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练功
森文2018-07-01 12:284,412

  至那次海中遇险又过了数日……

  这天风和日丽,湿暖的海风吹拂着海面,无灵抱着一本图文并貌的古卷,读的津津有味。直到他翻至一张描画牛角,鹿身,豹眼的赤色怪兽,才浓眉微皱道:“爷爷,为什么这本《奇妖异兽志》中的妖兽只记载到前三类,而关于灵兽的部分却少之又少?倒是刻画了些不尽其实的洪荒古兽。”

  天魂月望着波澜起伏的大海,不答反问:“‘奇异篇’与‘辨兽篇’通读了?”

  无灵望着“奇异篇”三个大字竖在书卷右页,摇头道:“那倒还没。”

  天魂月指道:“这本书真正的价值就在你尚未读过的部分,灵兽,妖兽,何止千万,怎能尽数桎梏于书中?”

  无灵模棱两可道:“那倒也是,可上次我们在海中遇见的竹竿是什么?为什么爷爷您连平时压制海中凶兽的法诀都没运转?还有你给我讲的那个故事,能不能再重新讲一遍?”

  他问出一连串的疑问,也不等天魂月一一答复。

  天魂月望着远端,神情莫测:“有些故事讲不得第二遍。至于那竹竿是什么,我也不知道,不过——”他深深望了眼无灵道:“那个地方有搅动天地灵气的存在,若不是有你这个小累赘,我倒也不惧。”

  无灵鼓着嘴,微感扫兴道:“是吗?”

  天魂月眼含神秘:“不过我倒发现一件有趣的事。”他古怪的望了眼无灵。

  无灵被天魂月这一视,浑身觉得不自在,他不知这老头又再打什么鬼主意。

  天魂月声音淡淡道:“孙儿,从今日开始我们进入一个全新的修炼阶段。”

  心有顾虑的无灵顿时两眼放光,双臂拄着木筏,喜道:“真的?”

  天魂月点了点头,从怀中拿出一个古橘色瓷瓶,从中倒出一粒冰寒刺骨的药丸,周围的空气瞬间结出一缕薄烟。

  无灵看在眼里,大为好奇道:“这是什么?”酣睡的小烈焰也似嗅到什么,眯缝着眼睛缓缓看来。藏在无灵衣袖里的水精灵也露出有鼻有眼的轮廓,显得戒备的凝视着天魂月老茧纵横的手心。

  天魂月道:“这是用冰心草与千年寒虫所制的寒心丹,待会儿你服下这粒药丸,按照我教你的运息法门,自行运转,直至突破‘一重元境’。”

  一重元境?莫非指修武七境中的“元”?

  冰心草属一级灵草,至于千年寒虫则是世间少见的奇虫,论稀少远在一级灵草之上,这手笔拿出来倒也不菲,不过较天魂月之前所为倒也正常。

  无灵疑道:“元?”

  天魂月“嗯”了一声道:“你修炼的柔两境为修武其二,还有五类你尚未接触,而今日你修炼的就是这‘元境’,而且我还要助你突破‘一重’限制。”

  无灵皱眉道:“‘一重’限制?我修炼的柔巧两境直到今日也没突破‘一重境’,这‘元境’怎会这般容易?而且听名字就感觉很高深的样子。”

  一重境为修武七境第一境,但无灵修炼的“五觉”却不在其列,属旁门之境。

  天魂月道:“小鬼头,这世上能突破元境的的确远远少于那些在柔巧两境有所造诣的修武之士,不过别在费口舌之力,快接下,以免药效减弱。”

  无灵点了点头,接过寒气逼人的药丸,稍显紧张的放入嘴中,按照天魂月教予他的运息口诀缓缓运功。这运息口诀正是他克制火毒的心法,宛若深入骨髓,随着他脑海里存储的记忆,自行运转,游走在诸穴之间。

  不过多时,他脸颊附上一层白霜。水精灵有些忐忑的从他衣袖中窜出,缠着旁若无事的小烈焰,紧张兮兮的望着打坐中的无灵。

  直至运息三个来回,无灵脸上的白霜才冰雪消融,只觉一股澎湃的天地灵气由四面八方的海面涌来,灌入他四肢百骸,这正是突破“一重元境”的征兆……

  待他睁开双睛,眼前所见大不相同,却亦如平常,颇为古怪。

  天魂月轻轻一笑,又拧开一个火焰符文的木盒,从里面取出一颗热气灼人的丹丸,淡淡道:“这粒炉火丹是由百年火蟾与炉心草炼化而成,你也一并吃下。”

