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人生若只如初见
C夏X凉K2018-06-29 22:472,304

  云振海,大霖皇朝的将军,一生作恶无数,三妻四妾毫不夸张,他的一个姨娘产下了一对孪生女儿,他惊恐,怕被皇上得知这不祥之兆,便将一对女儿丢弃在农庄。

  孪生女儿中,姐姐叫云欣夭,妹妹叫云欣灼,她们长得几乎一模一样,除了姐姐是天生紫瞳,被视为妖孽。

  农庄中。

  云欣夭忍者恶臭在给马厩里的马匹洗刷。

  马厩外走过一个女孩。

  橙色罗裳裙衬得女孩不可一世的样子。

  她叫万紫宁,身份很尴尬,她是云家太老爷的庶子的庶女的女儿,而她的父亲是当地的财主家的庶子,虽然是庶子,却也是独子,备受宠爱。

  本是云家的亲戚,不该沦落农庄。

  她母亲的伯父继承家业时分了家,把她外祖父赶出云家,一家人被迫离开了帝都,虽然离开了帝都却还过的挺滋润,可是她的母亲是庶出,她母亲出生时她的外祖父还未娶妻,娶了妻后,那女子善妒,把所有妾侍以及庶出子女都赶了出去,她们就沦落至农庄了。

  万紫宁在农庄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了,许多孩子都跟着她混,为她是从。

  “哟,小丫鬟又在清理马厩吖,啧啧,真恶心,臭死了,呕。”

  万紫宁嘲笑着云欣夭。

  云欣灼去了邻村售卖手绢,还要好几天才会回来,所以万紫宁百般无聊,就拿云欣夭讨趣。

  云欣夭知道,如果回骂过去,万紫宁只会更猖狂,所以就当做没有听见的样子。

  果然,万紫宁没有再怎么样,转身离去。

  与此同时,农庄边上的竹林中,一个男子在踉跄地奔跑,身边跟着一个锦衣少年,少年只能抓着男子的手腕跟着跑,他的眼睛被人下药暂时得失了明,身后的官军在追赶着。

  少年一席墨色锦衣已经被刮得破碎,手臂被剑刮出一道很深的血痕。

  男子眼神中闪过一思狠绝,恨不得冲到后面拼杀一场。

  看到前方的农庄,男子仿佛看到了生存的希望,攒足了力气,拉着少年跑向农庄。

  男子灵敏地带着少年躲进了一间楼房,躲在黑暗中,屏住呼吸,隐藏下自己的气息。

  突然,格拉一声,小阁楼的门被打开了,男子用手挡住那道刺眼的光,皱了皱眉头,这都让他们找到了?

  男子刚想冲出去血拼一场,可是一睁眼,映入眼帘的是一位清秀的少女。

  云欣夭曾经跟着竹林里隐藏着的高人学过武功,能感觉到阁楼中潜藏的男子和少年,轻嗅着空中的血腥味,小小的惊讶了一下,然后浅笑一生,关上了门,下了楼。

  不一会儿云欣夭又拿了一些肉包子,一些水和一些白纱布上来,装作不在意地放在了阁楼内,轻轻说了一声:

  “处理一下吧。”

  男子想了想,欲要把云欣夭给杀死,以除后患,一旁的少年感觉到男子的动静,抓了抓他的手臂,示意他不要动。

  云欣夭走了出去,点了一盏灯为他们照明。

  男子犹豫了一下,走去拿了东西到少年身边,他们已经饿了几天了,只能靠吃所剩无几的干粮充饥,靠喝雨水充渴,现在已经是饿到头昏眼花了,但是这些食物,会不会是下了毒的?

  实在管不了那么多了,他递给少年一个肉包子,自己也拿了一个吃了起来。

  过了一会儿,云欣夭又上来了,她搬了一个椅子坐在离男子和少年不远的地方,刚好又看不见他们。

  “你们不用担心,这个小楼房只有我一个人住,平时没人进来,更不会有人到阁楼来。”

  “你们至少可以不用被仇家追杀。”

  “我会一日三餐上来给你们送水送食物。”

  “你们不用怕我,我不是什么好人,我只是不想让别人知道我的楼房中藏着男人,怕毁了我自己的名声而已。”

  “虽然不是好人,但我也不会无缘无故残害不相干不认识的人,或许我甚至还没有对抗你们的资本。”

  云欣夭坐了一会儿,就走了。

  第二天,第三天,第四天,都在重复着。

  第五天,男子决定要离开这里,他跟少年商量了一下,决定让少年先留在这里,他先回去处理好一切再来接走少年。

  当云欣夭再来给他送食物和水时,他开口了:

  “可以过来一下吗?”

  云欣夭轻缓地走了过去,她知道,知道的越多,活着的可能性就越低,所以她尽量不去看少年的容颜和身形。

  突然,脚下一滑,似乎是绊倒了什么东西吧,她直直地向前方倒去,偏偏就刚好倒在少年身边!

  少年似乎感觉到云欣夭要倒过来,伸手一扶,刚好接住她,云欣夭赶紧站好,说了声谢谢。

  少年说了一句话,让云欣夭沉默了:

  “我,失明了。”

  失明了?什么鬼?

  少年感觉到了云欣夭的沉默,对她说:

  “我可能不能再待在这小阁楼了,你可能要照顾我的衣食起居。”

  这样说还不算,语气中还带着一丝郁闷是怎么回事啊喂?

  云欣夭呵呵了一声:

  “我,一黄花大姑娘,照顾你,男的。这样你好意思么。”

  少年嘟了嘟嘴,有几分傲娇:

  “你不愿意照顾我那就算了,那我就出去让那些人肆意残杀吧,呜呜呜,我好可怜啊。”

  云欣夭嘴角抽搐了一下:

  “呵呵。我照顾你行了吧。”

  于是——

  云欣夭在后山桃林练剑时,总有一道琴声为其伴奏,虽然失明了,但是还是能凭着手感触摸,感觉到琴弦,并弹奏出一曲曲绝妙的琴声。

  云欣夭坐在少年身边,倚靠着他的肩膀,有几分羞涩:

  “你弹的琴真好听。”

  少年淡淡地笑着,抱住云欣夭的脑袋,触摸着她的五官:

  “让我摸摸,我想记住你的样子,等我的眼睛恢复了,我一定会一眼认出你来。”

  少年:“我叫端木晨,你呢?”

  云欣夭:“我叫云儿。”

  端木晨:“云儿不是你的名字吧?”

  云欣夭:“桃之夭夭,灼灼其华,我的名字就在其中。”

  端木晨:“云儿,你等我两年,我定会回来下聘娶你为妻。”

  云欣夭:“端木晨,我信你。”

  桃林的桃花飘落在他们身上,宛若仙人。

  人生若只如初见。

  这一幕,她会永远封尘在心底,不再提及……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