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叁)对语
金繁漪2018-07-04 03:021,280

  (叁)对语

  今夜,有两人都喊她作柳捕头,若自己真是柳捕头,那个自称她夫君的岂会不知她的底细?

  她是否应该问问他?

  今夜的卧房有稍许不同,铜碗大的香炉点了沉水香,白烟袅袅向上,飘进暖香梨花帐中。

  “你怎在我的卧房?”夜姬对着记忆中只见过一面的男人发问。

  “这是我们的…房间。”他的话有些断断续续,脸上粗燥的皮肉都现出红晕,夜姬判断,他这是内向男人害羞的表现,“听文素讲,你身体好了。”

  “我像是真的失忆了,我从前是做什么的?”夜姬没有提柳捕头,她不能亮出自己的线索。

  “你是我的夫人。”他起身就要拉她的手,被她巧妙回避了。

  “我与你成亲几何?”她要细细问起。

  “大约是在三个月前,可还有要问的?”他见她有些刻意回避,克制了自己。

  “那我们如何相识?我父母今在何方?”

  “就在这镇上,你与我擦肩而过,然后…”他的脸红得发紫,没有再讲下去,“你孑然一身,并无父母。”

  “你怎知?”夜姬有些奇怪。

  突然,夜南的大手扒开她左肩的绸衣。

  “你…”她没有内力,出招也无他快,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被他圈入怀中。

  “看!”夜姬低头,靠近胸口的位置居然显露出一朵红梅。

  “这能说明什么?”她沐浴时见过未及多想。

  “你长大了,我认识你的时候你才这么高。”他一手环抱着她的腰,一手比划在他的胸前。“就是这么巧,在如此偏僻的桂花镇碰到你。”

  她的体香升华了香炉中的沉水香,让他有些情动。“夜姬,你突然发起了高烧,我很担心你,也好想你。”他低下头的唇贴在她细嫩的脖颈上,鼻孔里呼出的热气钻进她的耳蜗,竟让她浑身酥麻不止,她的身体似乎已经熟悉了他的一切。

  难道他果真是自己的夫君?夜姬深呼吸了下准备借力甩开他的桎梏。

  突然,她的胃部翻腾难受起来,竟至干呕。

  “夫人这是怎么了?快去床上躺躺,我这就去叫郎中。”男人紧张的样子是骗不过她的眼睛的。

  “不用,我躺躺便好。”她用手帕压着口,闷声跟他招手叫他不必了。

  可他不放心,不过须臾,郎中便来了。

  只是简单摸了脉,观察了脸色,向丫鬟文素小声询问了几句。

  “恭喜将军,夫人这是有喜了,两个月。”

  夜姬听到这个消息,吓得登时浑身无力,若非躺着,她定会晕倒。

  文素去了外间酬谢郎中。

  夜南高兴得两眼闪着金光,亲昵地叫着她的各种专属称谓,“夫人,娘子,我的宝贝。”

  他仔细为她掖好被角,情不自禁地吻住了她的唇。

  她现今的身份似乎并不能拒绝他,这叫她颇感尴尬。可这吻竟是可怕的熟悉,窒息的瞬间她似乎能忆起与他的过去,与他的亲密无间。

  等他的唇离开她时,她又似什么都忆不起。

  “你要好好休息,为了我们的孩子。”

  门关合的声音,她睁开眼。他离去了。

  夜姬瞪着房梁的圆木椽,无所适从。

  自己到底是不是柳捕头?

  与将军果然是真心相爱?那找出官银那岂不是害了他?

  好像还会害了自己,肚子里的孩子…他的?

  还有他那该死的吻,她舔起嘴唇,情不自禁开始回味。

  夜姬蒙上被,黑暗吞噬着她所有的思虑,帮助她一夜无梦。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虐心文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虐心文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