  无灵点了点头,含入嘴中,再次进入忘我之境。

  这炉心草是一味药引,百年火蟾则是稀有的毒物,论价值不跌于二级妖虫。这炉火丹的珍贵较之前的寒心丹更略高一筹。

  无灵脸色忽白忽红,一会儿头顶冒烟,一会儿鼻中喷出丝丝寒气。

  小烈焰看的目瞪口呆,水精灵则显得有些害怕,可天魂月始终焕如平常,拿着一个木勺自然随意的不断往酒缸里灌入海水。

  每一勺下去,盛在勺里的海水都似会冒出丝丝热气。

  不过多时,聚而又散的天地灵气再次回拢,游走在无灵周身,只是这次灵力波动更为兴奋活跃。

  待得片刻,无灵缓缓吐了口气,睁开闪动着星光的双眸,道:“爷爷,我可成功?”

  天魂月轻轻一笑,眼神淡然道:“火候还差些,你快脱掉衣服,进这酒缸好生洗个澡。”

  无灵闻言“嗯”了一声。

  小烈焰连忙害羞的用翅膀遮住眼睛,水精灵倒是流动着水汪汪的眼神,望着无灵宽衣解带。

  天魂月一边往酒缸里倒入混合的药沫,一边接着往不见底的酒缸里灌着海水……

  待无灵跃进酒缸,天魂月缓缓道:“孙儿,这回你只需放松即可,什么也不必去想。”

  无灵点了点头,此时他神清气爽,泡在香气扑鼻的酒坛里,更觉浑身舒畅,不由调侃道:“小烈焰,要不要也来试试?”他不由想起“落汤鸡”三个字,正自咯咯笑出声来,可耳边忽然传来一阵翻天倒海的龙吟,连同在外的水精灵和小烈焰,皆是一惊,木筏更是险些被拍来的海浪掀翻。

  无灵将将稳住平衡,从酒缸内挣扎站起,抬头向外望去,却又被迎面扑来的狂风刮倒,好在酒缸四平八稳,他再次爬起,皮肤生痛的睁开眼睛,只见一条百丈余长的碧蓝身躯在十里开外,冲天而起直奔虚空。无灵只觉天顶砰然一震,声彻百里。

  无灵愕然道:“爷爷,这是——”

  天魂月波澜不惊的脸色微微有些变化,他目光深邃道:“上古神龙,逆天之兽,春秋几度,奈何不休。”他白发张扬,不待无灵追问,直奔海中龙吟而去。

  无灵大惊,只见天海颤抖,风云变色,天魂月漆黑的身影融于这撑天而起的龙卷暴风。

  好在不到片刻,天魂月又从力量交错的龙卷中窜出,一步一瞬,疾向木筏。

  只闻龙吟震怒,海水咆哮,震的无灵耳晕目眩,脸色煞白。

  待天魂月跃上木筏,就听他凛然一喝道:“孙儿,坐好!”

  无灵心神茫然,只顾点头,道:“嗯!”

  只见天魂月单掌猛击酒缸外壁,另一只手向外猛推,一股气劲轰然炸起,木筏踏浪,一瞬无踪……

  无灵身在烟气缥缈的酒缸,只觉一股似有似无之气缓缓浸透水中,幽蓝浮光回荡四溢,耳边隐约响起龙吟之声,可他抵挡不住渐渐袭来的朦胧睡意,只好合上眼皮,缓缓睡去,梦中他忐忑的心情渐渐平复,却觉右手手背消失已久的“碧草仙印”再度浮现。

  而在酒缸外,滴水未沾的金丝包袱中形似火红龙鳞的香囊,也隐约闪动了一下。

  待无灵醒来,他只觉一股恶臭扑鼻而来,不由睁开双眼,望见自己竟身在泥缸之中,顿觉惊愕,扑腾着水面,猛然站起,只见天魂月悠然的坐于筏头,水精灵缠着小烈焰玩耍着眨动着眼睛望着他。

  海面风平浪静,天空透彻青蓝,仿佛之前皆是一场梦幻。

  他茫然之际不顾遮羞跳出酒缸,擦拭身体,穿上衣衫,叫道:“爷爷!”

  天魂月闻声一笑,回头道:“怎么?臭小子醒了?”

  无灵点头道:“嗯。”

  他见天魂月微笑着注视着自己,忍不住道:“爷爷,刚刚是怎么回事?”他见天魂月不答,又急道:“那神龙呢?”

