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灵瑶牵梦,太玄生箓(一)初见
森文2018-07-03 10:323,266

  无灵趴在窗前,望着天端悠然飞过的仙鹤,梦游神往。

  可耳边忽然传来开门的声音……

  无灵转头,只见天魂月一脸不悦的站在门口。

  无灵一时摸不着头绪,道:“爷爷,你怎么回来了?”他心中冷不丁一跳,莫非是发现他之前所为?

  天魂月冷哼一声道:“臭小子,还不是你干的好事。”无灵装出一副迷惑状,指着鼻头,一脸问号道:“我?”天魂月懒得再打哑谜道:“我不是说过你不要释放你那印记?你怎么不听话?”

  无灵自知隐藏不住,连忙撒娇道:“爷爷,你是怎么知道的?”

  天魂月冷言道:“臭小子,连方丈山的那些小辈都知道了,我会不知?”

  无灵一脸惊恐道:“怎么会这样!”他万没想到自己一个小小举动会惊动到方丈山那些人,不由道:“爷爷难道出事了?”

  天魂月翻了翻白眼,没好气道:“哼?有事?你的休假取消了。”无灵露出一脸痛苦之色,道:“别呀!”

  天魂月笑道:“反正你把我的外出之旅搅黄了,也没什么可抱怨的,作为补偿,就罚你今后每夜都睡在酒坛子里。”

  无灵不由暗暗叫苦,可还是不由心存侥幸认为爷爷不忍罚他,才让他睡在酒坛里,谁知到了晚上才知道,那酒坛里装的尽是古怪液体,如不是他在“元境”已有三重修为,积累了七道真气,绝不敢在坛子里泡上一夜……

  可天魂月却告诉他必须浸在其中,这些液体不但可增强体质,还可增强抗热抗寒之力。

  好在一连几日,天魂月总会找个借口,出门整天,直到晚上才回来。

  但白日无事,无灵又觉平淡无趣,反不比在海上苦修来的充实。

  这一天,他望着已快消失不见的‘碧草仙印’,心想爷爷不让我催动小树仙,可没说不许我释放水精灵和烈焰,反正印记已经很牢固,不如试一下,只可惜千年鬼不见醒转,不然倒可以让它帮我参详参详戒子里的铭文。

  他微微一叹,催动火红烈纹,可一连试了几次,除了开始隐现一道红光,便再无反应,他不由暗暗叫苦,又去催动水精灵,可更为安静,除了能感应到它们存在,别无其他。

  无灵大觉郁闷,拿出塞在香囊里一根发黄褶皱的字条,只见其上写道:

  愚兄不能前来送行,实出于无奈,只好托雪儿代为转送,略尽绵薄之力,赠些许树种,已念故土,望令弟一路平安,早日归来。

  无灵心想老大写起字倒是文绉绉,只是不知如今可还安好,还有雪儿……他不由微微摇头,不愿再想,心到好久没种花种草,不如在此地留下几株,倒时后来者发现,定然大呼奇异,心中一笑,便将纸条塞回香囊,夺门而出。

  只见天空如水般碧蓝,远处分布的仙宫萦绕在云端,隐隐能看到悬浮的山体,宛若神仙境地。幽幽的青草微微浮动,吹拂着无灵脚踝,恣意生长,快乐自然。

  无灵在周游山中寻了半天,可合适的土壤,却没有找到,倒是这天然的美景,令他神往,可他眼角忽然一动,在一片芊芊绿草中发现一个娇小的白色身影,竟是一个女童,那油黑的长发如瀑布般垂洒而下,飘逸自然,看起来落寞幽然。

  无灵不由微微出神。

  忽然那女童注意到无灵的目光,微微转头,精致的小脸,碧黑忧伤的双眸,映入无灵的眼底……

  四眸相对,一时无话。

  那女童目光微微有些摇曳,声音稚嫩如水却透着天生的清冷,道:“你是谁?”

  无灵尴尬道:“我?”

  “恩,你是谁?”似乎这片草地本是属于她的。

  无灵微显谨慎道:“我叫无灵,是随爷爷一起过来的。”

  女童轻咦一声,似有些失落道:“原来你是外边的人。”

  无灵奇怪道:“难道你不是?”

  女童道:“我不是,我的家在对面。”她稚嫩的指尖,指了指云端,看上去很是忧伤。无灵手一抬,顺着指尖的方向望去,只见层层的山云中布满了宫殿,也不知女童指的是哪一座。

  女童看在眼里,声音甚是动听:“你能看见?”

  无灵道:“看不到,不过总会在那里。”

  女童眸光微动,似有深思的念道:“总会在那里,是呀,只是看不到而已。”无灵有些摸不着头脑,可女童却抬起头,扬起碧黑如潭水的目光:“我叫凌瑶。”

  无灵一脸惊奇:“灵瑶?我的名字也有一个‘灵’字!”

