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残情》上集
亚宁2018-08-09 14:3210,581

  残情

  编剧:亚宁

  人物介绍

  郭山秀 哑女 性格内向,随父母逃荒至大柳树村后柳屯、生活到老未嫁。

  大牛 大柳树村后柳屯青年,善良诚恳,感情受挫漂泊在外。

  郭二婶 本名马香月 少女时代不幸遭强暴 有些小任性

  郭二叔 外号郭干巴 老实厚道

  牛金罐 大牛爹 好赌成性不思悔改 江湖人称罐哥

  胡德彪 小名胡三、地主少爷、新中国重新做人

  刘全: 农村生产队长、运动乐

  马凤鸣 豆腐匠 爱贪小便宜

  胡二嫂 农妇、热情开朗

  马凤才 马凤鸣的堂弟

  魏启林 县民政干部

  杨敏 乡民政助理

  师傅 大牛的师傅

  牛小莉 白酒作坊厂厂长

  二兰子:农村妇女、胖婶家二闺女

  胖婶 山秀在柳条沟的邻居

  街坊二哥

  街坊兄弟

  公安人员

  红卫兵小将

  (本故事为爱情伦理剧)

  1。日外、山野风光(旁白)

  从大山里面一对年轻人爱情燃烧到破灭的过程中十分清晰地阐述了人类的美善与丑恶。更深刻地揭示了欲望与贪心背后掩藏着无穷无尽的灾难,善恶到头终有报,只争来早与来迟,世上还有真情在,人间正道是沧桑!衷心地祝愿朋友们要珍惜我们身边每一份感情,切莫等到残缺之后给自己带来遗憾甚至悔恨!

  2.日外、乡间小路

  东北的五月天草长莺飞,到处都散发着泥土的清香。大柳树村旁小河边高低不平的山路上走着一男一女两个推自行车的人,他们车把上分别挂着装有水果和罐头的网兜。男的叫魏启林,四十多岁穿着中山装,他是县民政局科级干部。女的叫杨敏二十五岁左右,是乡里的民政助理,长的朴素大方。他们是特来看望村里一个叫哑姑(郭山秀)的孤寡老人。

  杨敏:“ 魏科长,我们已经做了最大努力了,这山秀阿姨还是那么固执,就是不肯到我们县里的敬老院里去。这不是她的老心脏病又犯了,如果再不到大医院里得到有效地治疗恐怕危及到她的生命了。”

  魏启林:“小杨啊,我已经得到了你们给县里的汇报情况,这个叫郭山秀的老人有一种个人情结没有打开,所以她哪里都不去!我们要尽快掌握细情解救这位老人。这就我是此次下乡来大柳树村的目的。”

  杨敏:“是的,老人心底的情节的确埋藏了几十年。听村里的老乡们说她们一家人是满洲国那会从很远的地方逃荒来到大柳树村后边山坳里后柳屯(以前叫柳条沟解放后改名后柳屯)的,那里只有几户人家都是靠开荒种地过日子。当时哑姑郭山秀与一个叫大牛的小伙子相爱过,好像是因为一支镯子发生了变故,不知道什么原因大牛突然离开了这里,一走几十年至今没有回来过,哑姑就这么等啊等了几十年。村里人都很同情哑姑说大牛是个没良心的陈世美。”

  魏启林:“好吧,我们就从这个大牛身上作为突破口来打开老人心结。不过老人有语言障碍,我们要做好耐心细致的沟通工作。”

  杨敏:“科长,郭山秀阿姨并不是真正的哑巴,只是她的嗓子在小的是时候出了毛病,她说话别人不容易听清楚而已,再加上老人性格内向不爱说话,所以有人背后才叫她哑姑。对了科长还有件好消息没来及向你汇报,前几天有个自称是大牛女儿的人给我们打过电话,她说她是外地一家白酒作坊厂的厂长,等料理完手头上的工作就来大柳树看望哑姑。”

  魏启林:“太好了,我们要办的事情终于有了眉目。”

  杨敏:科长,我还听说山秀阿姨跟本村一个姓胡的老人有些感情纠葛!可是姓胡的老人去世了,你看我们是不是可以通过姓胡的老人的儿女来多了解一下他们的情况呢?

