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硝烟散尽,千年不转
森文2018-08-13 07:223,378

  天端神秘人被白光笼罩,声音虽似年轻,但气息却透着上位之风,功力又似远胜二人,因而乾坤二老才有此问。

  可神秘人却淡淡道:“有名不如无名,你方丈山今日还要与那天魂一争高下?”

  乾坤二老闻言迟疑道:“这——”乾老寻思到这天端之人虽似与神尊有些交情,但听今日口气,自不会出手相助,而神尊又败于天魂,即便凭他二人之力,恐怕也难有转机,何况身旁还有三鼎真君。

  他心中了然,顿感无力,与坤老目光一视,不由苦叹,当机立断道:“天魂,如今你功力大进,我二人自知不是对手,就此别过,它日再来讨教!”

  天魂冷冷一笑道:“若非今日我孙儿性命无忧,你们岂是说走就走?”

  坤老怒道:“你!”但碍于乾老有言在先,他不好发作。

  这时脸色虚弱的凝光飞来,只是不敢临近,道:“长老?”

  乾坤二老望着凝光以及下方的众人,苍然道:“走吧。”

  凝光闻言心头一颤,眼前仿佛闪过一串画面,如今炉火至宝近在眼前,却只能再度拱手相让,她着实不甘,可若不走,又有何用?

  好在还有希望,毕竟“太玄生箓”已现,它日还可东山再起。

  她权衡利弊,只好强忍道:“是!”

  下方的方丈山众虽疲惫不堪,但闻言顿感失意,倒地不起的七长老更是嚎啕大叫,但无论是太上长老还是宫主凝光都退意已决,再战只能徒增伤亡,众人只有败走。

  天端神秘人轻轻一笑道:“如此最好。”转而望向天海神尊部下的众人,道:“你们也随方丈山就此离去吧。”

  脸色煞白的阴阳二煞虽双臂已断,但好在断臂尚在,凭他二人修为,自会重新接好,宛若如初,只是功力必然大损,非短时间内,能恢复鼎盛,他二人望向神秘人,畏惧道:“可是神尊,还有……”他二人目光扫向远端已化为冰雕的水魃。

  神秘人虚空一指,一道暖意的白光点在冰雕之上,轻然化去。而水魃躺倒在浮冰之上,虽未恢复意识,但脸蛋已有了血色。

  神秘人淡淡道:“你们尽管离去,至于天海s神尊我自会料理。”

  阴阳二煞言听计从,命众人背起昏迷的水魃和重伤的猊狻,紧随方丈山而去。

  天魂扫了眼远去的狼狈众人,望着神秘人,冷颜道:“我说过让他们走了?”

  神秘人道:“莫非你还想将他们留下?”

  天魂道:“留下又如何?”

  神秘人语气古怪道:“那样岂不更麻烦?”

  他话音未落,手中卷起一道白光,竟硬生破了天魂施压在海底的霸天诀,将暴怒的天海s神尊卷起,只闻天海s神尊怒道:“今日我非——”可神秘人却奇异的盖过了天海s神尊的声音,道:“就此告辞。”他转身,向后一迈。

  天魂虽惊于神秘人一招破了他暗藏在海中的霸天诀,但仍面不改色:“话不说清楚,就想离去?”他霸力铺张,转眼蔓延千里,可神秘人只是风轻云淡的一步,却如踏碎虚空,携着天海s神尊,一闪而逝。

  天魂望着天端已然无踪的神秘人,心中不由有股莫名的压抑,仿佛那压抑来自他更深层的记忆,凭空的直觉。

  沙滩之上,一片狼藉,成片的树林东倒西歪,坑坑洼洼的地面,寸步难行,唯有远角那座残破不堪的庙宇,依然稳坐于岸。

  仰面朝天的楚狂人,望着天边回荡的烟云,难以自制的干咳了数声,麻木的手指堵住胸口的伤口,拎起别在腰间的壶口,放在嘴边,轻酌了几滴,顿时目光又有了几分神采,但胸口却又传来一阵剧痛。

  他望着落在不远处的一根断臂,勉力爬起,托着断臂,向倒在地面的萧断肠艰难迈去。

  眼神虚弱迷茫的萧断肠,脸颊依然紧紧裹着干燥的白布条,他耳边微觉异动,侧头望去,看见楚狂人手中托着一截断臂,不由透出短暂的失神。

  楚狂人跌坐在萧断肠身旁,道:“你的胳膊。”随即将断臂扔了过去。

  萧断肠撑着不知何时,已回到他手中的绿波,勉力坐起,接住道:“多谢。”

  楚狂人苦笑道:“你还真是厉害,竟以一己之力,废了那两个狂妄的家伙。”

  萧断肠看了他两眼,道:“你也不弱,竟能力抗四大星虚境高手而不败,反力压通神一筹。”

  楚狂人自嘲道:“萧兄莫要再挖苦在下。”可笑声却牵动了伤口,他又咳出几道血丝。

  这时脸色如常的姬苍生蹒跚走来,语气不容置疑道:“小子,你们都随我一同回谷吧。”

  楚狂人迟疑道:“这——”

  萧断肠却道:“不必,手臂我自会处理。”

  姬苍生眉头微皱道:“如果你还想如同当初一样,挥使刀的话,就听我的。”

  萧断肠目光微动,但仍坚持道:“我从不欠人情。”

  姬苍生脸上露出一丝神秘笑容道:“就当是老夫替天魂还你个人情。”

  萧断肠目光飘向远端道:“我与天海神尊为敌,是我个人恩怨,与你们无关。”

  姬苍生皱眉道:“难道你想让老夫和天魂为难?”

