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尔虞我诈,暗度陈仓(二)
森文2018-07-02 12:422,900

  阴黑的夜空下,天魂月望着厢楼前越来越小的两名把守,嘴角轻轻一笑,眼神中透着一丝狡黠,飞入云端,径直朝一个方向扎去。

  炉火坛背靠山涧,形似山渊,即使是深夜,此地也灯火通明,远观那坛口宛若刻着两个火红的活字,待得近了,才看清这刀削斧劈,凝固胶着的“炉火”二字,内部流动的尽是岩浆灼流,热气扑鼻。

  天魂月神不知鬼不觉的摸到此处,朝着下方阴黑火燎的洞口缓步而去。他心想那天外飞火八九不离十就坠落在上方火池之中,可是冒然入内,势必惊动他人,尤其是今日几次三番,探测而来的灵压,分明就是天人境的高手,摆明是对他不放心,可天魂月想到此处,却心中冷笑,朝洞穴深处扎去。

  待得近了,他忽然听见人声,细辨之下,他发现竟是白日里那个七长老,论修为已至大星虚境,可交谈的三人似乎并未发现天魂月一丝存在。

  只听七长老声音严肃道:“一昧,一云,今夜不许偷懒,洞府一定要给我看好,如有异变,只需发动法阵,再待七日后,宝物天成,我定好生嘉奖你二人。”

  “是,长老。”一昧一云齐声答道。

  七长老语气仍显严厉道:“记得看好,我走了。”

  “恭送长老。”

  “长老慢走。”

  七长老心事重重行至拐口,没来由的望了一眼洞壁,瞩目片刻,便朝洞口走去。

  过了半刻,那片洞壁隐隐浮现一道虚影,渐渐化为实影,正是深夜至此的天魂月。他目光如炬,心想这七长老修为不高,灵识倒是不弱,好在这隐身法诀更高一筹。

  其实并非七长老修为低,而是天魂月修为太高,若是单论修为,即使放入中土,七长老也有开山立派之地。

  天魂月嘴角一笑,朝里摸了进去,渐渐听见两个少年的交谈声。

  “今天长老似乎很不高兴。”

  “你没听说,今天山外打来一个大汉,一下子就把陈风雨那厮掀了个跟头。”

  一昧细声道:“哼,掀的好,平时就见他趾高气扬,这会吃了亏,说不定还能收敛点。”

  一云粗声笑道:“那倒也是,我听师兄说这大汉名号‘九月’,在中土并无名气,可宫主大人却叫他前辈,当真匪夷所思。”

  一昧道:“是呀,当真古怪。”

  一云叹道:“唉,要不是这大汉,恐怕七长老也不会如此生气。”

  一昧道:“哦?此话怎讲?”

  一云道:“你没听说那大汉手中有‘离火之精’的事?”

  一昧叹道:“当然知道,要是我那飞剑能参上一丁半点,立马会脱胎换骨。”

  一云粗声笑道:“你想的美,那玩意用在飞剑都白瞎,若是用于炼制宝物,那才是绝品,而且我听说那大汉手中的‘离火之精’不是一丁半点,而是整整一块。”

  一昧惊道:“竟有此事!”

  一云粗声叹道:“不然宫主大人怎会答应炼制秘宝,会让外人搀和进来?”可涉及“秘宝”二字时,声音越发轻微。

  一昧疑道:“那应该是好事,为何七长老反而生气?”

  一云笑道:“这你都不知道?七长老认为那‘离火之精’虽是逆天之物,可却只能助长秘宝神威,却不能助秘宝出世,不然也不会大发雷霆与宫主争辩。”

  一昧恍然大悟道:“原来是这样。唉,我看我们还是别谈此事,万一被长老听见可就大大不妙,还是说说一清师妹吧。”

  一云道:“好,妙极,妙……”可“妙”字尚没说完,这一昧一云便双双倒在地上。

  只见天魂月目光老辣的走出阴影,望着昏睡过去的师兄弟,心道:“你们还是在梦中谈你们的师妹吧。”他目光一变,心想看来那宫主以和这七长老商量过,而且听这二人话外之音,还隐隐同意让我参与,不知真假,如若当真倒也省的费力。

  他心思一收,望着灵气逼人的玄铁青门,目光渐显凝重。

  这玄铁青门似有法力加持,一旦施展有误,定会引来他人察觉,只有巧行突破,方可一试。

  他主意一定,全身闪烁道道颤影,渐渐融入灵力波动极为繁复的青门之中。

  在一处密室,一个举止高雅,一身白袍的妇人与一个面色枯槁,精光内敛的老者细声交谈。

  妇人声质清冷道:“长老,您可观得此人修为?”