  魏启林:这个可以考虑!不过涉及到个人隐私问题,一定要注意方法。千万不要去触动老人的敏感神经,造成不好影响。

  杨敏:我明白了,科长。

  (工作有了思路,魏启林和杨敏都喜笑颜开)

  3.日外、村头

  大柳树村是个依山傍水非常秀美的小村庄,村子西头靠着河边有个农家小院,非常

  简陋的两间土坯草房却很规整,房前的菜园子是用柳条子编插的方格式栅栏。这个就是村里的孤寡老人郭山秀的家。杨敏在前魏启林在后分别推着车子进了院子,一只半大小黄狗低声地叫了两声却又摇着尾巴迎上来在杨敏身前左右亲热地撒娇,杨敏来过多次小黄狗跟她已经熟悉。邻居胡二嫂听见狗叫声连忙从屋里迎出来,这个就是杨敏说的那个姓胡的老人的二儿媳妇,一直也是由他们照顾着山秀老人。

  4。 日内、简陋的外间屋

  胡二嫂:“哎呀妹子,你们又大老远的来看望俺大姑(郭山秀)来了。”

  杨敏:“二嫂,这是县里民政局的领导魏科长,我们是专门为老人的病情而来的。”

  胡二嫂:“谢谢领导的关心了,可惜老太太的病情是越来越严重了。这几天她一直没吃

  什么东西,村里的大夫说她的胃好像又出毛病了。村长也来劝过了可她就是不愿意

  上城里的大医院里去治病。”

  5。 日内

  屋子里一个面目清瘦的农村老太太靠着被子半卧在炕头上。

  胡二嫂:“大姑啊!大妹子领着县里的领导又来看你来了,还带来了这么多礼物有好

  吃的苹果和罐头。”

  (老太太郭山秀嘴角动了动没有说出话,但是脸上流露出羞涩之情。)

  杨敏:“山秀大姨我们是专门为了您的病情而来的,我知道你心里有苦也从来不愿意给

  别人添麻烦。可是一直这样拖下去也不是办法呀!”

  魏启林:“大姨,我们了解到您的病情很严重,您就听从政府的安排到市里的大医院看

  病吧!我们都是晚辈,如果你能说话就简单地把你心中的苦水向我们倾述一下吧。

  这样有助于我们打开您的心结使您的身体早日恢复健康。”

  (老人家被勾起了伤心的往事,哽咽着说不出来话。)

  胡二嫂:“领导同志还是我说两句吧,这老太太是个大好人。想当初都是那个叫大牛的

  人给害的,她被情所困都快一辈子了还没嫁人。前些年在柳条沟她跟老郭头父女俩

  相依为命过了半生清苦的日子。后来老郭头没了,俺公爹他们才把她接到大村里来

  好有所照顾,村里给她盖了房子还办理了五保户。可老太太要强的很,从来不愿向

  别人诉说她自己的苦楚。老人的性格确实有些倔强但是非常善良,她见不得别人痛

  苦,前几年也不知谁给她寄来几千元钱她都接济给贫苦人家的孩子上学了。说是有我们

  照顾她,其实是她在照顾我们。我家好几个孩子都是她帮着带大的,现在孩子们都念初

  中和高中了。我真是打心眼里感激她。”

  杨敏:二嫂,你还能详细跟我们说说老人以前的事情吗?

