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相亲
金繁漪2018-07-24 08:222,727

  (壹)相亲

  若初没有想到有一天自己也会沦落到相亲的地步。

  都说女大十八变,果然,读大学那年她十八。

  不仅远远超过了古人形容美女的高标准,青翠柳丝,秀眉凤目,玉颊樱唇。

  还满足现代人对女人身材的高要求,高挑不过百。

  笑起来,眼睛都跟着暗送秋波,俘获了大半个学校男生的心。

  可她没一个看上眼的,也没空一个一个接待,用各种直白伤人的理由残忍拒绝了。

  “你太矮了!”

  “你也太丑了。”

  “你家太穷。”

  “你近视眼!”

  “暴发户吧你!”

  就这样伤了许多人。

  所以,不论男人女人,都对她咬牙切齿。

  “别看她长得好,身娇体柔易推到,甩过的男朋友可以开运动会了。”

  “不只甩了很多,她还同时和好几个男人交往。”

  “听说过一个词叫NP吗?”

  于是,她这浪女渣女的别称荡漾了开来。

  哪怕等她毕业了,工作了,这史诗级的记录还在不断刷新。

  在别人眼里,她与领导,同事,客户都是有着秘密的地下关系。

  这与她的职业分不开,说雅了叫客户代表,名片印着销售经理,说俗了就是跑业务。

  她的业绩不错,肤白貌美,说她不是靠身体赚钱有谁信。

  有句话叫做,好男不娶销售女。

  她就这样被剩下了,不是年芳二八一朵花,而是二十八。

  若初的父母只知道女儿年纪大了,偷偷助力,帮她在网上注册了多家相亲网站的资料。盼望着有一天,能被好男人捡走。

  这是她接到红娘的第八个电话了,“这个男人绝对的高帅富,满足所有女孩子对白马王子的定义,你一定要来见面。”

  “如果真如你说的那么好,能轮得到我?”若初不想和这红娘浪费时间,就要挂掉这烦人的电话。

  “别挂,再听我最后一句,这个男人指定要和你见面,其他人都不要。我也没办法,就当我求您去见他。”

  “这位大姐,你不就是骗我交会费吗?我穷着呢。”

  “不,不用你交会费,你来见他,我给你交会费都行。”红娘急得口干舌燥,好话说了一火车,这是隔着电话,若是见面,她先给若初跪下了。

  “行啊,你先给我把会费交了。”若初顺着她说,这种骗子的伎俩她早就看透了。

  “好的好的,若初小姐,马上就给你交。”

  电话终于挂断了,世界恢复了清静。

  她四仰八叉躺在床上,外面鸟语花香,大周末的,是不是寻个地去浪。

  找谁浪,她这个渣女好像才处理了一个追求她的男人。

  伤人的理由更奇葩了,“你没有六块腹肌,不够勇猛,床上满足不了我。”她头一甩就把这位年近三十的好汉留在了星巴克。

  手机震动了几下,若初歪在床上看短信,[您已成为桃花缘网站的金牌vip会员,如需服务,请随时联系您的专属红娘莺莺。]

  什么鬼东西,假的吧,这金牌vip会员要八万八千八百八十八,每周必会安排一个优质男见面,直到结婚。

  电话又响了,若初生无可恋的接起,“大姐,别打了,我服了你了。”

  “若初小姐,刚才已为您办理好金牌vip会员,您看,是否可以同意与陈先生的见面?”