  老者声音暗淡,却让人不得不专注道:“此人功力我与乾老探测数回,虽然颇为古怪,可始终回荡在‘通神’上下。”

  妇人稍显意外道:“什么?只有通神?岂非还在我之下?”

  老者嗯了嗯,道:“的确。”

  妇人疑道:“可为何此人给我的感觉宛若无边无底?”

  老者无奈道:“不瞒宫主,虽然我和乾老断定数回,可还是有种怪怪感觉,可若探测深了,怕此人有所察觉,只好作罢。”

  这妇人正是方丈山之宫主——凝光。

  她恍然点头道:“原来是这样。”她神色忽闪,道:“可若此人只才通神之境,就敢将离火之精拿出示人,岂不胆量太大了些。”

  老者淡淡一笑道:“此人功力虽在‘通神’,可恐怕并非普通的修炼者,定有依仗,才敢如此。能活到这个级数的人物,不会干出这种愚蠢之事的。”

  凝光点了点头道:“长老说的极是。”

  老者道:“可是如今,仍需派人提防,以防万一。”

  凝光道:“这点还请长老放心。”她微显犹豫道:“坤老,今日我与七长老谈及此事略有歧义,在是否允许此人参炼秘宝,始终未达一至。”

  老者淡淡一笑道:“此事我已听闻,老七这孩子虽然脾气够倔,可对炼器一术,却是百年不遇的奇才。”

  凝光神色为动道:“那长老的意思?”

  老者安然道:“呵呵,不急,我和乾老已商量过,先等等再说,即使到时让他亲自上手,也并非不可,只是这老儿若图谋不轨,我和乾老定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凝光心头一松,低头拱手道:“长老明鉴,可凝光今日答允其身边小童进‘太玄生箓’一观,还请长老责罚。”

  老者脸色一收,轻轻一笑道:“凝光啊,此言差矣,如今修炼修真两界拼的越发不可调和,而我方丈山虽有海外七大仙山之虚名,可越来越跟不上这时代的步伐,你也是为了方丈山的长远利益考虑,岂有怪罪之理?再说那孩童即使进得太玄殿,没有我等功法根基,如何领悟无上法诀?何况离火之精也是天地间不可多得的奇珍,炼入秘宝,只会有利无害。”

  凝光道:“多谢长老明鉴,可让外人入得‘太玄生箓’,仍是触犯山规,凝光内心有愧,理应受罚。”

  老者轻轻一叹道:“宫主大人,此事待如火至宝出世,再谈不迟,你意下如何?”

  凝光咬了下红唇道:“谨听长老吩咐。”

  老者朗声笑道:“那就好,放心,此人我和乾老会时刻注意的。”他目光渐渐露出一丝犀利。

  而天魂月此时身在灵气胶着之地,双手鼎着一口半红半绿的火炉,脸色凝重,滚滚汗珠滑落而下,仿佛此刻比他以翻江倒海之势击退“啸海”还要吃力。

  澎湃的灵气在极小的空间以肉眼难以察觉的速度不停碰撞,忽然天魂月闷哼一声,将火炉顶上天空,只见火炉之下刻着缭乱的上古密文,天魂月飞身而起,一脚踏在其上,如一道龙卷急速旋转,滚滚雷电之气,纠缠于其中,忽然间数到气浪砰然而起,天魂月飞身落向后端,望着火炉渐渐恢复平静,落于原位,目光中泛起一丝狠意,可他转而轻轻一叹,心道:“此宝果然非寻常之物,以我之能想悄无声息将它驯服,看来已是不可为之,可看此宝内锁有滔天火灵,若是运用得当,说不定可治住……”

  他嘴角轻轻一笑,望了眼左右灵气密布的法阵,心想时候已然不早,若是被那两个老头察觉,可大大不妙,还是尽早回去为妥,他主意一定,凭空消失在这无人之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问道仙侠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问道仙侠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