  胡二嫂:领导同志,这个我可说不清楚!因为我是外来的媳妇。再说,那都是很久远以前

  的事了,估计村里没几人能够了解那段历史了。

  (杨敏和魏启林都微微点头)

  6.日内

  他们在屋里正说着,外边传来清脆的汽笛声。胡二嫂出门迎进来一位时尚漂亮的年轻姑娘,同时还有几位本村来看望郭山秀老人的街坊邻居叔叔大妈。漂亮姑娘自称牛小莉从远方而来,她一进屋便扑到炕头上紧紧地抓着老人的手。

  牛小莉:“大姑,让您受苦了!是爸爸委托我来看望您的,我是大牛的女儿。”

  郭山秀:“他——还——活着——呀!”(老人惊呆之后终于吃力地说出这句话,她的嗓

  子好像堵着东西一样说出话来沙哑而微弱。)

  牛小莉:“是啊,他还活着。”

  郭山秀:“为啥不——?”(她的意思是说为啥这些年他没有音信,为啥不回来看我。老

  人泪水簌簌而下,止不住地呜咽起来。)

  杨敏:“山秀阿姨,你知道了他的下落并且他还活着,这是好事!您心脏不好就别哭了,

  我想他会回来看望您的。”

  牛小莉:“是呀大姑,父亲一直没有忘记过您,前些年我们在困苦的日子里他还偷偷给

  您奇过钱。我想你们从前肯定经历了很多不堪回首的往事,父亲也一直在回避不肯面对那段经历。可不管过去曾经经历了什么您都是我们的亲人,我要把您接回去好好照顾您的晚年生活。”

  (郭山秀双手颤抖着很吃力地从炕席下边拿出一个破旧的小花兜,叫人惊奇的是打开之后里面竟然是一支金光闪闪的镯子。)

  胡二嫂:“对,听公爹说过,就是因为这个镯子才使得我们两家有了不解之缘。”

  郭山秀:“全都是它惹的祸呀,可它也陪伴了我几十年了。哎!那是一个既温暖又冷酷

  的春天——”(心上人大牛的存在给郭山秀带来了无比的兴奋,不知不觉地把她带

  回了那段美好的回忆。)

  7.日外、

  那一年雨下得很大很大,北大荒黑土地上遭到了前所未有的涝灾,有个叫东荒的地方几乎是颗粒无收。老汉郭二叔(郭干巴)一家人陷入了困境,本就缺吃少穿的冬天郭二婶(马香月)的老爹豆腐匠老马头(马凤鸣)病逝,他临走欠下一屁股债。郭二叔是养老姑爷,变卖家当还债后成了一贫如洗的穷光蛋。听堂叔丈人说北山里那边没多大灾情日子好过的很,无奈之余的郭老汉只好带上老婆和哑巴闺女走上了逃荒之路。那一年哑巴姑娘郭山秀刚满十九岁。

  不知辗转经历了多少苦难,这年开春他们走到了一座长满柳条的山沟里。沟底有一条河,河对岸的小山包上隐约有几户人家。一家三口人非常吃力地顺着山间小路往山下开阔地里走着。他们原本是想到对面找户人家要点吃的歇歇脚再作打算,可是到了山底之后他们傻眼了,那条河面上光溜溜的根本无法通过。郭二叔急得直搓手,转身间猛一抬头看见不远处山坡地里有个人在干农活,好像是个小伙子在弯腰刨苞米茬子,他带头在前仨人走向这边。

  8.日外、山坡间农田

  郭二叔:“小伙子打扰你了,你先歇歇手!我打听一下你们这里是啥地方啊,这河又

  咋能过去呀?”

  (小伙子二十上下的年龄,长的黑黝黝的非常魁梧,一看便知道是个老实厚道的庄

  稼人。听见喊声小伙子直腰回过身来,眼前是个瘦小的老汉,后边跟着一个身材匀称的中年女人和一个背着包裹的漂亮姑娘。大姑娘白白嫩嫩的浓眉毛大眼睛亮闪闪也在看着小伙子,四目相对,小伙子却羞得满脸通红急忙低下了头。”)

  小伙:(低声回答)“这位大叔,你们是投亲戚还是路过的?)

