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新生
森文2018-07-01 11:343,191

  孩童望着三目神鸡从头顶掠过,刮起的狂风令他难以站稳。只闻砰的一声,沉重的身躯坠在木筏后端,迎面砸起数丈高的浪花,巨大木筏摇摇欲坠,几欲倾覆。

  孩童勉强稳住平衡,回头张望……

  庞大的身躯,染血的羽翼,宛若红宝石的狭长目光,映入孩童的眼帘。那沉重的呼吸声,令孩童心中味苦,而老者依旧稳如泰山的坐于筏头。

  天边宛若灼烧的红云,四散逃出的人面鹰又重新集结,朝木筏的方向疾驰扎来。

  孩童与三目神鸡虚弱的目光微微对视,朝老者道:“爷爷,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老者宛若天地间的主宰,缓缓站起,他孤高的身影遮挡住了太阳,也遮挡住了黑暗,道:“既然到了这里,也就由不得它们了,只不过堂堂三目神鸡竟连天火也无法引动。”他冰冷的目光扫过奄奄一息的三目神鸡,没有同情,也没有蔑视。

  孩童仿佛吃到了定心丸,喜道:“大鸟你放心,有我爷爷在,即使来再多的妖兽,也没什么可怕。”

  三目神鸡鸣叫一声,似在喘息。

  此时人面鹰群已盘旋在木筏上空,整齐列队,气势汹汹。那滑翔而过的破风之音令人心生忌惮,那一对对突出染血的利爪更令人目眩,恐怕就是一身铁甲也会被轻易穿开两个窟窿。

  可盘旋在上空的人面鹰群却迟迟没有动手,极不符它们的本性,但在它们圈套圈的黑黄鹰犀里,看得出对下方黑衣老者,有股莫名的惧意,显得很是戒备。

  甚至个别按耐不住的人面鹰发出急促刺耳的长鸣……

  而老者依旧风轻云淡,一动不动,可他周身流转的气息却仿佛无底的深渊,可怖无形,似乎只有可怕的凶兽能散发出来。

  人面鹰一个个如惊弓之鸟在上空飞旋,却又怀揣着侥幸,不肯轻易放弃眼前费尽力气没有掏到手的难得猎物。

  而下方的三目神鸡却在这时发出一声空灵的鸣音,似在哀唱,似在召唤……

  孩童不解,半跪在三目神鸡身前,试图安慰,可看着三目神鸡遍体鳞伤的身躯,话到嘴边,却又说不出。

  可三目神鸡体内散发出的纯质灵气却吸引了上空急躁难耐的人面鹰群,甚至个别鹰首几欲作出下扑之势,只是震慑于老者身上似有似无的可怕气息,没有发动。

  而这时老者,包括孩童都以察觉三目神鸡身上的气息不同寻常,老者微微皱眉,似有隐言,而孩童则有股莫名的淡淡熟悉。

  随着一颗略有破碎,纠缠着火灵之气的精白鸟蛋顺着三目神鸡染血的翅膀滑入孩童稚嫩颤抖的手心,一切都变得明晰。

  只是这一幕在老者的目光里显得复杂。

  而孩童则是一脸笑容,透着几分意外,几分欢喜。

  他之前不解,可此时望着捧在手心,微微发热的鸟蛋,已知晓三目神鸡目光里的托孤之意。

  他暗感忧伤的喃喃念道:“原来你并非不能,只是怕动了胎气,才没去引那天火,我真是没用,要是能助你一臂之力,这漫天该死的人面鹰早已化为灰迹。”

  他孩童心性,先入为主,划分敌我,可天地自然,本就弱肉强食,又有谁能断定孰对孰错?

  可言语间,他指头无意碰触到破碎的蛋口,蛋中攒动的火灵气仿佛找到了突破点,顺着他的指尖蔓延而上,穿过臂膀,行至脖颈,诡异火红,冉冉升起。他不免一惊一乍,可感觉却如洋溢在温暖熏烤之中,与起初的担心截然不同。

  但在老者眼中,却显的格外凝重,甚至要阻止这一幕的发生,莫非人面鹰群都不放在眼里的他,对这看似极为脆弱的鸟蛋,起了戒心?

  而此时人面鹰群已按耐不住心中的那份野性,仿佛那颗精白鸟蛋就是一颗导火蛋,随着一头不怕死的人面鹰疾驰而下,人面鹰群纷纷如离弦之箭般扎向木筏。

  人面鹰已为四阶妖兽,虽然多为初级,可体魄矫健已非常人所能想象,更远远胜于同阶修武之士表现出的身体力量,单若一只,放入寻常人类村落,都可谓灭顶之灾,更何况居高临下的冲击,何止千斤万斤,隐隐形成的风芒汇成冲击波,威力不可想象。