  女童眉头松展:“我是冰凌的凌,你的也是?”

  无灵摇头道:“我的灵,是火灵的灵。”

  沉默间,女童望见无灵手背上几乎消失不见的碧草仙印,凝然道:“你……手背上的图案能不能让我看一下?”

  无灵迟疑道:“啊……好吧。”他缓步走去,把手递向女童,可忽然又缩回,在衣角抹了两下,又伸了过去。

  女童没有在意,反是在拿着一件精贵的器物,小心翼翼的察看着无灵的手背。

  无灵颇为不适,叫道:“你的手好凉。”

  女童凝视着无灵的手背道:“这图案好古怪。”

  无灵似思考了一下,道:“是嘛?”

  女童抬眸望去,无灵不觉心神一跳,手背上精致的蓝纹闪烁出一道水花盈起的光彩,如涟漪般喷洒环绕在女童和无灵之间,轻盈灵动,似水流沙。

  女童望着眼前一幕,颇为惊讶。无灵也不知所措,只好缩回手背。那残留的余温仿佛冰冻了千年,美轮美奂的水花也随即回流进不可思议的封印。

  无灵望着女童,颇为紧张,道:“我……这……”

  可女童却语出惊人:“那是只未开灵识的水精灵?”

  无灵神色复杂,但还是点了点头道:“嗯。”

  女童仿佛听到了一件十分有趣的事,嘴角露出一抹灿烂的微笑:“这世上竟真的有未开窍的水精灵?”

  无灵点头道:“应该吧。”其实他也不清楚水精灵的来历。

  这时远处传来一声急切的呼唤,隐隐约约叫着一个名字,女童初露开心的眼神顿时变得暗淡:“我要走了。”

  无灵疑道:“走了?”不知为何他心中隐隐有些失落。

  女童点了点头,脸上没有表情:“嗯,是的。”

  无灵微微一叹,迟疑道:“你能不能为我保密?”

  女童眼神流露出一丝意外:“保密?”

  无灵嗯了一声,露出手背。

  女童目光复杂道:“好,我答应你,不过你也不许跟其他人说在这见过我。”

  无灵展颜一笑道:“好,一言为定。”

  女童也露出一颗虎牙:“一言为定。”

  夜晚,天魂月归来,望着六神无主的无灵,笑道:“臭小子,看你红光满面,莫非走了桃花运?”

  无灵顿时脸红耳赤,气道:“臭老头,你说话真是越来越没正经了。”

  天魂月淡淡一笑,正色道:“从明日开始,我们白日里也开始修炼。”

  无灵疑道:“怎么修炼?”

  天魂月道:“如常。”

  清晨,无灵随同天魂月在平坦的地面练起‘天人共舞’的起势,正舞的虎虎生风,却闻远端传来说话之声。

  只闻清雅的声音透着一丝试探道:“尊使不知在此住得可习惯?”

  一个倨傲的声音答道:“有劳宫主费心,在下住得很是舒坦,何况此‘海天楼阁’的名字与我家神尊大人的名号极为有缘,当是巧合了。”

  这来者正是宫主凝光与那神尊使徒青衫道人。

  天魂月望着来人,朗声道:“原来这位道友也住在附近,真是幸会幸会。”

  青衫道人望见赤衣大汉,脸色顿显不悦:“不敢,不敢。”

  倒是宫主凝光显得极为友善:“原来是九月前辈,不知才此住的可好?刚刚看你二人在此舞的甚是飘逸,不知是何法门?”

  天魂月答道:“住的倒是舒服的很,至于这舞——法门算不上,只不过是套锻炼身体的粗浅手段。”

  宫主凝光眼含灵慧道:“九月前辈过谦,我看这步伐极为精妙,身法更是别具一格,即使与修炼之法相较,也不逞多让。”

  青衫道人看在眼里,心道:“不就是庄稼把式,修武之徒,有什么了不起。”

  天魂月笑道:“宫主过誉了。”他神色一正道:“在下当好有个疑问,不知当讲不当讲?”

  宫主凝光道:“前辈但说无妨。”

  天魂月道:“既是如此,老夫也不拐弯抹角,我来方丈山也有几日,可却没人来通知我,何时行那祭炼之事,不管怎样,总需告之在下,这般拖延,是不是有些?”

  宫主淡淡一笑:“是我疏忽了,我本以为待这第八道天火容纳,再告之前辈,即是如此,一会儿我自当通知七长老,与你商量。”

  天魂月笑道:“那就有劳宫主。”

  天魂月朝无灵看了一眼,凝光心中明晰,道:“前辈请放心,待‘离火之精’炼炉之日,自当一观‘太玄生箓’。”

  天魂月朗声一笑道:“那老夫就放心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问道仙侠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问道仙侠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