  郭二叔:(抿嘴笑了一下)“小伙子真好,一看就知道你是个厚道人。俺们家那嘎闹灾了,

  日子没着落就出来逃荒了。这边也没啥亲人,我们是冒蒙过来的,这不是走累了找地方歇歇脚再说吧!”

  小伙:(仍然没敢抬头,用手里的刮锄板清理镐头上的泥土。)“俺这叫柳条沟屯就那么

  几户人家。以前河面上有一座木头桥被水冲走了,为了方便俺们就用小树和几块木

  板在前头比较窄的地方临时架了小独木桥,就在前边拐弯处所以你们没看见。要是

  翻过前边那座山坡就是大柳树村了,那里村边上有大桥。”

  (郭二叔思量着小伙说的话没吭声,郭二婶走上前。)

  郭二婶:“他爹,孩子背着这么大个包袱都累了,咱们不往前走了,就从独木桥上过去

  到这小屯子里歇歇吧。”

  郭二叔:“嗯呐,就依你老婆子。谢谢你小伙子!秀,扶着你娘点咱们走嘞。”

  (一家三口人转身离开,小伙子才慢慢抬起头来)

  小伙:(他略有所思了一下喊道)“大叔,独木桥不太结实,你们千万要小心啊!”

  郭二叔:(同样高喊)“知道了,有缘再见啊小伙子。”

  9.日外、小木桥

  小木桥是用两根碗口粗细的柳木上钉着几块窄木板,两头岸边分别插着两根支棍,桥下河水浪花翻滚。他们止住脚步,郭二婶眼望着河水和独木桥紧锁眉头。

  郭二婶:“他爹,这桥跟你似的这么单吧,能管用吗?”

  郭二叔:“别人走都管用,咋到你这就不行了呢!我先走一回让你看看。”

  (郭老汉小心奕奕走到桥中央又拐回来)

  郭二叔:“没事啊,老伴你没听人家说天塌大家死,过河有矬子吗?就我这样的都不怕

  你怕啥?”

  郭二婶:“老头子,都混到这种地步了你还贫嘴,就不怕咱姑娘听见笑话你。”

  (郭山秀只是笑笑没有说话,因为她从小闹嗓子落下毛病,声音又低又憨不好

  听,所以不爱说话。)

  郭二叔:“那怕啥,若是有你那传家宝在我们一家也不可能落到出来逃荒的地步啊,都

  怪我那老丈人贪心大才输给了别人。”

  郭二婶:(很气愤地)“好你个死老头子,都这么多年了你还敢提这事,这不是往我伤口

  上撒盐吗。”

  (郭二婶生气地挥舞拳头在老伴郭干巴肩头捶打了几下。)

  郭二叔:“嘿嘿嘿,老伴呀习惯了,我一天不受你的欺负就觉得像是少了点什似的。好

  了不闹了咱们过桥吧。”

  (老汉扯起老伴的手一前一后上了独木桥,姑娘郭山秀背起包裹紧跟在后头。)

  10.日外 、小河

  河道里的桃花水卷裹着岸边的淤泥翻滚着浑浊的浪花,使人有眩晕的感觉。支撑着这小小独木桥的是新砍下来的两棵小柳树,虽有碗口粗细,可是一旦超重就会发颤。郭家三口人只考虑在一起可以壮胆,而忽视了独木桥的载重量。当他们走到小桥中间时,桥体愈发的晃动起来,桥两头的支棍也已经偏离,有一根很快掉到水里。郭二叔急切地拉着老伴奔向对岸,他们这一急一跑小桥受到剧烈的震动突然失衡,可坑苦了后头的闺女山秀,姑娘左右摇摆站立不稳,就在郭二叔夫妇到达对岸的同时女儿山秀抱着大包袱已经掉到河里。平时的河水并不深,只是由于山里的冰雪融化而河水剧增。山秀姑娘抱着包裹还没松手只露着脑袋在河面上,这可吓坏了郭家老夫妻俩,他们都不会水只有拼命地嚎叫。

  郭二婶:(伸着手拼命地向河里召唤)“救命啊,我的秀啊!快来人呀救救我的孩子!”