  楚狂人打了个圆场道:“男子汉大丈夫,答应就是了。”可他整个人却全身无力的跌倒在地,姬苍生和萧断肠不由大惊。

  只见楚狂人脸色惨白的干笑了两声,勉强挤出几个字:“没……没事……不过是使出那招的反噬……”他缓了口气,苦笑道:“只是没想到一次比一次厉害,恐怕下回,就要老命了,看来还需萧兄搀我一把。”

  萧断肠不由轻叹一声。

  姬苍生见楚狂人虽伤势严重,但只是脱力,才将目光转向手持葬雪剑的雪渐晴,道:“雪小子也随我一同回去吧。”

  原地打坐的雪渐晴微微收功,他虽脸色不佳,但目光中却透着一抹异常光彩,道:“今日一战我虽败,但却领悟到一丝剑意。”

  姬苍生闻言喜道:“那可真是可喜可贺。”

  雪渐晴冰冷的目光转向重伤不起的狮虎金兰,迟疑道:“只是——”

  姬苍生心中了然道:“你放心,他二人我自会照料,何况我身上这件‘东皇钟’,还需找人还送?”

  雪渐晴道:“多谢。”转而他托着沉重的身躯,打算先行离去。

  姬苍生却道:“且慢,我这里有颗疗伤金丹,你且服下。”他从腰间布袋中取出一个紫金葫芦,从中倒出一粒药丸,递向雪渐晴。雪渐晴没有迟疑,一口服下,顿觉一股热流涌入心肺。

  待他走后,姬苍生望向同样跌坐在地的牵羊道人,沉声道:“你也随老夫一同回谷吗?”

  牵羊道人的大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似的,赔笑道:“在下何德何能,敢有劳药王医治?”

  一旁已然归来,察看无灵伤势的天惊怒哼一声,但却没有发作。

  牵羊道人闻声心头发寒,打着哈哈道:“在下就不打扰诸位了。”

  姬苍生嘴角透着一抹不置可否的笑容。

  牵羊道人抹了一头冷汗,若是那天魂知道他之前所为,非扒他一层皮不可,他之所以一直未动,就是怕药王不允,如今他虽仍有忌惮,但心中却踏实许多,不顾伤势,瞬间遁走。

  姬苍生没有理睬,一掌破开古玄束缚在“黄耆儿”身上的封印,将五头僵尸,收回左腕之上的碧青锁环,转而又吹着口哨,召来一头巨大的黑翼飞禽——黑云托天雕,油黑的双翼足有九丈长,虽为五级灵兽,但看上去比三目神鸡,要庞大的多。

  他让众人纷纷坐在黑云托天雕上,转而目光扫向仍在激战的远端。

  此时三鼎真君仍与青蛰,赤蛰缠斗,剧烈的光芒天边可见。

  青蛰怒道:“你这老道,为何还对我等纠缠不休?”

  三鼎真君不以为然道:“你二妖作恶多端,今日还想逃走?”

  赤蛰见远角天魂眨眼就要临近,不由心急,传音道:“青蛰,如今如何是好!”

  青蛰青筋褶皱,吼道:“可恶的老道,此仇不报,我誓不罢休!”它逆转妖力,施展秘法,瞬间化为一道狼烟,遁走而去。

  三鼎真君怒道:“哪里跑!”他连忙驱使双鼎轰去,但狼烟已散,哪里还寻得青蛰身影。可青蛰显然付出极大代价,才得以逃脱,但赤蛰却没有那么幸运,它怎知青蛰竟独自逃走,转眼便被三鼎真君擒获,竟被炼化成一滩血水盛在青铜巨鼎中!

  “啊!!!”

  天魂只闻声声痛鸣从鼎中传来,望着冲天的煞气,叹道:“这妖孽,总算被你收了。”

  三鼎真君摇头道:“可惜还跑了一只大的。”

  天魂安慰道:“已然尽力,想必那家伙百年内是不敢临中土一寸了。”

  从后方赶来的谷博鳌,听闻赤蛰那痛不欲生的嘶叫,不由心生百味。

  天魂道:“今日有劳谷道友相助。”

  谷博鳌汗颜道:“在下只是为报昔日师弟之仇,不值一提。”

  天魂道:“道友过谦。”转而道:“三鼎兄,也随我等一同回谷吧。”

  三鼎真君迟疑一二,道:“也好。”

  天魂笑道:“爽快!”

  他望着远端海岸,心到今日一战,必定惊动四方,但他隐隐觉得,虽看似结束,可其背后反似更有一股滔天大浪酝酿将至,只是那时,不知他是否还能笑傲如常……

  (炉火卷 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问道仙侠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问道仙侠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