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海中度日,孽海情深
森文2018-07-01 14:223,071

  数日悄然而过,小烈焰的羽翼也丰满不少,而无灵与身边的新伙伴水精灵也渐渐变得熟络,只是这两个小家伙似乎天生的不对头,一不留神,就会火拼在一起,而且每次都以小烈焰惨败告终,可小烈焰依然不依不饶,无灵不免头疼,好在水精灵每次下手掌握的都恰到好处,没有做出过分的举动,可无灵还是不停的用语言给这两个小家伙灌输“友好”的概念。

  至于而今游荡在这奇异海中,除了少了几分荒古的气氛,海面如同绸缎般放眼湛蓝,与荒海并没有太多差异,只是多了几分灵气,偶尔在海面间能看见蛇颈龙群联手捕捉鱼群的壮观场面,或是迁徙的不明飞鸟,偶尔将烈焰当成同类,在上空盘旋的温情一幕,只是离别时多了几分伤感。

  而这些只是无灵按部就班,加快修习进程的插曲。

  时而他暗韵口诀,双睛直视太阳,忍受光芒的炽热;时而他双耳布满金针,随着金针脱窍,瞬听里外的声音;时而天魂月会拿出许多千奇百怪的瓶子,让他去嗅去品;而更多时候,则是他自己在苦修身法,兼修“柔巧”两境之道。

  最有印象的一次,是天魂月在他面前拿出七个材质不明的精致小盒。

  每个小盒都印有一个小字。

  天魂月让他用一对一极冷若寒霜,一极烈焰如火的筷子去夹小盒里盛放的食物,而且必须按照“无、酸、苦、甜、辛、咸、有”的顺序夹食,否则后果,自负。

  “无字盒”里的食物透明无味,下入肚中,顿觉一股清凉流进五脏六腑;“酸字盒”的食物,生津止渴;“苦字盒”的食物,苦尽甘来;“甜字盒”的食物,甜美可口;“辛字盒”的食物,辛辣无比;“咸字盒”的食物,咸味犹存,可每吃下一盒,体内都凭空窜出一股灵气,直至“有字盒”回味无穷的食物咀嚼而进,体内攒动的灵气才融为一体,尽数消化。

  天魂月在无灵“五觉”的修炼,可谓费尽苦心,着实让人感叹。

  而无灵也没辜负天魂月,每日都刻苦修炼,白日里或是修习秘法——天人共舞,或是在天魂月真力配合下,激发触窍,夜晚则睡在化小的酒缸里,待得白日再脱坛而出,当然其间也免不了欢声笑语,尤其是多了两个活宝,海中度日倒也显得恬淡有趣。

  有时无灵也会用从天魂月那习来的手法,隔空打鱼,给小烈焰开开荤,而他这指法名为‘弹梭指’,是出海时,天魂月教他的第一套武法,取“弹天地之灵气,缩日月之精华”之意;有时水精灵也会下水,卷上些鲜物海类;而渐渐长大的烈焰时不时也会不甘落后的在木筏周遭的海域捕鱼,当然最后还需无灵加工,生火。

  而无灵对水火不侵的大木筏始终抱有好奇,有一次他想点火试试,却被天魂月劝阻,并告诉他宝物也是有感情的,不可造次,无灵虽然不懂,但也默默记在心中。

  至于天魂月右手食指上的那枚黑戒,无灵则更为充满莫名其妙的好奇。

  只是他每次央求,天魂月都以他不够资格为理由,拒绝让他把玩,不过答应如果有一日无灵能修炼到令他满意,他会考虑让无灵摸上一摸,不过无灵从来没有抱过这种幻想,一是摸一摸不过瘾,二是他知道以他现在所学,即使在过百年,也未必能及上爷爷半分,何况天魂月曾答允过他母亲不传授他任何修炼之法,虽然他早已习惯,可回想起来,还是不觉有几分失落。

  而他在出海前,修习的《六息灵窍诀》受界压节制,倒退百步,而《罡气残卷》虽有小成,却进境缓慢,出海后也近乎止步不前。

  一日,无灵从金丝包袱里取出木偶,微微发呆,忽然传来小烈焰急促的叽叽声。

  他从回忆里不由被唤醒,望着时而下水的水精灵爬上木筏,钻进他袖口之中,颤抖的窝在里面,不愿出来。

  无灵似乎从水精灵流动的速度,隐隐察觉到一股恐惧。

  他只好将木偶小心翼翼的收回包袱,可望着包袱里摆放的一件件物品,不由又显得失神,可听着烈焰的叽叽叫声,只好将物品收好,包袱扎紧。

  他望着长高少许的烈焰在幽黑的海水前,拍动着翅膀,不免眉头微皱,一把将其拉入怀中,捏了捏小嘴,示意不易靠近。

  他则坐回木筏中间,眺望远端。

  只见前方天际阴沉,冷飕飕的海风刮着幽深深的海水,荡来荡去,气氛显得有些莫测。

  他望着天魂月漆黑的背影,忍不住道:“爷爷,水精灵似乎有些害怕,在我怀里一直颤抖。”

  坐在他盘腿间的小烈焰叽叽叫了两声,似乎再说它没害怕。无灵不由拍了拍它额头,示意不要多嘴。

  天魂月凝视着前方诡异海面,声音沧桑道:“前方水域耐人寻味,你我要多加留心。”

  无灵闻言,心中一沉,道:“爷爷你来时,没经过这里?”