  郭二叔:(他已经脱掉身上的棉袄,一只脚踏在河边的水里在发抖)“我也不会游泳啊!

  就我这小干巴体格下去我爷俩一块完蛋!哎呦我的娘啊,小伙子快来呀,救人啊。”

  (他倒是机灵还没有忘了山坡上干农活的小伙子。)

  (那个小伙子好像是有预感,早就听见了郭二婶的嚎叫声,他撒手扔了镐头飞速地

  跑下山坡,连衣服都未来及脱掉就跳下河去。河边长大的孩子水性都很好,小伙子

  玩命地游向郭山秀。

  11。日外、岸边

  姑娘喝了好几口水早就呛晕了,小伙子架起山秀的胳膊才慢慢游向对岸。总算有惊无险郭二婶哭得泪流满面。

  郭二婶:哎呀,俺的宝贝闺女,你可千万别有事呀!你好有个好歹,我跟跟你爹可咋活呀。

  (他们老两口子把闺女拖到两三米内的小土包上,脑袋朝下又按肚子捶打后背,良久姑娘吐了几口水才醒来。东北的三月天虽然不是寒冷刺骨可也带着丝丝的凉气,尤其是刚从河水里出来湿透了衣服,小伙子打着寒战也不时地打着喷嚏。)

  小伙:大叔,婶子!天这么冷,在这也不是办法呀,我先到你们到我家去吧。

  郭二叔:那敢情好了,小伙子那就麻烦你了。

  (此时,小伙子已经顾不上害羞抱起姑娘就向自己家奔去。)

  12.日内、小伙子的家里

  在小伙子家里,姑娘郭山秀在炕上裹着被子,脸蛋羞得像桃花一样粉红美丽。那个憨厚的小伙与郭二叔夫妇一边做饭一边唠起了家常。

  郭二婶:(心直口快)“看人家小伙子这家里屋外收拾的干净利索,而且这鸡、鸭、鹅、

  狗是样样不缺。一看呀就知道你是个能过日子的勤快人,人家性格也好像个大姑娘

  似的,怎么就你自己,家里人呢?”

  (小伙子抿着嘴微微一笑,脸又红了起来。)

  郭二叔:(埋怨老伴)“瞧你这老太婆,哪有刚认识就问人家这个那个的,叫人小伙子多

  难为情啊。”

  郭二婶:“你懂啥,人家孩子救了咱闺女的命,咱们逃荒在外无以回报,我这打听打听

  也是表示关心吗。”

  小伙子:(鼓起勇气)“大叔大婶,俺姓牛,我长得壮实他们都叫我大牛。俺们山里人没

  念过书,没见过世面胆子小,所以才这么腼腆。噢,我家也是打外地来的,我出生时妈妈难产死了,爸爸就抱我到这山沟里来了。后来我长大一些了,爸爸说他在山沟里待着郁闷所以就出门到外头做买卖了,往往都是一年半载不回来,我也就习惯了自己生活。”

  郭二叔:“大牛,你们柳条沟这地方真好,山清水秀的像个世外桃源一样!一年里头除

  了种庄稼以外还能养些猪啊羊啊的家畜。还有你们这漫山遍野的柳条子,到冬天农

  闲的时候就编上好多好多篮子、篓子和粮囤子,拿出去卖肯定能挣很多钱。”

  大牛:“是啊大叔,你们要觉得这里好就留下来吧。我们这的邻居们也都是天南海北逃

  荒过来的,大伙相处的可好了像一家人一样!这山里的土质肥沃随便开荒就能长庄

  稼,只要能干活以后日子肯定错不了。”

  郭二婶:(喜笑颜开)“好啊,真是求之不得,我们就留下了。”

