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你情我愿的耍流氓
周飞鱼小双2018-06-28 21:533,661

  朱玉花刚到大门口,就看见儿子徐有利打扮得油头粉面的要出门,憋着一肚子气的朱玉花一把拽过徐有利,拉他到院里的石凳上坐下。

  “有利,妈可是最后一次警告你,以后别再去招惹苏真那个狐狸精了,你若再这么任性下去,谢主任一生气,不让你跟琪琪在一起,你这辈子就毁了,你知道不。”

  “妈,你说的我都明白,我跟苏真就是玩玩的,毕竟是从小到大的玩伴,我对她又没别的意思。我跟琪琪都定亲了,你还有啥不放心的,再说了,就琪琪那大傻子,我不用动脑子都能搞定她。”

  “就你那点花花肠子,我还不知道,见着漂亮姑娘就挪不动腿,跟你那死爹一模一样。你玩玩可以,千万别动真格的,要是被那狐狸精赖上,别怪妈今后不认你这个儿子。”

  朱玉花最终让徐有利对着祖宗画像发誓,一定要攀上谢家这个高枝,然后一路扶摇直上,光宗耀祖。

  苏雪根回到家,对苏真好一番训斥,令苏真以后不许跟徐有利再有半点来往。

  陷入徐有利甜言蜜语中的苏真,哪里听得进去苏雪根的警告,嘴上虽然答应得好听,背地里依然跟徐有利缠缠绵绵。

  作为女婿人选,谢主任其实并不看好徐有利,他虽然觉得徐家经济条件还可以,跟自己家算是门当户对,徐有利长得也不错,但徐有利那孩子太油嘴滑舌,有点靠不住。

  但他又禁不住女儿谢琪琪的撒娇攻势,才勉强同意定了这门亲事。面对女儿接下来的催婚,谢主任含混着应付过去了,他觉得定亲后可以退亲,这在枫泾村也有先例,村民们一般不太会嚼舌根。但若结婚后再离婚,女儿琪琪就是个二婚头了,所以结婚的事必须慎重,必须多观察考验徐有利之后,才能把女儿嫁到徐家去。

  跟徐有利定亲后,谢琪琪更加粘着徐有利,三天两头往徐家跑。

  这天,谢琪琪又抱着一只活鸡来给朱玉花补身子,朱玉花喜欢得眉开眼笑,夸赞谢琪琪懂事乖巧,将来定是他们徐家的好媳妇,贤妻良母。

  在镇上喝完老酒回家的徐大柱一路哼着小曲,十分春风得意,谢琪琪眼尖,徐大柱还没到大门口,她的大嗓门就平地响起:“爸,你回来了,我刚给妈抱来一只鸡炖着,你也喝点鸡汤补补身子。”

  “啧啧啧,这个谢琪琪还真是不知道害臊,才刚定亲,就喊上爸妈了。”

  徐家大门外经过的两村民低声议论着。

  这天周末,苏真厂子里难得放一次假,她便想着去镇上逛逛。

  好久没来镇里玩,镇里又新开了一家小商场,还有几家发型屋。

  苏真好久没有打理头发了,便信步走进一家发型屋。

  “苏真,你也来做头发啊。”

  一声大嗓门响起,苏真不用转头,就知道是谢琪琪。

  她看到谢琪琪头上卷着发卷,正在烫头发,而徐有利则笑嘻嘻的坐在一旁陪她。

  “我不做,就是随便修剪一下。”

  苏真看到徐有利陪着谢琪琪,有些不高兴,一股醋意油然而生,她转身走出发型屋,换了另一家修剪头发。

  说巧也是巧,苏真逛商场时,又碰见满头算盘珠子的谢琪琪跟徐有利。

  谢琪琪趴在首饰柜台上挑选项链,徐有利抬头看见了苏真,他冲她眨眨眼,嘴巴撮了撮,做了一个亲吻的动作。

  苏真心里一股子火,经过徐有利身边时,狠狠踩了他一脚,徐有利疼的叫出声,苏真冷着脸,转身融入到人群中。

  这个徐有利当着自己的面说很讨厌谢琪琪,却又陪她逛街做头发,他心里到底是爱谢琪琪,还是爱自己,那一刻,苏真有些迷茫。但一想到徐有利那些信誓旦旦的话语,她觉得可能是自己太小心眼了,毕竟徐有利现在还没跟谢琪琪退亲,名义上,他还是谢琪琪的未婚夫,未婚夫陪未婚妻逛街那还不是天经地义的,这么一想,苏真便释然了,她相信徐有利心底真爱的,只有自己一人。

  为了减少徐有利陪谢琪琪的时间,苏真每天一下班,就偷偷约徐有利出来谈情说爱。

  这天黄昏,苏真跟徐有利两人正肩并肩准备去西王村看县剧团来演出的昆曲《牡丹亭》,怕在路上遇见熟人,两人选择走另一条稍远的道。

  一路有说有笑的两人万万没想到,竟然在半路上遇见迎面走来,用竹扁担挑着两袋鱼饲料的苏雪根。

  苏雪根看到徐有利,气不打一处来,他扔下鱼饲料,挥舞着手中的竹扁担就朝徐有利的腿上打去:“你这混小子还敢跟真真混,我打断你的狗腿……”

  一个挥竹扁担挥舞得虎虎生风,一个身形灵活,闪腾挪那,有条不紊的应对攻击。

  两人在公路上的精彩打斗,引来一群刚放学回家的小学生,小家伙们蹲坐路边山石上,伸出小手鼓掌起哄:“哦哦哦,快来看咯,老子打儿子咯。”

