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和狐狸精有关的口水战
周飞鱼小双2018-06-28 21:523,329

  “胡说八道,培明女朋友是谁?”

  苏雪根脖子上青筋突起,大着舌头质问徐有利。

  “就是那个天天去村委会找培明的郑艳芳呗。”

  徐有利朝李培明挤眉弄眼道:“这枫泾村还有啥事能瞒得过我徐有利,是吧,培明。”

  “不是的,有利,你真猜错了,艳芳是准备参加明年自学考试,有些英语方面的知识,她不太明白,就来找我,让我教教她。”

  “那教着教着,不就教到一块去了嘛,毕竟是孤男寡女的,我说的对吧,根叔。”

  苏雪根抬起有些微红的双眼,数落徐有利道:“你这混小子,咋哪里哪里都有你呢,培明自己都说没女朋友,你非在那里瞎叨叨个啥。”

  说着话,苏雪根抓起酒碗,把碗中酒泼向徐有利。

  “哎呦,妈呀……”

  徐有利一闪身,苏雪根一碗酒全部泼到刚刚阵风般卷进门的谢琪琪身上。

  “哎呀呀,根——叔。”

  谢琪琪一跺脚,旁边酒桌差点晃了几晃。

  谢琪琪边伸手擦衣服上的酒渍,边拖着粗嗓门大声嚷嚷:“根叔,你耍啥酒疯呢,这酒馆又不是你家开的,只许你来喝酒别人就不能来呀,看看我这身新衣服,是有利前几天刚给我买的,这下都被你泼脏了,你赔我……”

  “好啦,琪琪,我赔,我赔你,好吧,根叔刚才不是故意泼你的。”

  见谢琪琪生气,李培明忙陪着笑脸劝她。

  “不是泼我,那他是泼谁?别以为这是镇上,我爹一跺脚,地面照样抖三抖。”

  “你爹也不怕把脚腕子跺折了。”

  苏雪根小声嘟囔着,端起碗朝嘴里灌酒。

  看谢琪琪叉着大蛮腰,一副不依不饶的样子,李培明忙朝徐有利使眼色:“有利,快领着琪琪点菜去,这酒馆新来的厨师做的焦滩鱼头味道很不错。”

  谢琪琪是跟徐有利来酒馆吃饭的,没想到一进门就被苏雪根泼了一身酒,她虽然很生气,但有徐有利陪在自己身边,加上等下的美食美酒之诱惑,她满肚子的怨气瞬时烟消云散,笑嘻嘻的拽着徐有利的胳膊去了旁桌坐下,招来服务员点酒菜。

  苏雪根这顿酒吃得很不爽,其实,并不是酒不好喝,菜不好吃,他是见不得徐有利的流氓模样,还有谢琪琪的嚣张跋扈,这样的人,他苏雪根是八辈子也不想打交道的,可女儿苏真却偏偏一个劲儿的朝这小流氓身边凑,自己可能真的是老了,越老越看不懂现在年轻人的一些做派。

  苏雪根后来又去找了一次赵小娥,赵小娥远远看见他,“砰”的一声关紧大门。

  赵小娥不愿意再给苏真介绍对象,一直暗恋苏真的李培明也不愿意跟苏真表白,那女儿苏真这辈子就要成为女光棍了吗!

  苏雪根为此万分焦躁,千思万虑后,他觉得,徐有利既然喜欢苏真,苏真也说了自己这辈子非徐有利不嫁,不如就遂了女儿心愿,就像李培明说的那样的,只要自己爱的人觉得幸福,那爱她的人唯一能做的,就是努力成全她的幸福。

  作为父亲,苏雪根爱苏真如己命,那不如就自己舍下老脸,成全宝贝女儿苏真一辈子的幸福。

  苏雪根躲在房间里抽了一整晚的香烟,第二天早起,嘴巴苦涩难受,但他觉得自己心里的苦比唇齿间的苦更要苦上十分。

  可是一想到苏真妈妈,当年那个自己见第一次面就万分钟情的外乡女人,他的心就顿时汪成一滩春水,只要女儿苏真喜欢,他就无条件接纳,为了苏真的幸福,苏雪根决定豁出自己这张老脸。

  苏雪根在田间徘徊几日,终于瞄见徐有利母亲朱玉花独自一人在茶园里灌水。

  “玉花,给茶树浇水呢。”

  “嗯呢,雪根大哥,你老人家今儿咋有空来我家茶园巡视呢。”

  朱玉花抬了抬屁股,耸了耸背上的喷雾器,嘴里说话虽然透着客气,但眼角眉梢却透露着一股不屑。

  “我呢,今天找你有点事情想要商量商量。”

  蹲在田埂上的苏雪根吞咽了一口口水,润了润干涩的喉咙,接下来的话,他实在有点张不开嘴。

  朱玉花抬眼瞄了瞄他,手中的喷雾杆微微转换了一个角度,一片白色水雾朝苏雪根喷了过去。

  “哎哟。”

  苏雪根本能闪躲,一个不小心,仰面栽倒在身后田地里。

  “哈哈哈。”

  周围田地里干活的人忍不住笑出声,大壮撑着锄头笑侃道:“根叔,我刚给地里松完土,你这一下子又给我砸实了,害得我等会还得返工。”