  13。 日外、画面简略

  打那以后郭家人就在柳条沟落了脚。开始时是在大牛屋里隔起了一间老少间住下的,后来在相亲邻居们的帮助下脱坯在旁边搭建了两间草房,依然是跟大牛在同一个院子里。

  14。 日内

  郭山秀老人从回忆中醒来,泪水湿透了衣衫。

  郭山秀:“那时候我已经爱上了这个憨厚老实还会疼人的小伙子。看得出来大牛哥也很

  喜欢我,穷山沟里的人能说上个漂亮媳妇那是个相当幸福的事情了,谁还管她是不是个哑巴!在邻居们的撮合下终于捅破了这层窗户纸,我们定下了婚约,打算年前完婚。直到有一天,大牛爹的到来发生了一场不幸的变故!从那后,我的大牛哥走了,再也没回来。唉!不说了这辈子算是过去了。”

  魏启林:“老人今天说了这么多,表明了在她心里珍藏了这么多年的那份情感还没有破

  灭。我们一定要想办法来挽救老人的生命。”

  牛小莉:“好,我再劝劝大姑她老人家吧。”

  杨敏: “嗯!”(杨敏点头表示赞同。)

  牛小莉:(牛小莉坐到炕沿上继续劝说郭山秀)“大姑啊,我妈妈去世好几年了。如

  果你老还对我爸保存着那份感情的话我非常愿意去劝劝他,撮合你们二老破镜重

  圆。”

  郭山秀:“闺女呀,你们大伙的心意俺领情了。这么多年了,他要是还在乎我们之间那

  份情意早该回来了。我自己身体什么情况我最清楚,活不了几天了,你们就别为我

  操心了。”

  杨敏:“老人生命危在旦夕,拯救老人摆脱痛苦是刻不容缓!事情的关键还是在于小莉

  姑娘的父亲大牛。大牛不出现,不打开老太太的心结,那么老人是不会答应离开这

  个地方的。”

  魏启林:“解铃还须系铃人,小莉姑娘还得有劳你跑上一趟去接回你的父亲,也许事情

  会有转机。”

  牛小莉:“父亲脾气执拗,我一定尽最大努力说服他的。”

  11.日内、办公室

  某县城关镇一个小有规模的白酒作坊厂内,十几个工人在热火朝天地翻搅着酒曲与糟粕。厂长办公室里牛小莉正在与父亲进行激烈的争论。

  牛小莉:“爹,女儿知道你心中有苦有委屈,可是您这么大年纪了还有什么不能释怀的

  呢!我妈都走好几年了,做女儿的是真心希望您能够放下那沉重的包袱从痛苦和过

  去的阴影中走出来,轻轻松松地生活下去。”

  大牛:“孩子呀,你不了解爹的过去。你们这一代人呀没有经历过那个年代的风风雨雨,

  是永远不会懂得有些事情即使不能割舍而又没能力去面对。人生苦短,这个世上不是每个人都能随心所愿的。”

  牛小莉:“我会理解一个人心中有爱而又无法去爱的痛苦。可不管您曾经遭遇过多大的

  波折还是仇恨,老太太毕竟等了您快一辈子了!难道她临要死了想看你最后一眼这点小小要求都不可以吗?”

  (大牛眼里闪烁着泪花,无语。)

  15.日外

  大牛又来到他措别了几十年的家乡,经历了四十多年的沧桑巨变两个人终于在晚年重逢在一起。尝不尽的酸甜苦辣,道不完的百味人生。胡二嫂也来了。

  胡二嫂:哎呀,牛叔叔回来了,总算破镜重圆了!山秀大姑这回您的心愿已了。

  牛小莉:是呀,这也算是苦尽甜来了。如果你们两位老人还没忘记当初那份情感,我们做晚

  辈的都愿意献上这份迟来的祝福。

  胡二嫂:对,再给他们两位老人补上这场夕阳红的婚礼。

  大牛:哎,孩子们!你们那知道我们老人心里的苦水呀。等我讲完当年的事情,你们就会知

  道我为什么会逃避这份情感了!