  这场打斗,最终因为苏雪根体力不止而结束。

  徐有利见苏雪根撑着扁担直喘气,便也停下脚,调侃道:“叔啊,你啥时候去少林寺练的这烧火棍啊,看你这通打,那棍法简直是变幻无穷,出神入化,你以后收我当徒弟呗……”

  “你个小兔崽子,赶紧滚,否则,等我喘气匀乎了,直接一扁担戳死你。”

  苏雪根坐到路边山石上,扶着扁担直喘粗气。

  “就怕你老人家一扁担戳不死我,戳断我一条腿的话,真真还得伺候我一辈子,为了不让真真辛苦,我还是赶紧滚吧。”

  徐有利拍拍苏真的肩膀,冲她挤了挤眼,悄声道:“我先回家了,那个剧还要去别的村里演出,改天我再陪你去。”

  苏真点点头,转身目送徐有利离开。

  苏雪根毕竟年龄大了,经过刚才那么一折腾,感觉口干舌燥,心慌心累,也懒得训斥苏真了,坐山石上歇息一会后,挑着鱼饲料跟苏真一前一后朝家走。

  苏雪根的鱼塘最近似乎出了点问题,水面上每天都会漂浮不少的死鱼。

  这段时间气温也没反常,鱼塘的增氧机也完好无损,死去的鱼又不像是中毒死的,这到底怎么回事呢。

  苏雪根急得在鱼塘边转来转去,怎么也琢磨不出鱼死的原因。

  鱼塘漂浮的死鱼越来越多,而自己又束手无策,急火攻心的苏雪根病倒了,低烧,浑身无力,躺在床上急得满嘴起泡。

  见父亲病倒卧床,苏真慌了神,跟厂子里辞了职,安心照顾父亲病情,苏雪根催促苏真去镇上,看看能不能找个养鱼专家,帮忙查看鱼塘死鱼的原因。

  苏真想到读高中时的好姐妹秦梦,她家就是镇上的,应该认识镇里的养鱼专家。

  苏真给苏雪根熬好粥,放在床边桌子上,随后赶紧来到镇里。

  秦梦是个十分热心肠的姑娘,听完苏真的讲述后,随苏真来到她家鱼塘,采集了一些鱼塘水,还有死鱼,拿回镇里请教养鱼专家。

  没几天,专家就给出了结论:苏雪根没有按模式放养,又是套养香鱼、包头鱼、花鲢、鲫鱼等,又是套养胖头鱼、老虎鱼,鱼池里的载鱼量严重超标后,就容易引起泛塘。再加上苏雪根家的鱼塘多年未清塘,野杂鱼、虾等过量繁殖,与养殖鱼类争氧,也容易引起泛塘。

  鱼死的病因找到了,苏真在秦梦的建议下,决定先清塘后再放养新的鱼苗。

  清塘工作十分繁琐,要排干池水,修补池埂,拔除池边杂草,挖淤泥等等,苏真虽然有秦梦帮忙,但还是忙不过来,她找徐有利帮忙,徐有利说这几天刚好没空,邻村他姨妈家的苹果园需要人手帮忙,他已经答应了。

  李培明知道苏真清塘的事情,主动前来帮忙,三个年轻人整整忙了五天,清塘工作才基本做好,等鱼塘池底晒晒太阳,彻底消灭病虫害后就可注水,再放入新的鱼苗。

  秦梦去镇里帮苏真买来新鱼苗投放到池塘里,忙碌完了后,两人坐在池塘边,吹着微风聊天。

  “真真,那个李培明似乎对你不错啊,他好像挺喜欢你的样子。”

  秦梦从背包里取出一罐可乐递给苏真,自己也打开一罐,边喝边打听苏真跟李培明的关系。

  “你说他啊,我只当他大哥。”

  苏真抿唇一笑,突然想到徐有利,自己忙活鱼塘这几天,徐有利的影子都没看到,难道他还在他姨妈家的果园里帮忙吗。

  “哥哥妹妹的,可是最容易发展成那种关系哦。”

  秦梦看了一眼村委会的方向,调侃苏真道。

  李培明帮忙放完鱼苗后,就去了村委会,说要加班赶写点东西。

  “怎么会,他不是我喜欢的那一款。”

  苏真随手扯了一根青草根含在嘴里咀嚼,她心里想着,明天正好有点空闲,不如去徐有利姨妈家转转,好几天没见徐有利了,耳边没有他的甜言蜜语,自己竟觉得十分不习惯。

  “那你既然不喜欢李培明,我可要去追他了啊,到时候你可别后悔。”

  秦梦双眼灼灼的盯着苏真道:“你说当初读书时候,我怎么没发现你们班里还藏着这么一颗校草呢,要是早发现,早就拿下他了,如今,我们俩的孩子都可以打酱油了吧。”

  “哎呦呦,一个姑娘家家的,真不知道害羞,连人家的手都还没牵上,就想到你们孩子的事情了。”

  苏真见秦梦一脸向往的样子,不禁打趣她道。

  “那有什么害羞的,孤男寡女,他娶我嫁,他情我愿,那孩子还不是分分钟就能搞定的事情。”

  “真是受不了你,越说越流氓。 ”

  苏真捡起一块小石子掷向池塘水面,清澈的水面顿时激起一圈圈涟漪。

  “对自己喜欢的人耍流氓那不叫耍流氓,那叫爱到深处,情不自禁。”

  秦梦说着话,站起身要走。

  “你去哪里?”

  “去村委会,找我的如意郎君耍流氓去啊。”

  “这疯丫头,真是没谁了。”苏真看着秦梦欢快的背影奔走在田埂上,嘴角也不禁微微上扬,“晚上早点回来,我做你最爱吃的豆腐烧鱼头。”

  秦梦没有回头,举起手臂,纤细手指比划了一个ok的姿势。

继续阅读:第2章 登峰造极的谣言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年年有鱼家家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