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降服
森文2018-07-01 13:442,693

  海面不住颤抖,整个幽冥鬼海都似跟着摇晃起来,气泡不断喷涌挤破,天空密布的结晶海云,化为一道耀眼金光,转而又汇聚形成碧绿极光,在紫色夜空下飘逸流转,神秘异常。

  而木筏在急流中不停旋转,天魂月脸色凛然,怒意交加。

  小骷髅头则脸色惨淡,它也未曾想会引发如此天象异动。

  正当天魂月欲有所为,海中传来一声疾呼,“爷爷!”

  无灵一脸疲惫,连人带剑,被一股由下至上的海流抬出海面,甩至木筏上空。

  天魂月不及思考,一把凌空抱住无灵,脚踏木筏一瞬数里,直至脱离该片水域。

  无灵望着天端流转闪动,宛若翡翠银河,不由惊叹:“好美的景色。”

  而天魂月却凝神观注着无灵手中多出的那柄似有千斤之重的古怪兵器。

  小骷髅头神情更为复杂,不但无灵出现,代表它暂且性命无忧,而颠覆它心理的是,那柄它一直奈何不得的兵器,如今竟真被这小子降服,岂不是说它最大的把握,如今以荡然无存。

  无灵望着失神呆滞的小骷髅头,挥了挥手中似剑非剑的古怪兵器,道:“我是不是已通过你第二个考验?”

  小骷髅头闻声迟疑道:“嗯……是……”

  却闻天魂月冷声道:“什么考验?这分明就是一个险恶的陷阱。”

  他脸上隐隐有一丝杀气。

  小骷髅头虽自问有愧,可嘴上却不服软:“没错,这正是个陷阱,可如连踏入陷阱的勇气都没有,又何能称得上‘胆识’二字?”

  无灵眼见一发不可收拾,连忙劝道:“停!我又没说不接第三个考验!”

  小骷髅头没好气道:“我是怕没等我说,就已死在你爷爷掌下。”

  天魂月冷颜道:“杀你还用不到那么麻烦。”

  无灵道:“爷爷,我不是没事?”

  天魂月道:“要是你伤了分毫,它早已不会在这振振有词。”

  无灵心中不觉有些温暖,可又暗感头痛。

  天魂月看在眼里道:“我知道你想让它心服口服,可对这种阴险卑鄙之徒,往往强硬更见奇效。”他见无灵仍然一副苦瓜脸,冷哼道:“就且听听它第三个考验,再说!”

  无灵闻言大喜,道:“谢谢爷爷。”

  天魂月轻轻一叹,望着无灵手中那柄魔气内敛,斜杵在木筏上的古怪兵器,道:“你拿着它不觉的累?”

  无灵恍然道:“我——”

  天魂月又道:“还有你打算如何处理这兵器?”

  无灵道:“这——”

  天魂月暗觉麻烦:“算了,等会儿我来处置。”

  无灵喜道:“好。”他朝小骷髅头问道:“现在可以说你第三个考验了?”

  小骷髅头闻言一振,心到这小子真的对它没有一点防备?它望着无灵天真的笑容,不由晃了晃头,心到不能被这小子的外表骗了,这可是它的长项,而且虽说即便被这小子降服,也没原先那般抵触,可在自由面前,还是要争取的,何况即便它同意,还另有乾坤待解。

  它道:“小子,我承认本尊看走眼了,你的确远远超出我的想象,不过赌约就是赌约,不能达成,就是失败。我这第三个考验考的是‘才识’,只要你能悟出当下我显露的一段文字,就算我输。”

  只见它眼中鬼火闪动,幽暗的海面凭空闪现出两行紫色小字,笔锋流畅,气势雄浑。

  无灵注视着这两行小字,渐渐入神。

  可天魂月看在眼里,却不由笑了,只是随即又眉头微皱。

  小骷髅头察觉到天魂月的古怪表情,不由一脸疑窦,可又不好追问,但心中不免有些忐忑。

  却见天魂月忽然甩袖一哼:“骷髅小儿把脖子洗干净,等着吧!”