  (两个老人泪罢之后不得已才带我们进入了当年那一场场不堪回首的往事。)

  16。日外、院子里

  那年秋天,大牛和郭二叔他们收完了地里的庄稼后准备上山割一些过冬的烧柴。中午过后天阴沉起来,只有大牛和二叔他们俩上山了,二婶和山秀留在家里。这个时候大牛他爹突然回来了,还带回来三个人。为首的是个身着华丽衣服的年轻人叫胡德彪,小名胡三,他们叫他三少爷,这几个人还自称是大牛爹的朋友。二婶见这几个人都不认识,急忙迎上前搭话。

  二婶:你们几位先生找谁呀?

  大牛爹:(撇了撇嘴)这是我家,你问我找谁!我还想问问你是干啥的呢?对了,你跟这位

  姑娘怎么在我家呀?我又不认得你们。

  (二婶一听就明白了,这一定是亲家大牛他爹回来了)

  二婶:哈哈哈,都误会了!你是大牛他爹吧,咱们是亲家呀。

  大牛爹:你等会,怎么回事啊?我是大牛爹不假,我这多半年不在家,什么时候这个臭小子

  娶媳妇了?

  二婶:亲家,我们是逃荒要饭到这来的,大牛收留了我们。俩孩子挺般配的,是邻居们帮着

  撮合在一起的!不过还没完婚呢,就等亲家你回来呢。

  大牛爹:噢,原来是这么回事呀!哎呀,太高兴了,终于熬出来了,儿子成上家我就省心了。

  姑娘你多大了?

  (大牛爹过来跟山秀说话,山秀红着脸低下头。二婶急忙接过来说,她怕大牛爹听出来闺女嗓子沙哑的毛病会不高兴。)

  二婶:哎呀,亲家呀,姑娘家害臊!见生人不敢说话,时间长就好了。

  大牛爹:嗯,没事,都一家人了不用这么拘束!这姑娘长得还真不错。

  (亲家回来了,娘俩都很兴奋,他们杀鸡宰鹅招待客人。这个被称为三少爷的胖子胡三一个劲的盯着山秀,仿佛要盯进人的肉里。)

  胡三:老牛,真是好福气,恭喜你们爷俩了。

  (正说着大牛和郭二叔也回来了,因为天气阴得很要下雨)

  17。日内

  酒桌上大牛父子忙前顾后毕恭毕敬地侍候这些来客,可是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来的这仨人突然翻脸了,其中被称之为三少爷的胡三使劲地把酒杯摔在地上。

  胡三:“我说牛金罐,我三少爷胡德彪可不是到你这来吃吃喝喝的,我们哥仨是来拿钱

  的!限你天黑之前把钱凑齐,否则可别怪我不讲朋友情面翻脸无情。”

  (他的话一出口把大牛和郭二叔他们一家惊住了,尤其郭二婶眉头紧皱,可她马上

  又回过神来。)

  郭二婶:“原来亲家大名叫牛金罐呀!光听邻居们叫你老牛了!亲家你们这是闹得哪一

  出啊?兄弟哥们处的好好的咋说翻脸就翻脸了呢?”

  牛金罐:“亲家母实不相瞒啊!我在外头做买卖挣了点钱就憋不住进赌场玩了两把,手

  气不好点背就输了,人家这是跟着我来家里要赌债的。”

  胡三:“是的没错,他不但借了我的钱,还出老千被我们发觉!按赌场上定的规矩他至 要给我们五倍的赔偿。他牌场上压了一百块赌注所以要赔给我五百块钱,要是今天

  我们拿不到钱就剁掉他五根手指头以示惩戒。”

  牛金罐:“儿子,大牛!都是爹的错。爹也想好好过日子才把你带到这山沟里来的,我

  本以为可以戒掉赌瘾,无奈我忍受不住寂寞又出去赌了。不管咋地我是你爹,你不

  能让他们剁我手啊!你快去找邻居们想想办法借点钱回来给他们。”

