挑起她的下巴。“夫人,你怀孕了,要怎么帮我?”

  果然,将军府里有官银。

  “将军。”她想挣脱他,无奈他的力气是她这个扶弱女子撼摇不动的。

  “不要叫我将军,我本就不是什么将军。”夜南干裂的唇瓣上下合动。

  “可是这里没有银子啊?贼人为何来这演武堂?”夜姬天真地发问,即便看出他想要做什么。

  “因为,这里本就是我设置的陷阱。”

  “那…银子…在哪里呢?”

  “在,在地里。”他是个粗人,想要什么就便无法克制,竟要在这地下陷阱中与她强行。

  “不行,我有身孕。”夜姬给出唯一合理的理由。

  “夫君自会怜惜。”即便未来死在自己爱的女人的石榴裙下,夜南也心甘。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虐心文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虐心文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