  小骷髅头闻言脸色一变,可并不服软,它将目光移向无灵,但心中越发没底。

  待得片刻,只闻注视着空中小字的无灵喃喃念道:“‘命有乾坤,生无定相。’‘虚有其表,万物皆空。’”

  小骷髅头闻言合不拢嘴,声音颤抖道:“你……你是怎么知道的?”

  无灵回头坦然一笑,道:“这上面写的清清楚楚,我怎会不知道?”

  小骷髅头顿时垮掉。

  原来放于空中这两句话,本就是它体内的一段铭文,只是过于晦涩,常人难懂。它本以黔驴技穷,便想冒险一试,赌无灵这般岁数的孩童不会晓得生僻古字,可没曾想竟是羊入虎口。

  它怅然一笑:“小子你赢了,本尊我自当认赌服输。”

  无灵心中一喜道:“不必客气,以后还得承蒙照顾。”

  小骷髅头惆怅一叹:“那倒不急。”

  无灵一头雾水。

  一旁天魂月冷声道:“怎么?你还要耍什么花招?”

  小骷髅头神秘一笑:“你看看就知道了。”

  只见一枚紫光华绕的戒子由它眉心飞出,悬于空中,灵光闪动,仙气不凡。

  无灵诧然道:“这是——”

  一旁天魂月道:“这就是‘各’,只是此戒明明透着一股仙气,怎会生出一只鬼灵?”

  小骷髅头道:“孤陋寡闻。”

  天魂月不以为然:“孙儿,你且带上试试,看看是否趁手。”

  谁知无灵尚未伸手,却闻小骷髅头道:“且慢!”

  天魂月皱眉质问:“怎么你还有话说?”

  小骷髅头不屑道:“你不是无所不知?怎么这么不懂规矩?难道你看不出此戒来历?”

  天魂月虽有不悦,可待目光扫去,脸容渐显乖张,微微轻咦。

  无灵虽不知因由,可察言观色下,却不由心神骇然,仿佛他在天魂月波澜不惊的眼底,看到了水击三千,惊涛拍岸。

  直至天魂月饱经风霜的脸角浮现一丝叹然,他才追问道:“爷爷?怎么了?”

  天魂月微闭双目,心到本以为孙儿不通修真之法,难以炼化之物,便另辟捷径,从其器灵下手,可如今看来,竟是竹篮打水。

  他道:“孙儿,这回我看走了眼。”

  无灵一脸惊愕,眸光微动道:“怎么会?”

  天魂月睁开双睛,目光淡定:“不过孙儿,我即以答应送你一枚,就一定送你一枚。”

  无灵点头:“嗯。”

  天魂月拍了拍无灵肩膀,心想原道此戒不过是“寻常饰物”,可却忽略了这小骷髅头在这幽冥鬼海蛰伏千年,已非日后司空见惯的“项各之物”,而是更早时期,流传下来的古戒,来历定非同一般,如若孙儿得之也算上天护佑。

  他道:“孙儿,你只需记住,碰触之时,用心感悟,得失与否,不必强求。”

  无灵恍然道:“好,不强求。”

  转而天魂月朝着小骷髅头怒目相视,喝道:“好你个骷髅小儿,竟敢戏耍老夫,如我孙儿降服此戒,我不找你算账,否则哪怕毁掉此戒根基,也要你挫骨扬灰。”

  小骷髅头闻言脸色一变,可随即怒道:“好你个无赖,好歹本尊也是一海之主,你一而再,再而三羞辱于我,真当我没有火气?我即说臣服你孙儿,自当臣服,可没说是否包含此戒,再说这也不是我能决定,我不过是个开山引路之徒,怎能做主?”

  无灵见火药味越发浓重,连忙道:“停停停……你们说的我越发糊涂,能不能等我炼化这物后,你们再谈?”

  小骷髅头冷笑一声:“也好,小子你记住,你即能被我承认,已然得到三分认可,要对自己有所信心。”

  无灵目光坚定道:“好,多谢提醒。”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问道仙侠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问道仙侠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