  大牛:(着急却又很无奈)“爹啊,你知道大伙都刚收回庄稼还没有来得及出手呢!再说

  这年头除了皇粮国税他们也只够年吃年用的啦,哪有余钱借给咱们啊!要不就把咱

  家养的猪羊和院里的那些苞米棒子给他们顶账算了。”

  胡三:“放屁,你给我们猪羊和苞米让我们怎么扛回去呀!不过我看这做饭的小妮子倒

  是挺水灵的。老牛啊,既然他们在你的院里住,她跟你儿子有了婚约就算你们家的人吧,这个赌账她顶了,来人把她带回去。”

  邻居胖婶:(有邻居听见争吵出来相劝)“这位少爷消消火,犯不上动气,这丫头是个哑

  巴。啥活也不会做,整家去也没用,你还是放过他们吧。”

  胡三:“少管闲事,哑巴怎么了!瞧这丫头细皮嫩肉的给本少爷做个小老婆值了。”

  郭二婶:“这可不行啊!赌帐是他欠下的,这是我闺女凭啥拿我闺女顶账?咱们找个地

  方说理去。”

  郭二叔:“对,我就不信这满洲国就没枉法了。”

  胡三:“哎呦,老丈人呀,别不识抬举!本少爷有的是钱,俺舅舅是镇公所保长给日本

  人办事的,俺就是王法!要不你们老两口也跟姑娘到我那里享清福去算了。”

  (三个人架起哆嗦成一团的郭山秀就往外走,郭二叔和郭二婶鬼哭狼嚎紧跟其后几

  次欲抢回自己女儿都被人家掀翻在院子里。)

  18.日外

  事情突乎其来,老实厚道的大牛不知所措急得他不住地搓手跺脚。突然他在里屋墙

  角的窟窿里取出来一个小布包追到院里,这时胡三他们已经走得很远,大牛爹牛金

  罐好像意识到什么上前来抢儿子手里的破布包。

  牛金罐:“儿子你要干啥?这是咱家的传家宝也是我的命根子。”

  (牛金罐把小布包抢在手里。)

  大牛:“爹呀,这都啥时候了你还爱财如命啊!我要用它救你儿媳妇山秀。”

  (大牛拼命地要抢回布包,撕扯过程中小布包里的东西掉在地上,原来是一个闪闪

  发光的金镯子。大牛手快拿起镯子就向院外头的大道上追去!郭二叔稍微楞了一下

  也捂着肚子随后追出去。)

  19。 日外

  (刚才郭二婶也看到了掉在地上的金镯子,她的眼睛直了!再看看身旁的牛金罐她简直要发狂。)

  郭二婶:“牛金罐!我说这个名字咋这么奇怪呢,想当年在东大荒有名的赌王——罐哥

  就是你!”

  牛金罐:(懵了)“你怎么会知道我的过去?”

  郭二婶:(愤怒地咆哮着)“这个镯子是你从我身上拿走的!老家伙你还——”

  (牛金罐如梦方醒,吓得他浑身颤抖后退了几步撒腿就跑。郭二婶顺手操起墙头上

  挂着的一把柴刀在后就追。)

  20.日外

  天空中响了几声闷雷下起了小雨,见郭二婶发疯似的追上来,手里的柴刀雪亮照人,吓得牛金罐慌不择路顺着后山的陡坡向河边拼命地奔跑。

  郭二婶:(边追边骂)“好你个罐哥,挨千刀的你就作孽吧!当初你害了我又来害我的女

  儿,我要剁掉你的手指换回女儿和我的镯子。不对,大牛和山秀做不成夫妻了都是

  你害的,我要杀了你——”

  (郭二婶的话这罐哥当然听的非常清楚,他心里发虚得很,那是自己年轻时胡作非为留下的祸根!这个女人已经疯狂,她会毫不留情地把自己乱刀砍死,至少也是残废。牛金罐惊惶失措地跑了很长很长一段山坡路,好不容易到了河边的一块黑土崖上。)

继续阅读:第五章、喜剧小品《新神雕侠侣》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闲言碎语话人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