  朱玉花皮笑肉不笑的说道:“哎呦,喷一上午的水,这手有点酸,一下子偏了方向,雪根大哥没摔着吧。”

  苏雪根心中明白朱玉花那娘们是故意喷自己的,但自己毕竟有求于人,不好发火,他抬手拍了拍屁股上的泥土,扭头冲田地那一头的大壮嚷道:“你小子就是坏,成天就知道挖田埂土到你家地里,田埂都被你挖得窄成啥样了,让人蹲都蹲不稳……”

  苏雪根最终还是鼓足勇气对朱玉花摊牌,既然孩子们彼此喜欢,做大人的就不要干涉孩子太多,恋爱自由,婚姻自由,这是国家提倡的。

  “自由,自由,国家难道还提倡,允许男人娶妻后再娶个小老婆?”

  朱玉花撇了撇嘴,抓起脖子上的白毛巾擦了擦脸上的汗。

  “你这人怎么说话呢,什么大老婆,小老婆的,这是新社会,这么做是违法的。”

  见朱玉花根本一副懒得商量的样子,苏雪根有些生气,嗓门不由得提高了几分。

  周围田地里干活的人也放慢了速度,一双双耳朵支棱着,听苏雪根跟朱玉花吵架。

  “哟,你也知道这是新社会啊,那你还怂恿我们家有利跟你家苏真相好。”

  “跟我家苏真相好怎么了?两个孩子彼此有意,做大人的就该成全,这跟新社会旧社会有什么关系。”

  朱玉花把背上的喷雾器放下,拿起挂在树上的茶杯仰头灌了一口凉茶,那架势,看起来是准备跟苏雪根来一场声势浩大的口水战。

  “你老苏家糊涂,我朱玉花可不糊涂,我家有利这辈子只敢娶谢琪琪一个老婆,你家苏真想当小老婆,给别家当去,我们徐家是遵纪守法的好人家,不敢娶小老婆的。”

  “你这娘们说话怎么这么损呢,我家苏真要相貌有相貌,哪点配不上你家徐有利,你咋说着说着,连小老婆都出来了呢,有你这么说话的吗。”

  “对,你家苏真是长得美,狐狸精都长这样,成天缠着我们家有利不放,看来,我得赶紧去西王村请赵天师出山,收了这只狐狸精。”

  朱玉花的话越说越难听,苏雪根气得脸色一会白,一会紫,心脏病差点犯了。

  周围村民本想出来劝架,但一想到村里马上要重新分配耕地,谁都不敢出面得罪谢主任未来的亲家母。

  “我们有利本来就是要当官的,就是被你家狐狸精缠走了官运,我徐家祖上之所以能当官就是因为收了一只狐狸精,看来,现如今还真得再收了你家苏真这一只……”

  眼见朱玉花越说越来劲,在旁侧田里帮父母灌水的李培明实在听不下去了,对朱玉花说道:“朱婶,大家都一个村住着,你说话怎么这么难听,又是小老婆,又是狐狸精的。”

  李培明母亲吴桂英见周围人都不劝架,儿子却傻乎乎的跳出来招惹朱玉花这个事儿精,忙伸手拽了拽李培明衣袖,示意他别说话,一旁的李老憨也低声阻止儿子:“全村人都不说话,就你能,你不说话,能把你当哑巴卖了啊。”

  “哎呦呦,大家伙看看,终于有一个憋不住了,跳出来帮狐狸精说话了。”

  朱玉花转过身,对着李培明家田里啧啧道:“培明,你不是一直心疼那狐狸精吗,那你就赶紧娶回家去,免得她祸害我家有利,婶儿给你天天烧高香……”

  “心疼不心疼是一回事,你口口声声叫人家苏真狐狸精就是诽谤造谣,毁人家女孩子名誉,说严重了,你这就是违法了。”

  “哎呦呦,你这死孩子读几天破书,还把我读成违法了,来来来,有本事赶紧抓我去镇上派出所,看我就说个狐狸精,警察能判我几年。”

  朱玉花说着话,阵风般旋到李培明面前,低头一头撞向李培明。

  李培明父母虽然是村民公认的老好人,从不跟人顶嘴吵架,但见朱玉花对儿子冷嘲热讽,心中一股火烧来烧去,终于也是憋不住了。

  见朱玉花低头撞儿子,吴桂英一把扯开李培明,伸出脚把朱玉花绊倒在田里。

  被绊了个嘴啃泥的朱玉花翻身坐起,双手拍打地面,高声嚎叫:“不得了了,狐狸精施法打人了……”

  李家和徐家是村里仅有的两个个体户,以前干什么都对着干,关系闹得很僵。前不久两家刚在谢主任的协调下“休战”,筹备着合伙在村里建一个石料厂。眼看着徐家和谢主任的关系越走越近,李家人本来打算安稳点,尽量不招惹徐家,但李培明为了维护苏真还是点燃了炸药包。

  这场田间闹剧最终在朱玉花跟吴桂英的口水战中结束,不分胜负的双方在旁侧村民的悄声议论中,各自收拾农具回了家。

继续阅读:第2章 你情我愿的耍流氓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年年有鱼家家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