  天魂月淡淡道:“甩掉了。”

  无灵疑道:“甩掉了?”

  天魂月点了点头道:“嗯。”

  无灵难以置信。

  天魂月似看出无灵心思,淡淡道:“物竞天择,弱肉强食,人世少不得冒险。”他见无灵仍显执拗,便道:“倒是你小子如今已跃至三重,怎还这般闷闷不乐?”

  无灵目光疑窦道:“跃至三重?”愕然道:“爷爷,莫非我现在已有‘三重境’的修为?”

  天魂月道:“准确的说,应是‘三重元境’。”又补充道:“不过如同‘五觉’,只能起一种辅助,若想再上一层楼,还需自身不断努力。”

  无灵点头道:“原来如此。”他道:“爷爷,我刚才并非不悦,只是有些担心。”

  天魂月心中一暖,但神情依然如常:“我倒没想到孙儿也会关心人(无灵脸色一板),这枚物件,我留之无用,你且拿去,记得收好。”

  只见蓝光一闪,飞入无灵手心。

  无灵只觉手心一凉,一枚灵光闪动的碧蓝鳞片映入眼前,他暗暗攥了攥手心,蹲下身子,将鳞片收入龙鳞香囊之中,却不料天魂月眉头忽皱,突兀道:“孙儿,你这香囊是何来历?”

  无灵没有多想,淡然道:“是我一个小伙伴送我的,怎么了?”

  天魂月眉头一松,道:“没事,记得收好,还有你那玉珏,以后都不可轻易示人。”

  无灵有些好奇道:“爷爷,那枚玉珏,莫非你知道些什么?”

  天魂月目光深邃,仿佛他的眼前闪过一道阴霾。

  无灵见天魂月不语,也不再深究,转而问道:“对了爷爷,如今我已至‘三重元境’,威力当如何?”

  天魂月神色一晃道:“百毒不侵,水火不惧,不过多了一个变数,我也说不好。”

  无灵眼中微感失落道:“原来只是这样。”

  他殊不知修武之徒能在元境有所造诣除非是先天奇才,无不需外力扶持,而且多为大族世家培养,除非是山野村夫吃了奇虫异草,侥幸不死。

  天魂月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道:“臭小子别得了便宜还卖乖。”

  无灵嘿嘿一笑,忽然想起他梦中所见,不由望向右手手背,只见一道碧绿图纹如层层描绘般渐渐浮现轮廓。

  他喜出望外道:“竟是真的!”

  天魂月疑道:“什么真的假的?”

  无灵笑容一僵,脸色微红的抬起手背。

  天魂月望着宛若生长在皮肤里的古老符文,心头一跳:“你这印记又从何得来?”

  无灵望着天魂月严肃的表情,只好道:“是我一位老朋友送予我的。”

  天魂月似想到什么,目光一转,不放弃道:“你可会运转?”

  无灵迟疑道:“应该能。”他神识一动,右手手背一抹茶绿的柱状光束喷射而起,幽光浮影中,一个如婴儿状的幼草虚像飘然浮动。

  此时小烈焰蠢蠢欲动,十分好奇,水精灵也游走左右,不时张望。

  而无灵更显讶异,仿佛他也始料未及会出现这种状况。

  倒是天魂月显得淡定许多,道:“你且收了吧。”

  无灵“哦”了一声,幽绿光束瞬间消散于无形。

  天魂月语气古怪道:“以后还是少解封为妙。”

  无灵疑道:“为什么?”他心想好不容易才见到……

  天魂月望了眼天际,语气复杂道:“在那道封印里我感到一股莫测之力。”他声音微顿,欲言又止。

  一头雾水的无灵望着天魂月坐回远端,心生蹊跷,可望着手背的“碧草仙印”,不由会心一笑,心想“六息灵窍诀”自出海以来,已很久没有修炼,或许是时候捡起来练习练习。

  他心思一动,盘膝而坐,运起‘六息灵窍诀’,清幽的能量顺着他的周身向外缓缓扩散,与大海间稀薄而浩瀚的灵气摩擦出青绿的光华,可刚刚扩散至一丈开外,就忽然颤动,破碎殆尽。

  他睁开双眼,叹道:“界压,我果然承受不起,可就此放弃,绝非我志。”他目光渐渐透露出一丝坚定。

  他并不知道在他运起法诀的瞬间,在他的后背隐隐浮现出一块嫩芽状的红色印记,而且在印记的根部,一颗微乎其微的翠绿种子轻轻闪动了一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问道仙侠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问道仙侠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