  眼看木筏就要成众矢之的,却闻老者轻哼一声,不屑的声音夹杂着一股铺散而开,浑然腾起的气浪直冲天际。

  无形而有质的力量瞬间扩散……

  只见冲来的人面鹰一个个宛若碰了铁板,隔空撞得七扭八歪,弹飞羽落,坠入大海。

  几乎是冲的越猛,撞的越惨。

  幸存下来的人面鹰,晕头转向,针扎乱叫,不敢再停留片刻,狼狈飞走。

  可仍有倒霉的,眩晕之际,跌向木筏,被孩童手中一道寒光,戳瞎一眼,哀嚎着扑向远方,不知生死。

  只因实力越强,反成了刀下鬼。

  而寒光所在,正是孩童手中那柄看似平淡无奇的匕首。

  四阶妖兽,即使是身体脆弱之处,也非寻常刀剑可伤,只是那一瞬间太快,不知是这匕首神奇,还是孩童使了什么妙法,可孩童心中总算出了一口恶气,只是又平添了一份空荡惆怅。

  孩童将染血的匕首涮了涮干凉的海水,收回结实的布鞘。

  而蔓延至他脖颈的火灵之气却早已被他缓缓送回裂有细痕的鸟蛋。

  在他看来,这些不明的火灵之气对尚未孵化的鸟蛋,或许更有益处。

  可一吸一收间,他与鸟蛋产生了一种不可名状的亲切感。

  他望着三目神鸡狭长的目光,答允道:“放心大鸟,我会好好照顾它,不会再让它受到欺负。”

  大鸟望着孩童稚嫩的眼神,又望了望洋溢在火灵气之中的鸟蛋,鸣叫一声,似在嘱托,似有不舍。

  可随后三目神鸡竟脱离开倾斜的木筏,漂浮进大海之中,随着海流越飘越远……

  咣当一声,孩童心口不由一缩,可伸出去的手,却只能停留在大海与木筏之间。

  可他望着大鸟的目光却始终没有散去……

  孩童深吸口气,泪水不由自主的滑落而下,他大声疾呼,“我定会照顾好它!”

  海中的三目神鸡抬起它高傲的头颈,望着遥不可及的天空,鸣叫了它生命中最后一声挽歌,咽下了余温的那口气……

  孩童看在眼底,泪水如泉涌般的夺眶而出,可他却没有哭出声,他皓白的牙齿紧紧兜着嘴唇,望着平静忧伤的海面。

  这是他出海之后,第一次落泪……

  他朝着漂浮在海中的大鸟,再次大声呼喊:“我一定将它养大!让它翱翔于天地之间,不再受人欺凌!”

  可话音刚落,漂浮在海中的大鸟全身竟燃起汹汹烈焰,那火光映红了海面,映红了孩童彷徨的身影。

  孩童目光惊愕呆滞的望着眼前一幕,不知所措。

  黑衣老者轻拍了拍他肩头,声音沧桑似水:“三目神鸡已属五阶灵兽,非凡兽所能比拟,它燃尽身躯,实因它的骄傲不可侵犯,你不必难过。”

  可孩童仍是望着远端那朵震撼心灵的火焰,久久出神。

  老者看在眼里,叹道:“你怀中这枚鸟蛋已受伤拖累,即使受了它母亲恩惠,侥幸得以生存,也会大不如同类,如你喜欢,我破例答允,捉一只六七阶的灵兽幼崽给你做伴。”

  六七阶灵兽?老者是假意安慰?还是真有这种打算?

  不论品级的五阶灵兽,若想获其幼崽,除非机缘巧合,或家族世代传承,才有可能,除此之外,只有历经千险,全力压制其成年母兽才有机会拿下幼崽,不然即使惨胜,也可能激怒灵兽,玉石俱焚,可即便如此,也需修者至少达到“通神境”修为,若再提那六七阶灵兽,即便放在名门大派的眼中,也不可想象,只会笑骂一句“此乃空言”。

  可如若当真属实,老者何等实力?

  当世中土,虽高手如云,千年间,后起之秀更是层出不穷,可要达到上述要求,即使在中土世俗,修炼两界也屈指可数。除非是“天人十三”里的成名人物?或是不出世的海外高人?亦或是传扬在修炼界的神话?

  可谁知孩童在面临这一份天大的礼物时,却摇头道:“不!爷爷,我就要它,哪怕它只是头凡兽。”

  哪怕它只是头凡兽……

  忽然那鸟蛋似有所动,一只嫩黄的尖尖小嘴破壳而出。

  孩童望着眼前毛茸茸的小脑袋,甚觉惊讶,怎会如此快就孵化而出?莫非那火灵气有催化之效?还是说这三目神鸡有胎中孵养之能?当真离奇!

  可转念间,他不容多想,急叫道:“小鸟,快看你母亲!”

  这恐怕是你一生中最后一次机会!

  可眯着眼睛的小鸟却望着孩童雪亮的眼神,叫个不停……

  孩童急在眼里,却无计可施。

  只见大海中熊熊的火光映着蛋壳,映着孩童雪亮的眼睛,渐渐化为了渺渺余烟……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问道仙侠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问道仙侠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