  “啥玩意?真的假的?”若初有点慌乱,这不是桃花运,而是遇到了财运啊。

  “当然是真的,您可以登陆网站或者app后台查看合同…。”

  “我就问最后一句,谁付的钱?”她思前想后,莫不是自己父母被忽悠了吧。

  “这个我是要保密的。但是您看,若初小姐,今晚八点您是不是有时间可以来宣德路的那间星巴克?他会翻看一本张恨水的《啼笑姻缘》与您见面的…”红娘巴拉巴拉说个没完没了,她没听清几句。

  等她挂了电话,若初赶紧给父母拨了电话,软硬兼施就怕父母撒谎,确认了三五遍,这八万八千八百八十八不是父母花的。后来她一想,自己家小门小户,父母买个菜还抠抠嗖嗖的,怎么舍得一下子,瞬间掏出这么多钱。

  就算一百万个小概率,父母花了这么多钱,定要马上告诉她,还会说,“这是爹娘的棺材本,你再找不到对象,对不起的是这八万八千八百八十八的钞票。”

  所以,她笃定,这绝必不是父母的杰作。

  还下了一个决定,这晚上的鸿门宴还是要去看看,难道是这个冤大头交的钱?

  骗顿饭还是可以的。渣女的逻辑就是如此。

  晚上她倒是没有刻意打扮,蓝色牛仔裤,白体恤,夏日这就是很整洁的装扮了。想让她穿上碎花短裙或者是低胸礼服,那得看她心情。

  星巴克是个很中产小资的牌子,但是这是个咖啡馆,里面的东西再贵也花不了几张毛爷爷。

  她是故意晚去了那么几分钟,就是想先看看约她见面的男人帅不帅,不帅就溜走。反正,金牌vip会员已到手,桃花缘这么大的网站也不至于做出尔反尔的事。

  那个红娘说什么来着?男人拿本书,什么书?她好像想不起来。

  不过要不怎么说桃花缘的服务绝对一流,短信写的一清二楚,张恨水的《啼笑姻缘》。

  若初在自己偶尔变身成文青时读过这本章回体小说,她觉得虐,虐心,虽说结局是个he,但终是伤了另外两个女子的情。

  那边靠窗的角落好像坐着一个帅气俊朗的男人,手中捧着一本书,是不是《啼笑姻缘》,她偷偷暗笑,是吧是吧。这个男人还挺帅。

  就在她越来越接近他时,忽然觉得他有点面熟。

  他坐得比旁边男人要笔直得多,也不戴眼镜,双眼标准离书一尺的距离。

  穿着虽是大众的蓝色西裤,加白衬衫,却是没有丝毫褶皱。

  这不像是一个三十来岁单身的男人该有的姿态,高帅富明显也不是这样。

  再近点,她看到了书名,果然是《啼笑姻缘》。

  可是不好,男人此时已经注意到了她。

  刚才如聚的双眼唰唰看向了她的脸。

  他真的很man啊,肌肤是古铜色的,那肩膀是真的宽啊。

  浓黑的眉发,翘挺的鼻梁,厚实的嘴唇,若是再有六块腹肌,那就是完美的男人。

  这么秀色可餐,她忍不住舔舔嘴唇,咽了下口水。

  不对,他还是看着很眼熟。

  “看够了吗?”他的声音也是那么的富有磁性和男人霸气的味道。

  此时的若初立刻变成了一个娇羞的小女人,她双手握起拳头,自然地放在脸颊,扮起了可爱。

  “我是不是见过你?这位哥哥?”现在的她就是个花痴。

  “见过,十年前就见过了。”他歪起嘴角,扬起一抹恣意的笑,他终于找到她了,这个让他记恨了十年的女人。

  [十年?]若初赶紧推算了一下,十年前,那是2008年,她在读大一。

  那年夏天,她在军训,在军训!

  啊啊啊啊啊啊!她想起来,“你是…你是…陈教官!”

  她收起花痴的模样,脸色瞬间转为冰凉,抬起右手晃了晃,冲他勉强一笑,“好巧,再见!”

  若初就要转身,却被他一下扼住手腕,“坐下,我们之间的账还没算完。”

  “男女授受不亲,放手哈。”她抖开他的咸猪手,“喂!我和你有什么账?我欠你钱吗?还是我睡了你没负责?”若初胸口撑出一口气,指着他那张帅气的脸叫嚣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虐心文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虐心文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