  天魂月道:“我来时……”他眼中一动,似乎察觉什么。

  只闻无灵惊叫道:“爷爷,你看,海中竟有突兀的树木!”

  天魂月闻言向侧扫视,只见一棵孤零零的树干直挺挺在阴沉的海面中崛起,没有树叶,没有果实,只有纵横分布的枝干,每一根突黄的横枝都等齐分布在两侧,仿佛是由人工打磨,而且每条横枝都顶着两个黄彤彤的小球,看似摇摇欲坠。

  无灵本能的想去碰触,却闻天魂月喝道:“不要碰那东西!”

  无灵神智一晃,不觉出了一身冷汗,刚刚怎会如此无知,望着渐渐远离的枯枝,心中跳了又跳,可水精灵的颤抖却仍在加剧。

  而无灵不知为何,望着那突兀的枯枝,体内那股明明在踏入荒海后就已平息的躁动又再度燃起,蔓延,他整个人忽然向后跌仰,倒在木筏,颤抖的水精灵被挤到他前胸,小烈焰也极为诧异的由后望向他。

  他只觉一丝丝灼热的火灵气从他的体内向外喷薄,蔓延至空中,仿佛是叠叠穿起的火线,若隐若现,越演越烈。

  天魂月目光大惊,可木筏正渐渐驶入遍布那种古怪植物的地盘,正自踌躇间,颤抖的水精灵忽然变得平稳,散布在无灵的周身,那股外泄的火灵气才仿佛受到了遏制,渐渐回拢,消散。

  天魂月驾着木筏在纵横交错的天然水道内,蜿蜒前行,极为小心,有时倒叉弯腰的树干几乎贴着木筏,只要一道海风吹来,就能碰到一起。

  而古怪的海域,仿佛无风一样,静止的令人发冷,更没有一丝生物的活动迹象。

  唯有这一叶木筏在其间缓缓而行,而无灵的身体则不断冒着虚汗,那流动的不知是水精灵,还是他滚滚的汗珠。

  无灵昏昏迷迷中虚弱的叫道:“爷爷……”

  天魂月声音低沉平静道:“孙儿,不必惊慌,即使有麻烦,我也能应对。”他迟疑片刻,又道:“孙儿,你若想听‘天书残片’的故事,我可以讲给你听,不过你切忌不许乱动。”

  无灵淡淡“嗯”了一声。

  天魂月目光扫了眼四周,声音苍老却异常清晰道:“相传天地间……”他驾着木筏小心避开树干密集水域,蜿蜒而行,可无灵的脸色看起来越发痛苦,而水域也越发莫测难辨,直到无灵渐渐陷入昏迷。

  可小烈焰却似不知危险的劣鸟,一会儿跳跳那头,一会儿张望张望这头,天魂月不由散发出冷冽气息,令它浑身打颤,缩到无灵身边,不敢再乱动,但眼神还是流露着好奇兴奋。

  好在这片海域并不长,深夜时分,木筏载着一老一幼,一兽一精安然脱离出境。

  只是回头遥望那一根根在海面崛起,形似树干的生物,不免心中犯疑,这片海域到底存在什么?连鬼神不惧的天魂月也显得极为戒备?而且此海并非浅海,莫说植物,即便是珊瑚也不可能长出海面……

  好在自从离开那片海域,无灵的身体也渐渐恢复如初,由昏迷中苏醒,他脸色发虚的微微坐起,望着渐行渐远的后方长吁了口气。

  水精灵也脱体而出,缠着不情愿的小烈焰,显得极为疲惫。

  无灵看在眼里,微微一笑,刚想朝爷爷问好,海面忽然掀起一道大浪,只见一头龇牙豁嘴的巨齿鲨洞张着大口迎来扑来。

  危难之际,一记凛然怒拳将这头二十余丈长的海中凶兽弹至百丈开外,划着幽美的弧线,应声砸入海面。

  天魂月却脸色淡然道:“孙儿,你醒了?”

  无灵和憨憨的小烈焰对视一眼,点头道:“嗯……”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问道仙侠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问道仙侠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